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欺负纯真 > 第一章

欺负纯真 第一章

作者 : 庭妍
    【第一章】

    “真蠢!”

    “我不是。”娇脆的嗓音从一个五岁女童的菱唇中快速而坚定地传来。

    “你的名字不管是正念、倒念,明明念起来就是『真蠢』。”七岁男孩拥有清朗俊逸的五官,浅浅勾起的薄唇却带着一丝不符合年纪的残佞与谑意。

    “我是甄纯真,不是真蠢!”部分情节有省略,请谅解。

    她拥有一张宛如芭比娃娃脸孔似的娃娃脸,白皙剔透的肤质,几近完美无瑕,一双圆而大的眼眸蒙上淡淡的水雾,显得楚楚可怜,非常迷人。

    “你是真蠢,以后我就叫你真蠢。”他扬高眉毛,慢条斯理地说道,以欺负她为乐。

    “不要!我不要啦!”她泪悬于睫,两潭秋水明眸像笼罩在一片薄雾之中,让人想要荡漾在她的眼眸之间。

    严励很喜欢看她那双眼眸充满水雾的感觉,迷迷蒙蒙的,特别亮眼,特别吸引他的目光,他觉得看起来赏心悦目,所以,他喜欢把她弄哭。

    呵呵呵……快哭了,快哭了!

    严励为自己又快要成功地把她弄哭而感到窃喜,这已是这个月第三次了。

    “严励!”

    一声不怒而威的女音阻止了甄纯真的泪意,两个人都回头看去。

    气质高雅的严母一脸严肃地看着严励,“严励,我说过了,不准欺负纯真,她就像是你的妹妹。”

    严励扁扁嘴,“我才没有这么爱哭的妹妹。”

    “阿姨……我才不要他当我哥哥!他好坏,好坏!”甄纯真走向严母,很难想象疼爱她、长得像天使的严母会有个宛如撒旦般的儿子。

    严家跟甄家是世交,两家父母从高中时就是好朋友,严励跟甄纯真相差两岁,原本两家有意亲上加亲,但看两个小孩之间常有摩擦,似乎总是常常处得不愉快,他们也就打消念头了。

    今天,甄纯真又跟着父亲来严家做客了,她的名字是她因病饼世的母亲帮她取的,意义明明很好,但是严励就是喜欢帮她取难听的小名,让她又气又恼,却又对他无可奈何。

    严母可怜她从小就没有母爱,对她充满关怀,非常疼爱天真无邪的甄纯真。要不是她只生一个儿子就不能再生育了,她也想多生一个女儿,因为她可以帮女儿打扮,不论是长发、短发都可以让她精湛的发艺派上用场,而且比起男孩只有裤装,女孩可以穿各种不同的裙装,花样可多了。

    严母对甄纯真的疼爱是出自于内心的,甄纯真也非常喜欢严母。

    严母要她把严家当成第二个家,其实,在她心里,她真的快要把严母当成第二个妈妈了,但是她不敢,她怕严励会以为她要抢走他的妈妈,会找出更多新花样来吓唬她、欺负她。

    严励总是喜欢把她惹哭……

    她如果不哭的话,严励就会变本加厉地欺负她,直到她哭了为止,才又哄着她。

    她觉得严励的作风好矛盾、好奇怪,但这算是怎样的奇怪,她单纯的心思就是想不透。

    没有玩伴、喜欢来严家找严母的她,还是让他欺负欺上了瘾。

    也许,打从认识了他、遇见了他,就像柔弱的小白鼠遇上狡猾的猫大爷一样──

    她这辈子是注定要被他欺负的!

    严励为什么会欺负甄纯真?

    首先,她看起来很好欺负。简单地说,就是善良可欺,让他不想欺负她也难。

    再来,她第一次来他家时做错了一件事,就是说他长得很漂亮。“漂亮”这个字眼严重侮辱了他的男性自尊,所以,他非欺负她不可。

    第三,有一次她明明做错事,不经他的同意就把他的收藏盒打开,结果被里头维妙维肖的假蟑螂、假青蛙、假青蛇、假癞虾蟆吓得哇哇啼哭,引来严母莫名其妙地对他训斥一顿。

    明明就是她不尊重他的隐私权,只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惹来惊吓,算是她自作自受,严母却以为是他要吓她,他解释过了,但甄纯真只顾着一直哭,让他百口莫辩。

    所以,综合以上三点,他不欺负她实在是说不过去。

    但……比较例外的是有一次,他没有欺负她,她就自己哭个不停。

    那一次甄父在客厅里跟严父谈天说地,现场笑语如珠、气氛融洽,她因为想上厕所而离开客厅,经过厨房时看到严母亲手帮严励打了一杯蔬果汁,半逼半哄地要求不爱吃蔬果的严励要全部喝掉,可能是严母眼里的温柔让她想到自己过世的母亲,如果她的妈妈还在,是不是也会这么温柔地看着她、爱着她、对待她呢?

    想到这里,她鼻头一酸,强忍快要决堤的哭意,躲进厕所里开始小小声地哭个不停。

    严励好不容易捏着鼻子喝完一大杯蔬果汁之后,急着要去上厕所,但是一楼的厕所被甄纯真强占了,他只好跑到楼上去。

    当他从楼上下来时,发现甄纯真还待在厕所里不出来。

    他在门外轻轻地叫唤她,叫了好几声,她才悄悄地打开厕所的门,露出一双白兔般的哭红眼睛,歉意而小声地说:“我……我好了……”

    “我又没欺负你,你哭什么?”他没好气地说,就怕被大人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他又要被误会了。

    “我……我……呜……”

    她想忍住哭意,偏偏就是忍不住,眼里滚出一颗泪、两颗泪,嘴里也呜咽出声,全身打颤,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他的心口紧缩,在她要大哭之前,赶快把她推进厕所里,他也跟着进去,把门反锁起来。

    “呜……”她的哭声并不小,他皱起眉心。

    “我又没有欺负你,你哭什么?”

    “你……没欺负我……我……我想妈妈……呜……你有妈妈……好好哦……我没有妈妈……呜……”

    她抽抽噎噎地说道,一句话说了近五分钟才说完,乌溜溜的黑眸里冒出泪珠,她努力拭去脸上的泪,但旧的泪珠拭去,新的泪珠又来,根本就拭不完。

    他在心里轻叹一口气,照她这种哭法,如果不赶快止住她的泪,一定会引来大人的关注,他可不想再背黑锅。

    “我把我妈妈分你一半,你想你妈妈的时候就来找我妈妈好了。”

    甄纯真的泪水说停就停,收放自如,她吸了吸鼻子,难掩喜色,喜上眉梢却又匆匆敛下,杞人忧天地问道:“真的可以吗?”

    “当我们两个都在她面前的时候,我妈妈对你比对我好。”

    “我怕你不高兴……”她小小声地说道,清脆的嗓音却适时传进他的耳里。

    “只要你不要因为想妈妈而哭,我没有不高兴。”毕竟她难过时,他的心也不自觉地拧成一团,不怎么好受。

    他……是在关心她吗?

    甄纯真头一次发现,原来他并没有她以为的那么坏……

    严励平时喜欢戏弄她,但并没有丧心病狂到在她丧母之恸的伤口上洒盐。

    看着她眨着被泪水洗涤得更显清澈的大眼,他的心头悸颤了一下下。

    “以后你想妈的时候,我妈分你,她也是你一半的妈妈。”

    严母已经认了甄纯真为干女儿,只是在甄纯真的心里,没有严励的许可,她不敢太造次,心里仍有点不安。

    听到他这么大方的说词,她心中的疑虑全部一扫而空,刹那间,满腔的忧虑全部跑光光,她甜甜地对他笑了笑。“严励……谢谢!”

    嫣红娇嫩的唇瓣向上弯了弯,她整个人显得甜美可人,让他耳根不禁热了起来。

    “好了就快点出来,你在厕所的时间太久了!”一转身,他打开厕所的门迅速走出去。

    严励好像在不好意思哩……

    甄纯真捂着樱桃甜唇直笑,心里雀跃不已,忍不住想要手舞足蹈。

    从那时起,她就偷偷地……对他产生了不一样的感觉!

    “哇……”

    严母一听到甄纯真哭得凄凄惨惨的哭声,飞快地从厨房奔上来。

    十岁的严励早就迅速地“逃跑”了,现场只留下甄纯真哭得鼻子红通通的,眼里的泪珠像断线的珍珠般一颗颗跌碎衣襟……

    “纯真,怎么了?”严母慈爱地看着她,忍不住上前拥住哭得惨兮兮、万般委屈的泪人儿。

    原本响彻云霄的号咷大哭,因为严母母爱的包围而渐渐转成低低的啜泣声,在严母耐心的安抚与温暖的怀里,甄纯真的不安都消除了。

    “告诉干妈,是不是严励又欺负你了?”

    “嗯……”浓重的鼻音轻应一声,原本紧拧的眉心渐渐松开。

    因为她知道,严母会站在她这一边,会帮她的忙。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欺负纯真最新章节 | 欺负纯真全文阅读 | 欺负纯真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