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讨厌你 > 第六章

讨厌你 第六章

作者 : 安祖缇
    【第四章】

    翌日上跆拳课时,左镇垣立刻询问章佩筑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所以对他记恨在心。

    “你完全不记得了,但当年的事对我来说仍历历在目。”

    她朝他的方向前进一步,明明她个子是那么娇小,人又纤弱,他一个拳头挥过去说不定就可以把人给打死了,但他却莫名受到气势威压,下意识倒退了一步。

    “那个时候,程泓文的班费不见了……”

    章佩筑娓娓道来当时的情况,一字一句,语气虽轻,但十分有力,左镇垣的记忆终于在她提到程妈妈冲来教室表明程泓文把餐费放在家里,忘记带时恢复了。

    “……你诬指我是小偷,事后却没有半句道歉,老师也没有,同学也没有,我拦下你,叫你跟我说对不起,你却是踢了我的桌子一脚,威胁要打我,还说我跟程泓文害你丢脸,没叫我跟你道歉就不错了。”

    冷汗一滴滴滴落左镇垣的额际。

    “我需要跟你道歉吗?左教练?”章佩筑逼问。

    “是……是我小时候不懂事,虽然有点晩了,我现在跟你赔罪好不好?”

    “是晚了,不是有点晚。”

    “那你说我该怎么做,我只要做得到一定全力以赴。”

    章佩筑瞪着一脸诚挚、心虚又难过的男人,当下竟然有点于心不忍。

    她其实一直在等这一刻,她恍然发现。

    等着这个让她在求学过程蒙羞、遭受侮辱的男人跟她道歉,狠狠的洗脸他,让他无地自容,甚至跪下赔罪……

    虽然偶尔想起这段不堪经历时,心头演练了数次怎么把她的公道讨回来,可真正面临到时,却又无法做得像心里想的那么狠绝。

    “不用了。”她撇过头,“不要来烦我就好。”

    “这我不能答应。”他一个箭步挡住她的去路。“我想……我想跟你维持良好的关系。”

    “没必要。”

    “可是……可是我之后都会在跆拳道教室教贵校的学生跆拳道,我们一定会有交集的啊。”

    “就只有公事上的交集。”她冷淡的回。

    “可是……”

    “章老师。”一个男人从楼梯口现身,叫了她。

    “任老师。”章佩筑朝他点了下头。

    “你在这里呀,我找你好一会儿了。”

    “什么事?”章佩筑借机朝任中勋走去,摆脱左镇垣。

    “咦,这是跆拳道教室的教练吧?”任中勋笑着走上前来,欲与他握手,却察觉他脸色不太好看。“你身体不舒服吗?”

    “没事。”左镇垣勉强露出微笑。

    “那就好。”任中勋转头对章佩筑道,“明天不是我值班吗?我有事要跟你商量,我们回办公室一下。”

    “好。”

    望着两人并肩离去的背影,左镇垣搔着头,当下还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总教练。”一名教练小跑步上前来。“上课时间到了。”

    “我这就回去。”左镇垣多看了两人背影一眼,才跟着教练一块儿回跆拳道教室。

    因为体育老师跟她调班,所以星期二章佩筑必须值班,等所有课后照顾跟学习跆拳道的学生都离开,她才回办公室整理桌面,锁好办公室离开。

    才离开教师大楼,他就看到双手插着口袋,模样像是在等人的左镇垣。

    他不会在等她吧?

    假装没看到他的章佩筑经过他身边,左镇垣果然如她所料开口唤她了,“章老师。”

    章佩筑深呼吸了一口忍耐的气,转过头来,面无表情问道,“什么事?”

    “那个……你一定还没吃晚饭吧?我想请你吃饭。”

    “我要回家吃饭。”

    “你奶奶在等你吗?”

    “你怎么知道我奶奶在等我?”章佩筑难以置信的瞪着他,怒问,“你调查我?”

    “冤枉。”左镇垣举高双手做出无辜的模样,“你忘了我们曾经相过亲,你的事情你姑姑都有说过了。”

    “我姑姑跟你说了什么?”

    “说你是国小老师啊,从小苞奶奶一起相依为命,奶奶虽然做两份工,可是生活还是很清苫,很多时候都必须靠姑姑来接济……”

    “我姑姑才没有接济我们!”包包背带上的五指恼怒的握起。“她对我们不管不顾,却在报税的时候把我跟奶奶都申报抚养,让我们没有办法申请清寒补助。”

    一说完,她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她跟他讲这么多事干嘛?

    “你们以前很辛苦喔?”

    “对啊,穷人家的孩子都是第一个被当作小偷的。”章佩筑忍不住嘲讽。

    左镇垣尴尬的僵笑,“那我要赔罪的对象还有奶奶嘛,不然你也请奶奶一起出来,或者我们去接她,我今天有开车。”

    “我奶奶不喜欢出门。”

    “打电话问问嘛,我订了一家不错的餐厅,是吃火锅的喔,那家餐厅的肉非常的好吃,入口即化,就算奶奶牙口不好也可以很轻松地吃……”

    “左教练,请不要这样纠缠不休,否则我报警了。”

    “我这怎么会是纠缠不休呢?”左镇垣露出受伤的样子,“你不是一直很气我?所以我想赔罪啊。”

    “就跟你说不用了。”

    “不用的意思是说,我就算不赔罪你也不会气啰?”

    章佩筑只是瞪着他。

    “是吧?”左镇垣一副早料中了的指了她一下,“你就是在气我,所以,在你完全气消之前,我都会想尽办法赔罪的。”

    “那我现在气消了,你可以滚了。”

    “你脸上的表情一点都不像气消了。”

    章佩筑吐了口不耐之气,转身就走。

    “章老师?”

    “你敢接近我五步以内,我马上报警。”章佩筑拿起手机。

    “警察不会受理的。”

    章佩筑狠狠瞪着他。

    “好啦,我走,免得你更生气了。”左镇垣无奈地走向校内停车场。

    “这人怎么这么烦呢?”

    章佩筑烦躁的吐了口气,走往公车站牌。

    “我回来……了……”章佩筑错愕的瞪着客厅。

    家里多了一个人,但不是讨人厌的姑姑,而是另一个更讨厌的讨厌鬼。那庞大的身躯让她家的两人小沙发与狭小的空间顿时变得十分局促。

    “你为什么在我家?”章佩筑冷声质问。

    “我来找奶奶,问她愿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去吃饭。”

    章佩筑傻眼瞪他。

    我们?

    谁跟他约好了?

    章奶奶满脸笑意走上前来,“你之前说跟相亲的左先生没下文,结果因为刚好承办了学校的跆拳道教室,所以才又联络上,这就是缘分嘛。”

    章佩筑的嘴角在抽搐。

    “左先生比照片好看耶,你当初怎么会拒绝人家?”

    这家伙跟奶奶说她拒绝他?

    他该不会还说了其他不该说的吧?

    天哪,姑姑到底给了他多少她的资料?

    连家在哪都说了?

    章佩筑觉得她快疯了。

    “奶奶,”章佩筑勉强扬起笑容,“这位先生跟我的个性是不合的,所以我们才没有继续往来。”

    “才相一次亲怎么会知道个性不合呢?”奶奶不以为然,“我还挺喜欢他的,不然你们就先交个朋友吧,相处过后才知道合不合得来啊。”

    天啊,这个人是给奶奶灌了什么迷汤,为什么奶奶会站到他那边去啊?

    “奶奶。”左镇垣上前来。

    他凭什么叫“奶奶?”

    章佩筑在章奶奶看不到的角度偷瞪他。

    左镇垣假装没发现,继续跟奶奶说话。

    “餐厅预约的时间到了,我们走吧。”

    “时间到了喔?好好好。”章奶奶对章佩筑道,“去换个衣服,我们去吃火锅。”

    “章老师穿这样很好看啊,为什么要换?”左镇垣露出不解的样子。

    “这是上班穿的衣服啦,一件很贵的,万一去吃饭时沾到酱汁怎么办?”

    “沾到酱汁的话,我就送一件给章老师。”

    章佩筑瞠目。

    “真的吗?”奶奶也张大眼睛,但是双眼发亮的那种。“那我得把沙茶酱直接倒到她洋装上。”

    “奶奶幽默喔。”左镇垣指着她笑。

    “我也这么觉得。”章奶奶哈哈大笑。

    这两个是一搭一唱,把她视为无物吗?

    “我去换衣服。”

    她怀疑左镇垣会说到做到,真送她衣服,她绝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章佩筑忍着气走进房间换了一套家常服,也就是简单的T恤、牛仔裤。

    因为是下班时间,车位不太好找,还好火锅店有特约停车场,不用辛苫找车位,三人进入火锅店时,正好准时。

    “奶奶有什么不吃的东西吗?”左镇垣把menu放到章奶奶面前。

    有道是射将先射马,故他把殷勤的点放在奶奶身上,任何事第一个都先问奶奶。

    “我都吃啊,我不挑食的。”

    “那要不要试试他们的雪花牛,真正是入口即化。”

    “好喔好喔……”章奶奶低头细看,“这雪花牛有点贵耶。”

    “奶奶不用担心,今天是我请客啦。”左镇垣豪爽道。

    “就算你请客也不能请这么贵的啊。”

    “那不然下次给奶奶请,咱们有来有往。”

    “这样好啊,你才不吃亏。”

    左镇垣帮奶奶在格子上画了个“一”,接着询问章佩筑。

    “猪肉就好。”那是最便宜的。

    “好。”左镇垣没有劝进她,也没有推荐,他心底对章佩筑还是有点怕怕的,就怕开口推荐,她又不知要“当”他什么。

    她现在愿意出来吃火锅,对他来说已经是前进一步了。

    他自己则点了一个海陆锅。

    到了柜台点单,回来时,看到一叠钱放在他的桌上。

    “我跟奶奶的。”

    坐在章佩筑旁边的奶奶则是为难的笑着。

    “她说一定要付。”

    “不用啦,我要请客的啊。”左镇垣把钱推回去。

    “我没有答应要给你请。”

    毫无疑问的,她就是个铜墙铁壁,很难攻克。

    左镇垣思考了下,抽出了四百五还给她。

    “你不给我请,但奶奶答应给我请的,所以我只收你的钱。”

    “对啊,我答应给他请的,下次换我请他。”奶奶立刻附和。

    “……”

    如果立场调换过来,她一定会哀叹“孙女”大了,心向着男人了,可这胳膊往外弯的是奶奶,她没有办法如此感叹。

    火锅很快地就送上来,章奶奶尝了一片雪花牛,果真是入口即化,忙不迭推荐给孙女。

    “这真的太好吃了。”章奶奶把牛肉直接塞进章佩筑嘴里。

    雪花牛软嫩得不可思议,章佩筑捂着嘴,还真是惊讶其中美味。

    “我推荐的准没错。”左镇垣自豪道,“我妈是个吃货,从小带我们四处吃,所以哪儿有好吃的问我最清楚。”

    “难怪你个子长这么高。”章奶奶的目光充满赞赏。

    “遗传也有关系啦。”

    “佩筑就是太娇小了,身高才一五五,像她爸爸一样长不高。如果我儿子跟你一样高的话,佩筑说不定就是那种模特儿了。”章奶奶扭着腰,仿佛走在伸展台上。

    “我亲戚家的小孩个子也都很高,我表弟还是篮球国手,快两百,比我还高。”

    “你家女生也很高吗?”章奶奶充满兴趣的问。

    “我妈其实也才一六。,是我爸比较高,有一百八。”

    “喔,”章奶奶发出惊叹之声。“那如果你跟佩筑生的孩子,一定也会很高啰。”

    “咳……咳咳……”章佩筑因奶奶的话而呛到了。

    “你还好吧?”左镇垣关心的问。

    章佩筑摇着手要他别管。

    “喝水喝水。”章奶奶把水杯塞到孙女手中,与左镇垣继续聊。“你有姊妹吗?”

    “有一个妹妹,身高一七二。”

    “喔,”奶奶再次惊叹,“像你这么高,就算是跟佩筑生的女儿应该也可以破一七。吧?”

    “肯定的,说不定会长到一八零。”

    “一八。太高了啦,去哪找人嫁啦,哈哈哈……”章奶奶笑得开怀。

    这两个人爱讲相声,也不要把她扯进去啊。

    章佩筑在心底咬牙切齿地想着。

    “对了,奶奶,你假日都做什么休闲?”

    “不一定啊,有时会去附近走走,或去超市逛逛,有时佩筑会租车带我出去玩。”

    “租车吗?”

    “养车不容易啊,加上我们这房子是租的,没有车位,租车比较划得来。”章奶奶看向孙女。“佩筑是这样说的。”

    “不常开不需要买车。”章佩筑淡声道。

    “我也这么觉得,养车真的满花钱的,如果不常开车,用租车或搭计程车可以省不少费用。”左镇垣附议。

    “是吧,”奶奶骄傲的笑,“我孙女可是很有理财头脑的,不会乱花钱,谁娶到她谁有福气。”

    章佩筑头上有乌鸦飞过。

    “我也这么觉得。”左镇垣用力点头。

    “你有眼光。”章奶奶朝他比赞。

    又一只乌鸦从章佩筑头顶飞过。

    “对了,我妈妈他们有时会组旅行团出游,像章老师偶尔不是要去进修或学校有活动不能陪奶奶吗?奶奶可以跟我妈他们一起出去玩,他们都吃好住好,但因为有门路,花不了多少钱。”

    “真的吗?”章奶奶双目绽亮。

    “奶奶,我怎么可能会骗你呢?”

    我看你就是在骗。章佩筑嘴角又抽搐。

    “那那……”章奶奶害羞又腼腆的说,“如果不嫌弃我这个老人家的话……”

    “什么老人家,我看奶奶横看竖看也只有五十岁而已吧。”

    “怎么可能才五十啦,我都七十五岁了。”哪个女人不喜欢被说年轻呢,章奶奶笑得花枝乱颤。

    “奶奶竟然已经七十五岁了?”左镇垣露出大大的惊讶,“真是看不出来。”

    “你奶奶应该也跟我差不多年纪了吧?”

    “好像是这样喔。”左镇垣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呵呵呵……你这小子,我喜欢我喜欢……”章奶奶被左镇垣的甜嘴哄得超开心。

    左镇垣使出浑身解数,将章奶奶完全收服了。

    章佩筑冷眼看着他的讨好巴结,心底虽然不耻他的动机,可是奶奶笑得如此开心,让她没有办法说出煞风景的泼冷水话语,只好无奈地吃她的锅。

    吃完饭后,左镇垣送她们俩回家,对着下车的章奶奶喊:“奶奶,下次来找你玩。”

    “好好好,随时欢迎。”

    章佩筑这时尚未有所警觉,等她发现家中的空间被他鲸吞蚕食时,已经来不及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讨厌你最新章节 | 讨厌你全文阅读 | 讨厌你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