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讨厌你 > 第四章

讨厌你 第四章

作者 : 安祖缇
    【第三章】

    若是问章佩筑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人是谁,她的答案一定是——

    左镇垣。

    当他在公车上自我介绍,一听到名字,章佩筑就想起他是谁了。

    那个国小时曾经欺负、诬赖过她的男生,竟然把她忘得一干二净,还一副好公民模样,让她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在美术馆的时候,他虽然帮忙找到了任于威,但她清楚这个人是在不知道她是谁的情况下缠上来的,救人也只是巧合,他真实的个性她清清楚楚,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追妹的手段,故她虽然感谢他的帮忙,但不代表对他的观感就会因此改变,他的靠近仍让她本能的在生理上排斥着。

    想不到的是,相亲的对象竟然是他!

    章佩筑心想,以后要嘛拒绝所有的相亲,要不然一定得先问清楚姓名、年龄、家世背景,以防又不幸遇到这种讨厌鬼。

    现在最麻烦的是,这个人有她的手机号码,恐怕会用电话骚扰她,只要他敢打来,她一定立刻拉黑。

    也为了杜绝万一,她决定跟他讲清楚,让他弄明白现在纠缠的人是谁。

    “国小就认识?”左镇垣还是一副状况外的脸。“你跟我该不会同一所小学的吧?”

    这人忘得还真彻底啊?

    章佩筑略带鄙视的眯眼。

    国小时,她在班上一直都是安静的存在。

    放学后,她写完功课就是整理家务、洒扫、洗衣服,加上家里的电视机已经很老旧了,映像管老化的关系画面几乎是一片白,所以她是不看电视的,家里也没有网路、电脑、手机,所以她并不清楚当下的流行趋势、话题、偶像,跟班上的女生也就无话可聊。

    她就像路边的小白花,不引人注目的活着,大概只有在班长收取费用的时候,因为老是被点名而困窘的受其他人注意,所以她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成为他人的视线焦点了。

    父亲在过世之前的行径跟姑姑很像,没钱就会直接去找老母亲要钱,然后拍拍**一走了之不见踪影,而姑姑没业绩就会腆着老脸挖自己母亲的存款,章佩筑常想这两人果然是兄妹呢,血缘同出,就是不晓得像了谁,明明奶奶是这么勤劳俭朴的啊,难道是像了她出生前就过世的爷爷吗?

    常常被点名还没缴费就已经够让人觉得羞耻了,好不容易,她难得一次餐费正常缴了,可班上同学的钱被偷,却被左镇垣直指她就是小偷,还说得煞有介事,事后,她的清白被证实,却没有半个人对她道歉,让她心底恨得要命。

    她想这个人八成是很想当侦探吧,美术馆那次幸运的被他蒙中,但在那之前,他说不定还诬指过其他人,就算错了也不道歉,与她一样受到他侦探游戏之害。

    “我还是你同班同学。”

    “真假?”左镇垣诧异,端凝着她思考,“章佩筑……章佩筑?”他一弹手指,“我们是不是国中时也同班过?你是绰号佩佩猪的那一个吗?”

    因为学区的关系,两人国中时仍然上同一间,她很倒霉的在国二时又跟他同一班,第一天上课老师要求大家自我介绍,她一说自己名字叫章佩筑,就有人喊她佩佩猪。

    她那时哪知道什么叫佩佩猪,当她一脸懵的望着帮她取绰号的那个人,还被耻笑说竟然不知道佩佩猪是谁,全班因而哄堂大笑,每个人都笑得好大声好大声,好像所有人都知道佩佩猪是什么,就只有她是井底之蛙,可后来她才知道,至少三分之二的同学都不知道佩佩猪是啥。

    而那个取她绰号,带头笑她的人就是左镇垣。

    她好不容易过了一个安静的国一生活,上了国二又不幸遇到这名煞星,被叫了整整一年的佩佩猪,到国三时还有几个零星同学喊她这个她一点都不喜欢的绰号。

    她真的真的讨厌死他了!

    俏脸一听到那个绰号立刻沉了下来,就算是神经大条的左镇垣也感觉得到她脸有多黑。

    “呃……你不喜欢这个绰号?”

    “非常讨厌。”水眸发出凌厉杀气。

    左镇垣莫名的心脏一抖。

    “为什么呢?佩佩猪很可爱,我外甥女每天都看耶……”

    “关我屁事!”

    她的突然爆气让左镇垣吓得噤了口。

    “请你马上把我的手机号码删除,不要再跟我联络,在街上遇到我也不要跟我打招呼,谢谢。”

    说完,她双手撑桌起身就走。

    “等一下。”他下意识拉住她的手,章佩筑一脸厌恶的甩掉。

    左镇垣脸上浮起了受伤的神情。

    他为什么会摆出委屈的脸呢?

    章佩筑哭笑不得。

    好像她欺负他似的。

    “你很讨厌我吗?”

    “对,”她斩钉截铁道,“非常讨厌。”

    在那之后,左镇垣没有打过电话来骚扰,手机偶有陌生来电,几乎都是推销电话,她猜想那日的直白起了效果,讨厌鬼不会再来纠缠她真是好事。

    不过姑姑惯例会过来问相亲的情况,她丢了一句没下文,但姑姑并不就此作罢,好像那个人的妈妈还谁是她的大客户,所以她一直催促章佩筑要主动打电话给人家,还说对方的条件很好,要好好把握,并擅自把电话塞给她,她不收,就塞给了奶奶。

    章佩筑忍耐着不把左镇垣小时候的行径告诉姑姑,那还要交代一堆事,说不定还会被骂心眼小,那么多年前的事还耿耿于怀balh balh,光想象就烦死,干脆闭口不言,只用“不来电”三个字敷衍过去。

    姑姑缠了她一阵子,后来不知为什么不再提了,又另外积极帮她找对象。

    章佩筑深知姑姑的手段,她找的那些对象都是她的客户,或是潜在客户,换句话说,就是拿章佩筑当招揽业绩的手段,要不是碍于奶奶,不想让奶奶太难做人,她早就不跟现实的姑姑往来了。

    暑假时带了奶奶去一趟北海道,那儿气温非常凉爽,有时甚至还偏冷,得穿上外套,晚上泡温泉、还有吃熏衣草冰淇淋,非常的惬意。

    不过,虽然她千叮嘱万交代,奶奶还是不小心告诉姑姑要去北海道一事,结果姑姑开了一列清单,奶奶行李有一半放的都是姑姑要的东西,而代购的钱拖到快开学才给。

    她觉得应该要想办法杜绝姑姑这个吸血虫,但奶奶总是叫她不要计较,说姑姑一个人带两个孩子很辛苦。

    她好想告诉奶奶,姑丈每个月是有给赡养费跟孩子教养费用的,学杂费也是全付,不懂姑姑哪儿比她们难过了。

    但话到唇瓣,看到奶奶那不好意思的脸,还是全部吞回去了。

    开学后,章佩筑这学期带的是一年级的学生。

    在教师晨会上,教务主任宣布这学期开始要开设跆拳道课程,一至六年级都可以参加,时间是周一到周五下午四点半到晚上六点,一个礼拜可任选两次课。

    由于一二年级的学生年纪较小柔软度佳,所以是重点招生。

    教务主任要老师们带着报名表回班上分发,最晚礼拜五要收齐,下礼拜就开始上课了。

    报名表上除了填写姓名等资料表格外,最下方还有这次的师资列表,跟一些练跆拳道好处的说明文。

    章佩筑一路往下看,当看到“总教练左镇垣”这六个字时,她的嘴角在抽搐。

    “……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那就散会。”

    “主任。”章佩筑抬头举手。

    “章老师有什么不了解的事吗?”

    “请问这个跆拳道课程,是这家道馆自己来要求举办的吗?”

    她怀疑会不会是左镇垣的“阴谋”,毕竟他知道她在这个学校教书的。

    “是这样的没错,他们上学期就有提出计画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章佩筑的嘴角在笑,眼神却很阴沉,教务主任无端打了个冷颤。“我知道了,谢谢。”

    “噢……这家道馆的评价很好,总教练还是协会会长,总教练的父亲是理事长,我想在各方面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教务主任下意识就想解释。

    章佩筑点头表示了解,但森冷的眼神还是让教务主任觉得毛毛的。

    发出去的报名表在回收后有六名学生想上课。

    第一个礼拜是试上,上完之后会再发一份确定参加的正式报名表。

    下课后,章佩筑亲自带领学生到跆拳道教室。

    果不其然,穿着道服的左镇垣就在教室迎接学生。

    当两人四目相接,他明显的一愣。

    “呃……不老师……章老师。”

    “这是我们班上要试上的学生。”章佩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指示学生,“这是教练。”

    “教练好。”学生们的招呼虽然不整齐,但都充满活力。

    “大家好。”他吩咐另外一名教练过来把学生带进去。“那个……章老师……”

    “你是故意要在我们学校教课的?”

    “不是。”左镇垣知道她误会了立刻解释,“在我遇见你之前就在谈这件事了……对了,那天在公车上,就是你帮我付车钱的那一天,我就是跟教务主任谈完去坐公车的。”

    她微眯着眼表示不信。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讨厌你最新章节 | 讨厌你全文阅读 | 讨厌你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