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渴爱 > 第七章

渴爱 第七章

作者 : 乔宁
    【第三章】

    黎呈勋绕进他自己宽敞的卧室里,拉开了小客厅的米灰色落地窗帘。

    充沛的阳光驱走了昏暗,窗外属于南国岛屿的热辣阳光,正尽情地照耀着这片土地。

    杨苡梦望着窗外眩目的光线,心头不由得一暖,她怀念着属于台湾的一切。

    艳烈的阳光,四季如春,温暖的人情味,便利的生活圈,一切的一切都令她无比怀念。

    黎呈勋转过身,背逆着光线,说:“把门关上。如果你不想被小表偷听的话。”

    杨苡梦这才恍惚的回过神,准备关上门的同时,发觉了门外鬼鬼祟祟,且跟踪技巧非常拙劣的小小埃尔摩斯。

    杨苡梦板起秀颜,冷硬的以英语下达命令:“尼尔,给我回去餐桌上吃饭!再让我发现你跑上来,我就不带你去一0—了。”

    门外的小脑袋瑟缩一下,随后传来下楼梯的咚咚声响,片刻过后,归于一片寂静。

    杨苡梦这才把门关上,等她再次转回身时,黎呈勋正抓起一件V领铁灰格纹针织衫套上。

    他扯了扯下摆,大手爬网过前额的发丝,将坚韧的发丝往后梳,露出那张棱角分明,俊美得令人屏息以对的面庞。

    他迈动长腿,朝她走来,她心口一跳,当下升起一股夺门逃离的冲动。

    幸亏黎呈勋最终停在距离她几步之外的沙发区,在真皮沙发上落坐,并且以眼神示意她过来。

    很多年以前,杨苡梦就领教过他的强势,然而如今两人单独相处,她竟然有些自乱阵脚。

    她做了一个深呼吸,平静的在黎呈勋对面的沙发落坐。

    黎呈勋直勾勾的望着她,不苟言笑的问:“你想说什么?”

    见他态度直接了当,杨苡梦也不客气的开了口:“黎先生,我很感激你愿意对我们母子俩伸出援手,但是,你没有任何义务在尼尔面前扮演父亲的角色,我也不希望尼尔对你产生不该有的期待。”

    “你的意思是,我不该承诺带尼尔去一0—?”他挑了挑眉,本末倒置的提问。

    杨苡梦一噎,只好补充解释:“我的意思是,你不必再把尼尔当成你的孩子,也不必花任何精神心力在他身上……”

    “但你是我的妻子。”黎呈勋用着笃走的语气打断了她。

    杨苡梦愣住,理直气壮的口吻顿时弱了下来,甚至有些结巴:“我一我们……”

    黎呈勋当着她的面站起身,绕过彩绘琉璃的茶几圆桌,来到她面前。

    杨苡梦僵坐在位子上,原先平放在腿上的双手,下意识紧紧交扣。

    黎呈勋在她身旁的空位坐下,褐眸依然直盯着她的秀颜不放。

    “我知道你在顾忌什么。”他从容不迫的说着。

    “真的?!”她紧蹙黛眉,满脸写满质疑。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尼尔在这个阶段,最需要健全的家庭,需要有一个会教导他的父亲,他正处在适应力最好的年纪,只要能让他快点步上轨道,我相信这对他未来的学习与成长,都能有正面的帮助。”

    杨苡梦越听越迷糊,她睁大杏眸,试看打断他,“等一下,我觉得我们讨论的范围好像跳太远了……”

    “你听我说。”

    黎呈勋用一记低沉的声嗓,重新夺回了谈话权。

    杨苡梦只能听话的闭紧双唇,茫然不解的凝瞅着那张俊颜。

    “既然你已经选择了我,尼尔已经把我当作新爸爸,这就代表着我们只能继续下去。”

    “啊?!”她发出充满疑惑的惊叫。

    黎呈勋先一步探出宽大的手心,按住她因惊吓而高耸的肩膀。

    这样的碰触,仿佛是一记咒语,登时将她定在原位,只剩下一双水灵大眼能转动,瞬也不瞬的望着施咒者。

    看着她难得呆愣的傻样,黎呈勋胸中一动,不由自主地凑近俊颜,在那两片微微张启的唇瓣上,轻轻—啄。

    杨苡梦脑中一炸,杏眸随之圆睁,看着与她完全相贴的那张俊颜,低掩的长长睫毛,挺直的鼻梁……

    天哪,黎呈勋在做什么?!

    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那个光明正大窃香的男人,从容不迫的退开脸庞,一脸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淡定神情,坐回她身旁的沙发上。

    杨苡梦僵硬的转动颈部,瞪着一派轻松的黎呈勋。

    宽阔的肩背往后一躺,黎呈勋慵懒地斜睨看她,像个一家之主似的发号施令,“去准备一下,我们带尼尔去一0—。”

    杨苡梦又是一傻,呆瞪着杏眸,没有任何动作。

    黎呈勋又说:“我们是夫妻,尼尔是我法走的儿子,我当然有义务教育他,满足他的各种需求。”

    语罢,他不知是刻意,抑或无心的稍作停顿。

    然后,他挑了一下嘴角,补上一句:“当然,我也会满足我的妻子所有的需求。”

    一分钟前的那记轻吻,没能令杨苡梦脸红,但他接下来的这句话,却令她瞬间通体泛红,成了一颗熟红的西红柿。

    黎呈勋很想再凑上前吻住她,就差那么一点点,这个冲动就要化为行动。

    但他终究还是忍住了。

    他还不清楚过去几年她都经历了什么……特别是跟尼尔的亲生父亲发生过什么事,他若太急躁,可能会吓跑她。

    这不是他要的结果。

    他要的是……

    望着杨苡梦双颊泛红的起身,脚步显得仓皇混乱,急着逃离他的魔爪。

    嘴角漾开一抹促狭的笑细,黎呈勋故意选在杨苡梦拉下门把的前一刻,悠悠扬嗓——

    “杨苡梦,你怕我吗?”

    背身而对的纤瘦人影停住动作,背影明显僵硬,浑身透着不安。

    “……如果我害怕,我就不会向你求助。”

    “那么,你会爱上我吗?”

    当那道低沉且异常坚走的声嗓,在她的背后响起,握住纯银门把的纤手跟着一紧。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要以为是自己的幻听。

    但当她转过身,用着无比震慑的表情,看向沙发上好整以暇的黎呈勋时,从他扬着笑的等待表情中,她总算明白,方才他抛出来的那句话,再真实不过。

    黎呈勋原以为,这句话会让她乱了套,抑或是让她不知所措的红了脸,没想到她除了震惊之外,没有太多情绪。

    她直视着他,字句铿锵有力的说:“我不会爱上任何人的。”

    黎呈勋的心仿佛遭受一记重击,俊颜转为凝重,嘴边的笑意敛起。

    她平静的接着说:“就像我曾经向黎先生说过的,当你拥有了以后,又能怎么样?爱情也一样,拥有了,然后呢?”

    拥有了,然后呢?

    她说过的这句话,竟在多年以后,萦绕于心,以至于他无法再麻痹自己,无法将自己的心掩藏起来。

    很多年前,他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女孩。

    当时他最好的朋友,比他先喜欢上这个女孩,而且,是一往情深的热爱着女孩。

    出于自尊,出于道德,出于友情,他不敢向好友与女孩泄漏自己的喜欢。

    他以为时间终将抹平一切,以为时间终能让他放下这段从未萌芽的感情。

    但当他在多年之后,甚至已有些淡忘女孩的身影后,依然能深刻而清晰的记起她说过的话。

    他很清楚,他从未放下这段感情,只是假装已遗忘。

    岁月改变了入们,他与莱恩已被冲散,曾经无话不谈的两人,如今只是彼此手机联络人的一个名字,只怕是再难回到从前。

    他身边的女人来来去去,再美丽的女人他都曾经拥有过,然后呢?

    杨苡梦说的没错,拥有了,然后呢?

    但那些女人对他而言,不具有任何意义,他不在乎自己是否曾经拥有过她们。

    多年后他终于醒悟,他拥有了一切,却还是感到孑然一身。

    如今,他真正渴望拥有的,只有一个人。

    黎呈勋喉头的结微微滚动一下,他目光浓烈的望看杨苡梦,说:“当我可以拥有我爱的那个人,我愿意把我的一切交给她,包括我的生命。”

    杨苡梦不敢自作多情,更不敢多想,她只是略显尴尬的牵动嘴角。

    “那是你的想法,并不是我的。我从来没想过拥有任何东西,包括一个人。”

    黎呈勋的眸光黯下,口气转为冷峻的问:“那你爱过尼尔的父亲吗?”

    杨苡梦无声一震,随即别过秀颜,握紧门把的纤手隐约在发抖。

    “没有。”

    即使肢体语言透着浓浓的逃避意味,最终她仍是给出了肯走的答案。

    “如果你没有爱过那个男人,那你为什么要把孩子生下来?”

    黎呈勋神色冷酷的问出心底最深,亦是最痛心疾首的关键问题。

    杨苡梦咬了咬下唇,没有直视那双会洞悉人心的褐眼,而是避重就轻的回答:“孩子是无辜的,这是一个生命,既然他注定要当我的孩子,那么我要负起我的责任,照顾他直到最后一刻。”

    匆匆答完,杨苡梦拉下门把,夺门而出。

    黎呈勋神情阴郁,忌妒的酸液正侵蚀着他的心,而他却束手无策,只能尝透吃醋的滋味。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渴爱最新章节 | 渴爱全文阅读 | 渴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