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渴爱 > 第五章

渴爱 第五章

作者 : 乔宁
    黎呈勋一袭简单的棉黑衬衫,一件深蓝色牛仔裤,脚蹬一双名牌休闲鞋,手里握着一瓶气泡水,自后舱的高级套房里走出来。

    他先是睐了坐在铁板前吃得不亦乐乎的尼尔一眼,随后才看向沙发椅上一脸如坐针毡的杨苡梦。

    他故意在她身旁的空位坐下,两人之间的距离只隔着不到半个人的空位。

    那双深邃褐眸紧盯着她,仿佛要看穿她整个人似的,杨苡梦不愿有所冋应,佯装若无其事地,直视着前方银幕上播映的电影:

    看着漫威英雄拯救全世界,却救不了银幕外的她。

    坚持了好片刻,最终还是败下阵来,她撇过秀颜,不解地望着身旁的男人。

    当两人的目光相对,视线相触,她的心跳快了两拍。

    不得不承认,黎呈勋确实是一个很英俊的男人。

    他身上融合了东西方人种的优点,五官精致而立体,再加上白人的修长身形,那双笔直的长腿更不知打趴了多少东方男性。

    幸好,她还有小尼尔,她深信,小尼尔长大后,必定能胜过黎呈勋。

    杨苡梦忍不住在心底这般欣慰地暗忖。

    黎呈勋没由来的朝她扬起一笑,这一笑,俊美得能够赢得全世界的芳心。

    杨苡梦早该对这个男人免疫,几年前,当黎呈勋与莱恩出现在她面前时,彼时年轻的她,早已对这个男人完美的外貌赞叹过无数次。

    但也仅止于此。

    她非常清楚一件事,无论是莱恩,抑或是此刻眼前的黎呈勋,他们的世界一样遥不可及。

    她进不去他们的世界,而他们所在的世界,同样也不属于她,她不会傻到以为自己会是特别的那个人。

    即使她曾经出身于富裕的家庭,但她拥有的富裕,相比莱恩与黎呈勋的,显然是天与地之别。

    莱恩出身于英国的政治世家,爷爷曾经当过英国首相,而他的奶奶更是英国皇族旁支后代,家族之显赫,可见一斑。

    至于黎呈勋就更不必说了,澳门黎氏的资产与人脉势力遍布全球,黎氏后代子孙个个才貌俱全,而他们的曾祖母可是来自于葡萄牙皇室的公主,与葡萄牙皇室有着深远的血缘关系。

    望着杨苡梦那一脸的若有所思,黎呈勋扬动低沉的嗓子,打断了她的沉思。

    “你用尽心思只为了把尼尔带冋台湾,照理说,你应该松了一口气才对,可是打从你上飞机后,就好像搭上囚车,比起在法国的时候,你现在的情绪更加不安。”

    杨苡梦勉为其难的扯了扯嘴角,答道:“那是因为我正在担心,不知该怎么还清亏欠你的人情。”

    黎呈勋看得出来她在撒谎,她不安的原因没有这么简单

    于是他故意把话挑明着说:“你真正担心的,是你该如何向你的家人交代尼尔的来历,过去几年来,你一直在逃离你的家庭,所以才会在完成学业后,依然滞留在欧洲。”

    杨苡梦的面色本就苍白,听见他这席话,当下连最后一丝血色都抽离。

    她瞪大了杏眸,语气夹杂了一丝气愤的反问:“你调查了我?!”

    黎呈勋脸上毫无愧意的说:“我总有权利知道自己娶了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经他这么一提,杨苡梦的怒气瞬间如消风的气球,消失于空气之中。

    黎呈勋重新掌握了这场谈话的主导权,一脸冷漠地接着说:“放心吧,我只有调査你的原生家庭,没有兴趣知道你跟那个男人的风流韵事。”

    杨苡梦心虚的别过秀颜,再次逼迫自己把视线钉在银幕上的漫威英雄。

    尼尔已经吃饱喝足,手里捧着一杯可乐,盘起小短腿坐在银幕前的绒毛地毯上,盯着漫威英雄大显神威。

    黎呈勋看着杨苡梦的目光在触及尼尔的背影后,顿时添了几分柔软,他刚硬的心脏跟着一阵收紧。

    他没有别开脸,而是紧盯着她秀雅皎白的侧颜不放,手中那瓶气泡水,亦如他此刻的心头,正冒着无数的泡泡,不同的是,这些泡泡全是酸液。

    他一直以为,当年的她,面对莱恩的追求都能做到心如止水,可见世上少有异性能让她动心。

    莱恩无论是外貌、学历、家世,远远胜过于寻常人,少有女孩能不被他的追求攻破。

    想来,杨苡梦能不被优秀的莱恩打动,可见少有异性能让她倾心。

    然而现在,她竟然有了孩子,而且绝口不提那个男人的名字,这又算什么?

    黎呈勋承认自己对那个男人好奇得要命,但出于自尊心作祟,他不愿调查男人的真实身分。

    既然杨苡梦不愿再提起此人,那他也从善如流,不主动提起也不调査,就当作这个人从未存在过……但他的心仍是该死的在意。

    “……谢谢你。”

    这一声虚软的感谢,引回了黎呈勋的注意力。

    他重新望着那张称不上绝美,顶多只能称为清秀的娇颜,她略侧过脸,一双波光粼粼的杏眸,正无奈地凝瞅着他。

    杨苡梦抿了抿下唇,似在稳住情绪,接着又说:“你愿意这样帮助我,我真的很感激,也不晓得该拿什么来偿还,但是你放心,亏欠你的,我一定会还……”

    下一刻,低沉磁性的嗓音打断了她:“你要用什么还?你的户头里只剩下一百多块的欧元,你在台湾的户头只剩下五千块钱,你连在台湾落脚的钱都没有,你还跟我谈什么还钱?”

    杨苡梦神色一僵,倒也没有感到羞耻或什么的,而是当下无话可说

    望着她僵住的模样,黎呈勋忍不住循着记忆中的对话,含笑的挖苦起她来。

    “你曾经说,拥有了又怎么样?看看现在的你,什么都没拥有,只能无助的等着别人来拉你一把。”

    经他这么一提,杨苡梦才恍然忆起多年前,两人在咖啡厅里的闲谈。

    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他为何还记得她曾经说过的话?

    蓦地,潘多拉的盒子被不经意地掀开,许多她刻意掩去不看的线索,在这一刻倾巢而出。

    一抹恍然大悟,在清澈的杏眸中亮起,杨苡梦却不敢肯定心中的猜疑,只是用着诧异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黎呈勋。

    这时,尼尔恰好转过头望向后方沙发上的他们,并且扬开暌违已久的灿烂笑尽。

    杨苡梦一凛,不敢让尼尔看出任何端倪,随即冋以一抹微笑。

    黎呈勋抓紧时机,继续说:“尼尔以为我们过去真的是男女朋友,他已经开始接受我这个新爸爸了,你想,如果他知道我们是假结婚,他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吗?”

    闻言,杨苡梦流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用着不怎么确定的口吻,艰难地吐嗓:“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黎呈勋直挺挺的迎视着她,幽深似海的褐眸,满蓄着一股她无法读透的澎湃潮涌。

    他沉沉的开了口:“你问。”

    她下意识捏紧了交握在腿上的双手,抿了抿抹上润色唇膏的粉唇,神色难掩紧张的扬嗓——

    “那一晚,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黎呈勋深深地望了她一眼,泰然自若的反问:“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杨苡梦抿紧粉唇,故意改用英语重述一次问题:“那一天晚上,莱恩去我的住处发酒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黎呈勋慢条斯理的扬起一抹俊美的笑,说:“你明知故问。”

    杨苡梦心口一震,下意识别过脸,两颊一阵发烫,怎么也不敢再看向身旁的男人。

    岂料,一只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探了过来,覆上了她交握的粉拳。

    杨苡梦强装镇定的侧眸,睐向那一脸嗨在必得的黎呈勋。

    “既然你要我帮忙,相对的,你也得接受我的条件。”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这一声惊诧的质问脱口而出,她再也无法掩藏此际满心的震撼。

    当年的那一夜,对于黎呈勋之所以会出现在住处,并且及时解救了她,她当下以为莱恩是与黎呈勋一起喝的酒,所以才会一前一后出现。

    只是,几年前,她曾经在巴黎巧遇莱恩,莱恩看见她的第一反应,竟是转过身就想走。

    最终,莱恩还是折返冋来,用着无比尴尬的笑容跟她打了声招呼。

    而她只是客套的寒暄几句,并且……下意识的问起黎呈勋,这一问才哓得,原来他们两个好友在那一夜过后便□形同决裂,毕业后各奔东西,完全失去了联系。

    莱恩主动提及那一夜,并在事发多年后首次向她道歉:“Dawn,关于那一夜我的失态,还有对你造成的伤害,直到现在我依然感到很抱歉……幸好黎呈勋刚好出现,否则接下来将会不堪设想。”

    她这才哓得,原来她的猜测是错的,原来黎呈勋并没有与莱恩同行。

    这样一来,很多事情开始说不通了……

    黎呈勋盯着她沉浸在冋忆中的怔忡秀颜,声嗓沉沉的说:“如果那一天出现在科尔玛的人是莱恩,你会向他求救吗?”

    不明白他为何有此一问,杨苡梦一脸茫然的点了点头。

    黎呈勋面上的笑意淡了些许,又接着问:“如果是莱恩,你也会选择跟他结婚,好让尼尔能顺利拿到身分证?”

    杨苡梦不解的轻摇臻首。

    黎呈勋紧拧的剑眉一松,冷峻的俊颜稍稍可见一丝喜悦。

    “为什么你不会跟莱恩结婚?”他口吻强列的追问到底。

    “因为他已经结婚了,我怎么能请他帮这样的忙?!”她瞪大杏眸,正义凛然的反驳。

    黎呈勋一僵,美丽的褐眸布满乌云,冷着嗓又问:“如果他还没结婚,你就会跟他结婚?”

    杨苡梦被他这一连串没完没了的问法搞得好混乱。

    她蹙紧黛眉,没好气的回道:“你问这些有什么意义?现在我已经向你求助,跟我结婚的人是你,不是莱恩。”

    得此答复,黎呈勋竟然酷酷的丢下一句:“你记得就好。”

    杨苡梦眨了眨杏眸,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她……她有看错吗?他该不会把这场假结婚当真了?

    正欲把话说清楚时,尼尔忽尔凑近,硬生生卡进他们之间的狭小空位。

    黎呈勋只好挪动,腾出一个空位给尼尔。

    尼尔甩头,暗暗朝黎呈勋扮了个鬼脸,一副小人得志的鬼灵精嘴脸。

    黎呈勋嘴角一挑,没有动怒,丝毫不把尼尔人小表大的挑衅放在眼底。

    他看得出来,这个一直与杨苡梦相依为命的男孩,对于凭空出现的新爸爸,怀抱着矛盾的情感。

    一方面尼尔年纪尚小,他当然需要一个爸爸的陪伴;另一方面,尼尔与他毕竟没有血缘关系,他害怕一直以来以他为中心的杨苡梦,会被这个新爸爸抢走,所以他既想靠近自己,同时亦心生排斥。

    黎呈勋懒得跟一个五岁的孩子计较,反正他们两父子往后有的是时间较劲,他相信凭他的能耐,就不信治不了一个小表头。

    “妈咪,你看我画得好不好?”

    尼尔缠着杨苡梦,非要她品评他的绘画作品才肯罢休。

    黎呈勋在沙发另一头,交叠起一双长腿,扭开瓶盖就口啜饮着气泡水,听着他们母子俩你一言我一语,气氛欢乐而温馨。

    他不由得掀了掀眼角,透过眼角余光捕捉到尼尔趴在杨苡梦的腿上,她抬起纤手抚了抚尼尔柔软的发丝,嘴角那弯笑,无比温柔。

    这一刻,黎呈勋的心底无端感受到一阵踏实。

    他开始庆幸,当时凭着一股冲动,前往法国寻人的举动做对了。

    如若那天他没有出现在她面前,天晓得她为了冋台湾,为了给尼尔弄到身分证买机票冋台湾,会去找哪个男人假结婚。

    幸好,最终跟她结婚的人是他。

    尽避他仍被这对母子排除在外,尽避目前他还无法融入他们的世界,但他很高兴,此时此刻,陪在他们身旁的人,是他。

    黎呈勋的嘴角缓缓漾开一抹笑弧,那是包括他自己,从未有人见过的温柔微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渴爱最新章节 | 渴爱全文阅读 | 渴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