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渴爱 > 第三章

渴爱 第三章

作者 : 乔宁
    杨苡梦穿着沾满黄色渍痕的白色围裙,手里捏着一条抹布,压低了纤细的上身,来回擦拭着ㄈ字形吧台。

    身处在白人为主的世界里,她一头醒目的乌黑长发,在脑后绑成了一束高马尾,随着她的每一动作晃漾如黑缎。

    她边擦着台面,边不怎么感兴趣的抬起一双明澈的杏仁眼眸,睐向他所在的位子,淡粉色嘴角缓缓上弯。

    “拥有了,然后呢?”

    当杨苡梦用着清脆的娇嗓,字正腔圆的吐出这句英语,黎呈勋竟是一愣。

    她抛出的这个问题,他从来不曾想过……

    似笑非笑的睐着黎呈勋,杨苡梦继续擦拭着手边的光亮台面,一边接着往下说──

    “当一个人拥有了一切后,生命还有什么意思呢?难道您不这么觉得吗?Arvin先生。”

    听见她对自己的称谓,黎呈勋微皱起眉头的回道:“你喊我什么?”

    杨苡梦停下来回擦拭的动作,那双水亮的杏眸一挑,有丝困惑的凝瞅着他。

    “我总是听见莱恩这么叫你。难道这不是你的名字?”

    “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谁?”黎呈勋的口吻透着不敢置信。

    “Arvin先生……不是吗?”那双杏眸里的困惑更浓了。

    黎呈勋眉间的摺痕加重,说:“别再假装了,你不可能不知道我是谁!”

    杨苡梦这才会意过来,面上露出了然之色,说:“我明白了。你应该是某个了不起的家族后代吧?能来这儿念书的华人,而且不必打工,成天出入高级餐厅的人,大多是出自富裕的名门,我相信你应该也是其中之一。”

    听见她这席回应,黎呈勋总算真正信了她,原来她真不知道他来自名声响亮的澳门黎家。

    不着痕迹的收起脸上的质疑,黎呈勋端起手边那杯淡如水的咖啡,逼自己低啜一口,随后又皱着眉头的放下。

    杨苡梦盯着他那一脸嫌恶的表情,笑说:“若不是莱恩想追求我,Arvin先生应该不可能出现在这种地方吧?”

    黎呈勋只是眸光一挑,睨了她一眼,没有吭声。

    杨苡梦放下抹布,探手收掉那杯令他难以下咽的咖啡,边说:“像你们这样高高在上的人,生来就拥有一切,难道都不会觉得人生没意思吗?”

    黎呈勋毫不掩饰满脸的嘲讽,冷笑回道:“难道,每天睁开眼就得对抗贫穷,这样才过得有意思?”

    “当然不是。”

    杨苡梦丝毫不在意他的挖苦,不以为意的浅浅一笑。

    这浅浅的一笑,她嘴角边的两个小梨涡,若隐若现,有那么一瞬间,黎呈勋竟是失了神。

    “──我的意思是,一个人活着,应该要有所追求,而不是一味的拥有,因为,真正有意义的,不是拥有,而是追求的过程。”

    黎呈勋面无表情的望着她脸上的那抹笑,久久没有回应。

    此时,莱恩匆匆推开咖啡厅的褐色大门,手里握着一束沾露白色蔷薇,眼神炽热的直盯着吧台内的杨苡梦。

    “嗨,Dawn──噢,嗨,Arvin,我以为你去约会了?”

    历历在目的记忆,中止在莱恩落坐,并一派欢欣地,将手中那束白色蔷薇花递给杨苡梦的画面。

    当时的莱恩太年轻,太莽撞,太轻敌,他不曾心生怀疑,怀疑自己的好友,向来摆着厌恶的神情踏入那间廉价咖啡厅,那一天怎会无故出现在那里。

    相信事隔多年,当莱恩再回想起这件往事,必定会恍然大悟。

    寻思着,黎呈勋双手插放在军装大衣口袋里,缓步走在被世人赞誉为童话小镇的街道上。

    稀疏的游客穿梭在巷弄里,看见那外型过分亮眼的黎呈勋路过,不由得纷纷投以侧目。

    黎呈勋一身疏冷的气质,沿途走来,招惹了不少流连目光,而他早习以为常,只是神情透着一丝慵懒的巡视两旁店家。

    从香港搭上私人专机前,他让秘书动用一些黎家人脉,查到了杨苡梦在科尔玛的住处,除此之外,他对她的现况一无所知,更不晓得时隔多年,她现在成了什么样子……

    拐入一条还算热闹的街道里,黎呈勋在一间小餐馆前停住脚步。

    他掏出手机,翻看秘书发来的照片,随后又扬起深邃褐眸,望向那间不怎么起眼,在当地却小有名气的小餐馆。

    确认无误后,黎呈勋将手机收入大衣口袋,杵在原地思考了一分钟,一抹烦躁陡然浮上心头。

    他又从大衣口袋掏出一只精致的珐琅菸盒,抽出一根长菸,正准备点上,小餐馆的门口忽尔开启──

    “我受够了,你给我出去!”

    一名微胖的法裔妇人双手叉腰,气呼呼的推开门,让另一名身形娇小的华裔女人走出来。

    妇人指着年轻女人,操着浓重的法国腔不停碎念,黎呈勋精通法语,可以从妇人的碎念中得知,她正在抱怨一个孩子用画笔毁了房间的墙面,就连台灯都不能幸免,甚至她的送洗衣物也有画笔的痕迹等等。

    年轻女人只是低着头说了一声抱歉,脸上没有太多情绪,紧接着转过身准备离去,就在此时,当她的目光迎上另一双褐色眼眸时,她当场愣住了。

    杨苡梦从没想过有生之年会再见到他。

    Arvin。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是他的英文名字,中文名字则是黎呈勋。

    若不是从前工作的咖啡厅里,有另一位女侍认得黎呈勋,老爱在她耳边讲述澳门黎家的豪奢强大,她想她应该永远也不会主动去了解黎氏家族。

    黎呈勋总是一脸不耐的陪同莱恩出现在咖啡厅里,对于莱恩点的餐,他向来用着嫌恶的表情推开,偶尔勉为其难的喝光咖啡──

    停止!

    眼前不是回溯往事的时间点,杨苡梦在心底如是提醒自己。

    只是……黎呈勋为什么会刚好出现在科尔玛?

    是巧合吗?有可能吗?

    杨苡梦在心底揣度的同时,另一头,黎呈勋正用着那双深夐似海的褐眸,直接不讳的打量起她。

    她的肤色略显苍白,嘴唇不见血色,秀发依然乌黑,在脑后束成一弯马尾,一件简单的米白色短上衣,搭配一件窄管牛仔裤,脚上踩着一双平底娃娃鞋。

    多年不见,除了神色透着一抹憔悴,本就纤细的身材看上去又更消瘦了一些,彷佛一阵强风吹过,她会随地上的落叶一起被刮走。

    黎呈勋夹着菸的那一手犹悬在半空中,打量过后,他放下手臂,将菸收回口袋里。

    杨苡梦身后的妇人仍在碎念,表情已是相当不友善。

    黎呈勋看见杨苡梦忽然扬起一抹笑,快步朝他走来,挽过他的手臂,并且十分突兀的用英语喊了一声亲爱的。

    黎呈勋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只是面无表情的侧过俊颜,看向贴靠在他身侧的那张白皙秀颜。

    “亲爱的,你终于来了。”杨苡梦兀自演起戏来,一脸笑容可掬。

    追出来的妇人愣了一下,不客气的用法语问道:“你是她的丈夫?是吗?”

    未待黎呈勋作出回应,杨苡梦已经着急地帮他回答:“没错!他是我的丈夫,他会帮我们偿还你的所有损失。”

    我们?黎呈勋的眉心不着痕迹地蹙了一下。

    妇人一脸诧异,“我记得你说过你是单亲?”

    杨苡梦忍住脸红,佯装镇定的辩驳:“那是因为我们暂时分居……现在,我们又复合了。”

    面对她这番牵强的说法,妇人并没有起疑,只因为在她的观察下,发觉被杨苡梦挽住手臂的高大男人,没有作出任何排斥的举动。

    再说了,欧美地区这种分居又复合的例子多不胜数,确实没有什么好感到奇怪的。

    妇人的怒气缓了下来,说:“好,现在就请你的先生进来看清楚,你们的孩子都对我的房子做了什么好事。”

    孩子?黎呈勋眉宇间的摺痕更深,满眼质疑的垂睐着矮了他近一个头的杨苡梦。

    杨苡梦深怕谎言被揭穿,故意不看向黎呈勋充满质疑的目光,扯了扯他的手臂,示意他陪伴自己入屋。

    黎呈勋来此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找她,他当然不会拒绝。

    于是两人尾随妇人踏入小餐馆,并且上了被改装成民宿的二楼,走进倒数第二间的房。

    房内的摆设简洁温馨,倒也还过得去,只是……米白色的墙面被画上了许多花卉动物的图纹。

    妇人指着墙面,转头望着黎呈勋,一脸痛心的说:“看看你们的孩子对我的房间做了什么好事,这得花一笔钱重新粉刷,还有……”

    黎呈勋没有把话听完,而是从大衣内边夹层里抽出皮夹,抽出一张黑卡,递给了妇人。

    这个举动与这张卡,成功地制住熬人的喋喋不休。

    妇人表情明显一愣,有些不敢置信的张大眼,然后才接过那张黑卡。

    “这是黑卡吗?”妇人惊奇的问。

    黎呈勋神色冷峻,用着流利得近似母语的法文说:“这里应该可以刷卡吧?你需要多少赔偿费,都随便你,只要从这一刻起闭上你的嘴就好。”

    妇人这才又多看了黎呈勋两眼,眼前有着一张混血脸孔的男人,一身讲究的时髦打扮,身上散发着不同于平常人的气质,从方才进屋上楼到现在,态度十分沉着,又拥有一张额度无上限的黑卡,再笨的人都能从以上种种迹象研判,这个男人的来历肯定不简单。

    明白黎呈勋一定支付得起赔偿费,妇人的神情一松,一改先前的愤怒,爽快地说:“你放心,我会刷我应该收的费用。你们可以先收拾东西,我一会儿回来。”

    目送妇人转身离去,杨苡梦面上强装的笑容一瞬消失。

    黎呈勋侧过身,居高临下的垂眸低睐那一脸不安的女人,随后又慢悠悠地环视房内角落的儿童玩具,以及摆在床上的儿童绘本。

    最终,他那双深幽的褐眸,返回杨苡梦苍白的小脸上,抿成一道直线的薄唇缓缓张启──

    “现在,你可以开始解释了。”他改用流畅的中文,夹带着一丝命令的口吻说道。

    杨苡梦有些呆怔的望着那张无死角俊颜,胸口下的那颗心脏,开始失速狂跳。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渴爱最新章节 | 渴爱全文阅读 | 渴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