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渴爱 > 第一章

渴爱 第一章

作者 : 乔宁
    【第一章】

    “拥有了,然后呢?”

    一阵凉意拂过健硕的手臂,黎呈勋在睁开双眼的那一刻,耳畔忽尔响起这一声轻柔的询问。

    两道优美的剑眉拧出一道摺痕,那张挑不出死角的小麦色俊脸,随之浮现一抹困扰的神色。

    他折腰坐起,质感如丝的埃及棉薄被顺势滑至腰间,腰际线以上的精壮身躯暴露在冷空气中。

    一头天生的深褐色半长发,衬上混自葡萄牙血统的深邃五官,及那一身白人的高大精瘦骨架,所有外貌条件总合起来,黎呈勋无疑拥有凡人最渴望的一切。

    更遑论他出身高贵,来自于澳门望族──澳门黎氏可谓是现代贵族的代名词。

    上个月满二十九岁的黎呈勋,年纪轻轻,已是一间亚洲地区新兴投顾公司的副总。

    他擅长经济学,二十四岁那一年通过北美精算师高级考试,家大业大的黎氏正准备腾个管理位子给他,没想到他又一声不响的考进伦敦政经学院,花了三年的时间拿到另一个商学硕士学位。

    正当黎家亲戚们以为黎呈勋有意朝学术界发展,他又向管理黎氏亚洲区金融公司的叔伯毛遂自荐,主动从欧洲下放至亚洲地区,最终落脚上海与台湾两地。

    黎呈勋抬起指节分明的大手,爬梳过柔韧的褐发,顺势转动一双深邃的褐眸子,睐向睡在他身侧的长发女子。

    片刻后,同样光luo着身子的长发女子,在黎呈勋的注视下悠悠转醒。

    那是一张巧夺天工的绝美容貌,一身莹白的光泽肌肤,长年维持在四十五公斤的曼妙身材,细心呵护的如瀑长发,所有的美丽加总起来,成就了一个近年来走红两岸三地的电影新星。

    如今当红且年仅二十三岁的华人女星──彤莉,此刻正躺在黎呈勋位于香港跑马地的豪宅房间里。

    “天还没亮,你怎么醒了?”

    彤莉用着甜腻的嗓音撒着娇,凑上前将身子贴往黎呈勋强壮的胸膛,抹上迪奥999号正红色唇膏的红唇,扬起一抹倾倒众生的灿笑。

    黎呈勋那张英挺的俊脸只余一片漠然,任由彤莉伸出双手攀在他怀里,而他的双手始终搭在身旁两侧的床上,没有回拥的打算。

    打从十八岁开荤到现在,他拥有过无数绝色美女;她们各具特色,个性不同,却全都对他死心塌地。

    依他的外在条件,以及经济条件,没有一个女人能抗拒得了他的魅力。

    而他,凭藉着与生俱来的“拥有欲”,一直致力于追求着能“拥有”他想要的一切。

    例如,他想要拥有一个学位,那么他便全力以赴的去拥有。

    当他想要得到一个炙手可热的女明星,他只需要送上一束玫瑰花,再赠予一对钻石耳环或珍珠项链,再加上一抹深情款款的眼神,就能让追求者众多的女明星躺在他的床上。

    “你所想要拥有的,不过是你的虚荣罢了。”

    熟悉的女性嗓音,再次于记忆深处浮现,使得黎呈勋一个闪神瞬间,眼前彷佛回到多年前的求学时光。

    那几年在英国,他住在伦敦政经学院的主校区,一处高级大厦的顶楼景观房──那一带的房产,本就大多归于黎氏家族名下。

    距离他的住处三条街外,是一幢老公寓,专门出租给经济条件还过得去的外国留学生。

    他依然记得,几乎是每天的早上七点半,好友莱恩会带着一束白色蔷薇花,来到他居住的大厦门口,当他下楼之后,会陪着好友走过三条街,来到那栋老公寓前,等待一个女孩的出现。

    那个来自台湾的女孩小了他们三岁,据好友的说法,女孩原本来自富裕家庭,后来父亲外遇另组家庭,原本是来英国留学的她,顿失经济来源,为了完成学业,她平日晚上与假日时间全在咖啡厅打工。

    好友便是在那间简陋拥挤的咖啡厅里,对这个女孩一见钟情……

    杨苡梦。

    女孩的名字有些陌生,却又异常清晰,这一瞬间在黎呈勋脑海里浮现。

    身为纯种白人的好友,原本对中文一窍不通,甚至怀有一股种族优越感,对近年来的中文热现象颇不以为然,但自从好友对咖啡厅里的女侍产生好感后,竟然开始抱着华语文书籍啃起来。

    甚至,成绩向来优异的好友,为了刁钻诘牙的中文,不得不拉下脸来请教他。

    他这才晓得,原来好友迷上了一名在廉价咖啡厅的华人女侍,而且非常凑巧的,女孩的住处距离他的只有三条街。

    为了追求那名女孩,好友几乎每天早上带着一束白色蔷薇前来报到,而女孩工作的咖啡厅则是在他们的学区范围内,好友经常在下课后拉着他上那间充斥着难闻气味的咖啡厅。

    为了追求女孩,平日养尊处优的好友,可以逼自己吞下那些难以下咽的微波食物,不得不说,他当时也被好友这股异常坚定的决心撼动,才勉为其难的奉陪;否则,依他的个性,怎可能忍受得了,挤身在那个狭小肮脏的咖啡厅里,吃着与厨余没什么两样的食物。

    那个女孩……名唤杨苡梦。

    是的,这个名字躺在他的记忆深处,看似已被时光的尘埃掩埋,实则像一颗隐雷。

    此刻,他的思绪一碰触,那颗雷顿时被点燃,许多早该遗忘的细节,如一个被炸开的窟窿,坑坑疤疤,逼他直视以对。

    “Arvin?”

    依偎在黎呈勋怀里的妖媚女人,娇娇软软的轻喊一声。

    然而,回荡在他耳畔的,却仍然是那一句──

    “你所想要拥有的,不过是你的虚荣罢了。”

    俊美的眉宇浮现更明显的波折,终于打破了脸上的那层漠然。

    原先无动于衷的黎呈勋,探手拉开了怀中的彤莉,无视那张艳容布满了错愕。

    修长漂亮的男性身躯下了床,优雅而故我地拎起散落一地的名牌衣物。

    CK的名人订制款四角裤,DKNY的牛仔裤,Charvet的鸽灰色衬衫,GUCCI最新一季修身西装,所有高奢单品逐一覆盖上那具精瘦且强壮的男性身躯。

    五分钟过后,黎呈勋已转变为打扮时尚的现代贵族。

    彤莉紧拢着身上的丝被,一脸错愕的望着黎呈勋。

    “Arvin,你这是怎么了?”

    “我会请小何帮你订机票回上海,你好好工作,有什么需要再让经纪人转告小何,往后有什么事就联系小何。”

    从容不迫的交代完这一连串的话,黎呈勋转身欲离开主卧房。

    彤莉愣了数秒才回过神,听出他字里行间提的全是特助小何,明显是在撇清关系。

    她不顾一切的拢着丝被下了床,追出了主卧房,在楼梯口拉住了黎呈勋的手臂。

    “Arvin,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打算跟我结婚吗?”

    彤莉那张艳容透着苍白,思及犹躺在她名牌包里的那只钻戒,她心跳飞快,呼吸急促,生怕她拥有的这一切全化作泡沫。

    身在花花世界的演艺圈里,她年纪虽轻却看得十分透彻,红极一时都是眨眼即逝的瞬间,只有赶紧在身价巅峰之时,找着一个后半辈子值得依靠的另一半,才能保住她当下拥有的名利富贵。

    黎呈勋绝对是上上之选。

    撇开他优渥过人的家世背景不谈,光是他自身优秀的聪明才赋──据说他不只精通四国语言,更拥有金融与经济学双学位,还顶着牛津大学的光环,再加上他承袭了家族一贯的混血美貌,他从头到脚除了完美一词能形容,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更贴切的辞汇。

    想当初,两人是在一个饭局上结识,靠着经纪人从中牵线安排,她才能顺利与黎呈勋说上话,进而想办法让自己在他面前留下深刻印象,否则,依她这样的身分,想来应该没什么机会能与他这样的大人物走在一起。

    事情按部就班的发展着,黎呈勋被她过人的美貌,以及圆滑世故的手腕所吸引,她不像那些没脑的女明星,一旦锁定目标便是黏紧紧,而是采取若即若离的方式,藉此成功吸引住黎呈勋的注意力。

    前不久黎呈勋才送上一只钻戒,尽避他什么话都没说,可她一直深信那便是求婚戒指……然而,对比此际他冷漠的表现,向来胜券在握的她不禁慌了。

    黎呈勋的手臂遭彤莉一把扯住,他散着那头总被长辈嫌弃的半长发,用着满不在乎的神态转过俊脸,深邃的墨眸尽显冷淡,彷佛是望着一个陌生人般,直勾勾地盯着彤莉。

    这样冷漠的眼神,是两人交往过程中,彤莉从来不曾见过的。

    她焦灼的追问:“你送了我戒指,不就是打算跟我求婚吗?难道是我会错意了?”

    只见那张零死角的俊颜有了细微表情,却是一派不置可否的神色。

    他徐缓张启朱红色的薄唇,吐嗓:“那个戒指是小何挑的,很高兴你喜欢。原本我只是想送条项链什么的,小何八成是误解我的意思,所以送成了戒指……我们在一起也快半年了,浪费双方许多时间,如果那枚戒指能充作对你的弥补,我想我们双方日后将不会有任何怨言。”

    听着这席分手宣言,彤莉已显苍白的艳容更是一瞬刷成死白。

    真的是要跟她分手!

    意识到这个事实的同时,彤莉面上露出心如死灰的表情。早在认识黎呈勋之前,她便对他的各种传言略有耳闻。

    严格说来,黎呈勋算不上是花花公子,但他毕竟年轻力壮,家世外貌样样优秀,身旁总不缺美丽女伴。

    他的女朋友曾有两岸三地的豪门名媛,当红知名女星,甚至是才貌兼备的女主播,来自各个领域的年轻女性,环肥燕瘦,温柔或热情。

    “彤莉,你确定要跟黎呈勋交往吗?他虽然不是花心大萝卜,但是他的女朋友一段时间就会自动汰换,可见他根本没打算跟任何一个女人定下来。”

    交往之初,经纪人曾经语重心长的向她如是劝诫。

    初时,她总是小心翼翼的应对;离得远些,生怕黎呈勋会就此懒得追上来,贴得太近,又怕他会嫌腻,每一次的相处都必须是拿捏得宜,不能太黏亦不能太骄。

    后来,黎呈勋开始对她产生兴趣,她也逐渐陷进他过人的魅力里,渐渐地,贪心的渴望更多……

    看见彤莉带着淡妆仍显艳丽的面容,流下了两行清泪,黎呈勋无动于衷的拉开紧抓住他手臂不放的纤手。

    “结束了。”

    临下楼之际,黎呈勋扔下这句话,彻底粉碎了彤莉的最后一丝希望。

    “Arvin!黎呈勋!”

    彤莉拢着身上的丝被,一手紧抓着复古螺旋梯的雕花扶手,用尽力气大吼并且跌坐下来。

    那抹高大坚实的背影已然离去,过程中没有一丝犹豫或停滞。

    “──Arvin?喔,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渴爱最新章节 | 渴爱全文阅读 | 渴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