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福星小妻 > 第三章 投其所好培养交情

福星小妻 第三章 投其所好培养交情

作者 : 莳萝
    “古少爷,该换药了,请问我可以进去吗?”

    赵涵敲了敲半掩的门扇,微微探头,眨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已经可以靠在床上看书的古雁南。

    “赵姑娘,请进。”

    “今天感觉如何?”她端着包扎用品跟伤药进入。

    “有劳妳了,赵姑娘。”他撑着身体慢慢坐正,脱下中衣露出肌理分明的健硕上身,“我们兄妹俩给妳造成麻烦了。”

    “别这么说,毕竟我家这别院离镇上有点距离,大夫无法时时前来,你又必须每日换药,一个弄不好伤口可能会裂开,我不亲自帮你换药也不放心,希望你别介意就是。”她打开装着药膏的药罐。

    她打算在他伤势修复之前与他建立好交情,而不只是纯粹有恩情,所以有关他的任何事情她都是亲力亲为,帮他换药自然是最基本的功课。

    还好东华国的皇帝是个有远见的,朝廷出资栽培了不少医女,专门帮妇女看病或是照顾病人、替伤者换药,因此像她这般照顾古雁南,倘若真的不小心让外人发现也不算太奇怪,毕竟别人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医女嘛。

    “我自是不会介意,不过我身上的伤势已复原不少,筠心也已经没有大碍。接下来让她来换药便行。”

    她停下帮他拆掉肩膀上布条的动作,看着他,“我做得不好?”

    “自然不是,在下已经恢复许多,若是再让赵姑娘继续照顾我,此事传出去会伤害到妳的闺誉。”他委婉的回应她,不想她误会。

    这两天他不断想着这个问题,他们两兄妹在赵家别院养伤,赵姑娘更是亲自照料他,替他换药熬药。

    虽然赵姑娘个性活泼乐观又富正义感,不畏他人异样眼光,但他们不时独处一室,且她毕竟不是医女,瓜田李下还是要避嫌,为她的闺誉着想。

    “筠心,你确定?”她眉头微皱的看着他。

    她这么一提,古雁南嘴角也不由得一抽。

    “你不怕她再把你包成肉粽?”

    “当我没说,随便让个下人来帮我换药吧。”

    “你知道的,别院里除了姜伯夫妻就只剩下绿豆了,你希望哪一人来?”她手拿着自制的棉花棒沾着兑过纯水的烧酒,耸了耸肩,“你应该知道绿豆比筠心更粗鲁。”

    一想到绿豆之前帮他换药,那凶残的手法差点造成他的伤口受到二次伤害,古雁南不由得叹息,语气无奈的道:“那……只好继续委屈赵姑娘……”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绿豆虽然看起来不够精明,却也算是有眼色,做事干净利落,对于包扎伤口这一事却是十分蹩脚,体会过她凶残手法的伤者绝对不会想要再尝试一次。

    赵涵明亮的黑眸一闪,粉嫩的嘴角微微上翘,笑咪咪的打着包票,“我不委屈,你既然是我救回来的,我就有义务把你照顾到好。”

    古雁南一愣,他怎么觉得她那看似无害甜美和蔼笑容里,好似别有深意?

    她用干净的布巾擦掉他伤口上残留的药渍,摸了摸已经长出一些粉嫩皮肤的伤口,提醒着,“新皮肤已经长出来,或多或少会感到痒,你可要忍着,不能乱抓,还有腹部的那道伤口恢复得较慢,你不能像昨天那样乱动,一不小心又会渗血。”

    “放心吧,我不会再乱动,养伤我还是很有经验的。”

    “经验?”

    “每次出海做生意总是会遇上一些海盗,那些海盗可不是吃素的,受伤在所难免。”

    她睁大眼睛,“你出海过?”这在剧本中可没提过。

    “我自十五岁起便跟着父亲出海做生意,十八岁便可以独当一面,领着船队到西南海各国做生意。”

    她佩服的惊呼,“天啊,你好厉害,这么年轻就能率领船队出海!”

    “我并不厉害,我只是想出去看看,不想只待在安逸的地方。”他勾动嘴角轻笑了声。

    她不像一般姑娘那样对他十分畏惧,反而喜欢与他说话,看着她开朗的笑容,阴郁的心情也不自觉好转,因此让他的话变得多了一些,甚至乐于跟她提起往事,这可是以前从没出现过的情况。

    “古少爷,可以跟我说说你在海外的所见所闻吗?”她央求着他多说些海外事物,“还有你遇到海盗的那些惊险遭遇。”

    “妳有兴趣?即使很血腥恐怖?”一般姑娘家听到海盗两字,恐怕早已是惊呼连连,一脸害怕或是嫌弃,赵姑娘竟然对海盗感到兴趣,真让他感到诧异。

    赵涵本性带了点叛逆,喜爱冒险,出国旅游大多是选择刺激的行程,最喜欢犯难冒险的航海故事与戏剧,因此当他提到海盗两字时,顿时勾起她所有兴趣。

    她眼底闪耀着光芒,用力点头,“是的,尤其是海盗,你可以多跟我说些这方面的事情吗?”清澈的眼眸里充满着对未知海域的期待与热情。

    “若是妳不会害怕,我自然很乐意跟妳分享我的经历。”看着充满好奇的大眼睛,他不由自主地点头。

    “我怎么会害怕,我恨不得也能出海跟那些海盗来场厮杀呢。虽然我的说法有些不切实际,但是我是说真的,我常梦想着有一天能搭船出海,乘风破浪与海盗厮杀,就像有的男子他们也会有笑傲江湖的武侠梦。”她兴奋的说着自己的冒险梦。

    她像是担心他只是说说而已,双眸微瞇,瞅着他带着几分冷硬的深邃脸庞,“你会认真跟我分享,不会只是敷衍我吧?”

    其实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她知道他绝对不是个会敷衍人的人,会这样揪着他想知道他的阅历也是藏着一点小心机,两人有共通话题,这样自然能更亲近。

    “自然,我从不敷衍朋友。”

    以往并没有人对他在海外的遭遇感兴趣,他们在意的全是回国后所赚到的利润与带回来的新奇物品,可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这些经历才是他最宝贵的财富,难得遇到知己,他自然很乐意讲述自己的所见所闻,即使她是位姑娘。

    “朋友!”听到他将自己归类为朋友,她顿时心花朵朵开。

    太好了,他终于将自己当成朋友而非恩人,也不枉她在这段期间亲力亲为照顾他。

    赵涵端着刚熬好的汤药进入古雁南的屋子,她比喝药的人还开心,兴奋的向他宣布,“古大哥,这是最后一服药了,喝完就可以不用喝了。”

    “这些日子辛苦妳了,赵姑娘。”他接过递来的汤药一饮而尽。

    “不辛苦,有你跟筠心在这儿,我跟绿豆也有个人说话,怎么会辛苦。”

    前几天古老爷派了一小队人马来接他们兄妹回去,古雁南却以他伤势未愈,舟车劳顿恐会让伤口裂开恶化为由,要多留在这别院休养几天。

    古家派来的人除了让她继续照顾古雁南外,其他的大小事情全接手了,帮忙修葺别院损坏的角落,更替看守这别院的姜伯上山砍柴,柴薪将整个后院堆得满满的,依她看就算烧到冬天也烧不完。

    她想这大概是古雁南的命令,因为得知她跟绿豆被赶到别院来,没有老夫人的命令不准回去,也不知道要在这边待多久,因此让手下好好打理别院,让她能够住得舒服一点。

    他虽然嘴上没有说,但她知道他的心意,也很感激。

    古雁南果然如剧本上所设定的,是个外冷内热的暖男。

    “古大哥,现在你已经能够下床走动了,难得放晴,要不要到外头走走?我扶你出去晒晒太阳吧,要不我担心你继续待在屋里,湿气太重人会发霉长菇。”

    他腹部那一道像被西瓜刀剖开的伤口,虽然没有到开膛剖肚的地步,但是伤口长度过长又未缝合,复原得较慢,到现在起身还需要摀着腹部,避免伤口因动作过大而裂开,因此古雁南不得不时常躺在床上养伤。

    发霉长菇?古雁南怔了怔,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赵姑娘真是个有趣的人,他有一瞬被她逗乐。

    他轻勾嘴角,“也好,如妳所说,我再不出去晒晒太阳,都要长菇了。”

    “吼,我就是比喻得比较夸张咩,你还当真呢!”她朝他皱皱鼻子,小心翼翼的扶他起身,“你小心点,动作不要太大。”

    也许是有一段日子没有晒到太阳,当温暖的阳光洒落在他身上时,他顿时感到神清气爽。

    “舒服吧,阳光里面含有维他命D,晒太阳可以增强体格,我们要多多晒太阳才能长命百岁。”

    “维他命D?这是什么东西?”

    “啊,就是一种营养素,对我们身体有好处,一天只要晒太阳一刻钟就能得到。”她将话题随便带过去,“这是我以前在一本书上看到的,会写成书应该都是有根据的。”

    他点了点头。

    这个别院虽然只有两个老人在照顾,姜婆子却把别院打理得很好,在院内种满了月季跟薄荷,院子里弥漫着淡淡的花香与清凉的香草味。

    “古大哥,我扶你到那里坐下,你看如何?”她指着摆放在院子角落的那套石桌石椅。

    “好。”

    “对了,古大哥,先前追杀你跟筠心的人,你知道是谁吗?或是有没有什么怀疑的人选?”

    “没有,我做生意一向以和为贵,不轻易与人结怨,即使面对竞争对手亦是如此,因此对方为何下狠手想要我们兄妹的命,这点我依旧想不透。”

    她在心底同情他,唉,可怜的孩子,是你的亲人要你的命啊……

    “会不会不是生意上的对手,而是你的存在可能会影响到某些人可能得到的利益?”她试着提点他朝另外一个方面去想。

    “不可能,我是古家养子,早在三年前我就当众宣布,古家的一切日后都会由我二弟继承,我不会取走一分一毫,现在只等着二弟完全接掌独当一面,我就会放手,因此根本不存在这些问题。”他从不在乎自己被收养的身世与古家的一切财富,因此谈到这一切他可以很坦荡。

    “可能不是古家的利益吧……”也就只能点到这里,说多了他恐怕会怀疑,一切还是等他日后慢慢发觉,有机会再点他便是。

    她扶着他小心翼翼的坐到石椅上,“古大哥,慢点。”

    这时,看守大门的姜伯领着一名身形魁梧健壮,一脸刚毅,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威严气息的男子来到小院,男子谨守分寸,未踏进院门一步。

    “古大哥,你先在这里休息,我去看看姜老伯有什么事情。”她疑惑的眸光笔直地朝院门外的那名男子看去,那身形神态以及一种与生具来属于军人的特有气息,若是她没有猜错,那人应该就是孟飞。

    “姜伯,有什么事情?”

    “二小姐,孟小将军前来别院找您,老奴……只好带他来找您……”对于没有先禀告便将人领过来,姜伯一脸担忧的说着。

    “没事。”赵涵摆摆手,“姜伯,你先下去吧。”

    她看向孟飞,出乎意料的,孟飞生得与她既定印象中一脸落腮胡的古代将军不太一样,他将外表整理得很干净,古铜色肌肤,两道浓眉,大眼炯亮有神,像个阳光男孩,让人感觉很好。

    “孟小将军。”她微微曲膝见礼。

    “赵涵,我今天前来是有一事要问妳,希望妳不要因此感到唐突。”孟飞性子直爽,开门见山直接将此番目的说出。

    她心知能问的事可多了,做出请的手势,“我们里面谈吧,毕竟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她领着他来到古雁南晒太阳的地方。

    眼见小院内出现一名陌生男子,赵涵还从里头出来,孟飞的浓眉不由得微皱。

    在他心中产生各种猜想之前,赵涵开口了,“孟小将军,那位是古少爷,我前往别院的路上正好碰到他与古小姐被人追杀,命在旦夕,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便将他们带回别院救治。”

    “原来如此。”孟飞心间的所有疑问瞬间消失无踪,“妳还是跟以前一样,心地特别善良。当年我被绑架,关在山上一间破屋内,没水没有食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逃出,但是因为多日未进食,加上对地形不熟迷失在山里,体力用尽陷入昏迷。正巧妳跟着妳母亲回外祖家,贪玩偷溜到山上,无意间看到了我,给了我一些水,然后背着我下山,我才捡回一命。至今我还记得那一口水,对我来说就像是天上的琼浆玉露。”

    “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救你的小女孩了。”你心中那个小泵娘已经过世了。

    “也是,妳已是大姑娘了。”孟飞并不知她暗指何意,顺着她的话朗笑一声。

    之后他来到石桌边,率先同古雁南打招呼,“古少爷!”

    “你好,孟小将军。”古雁南一眼就认出颇有名气的孟飞,礼貌的对他抱拳作揖。

    “我听赵涵说了,你身上的伤势复原得如何?”孟飞关心问道。

    “多亏了赵姑娘,不然现在恐怕早已入土了。”

    绿豆在外边听到有客人来访,还是孟飞,吓得一刻也不敢耽搁,匆匆忙忙准备茶点端进小院,担心她家小姐会因之前的事情受委屈。

    也听闻了一点赵家跟孟家事情的古筠心听到孟飞来访,也赶紧跟来凑热闹,想知道后续发展,原本寂静的小院瞬间变得十分热闹。

    一番简单的寒暄后,孟飞神色严肃的看着赵涵,“我有一些事情想向妳问清楚,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吗?”

    赵涵放下手中茶杯,指着一旁,“我们到那里说吧。”

    两人来到围墙边,月季花的香气与薄荷清凉气息隐隐的弥漫在他们周围,这么好的一个氛围却要说出会让人伤心的话,赵涵还是有些愧疚。

    “孟飞,你想问什么?”

    “对于外面所传,妳另有所爱之人因而跳湖的流言,妳怎么看?我想知道妳对这门婚事真正的想法。”

    “赵老夫人执意换亲,由我姊姊顶替我,因此才故意派人污蔑我。我并没有喜欢的人,也绝对不会因为怕被逼婚而跳湖。”她在胸口比个大叉。

    “所以一切都是为了换亲?别说我娘不同意,我更不可能接受。”孟飞鄙夷冷嗤一声,“对我有恩的是妳,可不是那个叫赵绢的,赵家那老太婆想得可真美,想将妳对我的恩情变成赵家对大将军府的恩情,真是异想天开。

    “退一步说,我同意换亲,不就说明我这个人不懂得知恩图报,以后还怎么带兵打仗?手下的弟兄们如何跟着我?我娘可不是那种胡涂人!这件事我会跟我娘他们说清楚的,免得大家误会妳。”

    “孟飞,我老实跟你说,我想要嫁的是与我心灵契合的人,我爱慕他,而他亦是如此,心里只有我一个妻子,而不是靠着恩情得来的婚姻,所以我必须拒绝你。”她坚定地表明态度,不给他任何遐想的空间。

    “这些年来我们多少也有些交情,妳想都不想,一口气便拒绝我,这样会让我感觉自己是个很糟的人。”她毫不犹豫的拒绝,让身为天之骄子的他有些受伤。

    “就是因为我们两人的交情,所以我才一定要果断拒绝你。孟飞,你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友,所以我不想欺瞒你,给你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吊着你,这对你来说不公平,只有明确拒绝,这样你才不会受到更大的伤害。”她严肃地定定看着他。

    孟飞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十分诧异的眨了眨眼,有些无法接受地扭过头,“虽然妳出发点是为我好而拒绝我,但……我很不想接受妳的好意。”

    “孟飞,我不想让你成为那些人的垫脚石,所以到这里就好。你若是记得我的恩情,就打消娶我为妻的念头,这会是你对我最好的报答。”

    “我拒绝。妳说想要的婚姻是有感情的,彼此爱慕双方而结为连理,却不给我机会,怎么就知道我不是妳心目中那个理想的对象?”

    “孟飞,你太执着了!”

    “不,我不执着。赵涵,妳好歹给我一个机会,若是我努力了,妳还是无法接受,或是有一个比我更优秀、更适合妳的人出现,那我自会退出。若是妳不给我机会便要我退出,我不甘心。”他认真的表达自己的想法。

    她叹口气,“你当真?”

    “我这个人认死理,没有让我亲自去尝试,我不会轻易退让。”

    “那好,只是我希望以后你不要难过或是怨我。”

    “即使妳我最后不能结为夫妻,妳也会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之一。”

    “能做好朋友最好。”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要走了。”

    “你现在要赶回京城?”

    “不,我家在附近也有座别院,我住那里。方才古小姐不是说你们这的后山有不少猎物?明天一早我来找你们去打猎。”孟飞话才说完便转身走人。

    孟飞一走,古筠心马上凑过来,“涵儿,孟小将军怎么走了?”

    “他先回他家别院,说明天来找我们一起狩猎。”

    “什么,狩猎?太好了!”古筠心欢天喜地的高呼。

    赵涵走回古雁南身边,关心问着,“古大哥,你还要继续晒太阳吗?”

    “妳扶我回去吧。”他撑着石桌缓缓起身。

    她向前小心扶着他,“古大哥,以你的功夫,方才我与孟飞两人所谈的事情,你应该都听到了吧?”她抬头看着他,见他微点下颚,便问:“你觉得我傻吗?”

    “妳觉得妳傻?”他反问。

    “以世俗的眼光来看,这场婚姻若是成了,我是高攀了。大将军府向赵家提亲,孟飞又亲自来问我的意愿,现在外面又有乱七八糟的流言,我应该要马上点头答应,可是我却拒绝他,所以我才问你我是不是傻了。”

    “不傻。”

    “不傻?”

    “孟飞虽然不错,相信对妳也会很好,但妳值得更好的男人将妳娶回家珍藏。”

    她眼睛里瞬间冒出七彩泡泡,捧着脸开心的说着,“古大哥你真会说话,是的,我值得更优秀的男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福星小妻最新章节 | 福星小妻全文阅读 | 福星小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