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福星小妻 > 第二章 搭救大靠山

福星小妻 第二章 搭救大靠山

作者 : 莳萝
    连下了几天雨,虽然已经放晴,但是路面上依旧满是泥泞,马车跑起来不免摇摇晃晃。

    幸好出门前赵涵让绿豆带上一包酸梅,感到恶心想吐就赶紧含一颗,这才舒缓了晕车的症状。

    可绿豆不喜欢吃酸的,加上赶路赶得急,这一路上晕车晕得厉害,好几次趴在车门边大吐特吐。

    肚子里已经没有东西好吐的绿豆痛苦地翻过身子,整个人靠在车壁上,指着马车前后的护卫,虚弱的问着,“小姐,前往别院的这一路上应该还算太平,您怎么让陈叔派护卫送我们呢?要是让大老爷知道这事,肯定会找咱们老爷的麻烦。”

    赵家是商贾之家,有自己的商队跟护卫,整个赵家除了赵谦外,任何人都不能调动商队的护卫,赵涵却拿着赵谦给的令牌调动,这事被其他人知道肯定又要起风波。

    赵涵放下手中临时上书斋买的东华国历史,因为剧本里只草草提到这个古国的名称,对于它的历史并未交代,她打算在路上了解一下。

    “放心吧,陈叔是我们的人,他不会说的。”她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微笑,“况且,我有我的用意。”

    她记得剧本里有一场戏是原主前往别院路上,正巧遇上前去接自家妹子古筠心回京的古雁南,两兄妹在半路上遭到不明人士追杀,古雁南受了重伤。

    这场戏原本跟原主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但若是日后想要有一棵大树好乘凉,这里她就必须跟古雁南有所交集,靠着美女救英雄来搭上这支潜力股。

    另外,古筠心在剧本中可是女主角,跟她有交情,也是桩好事。

    绿豆拧起眉头,用着很不解的眼神看着她。小姐落水醒来后,变化大得连她这个自小苞小姐一起长大的小丫鬟都不认识了。

    “妳直盯着我看做什么?”赵涵挑眉睨了眼绿豆。

    绿豆抓了抓一边头,“小姐,奴婢觉得……觉得您变了好多,变得奴婢都不认识您了……”

    赵涵手背撑着漂亮的下颚,视线落在窗外飞逝的风景,冷幽幽的说着,“绿豆,若是妳曾经历过被人蓄意推下水,想要妳的命,妳的性情也会发生巨大改变的。”

    绿豆瞪大眼惊呼,“小姐,您是被人故意推下水的?”她忽然想起一事,气愤地击着手掌,“是不是春泥?肯定是她推您下水的!奴婢就知道这个贱蹄子不安好心,那时她是故意把我支开的!”

    说到这里,她突然哭了出来,咚地跪在她面前,“小姐,是奴婢对不起您,当时奴婢不该听春泥的话,去帮您取暖手炉,要不然您也不会……”

    “好了,这事不怪妳,把眼泪收起来,坐好,妳要是吐了我一身,我就把妳丢下去让妳走路到别院。”

    赵绢那心机婊,配上也一肚子坏水的春泥,绿豆这个单纯有余心机不足的小丫鬟哪里玩得过那对主仆。

    “小姐,奴婢不哭,不哭。”绿豆连忙用衣袖擦掉涌出的泪水,坐回位子上。

    “绿豆,日后妳一定会觉得我跟妳记忆中的小姐愈来愈不像,但妳要记住,不管我怎么变,我都是妳的小姐。”她神情严肃地告知。

    “小姐,不管您变得如何,您永远都是绿豆的小姐,奴婢会一辈子支持小姐的。小姐当初将奴婢从路上捡回来时奴婢就发誓了,绝对不会背叛小姐。”绿豆握紧双拳慎重的回应。

    “好了,我知道妳是绝对不会背叛我的。”赵涵轻笑了声,“以后妳就是我妹妹,等妳年纪大一点有喜欢的人,我就为妳做主,给妳备一份嫁妆送妳出嫁,绝不会随便把妳许配给人家。”

    剧情中,原主直到变得疯癫进入道观,绿豆都一直待在她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她,是个值得信任的忠仆。

    绿豆惊骇的睁大眼,“小姐……您说什……”么?

    她话还未问完,赵涵便摀住她的嘴,趴到窗边不远处不断传出骚动的林子看去,“等等,有状况。”

    隐隐约约间听到一阵阵兵器相交的铿锵响声,她火速对着前头的车夫喊道:“停车,快停车!”

    未等马车停下,她指着林子对着护卫道:“快点去看看是怎么回事,若是有人被追杀,务必救下对方。”

    近二十名护卫互看了一眼,手中缰绳一挥,不约而同往林子奔驰而去。

    林子里,五六名目露凶光、神情狠戾的杀手手持利刃围着两个人。

    浑身是血的古雁南将古筠心推至身后护着,双眸微瞇,屏气凝神握紧手中闪烁幽光的长剑,警觉地盯着杀手们的下一步举动,语气冷戾地质问:“谁派你们来的?”

    为首的杀手高举沾着鲜血的大刀,冷笑一声,“将死之人无须知道太多。”说着,大刀快如闪电地朝古雁南劈去,招式凌厉。

    林子里再度传出刀剑激烈撞击的铿锵声与惊恐的尖叫声。

    古雁南努力护着胞妹安全,却因寡不敌众,全身浴血,就要倒下之时,一阵劲风拂来,紧接着是急促的马蹄声传来,喊杀声来势汹汹地爆出,林子里再度出现激烈的厮杀。

    突然窜出的这一群人让杀手们死伤惨重,剩余的人见状况不对,互使了个眼神后纷纷纵身飞走。

    奉命前来救人的护卫互看了一眼,犹豫着是否要追上去将那些负伤逃走的杀手们逮住。

    后面赶来的赵涵惊声喊道:“不要追了,小心有诈!”

    “筠心……妳受伤了……”古雁南用剑支撑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用仅存的气力关心着惊慌失措的胞妹。

    “大哥,我没事,我没事……”

    “那就……”好……

    话未完全说完,失血过多的古雁南体力透支,仰倒在地。

    “啊!大哥,你怎么了?”

    赵涵一眼便看到狼狈的兄妹俩,扯了扯肩上的包袱赶了过去。

    “妳别急着哭,先看看他的情况。”她推开古筠心,先探了下古雁南的鼻息,“他没死,不过不赶紧处理伤口,很快就会去见阎罗王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包袱,取出伤药跟布巾准备替他包扎,并将一个放着伤药的药盒交给为首的护卫长,“各位大哥,辛苦你们了,这里头是伤药,受伤的人赶紧包扎。救人要紧,还请大哥派一人到前面镇上请大夫到别院,然后找人来帮我把他抬上马车。”

    护卫长拿过药盒对她点了点头,便转身前去交代她吩咐的事情。

    古筠心双手紧握,看着她有条不紊地替自己大哥止血,心有余悸地问道:“姑娘……我哥他会没事吧?”

    “他会不会有事我不清楚,毕竟我不是大夫,我只会简单的急救跟包扎,还是要请大夫过来判断跟处理。”赵涵一边拿一块布巾压在古雁南腹部不断冒出鲜血的伤口上,一边回答她。

    “妳的伤口若是不碍事,就过来帮我压着,腹部的伤口必须先止血,否则撑不到大夫过来。”

    看着古雁南满身深浅不一刀伤,赵涵不由得庆幸自己当年为了演急诊室护士的角色,有认真地上了几堂急救课,否则这一身伤口还真无从下手。

    “好。”古筠心接手压着布巾。

    绿豆因为晕车的关系拖慢脚程,这时才赶到,一进入林子便看到地上躺的那三四名没了气息、死状凄惨的人,顿时吓得腿软尖叫,“啊!”

    赵涵朝她喊道:“会怕就回马车上,不然就过来帮忙。”

    绿豆摀住嘴,全身抖得跟筛子似的向赵涵走去,“小姐,奴、奴婢不怕……奴婢过来帮忙……”

    赵涵撑起古雁南的身体,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对着绿豆交代,“我现在要帮他包扎腹部的伤口,妳帮我拿好布条,不许掉了。”

    绿豆颤抖地接过那捆布条,“是。”

    她看过厨子们杀鸡杀鸭杀猪,可从来没看过杀人,这人全身血淋淋的好骇人,怎么小姐一点也不怕?

    她记得小姐怕血啊,怎么落水后就不怕了?虽然小姐说她是因为遭人陷害而变了,但会变得连原本害怕的东西都不怕了吗?

    约莫过了半盏茶的时间,护卫长带着两名并未受伤的护卫过来,道:“小姐,可以将人抬上车了。”

    赵涵正巧将古雁南身上几个大伤口都包扎好了,“那就麻烦你们几位搭把手,将他抬上车了。”

    “没问题,小姐。”护卫长一边带着手下动手,一面惊奇地看着包扎好的伤处,“小姐,可以请您将这包扎手法教给在下吗?您知道的,我们长年在外,多少都会有意外……”

    “行,到别院后我便教你们几个简单方便又有效的方法。”她毫不藏私,一口就答应,“我们先前往别院吧,至于那几具尸体……你说怎么处理?”

    “放心吧,小姐,我们的人到镇上去请大夫会同时报官,官府的捕快会过来处理。”他们手脚利落不一会儿便将古雁南平稳的放在担架上。

    “那好,我们快走吧,这人伤势很严重。”她迈开步伐率先往自家马车停放的方向走去。

    他们手脚利落,不一会儿便将古雁南平稳的抬上车。

    两天后。

    赵涵放下手中的汤药,坐到床边,一手托着下巴,轻轻转动的眸子里带着一抹狡黠。

    她微微倾身向俊颜一点一点地靠近,看着床上受了重伤的男人—— 古雁南。

    听着他绵长平稳的呼吸,应该是已经脱离险境性命无虞,这样她也放心多了。

    她的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自己的膝盖,眸子一眨不眨地仔细观察着古雁南,这两日只专注在他的伤势,因而从没有细看他。

    这一细看发现他长得还真不是普通的好看,充满成熟男子的魅力,古铜色肌肤,五官深邃,身形挺拔,没有一丝赘肉,浑身上下散发着内敛的气息。

    这模样在现代是妥妥的帅哥,即使只是一个眼神都会让女人脸红心跳,疯狂追逐。

    只可惜他这种身形挺拔如松的类型,在流行男子阴柔娇弱的时下却不受女人喜欢,风评更是不好,也因为如此,他到了二十四岁依旧未娶妻。

    像古雁南这种有着强烈自制力与冷静的稳重男人才能让女人有安全感,真不知道东华国的女子眼睛是怎么长的,一窝蜂地的喜欢林之易那种看起来比女人还娇弱的类型,而不喜古雁南这种型男。

    看着他形状漂亮的嘴唇,虽然苍白却半点不影响他致命的魅力,又忍不住替他感到惋惜,更在心底将原主骂了一遍。

    原主眼睛真是瞎了,为了林之易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反而害死了默默照顾她、对她好的男人。

    古雁南是个面冷心善的人,平日里不苟言笑,但却对原主很好,十分照顾她,即使再忙都会抽空上道观探望她,一来二去的原主对他也有了感情,但是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一颗心已经落在古雁南身上,一直认为自己所爱的人是林之易,直到古雁南被她毒死,她才发现自己的真心,最终因受不了打击而精神变得异常。

    就在赵涵盯着古雁南那张足以迷惑人心的俊逸脸庞出神时,半掩的门扇被推了开来,她火速收回乱飘的心神,端过放在一旁的汤药,用汤匙撬开古雁南的嘴,小心翼翼地喂进去,看能喝多少算多少。

    不一会儿便传来一道娇娇柔柔的声音,“赵姑娘,请问我大哥醒了吗?”

    赵涵回过头看着还有些虚弱的古筠心,“古小姐,妳怎么过来了?大夫不是要妳好好卧床休息,不要乱动,避免伤口留下疤痕吗?”

    “没有过来看看大哥,我不放心。”古筠心在绿豆的搀扶下来到床边,看到依旧昏迷不醒、脸色苍白的古雁南,眼泪掉了下来,“我大哥他……”

    “放心,古小姐,大夫今日已经来看过古少爷,说他的呼吸顺畅绵长,已经脱离险境,迟迟未能清醒是因为之前的伤势导致体力消耗过大,只要再服用几服汤药,最迟应该明日就能清醒。”

    “真的?”古筠心喜出望外地看着她。

    “古小姐,您放心吧,我家小姐从不骗人,一向都说实话,您尽可以放心。”绿豆替她家小姐打包票。

    古筠心稍稍松口气,漾起一抹笑,“有赵姑娘在,我确实安心许多。”

    “古小姐妳过奖了。”

    “我说的是真的,赵姑娘,若不是妳抢救得宜,我大哥现在恐怕……”说到这里古筠心又是一阵哽咽,“绿豆说的没有错,因为有妳我才能够放心。”

    “古小姐这么夸奖我,我会不好意思的。”赵涵突然有些汗颜,毕竟她是带着目的前去搭救的。

    “赵姑娘,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妳能答应我。”

    “妳说说看。”

    “在我爹所派的人还没来接我跟大哥之前,这段期间可否麻烦妳继续照顾我大哥?即使我大哥人已经清醒。”古筠心握着赵涵的双手,心有余悸地道:“我知道这么请求不合理,可是除了妳,我不放心其他人。我不知道被请来照顾我大哥的人是不是也会被收买,是不是会再发生同样的暗杀事件,趁着我哥昏迷时要了我们两兄妺的命。赵姑娘,现在我只相信妳。”

    赵涵看着神情诚恳的古筠心,很想马上大声说好,但是这么快就答应肯定会被怀疑,她只好眉头微蹙故作为难的看着古筠心,“这……”

    “小姐,您就答应古小姐吧,佛家不是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况且这里是别院,那些护卫早就回去了,平日除了做粗活的姜伯夫妻之外,不会有其他人过来,根本不用担心有谁会去嚼舌根导致您的名誉受损。”

    听到这话,赵涵真想一掌往她的后脑杓巴下去,要不是知道绿豆有时会少一根筋,她都要以为绿豆其实是古筠心的丫鬟了,什么叫做不用担心她的名誉?但是不得不说,绿豆这说法还真是个神助攻。

    她思虑片刻,做足了戏将古筠心一颗心吊在半空中小一会儿后,这才缓缓吁了口长气,勉为其难的点了下头,“古小姐,妳身上的伤势也未复原,让绿豆独自照顾两人实在是有些勉强,而姜伯他们两人都是做粗活的,来照顾我也不放心,且这院子里里外外都需要他们看顾……在妳父亲的人来之前,我就先帮忙照看妳大哥。”

    剧本中设定东华国民风开放,男女大防并不严,她才能借着这个机会照顾昏迷的古雁南。

    “赵姑娘,谢谢妳,真是太谢谢妳了。”古筠心喜出望外,握紧她的手直道谢。

    古雁南伤得不轻,一直到翌日午后才悠悠转醒。

    他吃力地张开酸涩沉重的眼皮,一丝亮光透过晃动的床幔慢慢进入眼底,刺眼的银白色光芒让他有些不适的眨了眨眼,待较适应光亮后这才缓缓侧过头。

    隔着淡青色床幔看着静谧无声的屋内,印入眼帘的除了窗台下那壶正冒着滚滚白烟的药壶外,屋内空无一人。

    他醒来的第一个念头是这里是哪里?是突然出现的那群帮手的地盘吗?筠心呢?

    这时,紧掩的门扇被轻轻推开,两抹娉婷的身影进入,来到床榻边。

    随着床幔被撩开,惊喜的呼声传来——

    “大哥,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看着妹子熟悉的笑脸,古雁南勉强扯出一抹虚弱的浅笑,而后突然忆起那场的追杀,担忧询问:“筠心……妳没事吧?”

    “大哥,我没事,只是轻微擦伤,已经包扎上药了,大夫说只要按时换药,不出十天半个月就能痊愈。”古筠心深怕伤势严重的大哥因担心她的伤势而无法好好养伤,连忙告知情况让他放心。

    听到她这么说,古雁南放下心中那颗大石,这时他不经意瞄到站在古筠心身后那名穿着湖水绿衣裳的姑娘,对方正用着一双充满光采的眼睛看着他。

    古筠心看到大哥困惑的眼神,连忙将站在身后的赵涵拉了出来,兴奋的介绍,“大哥,这次多亏了赵姑娘跟她家的护卫,要不然我们就要成为孤魂野鬼了,是她救了我们。”

    “赵姑娘,感谢妳出手救了我兄妹二人,救命之恩在下定当回报。”

    “就是,一定要报答,赵姑娘,妳可是救了两条命,是我们古家的大恩人,所以一定要报恩。”古筠心可不让赵涵拒绝。

    “古少爷,古小姐,别说什么回报,我们只是刚好经过,人多就顺手……我这个人最看不惯以多欺少,所以……”赵涵总不能说其实她就是为了这一点“恩情”才前去救他的,被古筠心这么大力赞扬,她感到有些心虚,连忙将功劳推到护卫们的身上,“我让护卫出手相救时并没有想要你们报恩,况且救你们的是我爹的那些护卫,并不是我。”

    “谁说的,妳没有下命令,那些护卫会多管闲事吗?”古筠心可不同她说的,“妳才是我们的大恩人。”

    “是的,赵姑娘,舍妹说的不错,待我伤势好转,必备上厚礼登门致谢。”

    正要将汤药倒出的赵涵听到他这决定,连忙放下药壶,摆手激动地摇头拒绝,“别,别,千万别上我家,我不想让家人知道这事。你若是真心想报答,就将你打算备的礼赏给那些护卫吧,毕竟没有他们我一人也无法救下你们,是吧。”

    她可不想让大房跟老夫人那个老虔婆占这便宜,平白得了古家这个大恩情。

    “既然赵姑娘坚持,那便如此吧。”一个姑娘家救了人却不想让家人知道,这其中恐怕有不为外人道的难处,便遂她的意吧。

    古筠心坐到床榻边,小心地扶起十分虚弱的古雁南,接过赵涵端来的汤药,小心翼翼地打算喂他喝下,“大哥,你一定要另外备一份厚礼送给赵姑娘,这样才能表达我们衷心的感激之意。你知道吗?大夫说了,若不是赵姑娘先帮你止血跟包扎,现在你恐怕已经要换寿衣了。”

    自从看了赵涵临危不乱的表现,古筠心对她崇拜得五体投地,不忘在古雁南面前赞扬她。

    “行,我知道了,大哥自有打算,这事妳不用操心,只要好好养伤。”他不习惯让人服侍,接过古筠心手中的汤药,试了下温度后一口饮尽。

    “可是大哥……”

    这时,绿豆端着放着一锅粥跟几样精致小菜的托盘站在门外探头,小声地喊着,“小姐,这粥熬好了,要端进来吗?”

    赵涵见状拉住迸筠心,“古小姐,妳大哥才刚清醒,身体还很虚弱,要好好静养,而且他应该饿了。”

    古筠心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经她这么一提醒,才猛然想起来大哥刚从鬼门关前走一圈回来,自己却不懂分寸的缠着大哥,实在太不应该了,接过空药碗愧疚地认错,“大哥,对不起,我心急了,这事等你身体好些了我们再讨论。”

    “绿豆,端进来吧。”赵涵朝门口喊了声后,转头对着古雁南道:“古少爷,我想你醒来应该也饿了,因此让丫鬟熬了些粥,吃一点好恢复体力,你看如何?”

    体力尽失的古雁南确实需要补充体力,点点头没有拒绝。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福星小妻最新章节 | 福星小妻全文阅读 | 福星小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