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福星小妻 > 第一章 穿成炮灰女配

福星小妻 第一章 穿成炮灰女配

作者 : 莳萝
    春末的午后阴雨绵绵,湖面上轻拢着一层氤氲薄雾,烟雨迷蒙如梦似幻。

    忽地,这美景被一记拔尖的声音划破。

    “啊,二小姐落水啦,二小姐落水啦!”

    不知道哪个丫鬟经过,看到自家二小姐落入湖中,吓得惊声尖叫,声音穿透雨幕,回荡在整个赵府之中。

    附近的下人们听闻此事,从四面八方奔来,议论纷纷——

    “二小姐落水了?”

    “救上来没?”

    “人在哪?”

    “才刚落水而已,马上就被救上来了。”

    “是哪个人动作那么快?”

    “是大小姐和她的婢女连手将二小姐救上来的。”

    “大小姐心地这么善良,菩萨肯定会保佑她的,好人有好报啊。”

    湖边一阵吵杂,赵涵躺在湿漉漉的草地上,吃力地眨着眼睛看着眼前迷蒙的景致跟围着她七嘴八舌地讨论的人,整个人有些懵。

    她记得落水的那场戏是在影城里一座开着荷花的小池塘边拍的,周围是高耸的围墙,怎么一醒来眼前的景象却不太一样?这样不连戏啊!

    “让开,让开,全部不用做事是不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不许围在这边!”林管事撑着伞匆匆赶来,怒喝着围在一旁的下人。

    周围的下人匆匆忙忙往两旁退后,随即一名白发苍苍、神情威严的老妇人在贴身嬷嬷的搀扶下赶来。

    众人一阵窃窃私语,“老夫人来了,老夫人来了。”

    赵涵吃力地抬起手擦去眼睑上的水渍,眼前终于较为清明,可以看清周围的人事物。

    眼前这情景跟对话怎么有些熟悉?

    她兀自感到纳闷,还没有弄清楚眼前的一切是怎么回事,那名老妇人已经来到她身边,居高临下怒喝——

    “赵涵,今天这日子妳就非得闹出这动静,让赵家丢脸是不是!”

    “祖母,您别怪涵儿妹妹,她心里委屈难受是必然的,毕竟……”一名裙襬湿了大半,头发被雨水淋湿的柔弱女子连忙跪到老妇人跟前替赵涵求情。

    “绢儿,她就是故意趁着大将军夫人派人前来说亲时闹这么一出戏,要破坏妳的婚事,妳还替这混账说什么好话!”赵老夫人怒道。

    “不,祖母,这事本来就是我们不应该,是我对不起涵儿妹妹……”名叫绢儿的女子擦拭着眼泪,将所有过错往自己身上揽,“祖母,毕竟……她才是救了孟小将军的恩人啊……”

    听着她们的对话,赵涵心头的疑问愈来愈大,这……这不是她接演的那出新戏里的台词吗?可周遭的布景与几名演员分明就不是她当初看到的那些,究竟是怎么回事?

    赵涵想到她昏迷前所拍的那场落水戏,她所饰演的炮灰女配赵涵被另一名坏心女配赵绢的丫鬟春泥推下荷花池。

    她跌进荷花池后便游到池边等着,却迟迟未等到导演喊卡,还没出声询问便彷佛遭到电击,一阵颤抖后失去了意识。

    忽地,一阵剧痛袭向脑袋,各种杂乱的画面交错着闪过脑海。

    片刻后,她猛然瞪大眼睛,不安与恐惧充斥全身,她只能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仔细回想当时片场的一切。

    她记得旁边有个水电工人在换线路,不知是电线接错还是哪里出了问题,整个片场突然大跳电,紧接着好像有什么东西掉进池里,然后她就晕过去了……

    她应该是被电死了,那现在这场景……难道她穿越了?穿越到剧本里?

    一想到这里,她赫然瞪大眼睛,不是吧……当初她接到这角色,还因本名与那角色相同而感到有趣,没想到……

    她看向那一对祖孙的互动,若是她猜的不错,接下来春泥就会冲出来向赵老夫人告状,说原主根本不是跳湖,而是想将赵绢推下湖,结果自己却掉进湖里。

    果不其然,一名穿着翠绿色褙子的丫鬟冲了出来,跪在赵老夫人跟前,指着赵涵激动的道:“老夫人,这不是意外,是二小姐想将大小姐推进湖里,结果自己不小心落水……”她哭哭啼啼的说着经过,“大小姐心善,让奴婢赶紧下水救二小姐,自己也到池畔帮忙把二小姐拖上岸,弄得裙襬都湿了……”

    “我就知道是妳这贱蹄子搞的鬼!”赵老夫人火气更盛,对着赵涵怒喝。

    原主落水前的画面猛然闪进赵涵的脑海,剧本的剧情也同时出现,塞满她的脑袋,让她的脑子痛得彷佛要爆炸了,她只睐了眼紊乱的周遭便没了意识……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熏香气息,屋内有两名丫鬟忙进忙出,床边隐隐传来刻意压抑的低泣声。

    “王大夫,您不是说涵儿只是落水时呛到了,人没事,怎么到现在还未醒来?都已经过了两个时辰了。”

    “二夫人请放心,二小姐没事,应该是……”王大夫伸指探着赵涵的鼻息。

    蓦地,一记咳嗽声自赵涵咽喉间传出,她被滑入喉间的口水给呛得连咳了几声,整个人因此清醒过来,有些喘不过气,不断的猛咳,“咳,咳……”

    她无暇注意周围惊喜的惊呼以及温柔为她拍背顺气的人是谁,只是一个劲地猛咳,甚至还咳出了几口吞进肚里的湖水。

    待她较为舒服后终于张开眼,任由大夫为她诊脉,眨着眼看着站在床榻边用帕子擦着泪的美丽妇人跟一脸担忧、浓眉紧皱的英俊大叔。

    若是她没有猜错,他们应该是原主的父母,赵谦与黄氏。

    大夫收回手的当下,美丽妇人焦急的询问着大夫,“王大夫,涵儿她要不要紧?”

    “二夫人请放心,二小姐没事,就是落水后吹了风,因此染上风寒。”王大夫起身走向一旁的案桌,“待老夫开张方子,二小姐只要好好休息静养,按时服药,不日便会恢复健康。”

    赵涵的视线落在跟大夫谈话的原主父母身上,他们的对话果然跟剧本里一模一样,这让她不想相信自己穿越到剧本里都不行。

    她开始回想剧情,十六岁的原主是二房赵谦的女儿,赵家二房一直不受赵老夫人待见,因为赵谦是赵老爷子自外头带回来的孩子,且赵老爷子执意将他挂在她名下成为嫡子,对于他的生母一概不提,也因此直到后来赵谦长大成人,都不知自己并非赵老夫人的孩子。

    赵老夫人对此十分愤怒,让人暗中调查赵谦的生母,不查还好,一查忌妒简直要烧光她的理智。

    原来赵谦是赵老爷子跟与赵老夫人感情最好的表妹所生的,表妹难产,在生下赵谦后便死了,赵老爷子这才将赵谦带回府中。

    表妹与丈夫的背叛让赵老夫人将赵谦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碍于赵老爷子的关系,明面上不敢太过苛待,可私下却是想尽办法折磨赵谦。

    赵谦是个很孝顺的孩子,从不会将母亲苛待他这事告诉父亲,自己一人默默忍受。

    赵老爷子去世后,赵老夫人中断赵谦的学业,不许他再上学堂,逼他跟着商团跑商学习经商。当赵谦可以独当一面时,便将他叫回来经营赵家的产业,赚钱供应一家子以及大哥学习上的开销。

    赵老夫人不待见二房的人,整颗心都是偏的,不管二房的人做得再好,她总是视而不见。

    而这次原主会落水,起因在于一桩人人钦羡的婚事。

    原主小时候曾经救过大将军唯一的儿子孟飞,因此这些年来逢年过节,大将军府总是会派人或是由孟飞亲自前来送礼,其中也多少都会有孟飞单独送给原主的礼物。

    这次趁着凯旋回京,孟飞让母亲替他上门提亲,大将军夫人便派身边的心腹银华嬷嬷及媒人前来。

    当赵老夫人得知她们的来意后,便想让赵绢顶替原主,但银华嬷嬷表明孟飞想要娶的是二房的原主,并不考虑赵家其他姑娘。

    赵老夫人不死心,叫来赵绢,不断在银华嬷嬷面前称赞她,同时大肆败坏原主的名誉,欲让银华嬷嬷对原主产生不好的观感。

    只是不管赵老夫人怎么努力扭曲事实,银华嬷嬷都不为所动,执意要见原主问过她的意思。

    大将军府派人前来向原主提亲,这让自小在任何方面皆表现得很优秀,一向很有优越感的赵绢感觉受到污辱。

    高傲的她自认为才情并不输那些世家小姐,来说亲的却都是一些她看不上的小康人家。而原主因为救过孟飞,能轻而易举的嫁进大将军府,她十分不甘心,因此脑中浮出了抢夺这婚事的念头——

    既然银华嬷嬷执意见赵涵,那就制造一个意外,利用这意外让她对赵涵产生反感。

    赵绢心下当即有了一计,主动提出要前去请原主前来,藉此离去。

    之后她与春泥合谋,由她假装与银华嬷嬷相约湖畔,领着原主走向湖边,躲在假山后的春泥则趁着四下无人之时,从假山后面冲出来将毫无防备的原主推下湖。

    赵绢站在一旁看着原主在水中扑腾,等人逐渐失去意识沉入水中,这时才上场,跟着春泥将原主拉上岸,制造出她救了原主的假象,一方面可以营造她有情有义的形象,为自己加分,一方面又可以除掉眼中钉。

    赵绢也想过,若是赵涵没有死,就污蔑她意图推自己下水,有祖母在,不怕别人不相信,这样赵涵的名声就全毁了,这门婚事大将军夫人可能要重新考虑,那她嫁进大将军府的机会就很大,可以说是个一箭双鵰的计谋。

    之后剧情的发展确实如赵绢所预想的,银华嬷嬷听了事情的经过,对原主的观感很不好,将婚事暂时按下,先回府禀报。

    赵绢更让人到外面散布不实的风声与谣言。

    因孟飞上战场这些年,原主的心被富贾林家三房的六少爷林之易给迷走,她嫌弃身为军人的孟飞太过不羁粗犷,不似林之易那般风度翩翩温文儒雅,因此逐渐与孟飞断了联络。

    赵绢利用这一点,让人在外造谣说原主爱慕林之易,不愿意嫁给孟飞,担心被迫嫁给不爱的人,因此跳湖自杀。

    姑且不论谣言是真是假,本就不想与门不当户不对的人家结为亲家的大将军夫人便藉此事,以不棒打鸳鸯为由,将这婚事做罢。

    但是她对“有情有义”的赵绢观感很好,因此不时邀请她上大将军府或是带着她一起参加宴会,甚至认赵绢为义女,最后赵绢更因此捞到了一件好亲事,嫁给国公府失踪多年的世子林之易。

    赵涵记得剧中原主没有被淹死,且并不知道赵绢的计谋与歹毒,反倒将她当成了救命恩人,对她更是言听计从,坚持拒绝嫁给孟飞,让赵绢将她玩弄于股掌之中,身败名裂,失去了嫁进大将军府的机会,父母兄长纷纷惨死,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亲手毒死了这世上对她最好的一个男人,最后发疯在道观度过悲惨的一生。

    她怎么这么悲催,穿到剧本里这个没脑子的炮灰女配身上!

    不行,如今要回到现实的机会十分渺茫,她不能任由自己的未来跟着剧本的走向发展,然后领便当,结束可悲的一生,她一定要反转整个剧情!

    因为身体仍有些劳累,赵涵告诉父母自己要休息,独自在房中思考着。

    前世她有演技、有长相,却因为不愿意被潜规则,只是个没有什么名气的三流女演员,也因此她比别人更认真,任何角色都愿意接演,即使只是跑龙套也不放过。

    好不容易终于接到一个较为象样的炮灰女配角色,虽然台词与画面不多,却是贯穿整出剧的灵魂人物,她以为机会来了,毫不犹豫地接下,可她万万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离奇的事情,穿越这种狗血戏码竟然发生在她身上。若是知道会有这种悲剧,说什么她也不会接下这工作。

    唉,可是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都已经成为既定事实了,她得想办法在这虚构的架空世界里努力活下去,绝不能让自己像原主一样,过着悲惨的一生。

    她将这出戏的剧情回忆了一遍,心底大概有了点底。

    为了加强自己的能力,一直以来她都有对整出戏做一个全盘了解的习惯,所有角色的台词她都看过,几个主要角色们的台词她甚至背了下来。

    剧中,原主主动配合赵绢演出落水戏码,只为了与黑心男配林之易在一起。她为了他放弃了垂手可得的富贵跟身分,日后还为他做了很多胡涂事情,殊不知林之易其实很厌恶原主。

    原主身败名裂后被送到道观,林之易利用这一点让她毒害一人,是这出剧的另一名男配古雁南,也是对原主最好的男人。

    古雁南与林之易之间有一些无法向外人道的交情,林之易多次让他替自己送物资上道观给原主,又让原主利用这机会在他的茶水中下毒。

    古雁南表面上是富商之子,实际上却是国公爷失踪多年的儿子,而剧中林之易最后顶替他的身分,回到国公府成为世子。

    思及此,她心下做出了决定。

    为了翻转人生,过得风生水起,她必须找到有力的同盟。剧本中原来的男主孟飞本身过得一帆风顺,是个人见人爱的香饽饽,赵绢又对他虎视眈眈,显然不是个好人选。古雁南才是那条该抱紧的金大腿,唯有助他回到国公府,日后她才有靠山。

    只是,她发觉穿越后有几处剧情与剧本不合,甚至没有在剧本里出现过,莫非是因为她穿越才让剧情起了变化?

    就在她思索着这个问题时,绿豆端着刚熬好的药飞快地进门,气急败坏地朝着她喊着,“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这急切的呼喊声将她的思绪拉回,她侧过脸看着梳着双丫髻,一双小眼睛瞇成一条线的绿豆,连忙提醒,“妳走慢点,小心汤药洒出来烫伤了。”

    “小姐,大事不好了。”

    “发生何事了?”

    “老夫人、老夫人说要将您送到别院思过,在她没有下令之前,您不许回京。”绿豆将汤药端给她,气呼呼地说着。

    “别院?”

    “是的,刚刚老夫人院里的秀儿偷偷跟奴婢说,因为小姐您落水,身子被下人长工们看见,这事在外面传得沸沸扬扬,老夫人以您败坏赵家名声为由,要将您送到别院。”绿豆握紧拳头忿忿不平的为她叫屈,“小姐,您落了水,分明是最委屈的人,老夫人不但不疼惜您,还要将您送到别院去反省,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她睐了眼为她叫屈的绿豆,低下头不疾不徐地喝着汤药,边喝边说:“绿豆,这有什么好生气的。”

    “什么,这事情不值得生气?小姐您没说错吧?”绿豆以为自己听错,难以置信地看着赵涵。

    她将空药碗递给绿豆,点头,“是的,没什么好生气的。妳把碗拿下去后帮我准备笔墨,我一会儿列张单子给妳,把我需要的东西带上。”她抽出放在衣袖内的荷包,自里头取出一个令牌,“还有让看守西侧门的老高到商铺找陈叔,让他挑二十名武功高强的护卫护送我到别院,要他们到东城门外等我。”

    “小姐,您确定?”这下绿豆更无法淡定了,拔高音调再次问道。

    她简直无法相信小姐会如此淡定,还默默接受老夫人的安排,以往小姐听到老夫人要罚她,都会气冲冲地到老夫人面前据理力争,打死也不肯前往,今天听到这消息竟然能沉得住气接受这安排,跟她说这不值得生气,这还是她的小姐?

    赵涵睐了眼呆愣在原地的绿豆,“发什么呆,还不快去,若是不早些准备好,我所需的物品就来不及带上。”

    “是,奴婢这就去帮您拿文房四宝过来,然后去找老高。”绿豆火速压下诧异的情绪,接过令牌,端着药碗下去。

    看着绿豆那飞快消失在眼前的身影,赵涵浅浅的勾了勾嘴角。

    绿豆才刚将赵涵所需要的物品整理好,赵老夫人的心腹玉英嬷嬷便来传达老人家的命令,告诉她马车已经在大门外等候,命她两刻钟内必须马上前往别院,若不遵从,便到道观为自己的过错向神明忏悔。

    赵涵吩咐绿豆快去找老高,绿豆迅速离去。

    黄氏接到消息当即赶了过来,心慌意乱,想带着她去向赵老夫人求情。

    赵涵这才简单说了赵绢与春泥害她的经过,表示待在府里反而更加危险,又请母亲不要声张,她自会解决。

    她这么做是免得事情闹大了,她反而不好出府实行自己的计划。

    等绿豆回来整理完行李,护卫也到了,她便领着绿豆头也不回地上了大门外的马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福星小妻最新章节 | 福星小妻全文阅读 | 福星小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