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总裁老公请留下 > 第六章

总裁老公请留下 第六章

作者 : 凌兮兮
    【第六章】

    清晨,金黄的阳光透过干净的玻璃,柔柔地照入房间。宁慕安迷迷糊糊地想要翻个身,却发现自己被人紧紧地搂在怀里。

    这种陌生感令她微微一怔,她嘤咛了一声,睁开眼,就对上一双若海洋般深沉的眼睛。唐洛凛已经醒了,此刻就这样近距离地盯着她看,仔细端详她小巧精致的五官。

    之前都没有好好看过她,如今才知道原来她这样迷人,特别是她的肌肤白晳得没有一丝瑕疵,吹弹可破。

    “总裁……”宁慕安忍不住小声地叫了一句,昨天晚上,她还能说自己酒后乱性,但此时再清醒不过,她对于这样的亲昵还有点儿不太习惯。

    “怎么?现在知道害羞了?”唐洛凛薄唇一勾,此时的他还有些睡眼惺松,头发凌乱,显得平易近人多了。

    “哦……我,我要起床上班了。”宁慕安想起身,却发现自己又酸又麻,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唐洛凛按住她的肩膀令她躺下来,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今天我可以放你假。”

    “……什么理由?”

    “什么理由都可以。”他戏谑地挑了挑眉,“实话实说也行,反正我都会批你的假。”

    “呃……”血液一波波地往脸上涌,宁慕安还想说点什么,言言挠门的声音传来,“爸爸,妈妈,你们怎么还不出来?我都等了好久了!”

    “言言,嘘!”宁母的声音,“不要打扰爸爸妈妈睡觉!”

    宁慕安听到妈妈意有所指的话,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昨晚她里面应该没有传出什么特别的声音吧,否则她等一下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妈妈了!

    言言反问:“可是再不出来上班就要迟到,妈妈上班前要吃饭饭。”

    “我、我马上出来……”宁慕安回了一句。

    “这个小屁孩。”唐洛凛忍俊不禁,他对着宁慕安道:“我先出去,你慢慢来。”

    昨晚吃饱足,现在竟觉得精力充沛,神清气爽。他走到门口,一条简讯传到他的手机上,是他私人医生传来的,结果出来了,报告已经传到他的电子信箱。

    唐洛凛快速地流览了一下,结果和他想的差不多。其实他不用验,他也已经能猜到这个结果,如今这个结果确定之后,他反而更加云里雾里。

    宁慕安昨晚之前还是个处女,根本不像是生过孩子的女人。而看言言的长相,和他小时候的模样几乎一模一样,很明显是他们唐家的孩子。

    如今言言和唐凛冽的DNA序列比对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他与唐凛冽又是同卵双胞胎,这说更是说明言言是他们兄弟中一人的孩子。若是想知道得更具体,通过时间比对还是可以知道真相,但是并不需要,言言虽小,表达能力却很清楚,他说唐洛凛才是爸爸,唐洛冽是叔叔。

    唐洛冽又发誓他和宁慕安、言言没有半分关系,难道还有别的答案?他没有失忆过,可他就觉得冥冥之中好像有什么缘分就是注定的。唐洛凛打开门,言言一看到他,眼睛弯起,开心冲他扑了上来。

    面对这个孩子,唐洛凛的心莫名地软了下来。他弯腰一把将言言抱了起来。

    言言熟稔地抱住他的脖子,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萌哒哒地说道:“爸爸,你现在跟妈妈和好了?”

    唐洛凛叹了一口气,佯装难过地说道:“你妈妈还是不肯原谅我,怎么办?”

    “怎么会?”言言扑闪着大眼睛,他安慰地说道:“妈妈的心最软了。”

    “嗯?”

    “妈妈就是……有一次我惹妈妈生气了,妈妈也气呼呼地说不理我了,可是我亲亲她,她就原谅我了。”

    “你这个淘气包!”

    “妈妈很好哄的。”言言冥思了一下,“妈妈就是个小女孩,喜欢那些可爰漂亮的布娃娃,漂亮的小东西,还有妈妈也很爰吃,最爰吃抹茶口味的。”

    “言言真棒。”唐洛凛眼角上扬,“你最近有什么想要的?”

    “我想要王者无敌的轨道车车。”言言说起自己想要的玩具,眼睛都在发光,不过他很快低落起来,“不过妈妈说太贵了。”

    “爸爸给你买。”他唐洛凛的儿子想要什么没有,何必屈就。

    “爸爸万岁!”言言开心极了,再次亲了唐洛凛一口,“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不过……你先别和妈妈说哦。”

    “好。”两人勾勾小手指头,一言为定。

    唐洛凛昨晚进来得匆忙,并没有好好环视屋里的环境。这是一个布置得很温馨的家,但也仅仅只限于温馨而已,家里面的家具陈设半新不旧,看来都有些年头了。

    他突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管怎么说,宁慕安带着个孩子很辛苦。

    宁母此时从厨房里钻出来,“安安,言言……嗯,洛凛,快来吃早饭了。”

    “你们先吃,我再等一下。”宁慕安此刻还在浴室里忙。她对着镜子化妆,才发现自己脖子里有遮挡不住的痕迹,她懊恼极了,一边嘀咕一边用遮瑕性强的隔离霜涂抹。

    外头的言言凑到唐洛凛耳边,小声道:“妈妈很爰美,护肤要很久,还很喜欢口红!”

    唐洛凛不由失笑,她的唇形很漂亮,也很有光泽,也很软,涂了口红很漂亮。他这样一想竟觉得心里一片旖旎,他戳了戳言言的脑袋,“妈妈是女孩子。”

    “妈妈爱漂亮。”

    唐洛凛带着言言来到餐桌旁,他将言言放到桌椅上,对着还在摆盘的宁母道:“辛苦了,妈。”

    宁母听到这句妈不由地一愣,明明她还想多加为难,此刻却忍不住道:“这有什么的,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了些。”

    “我都很喜欢,早餐很丰盛。”唐洛凛真诚地说道:“很抱歉,我没有早点登门拜访。”

    虽然还是第一次见,虽然先前还对他有所责怪,不过她或许只看到了事情的表面,她不能随意多加判断。不管如何,宁母对这个女婿第一印象还是不错,长得好看不说,言语真诚又有礼貌。

    她先前还以为安安碰到了什么待她不好的人,所以独自带着孩子回来。如今她看到宁慕安和唐洛凛亲昵的样子,她的整颗心都放下来了一些。

    宁母摆好盘子,坐下来,“这有什么,要怪就怪安安这个丫头,这么大的事都瞒着我。”

    “是我不好,工作太忙了,没有给安安足够的安全感,所以……她才总是想着离开我。”唐洛凛满脸落寞地说道。

    “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我也不好说,只是女人终究不比男人,总是希望多些疼爱和关爱,我们安安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有时候难免任性一些,你做丈夫的要多担待。”

    唐洛凛一口应下,“妈说的是。”

    “唔……”宁慕安从房间里出来正好听到妈妈和唐洛凛的对话,她的唇角抽搐了一下,这个唐洛凛,胡说八道的本事还挺强的嘛!

    不过……可能是真的?毕竟他是高高在上的凛冽总裁,她家境普通,他们两人差距那么大,他给不了她安全感,所以她才会对所有人隐瞒他们的感情,是吗?

    “快来,坐这儿。”唐洛凛见宁慕安过来,起身替她推开边上的椅子。宁慕安走起路来有点一痫一拐的,不过生怕妈妈发现异常,硬是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

    她坐下来,唐洛凛往她的碗里挟了个煎蛋,“多吃点。”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宁慕安总觉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有别的意思在里头。

    “是要多吃点,太瘦了。”宁母接话道。

    “哪里瘦了,这样正好。”宁慕安端起牛奶喝了一口,却突然发现有一双手不知何时贴在她的腰部,捏了捏。

    “是应该多长点肉。”唐洛凛非常支持地点点头。

    “咳、咳……”别看他一本正经,挑起情来也太自然了,她的脸再度滚烫起来,一本正经这个词根本就不适合他!

    宁慕安被牛奶给呛到了,唐洛凛忙站起来,做关怀状地拍拍她的背,语气宠溺,“你怎么回事,还跟小孩子一样,喝个牛奶也能把自己呛到。”

    “你……”这人!明明你才是罪魁祸首好不好,宁慕安忍不住瞪他。

    宁母看到他们两人的互动,又看言言在边上见怪不怪的模样,心里最后一块石头都放下了。

    终于一顿饭吃完,唐洛凛看了看时间竟已经十点了,他要去上班了,他对宁慕安道:“假我已经替你请好了,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一天。”

    “好。”先前她还想逞能,但她走了几步路才知道,这有多艰难。

    宁母这个时候对着宁慕安递了个眼神,一副你怎么那么不懂事的表情,那表情写着去送送老公啊。

    “哦!”宁慕安起身,陪着唐洛凛一起出去,唐洛凛仿佛是知道她走路不便,走到门口没几步就停了下来,他突然想起什么,拿出一张提款卡递过去,“这些年,你辛苦了,密码是你的生日。”

    宁慕安看到提款卡的那一刻,神色微变,并没有伸手去接。

    “怎么?”宁慕安垂着头,唐洛凛并没有看清楚她的表情,他以为她是感动了。

    “总不能什么都让你扛着。”

    宁慕安抿着唇突然就不想说话了,他这是什么意思,买她一夜?还是说给言言的抚养费?先前餐桌上的事他都是做给妈妈看的吧,毕竟是凛冽总裁,人前人后他都要给人最完美的形象。

    他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好了,你先进去,晚上,我再过来看你。”

    “不用了,我还有事。”宁慕安淡淡地说道。

    “不能改时间?”唐洛凛下意识地将她的腰身一搂,一想起昨夜他们身体的契合以及她甜美的滋味,他突然有点后悔放她假了。

    “很早之前就约好了。”宁慕安推开他的手,转身进屋了。

    唐洛凛看着她飞快消失的背影,嗯,她好像有点不开心?应该是害羞了吧,十一点还有个会议,他不能再耽搁时间,转身就离去了。

    看到宁慕安回来,言言人小表大地看着她,笑得很可爱。

    “怎么了?”宁慕安看着他调皮可爱的模样,不由地捏了一下他的小鼻子。

    言言吃好了,爬下餐桌,腻在沙发上靠着宁慕安,“妈妈,我们什么时候搬过去跟爸爸住?”

    宁慕安沉默了一下,这事她心里也没底,“可能还不行。”

    “你还不肯原谅爸爸吗?”

    “我……”

    言言抱着宁慕安的手臂,软软地撒娇,“我想跟爸爸住在一起。”

    宁慕安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跟言言解释这一切。她原本以为经过昨晚的一夜,一切都会回到正轨,可似乎原来有一个大漏洞,还没有被补好。

    宁慕安难得工作日在家里休息,言言很开心,一会儿拉着她一起画画,一会儿拉着她一起玩玩具。宁慕安耐心地陪他玩。午饭过后,两人都觉得累,就抱在一起甜甜地睡着了。

    而另外一边。

    凛冽公司。

    唐洛凛端起边上的咖啡杯喝了一口,却突然发现里面的咖啡空了。

    “宁秘书……”他下意识地叫完才想起宁慕安不在,他忍不住抿了一下唇,习惯是种可怕的力量,不过一星期他就习惯了她的存在。

    “今天宁秘书不在?”在门口的唐洛冽往边上的秘书办公室看了一眼,随即他带着满脸八卦走了进来,“我说,你昨晚去哪儿了,你一向洁身自好,很少不回家?”

    “与你何干?”唐洛凛淡淡地应了一声。

    唐洛冽啧啧两声,“得了吧,我问康城和姚光了,说你昨晚带着喝醉的宁秘书不知道去哪里了……嘿嘿嘿。”

    “闭嘴!”

    唐洛冽微笑,一副了然的模样,宁秘书今天不在,而唐洛凛昨晚也没回家,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唐洛冽顿时脑补了一本言情小说,不过在唐洛凛危险的眼神下,他并不敢多说。

    唐洛凛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王者无敌的轨道车是什么东西?”

    “你什么时候对这种儿童玩具感兴趣了?”唐洛冽一提起这个就很感兴趣,“这是最近最流行的玩具,有助于儿童智力开发,又好玩的一项玩具。不过缺点就是贵,不久前我为了逗女朋友开心,给她弟弟买了一套。”

    “你帮我弄一套过来。”

    “这个不好买,前段时间那套我花了不少气力才买到。”

    “这种小事还想跟我邀功,不容易就去收购玩具厂啊。”

    唐洛冽忍不住扶额,“啧啧啧……给言言买的吧,先前还否认不是言言的爸爸,你看你,这才过多久,就恨不得把最好的东西给他了,我怎么都没见过你这样待我的。”

    “我给你处理的破事还不够多?”唐洛凛不苟言笑地看着他,唐洛冽顿时不敢多言。

    唐洛冽转身要走,唐洛凛突然叫住他,“你确定你之前不认识宁慕安?”

    “大哥,你怎么又来了!你这人真是……一边和宁秘书打情骂俏,一边推脱责任,你该不是玩腻了吧?还是说你不想承认言言是你儿子。”

    “你替我去查一件事。”唐洛冽如此笃定,根本不像是在说谎。唐洛凛拧了拧眉心,这件事明明不合情理,却又觉得理所应当,真是越想越乱。

    唐洛冽诧异。

    唐洛冽离去之后,唐洛凛看着电脑上的字,每个字都认识,可就是不想去认。他的脑子里莫名地浮现起昨晚旖旎的场面,宁慕安那张娇媚的脸庞不停在他的脑海里闪过,还有言言……

    他忍不住抿唇,他从来没有过此刻这个样子,连工作都不能令他静心。他抬手看了看时间,突然想起言言早上说的话。他果断地关闭萤幕,抬腿走了出去。

    他突然有点明白了,一定是他昨晚折腾得宁慕安太狠了,所以她早上有点生气,现在他要去哄哄她,毕竟,她是个嘴硬心软的女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总裁老公请留下最新章节 | 总裁老公请留下全文阅读 | 总裁老公请留下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