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专宠逃妃 > 第五章

专宠逃妃 第五章

作者 : 乔宁
    见着那抹傻笑,翟砡心下怒气更盛,面上却不动声色的笑着。

    “王妃怎会在此?又怎会与监察御史在一起?”

    江信直冒冷汗,脸压得更低了,道:“微臣罪该万死,还请王爷饶恕。”

    时近晌午,阳光正烈,马背上的紫衫人影,筛上了一层金箔,乍一看,宛如一尊仙人,玉树临风,俊丽脱俗。

    苏云苒望着翟砡肌肤白皙,脸上竟然不见一滴汗水,阳光照耀下,整个人好似一尊白玉,那样好看的容貌,那样出尘超然的气质,说是白玉菩萨亦不夸大。

    “好一个巧合。”翟砡犹然是笑,美眸却甚为凌厉。

    “王爷,微臣不敢对王爷撒谎,这确实是个巧合……”江信急得冷汗涔涔。

    “是呀,王爷,您可千万别错怪御史大人,妾身一时贪玩,方会私自骑马出来走走,正巧在路上碰见了御史大人。”

    翟砡心中自然不信,他本想当面拆穿两人,可转念一想,既然苏云苒能演这么多年的戏骗他,他又何必急于一时揭下她的面具。

    于是,翟砡隐忍满腔怒火,面上云淡风轻的朝苏云苒招了招手。

    “王妃贪玩,当真该罚,那就罚你随本王一块儿回皇京。”

    含笑的话声一落,苏云苒险些从马背上摔下来,幸亏她及时拉住辔绳,否则真要闹笑话了。

    “江信,你也一同随本王回皇京。”翟砡转而命令起被晾在地上的江信。

    “微臣遵命。”江信恭敬的应声。

    眼下这情势,也由不得苏云苒装疯卖傻的糊弄过去,她真没想到,自己盼了六年能离开这闷死人的青仑,如今竟然是这样的离开法。

    苏云苒忽尔心下生怕,就怕此次回返皇京,日后再无自由的一天。

    于是她咬咬牙,把心一横,索性壮大了胆,脱口道:“王爷,妾身不愿离开青仑。”

    话一出,江信不由得偷偷用着眼角余光觑视苏云苒,他神色满是诧异,他比谁都清楚,离开青仑是苏云苒这六年来的想望,为此,他俩已经拟过不少对策,甚至这一回不顾后果的由他弹劾苏家,为的就是助她离开此地。

    马背上的翟砡扬了扬英眉,朱唇一挑,笑问:“王妃为何不愿离开青仑?”

    “妾身已经习惯这儿的朴实,妾身过不惯皇京里的繁华……”

    “是本王不好,这些年来忙于政事,冷落了王妃,只要王妃随同本王一块儿回皇京,本王能保证往后王妃在京中的日子,会比在青仑好玩儿得多。”

    听出翟砡话中有话的暗示,苏云苒心口狂跳,登时兴起大难临头的预兆。

    “尹常,把王妃带过来。”翟砡吩咐道。

    于是尹常下了马,众目睽睽之下,将苏云苒从马背上拽了下来,像是扛沙包一般的,将她弄上了翟砡的马背。

    苏云苒上了马,不得已与翟砡近身相贴,她忍住了臊热,佯装若无其事的一径傻笑。

    “多谢王爷厚爱。”这个夔王在京中作威作福也该够了,犯不上与她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女子计较啊!

    翟砡淡淡撇首,睨向背后那一脸不情愿的美丽人儿,他嘴角一抿,俊颜上的笑意更深。

    “王妃可要抱紧了,本王的马术堪称是皇族中的翘楚,若是不慎把王妃给抛飞了,那本王可就心疼了。”翟砡的语气竟透着一丝幸灾乐祸。

    苏云苒暗暗咬牙,极其缓慢的伸出纤手,圈上夔王挺拔瘦削的腰身。

    手指刚碰上织金腰带,翟砡手里的马鞭一扬,身下的骏马随即撒蹄奔驰起来,速度之快,苏云苒险些跌落下来。

    再也顾不上矜持或其他,她的双手将翟砡的腰抱紧,十根纤指揪住了他的腰带,以免于半途中被甩下马背。

    翟砡肯定是故意的!他不断加快速度,罔顾她的安危,分明是在捉弄她。

    “王爷带来的影卫与禁军还在青仑,咱们不是该先回去青仑吗?”

    “没想到王妃也哓得本王带了一批影卫来青仑,王妃远比本王设想中要来得聪明。”

    翟砡一手扣紧辔绳,一手甩动马鞭,紫袂飘飘,背影挺如绿竹,苏云苒瞪着他的背影,怎么也不敢置信,这样的美男子,却是个祸国殃民的奸佞。

    “那些影卫自会跟上来,他们是来保护本王的,焉有本王反过来担心他们的理?”

    笑嗓甫落,翟砡忽尔一个紧扯辔绳,他们身下的骏马猛地煞住四蹄。

    苏云苒一时不察,身子往旁一斜,竟然就这么栽了下去。

    仓皇中,一只强壮的手臂及时握住了她的皓腕。

    她惊魂未定的扬起水眸,却见翟砡美目盈笑,他的发髻被风打乱,白玉环松脱,下一刻,他满头青丝迎风吹起,如一道黑色蛛网,缠上了她的视线。

    翟砡嘴角一挑,青丝飘飞,那姿态透着一股说不尽的俊美妖娣,苏云苒盯着这一幕,胸口悄悄一震。

    “王妃可真是不小心,若是摔下了马,那张花容月貌可就不保了。”

    翟砡一个使劲便将她重新拉上马背,苏云苒跌坐下来,双手有些发抖的往前一抱,这次总算老实的抱紧了翟砡。

    翟砡掩下双眸,望着圈在腹间的白皙小手,笑道:“王妃受惊了?是本王不好,一时贪快,忘了身后还有王妃。”

    苏云苒心下恍悟,方才他是故意的,他借此警告她,回皇京的路途上,她若是不老实,他有的是办法整治她。

    于是为了保住小命,苏云苒不敢再造次,她只能挤出一丝笑容,佯装乖巧的道:“妾身不怕,有王爷在,妾身什么也不怕。”

    翟砡见她如此服软,便也不再捉弄她,嘴角挑高,马鞭再次扬落,两人身下的骏马,重新撒开马蹄往前奔行。

    离皇京越近,苏云苒的心便越沉,离开那儿已有六年,她早把苏家人抛诸脑后,不想面对昔日如恶梦一般的卫国公府,更不愿再逼自己假扮成笨拙的苏二小姐。

    夔王亲自带她冋皇京,目的何在?既然他已识穿她的伪装,又为何不当面拆穿她,反而随她一同装傻演戏……

    他行事诡变,反复无常,她那一点心计,只对付得了卫国公府那一票狂妄的傻子,无法与这个心思深沉的翟砡抗衡,她该如何逃过这一劫数?

    望着飘打在身上的紫色衣角,苏云苒的心直直往下沉,她闭起眼,额头往前一靠,就这么靠着翟砡挺直的后背。

    翟砡只觉背上一热,似有一道异样的灼热,滑过心尖,可他未曾缓下马速,就这么一路朝着皇京而去。

    抵达皇京时,夜色如纱,覆盖了整座无量城,偌大辉煌的皇宫,灯火灿灿,恍若白昼。

    皇宫东侧门内,得获夔王回宫的王升领着一班宫人等候在此。

    “吁。”翟砡勒停了马儿,即使这样来回奔波一天,他白皙俊丽的面庞仍然不见一丝疲惫。

    只是当他别首,睐向身后的人儿,苏云苒睁着一双布满血丝的明眸,神色彷徨的张望四周,她似乎没察觉,她双手紧拽着他的腰带,仿佛是迷了路的孩子,害怕被扔下来。

    望着这样惶恐不安的苏云苒,翟砡心底的猜忌不由得少了几分。

    他本以为,苏云苒是个工于心计的女子,眼下这般看来,她并没有他预料中的那般厉害,说穿了,若不是六年前成亲那夜,他一时大意为她所骗,她的伪装其实并不算高明。

    “王妃这是怎么了?好似很害怕这儿?”翟砡故意这么问着。

    “妾身对这座皇宫很是陌生,自然心生畏惧。”苏云苒据实以告。

    于她而言,这座充满血腥杀戮的皇宫,是一头吃人的兽,朝堂之上,贵族之间,权势纠葛,斗争不断,她作为卫国公府最不受疼的庶女,原以为能逃离这一切,怎料想,最终仍是成了一颗棋。

    如今苏家已垮,而她亦成了弃棋,她却身不由己,命运仍然操纵于他人手中,这是她此生最不愿的结果。

    翟砡纵身下马,朗声道:“下来吧。”

    苏云苒见他没有扶自己下马的意思,心下陡生一计,于是掐着嗓子,娇滴滴的冲着那抹硕长背影喊道——

    “王爷怎么自个儿走了?妾身不敢下马……”

    一旁出来迎接的太监宫人们,一听见这声甜腻的嗓音,全部齐刷刷望向端坐在马背上的貌美女子。

    众所周知,夔王几乎不近女色,尽避朝中百官偶会献上绝色美人,或是自愿献上自家闺秀,欲以美色拢络,但夔王一转身便将这些女子送给身边亲信,未曾留下任何女子伺候自己。

    人们私下揣度,夔王尚未忘却苏皇后,方会如此。

    亦有不少宫中美婢意欲色诱夔王,借此飞上枝头,但这些女子的下场,不是被杖责,便是撵出宫外,永不得入宫。

    眼前这个女子虽然与夔王共乘一马,身上却是穿着奴仆青衣,更当着众人的面向夔王撒娇,她这是不要命了?

    只见伟岸身影停下足履,一头青丝堪比夜色浓黑,翟砡徐缓转过身,美眸上挑,望着马背上的纤秀人儿。

    察觉周遭的氛围不对劲儿,苏云苒不由得暗暗懊悔,她不过是想捉弄一下翟砡,可看着这些宫人的面色如此难看,她自个儿亦心生惧怕了。

    见翟砡折返回来,苏云苒连忙扯动朱唇,挤开笑容,道:“王爷,妾身跟您打趣呢……”

    翟砡面上亦笑,随后腾地而起,施展了轻功将她从马背上抱下来。

    苏云苒被他抱在怀里,当下浑身发僵,心中更是暗暗惊诧,如此看来,夔王必有武功底子,莫怪乎他奔波一日,却不见半点疲意。

    翟砡抱着苏云苒轻盈落地,他长发散飞,俊颜喩笑,美目流转之间,仿若月辉星曜,美得教人魂不守舍。

    苏云苒秀眸微瞠,盯着那张祸水面庞,好片刻说不出话来。

    “既然王妃害怕下马,日后还是少自个儿骑马出去玩儿,万一你摔下来,本王可是会心疼的。”

    翟砡用着半真半假的语气,让人听得不禁面红耳赤。

    他竟然反过来捉弄自己,真是失策……苏云苒故作娇羞的谢过翟砡,不着痕迹的推开他,往后退了一步。

    一旁的太监宫人们纷纷意会过来,连忙上前向苏云苒问安。

    “给王妃请安。”太监宫人们全跪了一地。

    尹常与江信下了马,牵着马儿进了宫门,苏云苒不由得望了望江信,用一记眼神向他传达求援之意。

    翟砡察觉两人目光交流,眉间微微拧了一个小结。

    “天色不早了,江御史先回去歇下吧,明日一早你来紫微宫见本王。”

    闻言,江信只得抱拳应声,离去之前,悄悄递了一记爱莫能助的眼神给苏云苒。

    目送江信离去的背影,苏云苒心下发凉,只得硬着头皮转回身,迎上笑容可掬的翟砡。

    “往后王妃便随本王一同在紫微宫住下,吩咐下去,日后见着王妃如见本王,务必要悉心伺候。”

    望着一地的太监宫人连声称是,苏云苒不禁骇然,尽避她已听江信提过,如今夔王手中握有皇权,可听说到底是听说,此时亲眼所见,不免大受震撼。

    翟砡坐进了王升等人备好的御辇,道:“王妃还不上辇吗?”

    苏云苒只得忍住想逃跑的冲动,慢吞吞的坐上御辇。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宠逃妃最新章节 | 专宠逃妃全文阅读 | 专宠逃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