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甜嘴小悍妻 > 第三章 家人的小心思

甜嘴小悍妻 第三章 家人的小心思

作者 : 绿光
    齐墨幽哭红了眼,眼泪像成串的珍珠无声滑落。

    “好了,你卫家哥哥已经没事了,大夫刚才不是说了,幸好你发现得早,处置合宜,所以才能救回你卫家哥哥的命?”齐彻温声地哄着女儿。

    “可是我明明就起疑了,却还是差了一步……要是我思绪再快一点就好了。”齐墨幽愧疚不已,要是卫崇尽真在她眼前出事,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齐彻抱着女儿继续温声哄着。“墨幽,你已经做得够好了,谁家的小泵娘可以这么快就察觉不对劲?况且这事不是你的错,而是有人把手伸进侯府里,你母亲已经着手查了,肯定很快就有消息,你就别怪自己了。”

    齐墨幽没吭声,只是一迳地掉泪。

    她没办法原谅自己,因为是她把汤药递给他的……

    房门被轻轻推开,她回头望去,就见亲娘走来,她喰着浓浓鼻音急问:“娘,是不是问出个结果了?”

    柳氏抽出手绢轻拭着她的脸,柔声道:“这事难办。”

    “什么意思?”

    一些后宅的阴私事,柳氏不怎么愿意在她面前说,用眼神询问了齐彻,见齐彻点了点头,她才道:“为了不让二房那头知道动静,所以多费了点功夫询问,也总算逮着那丫鬟了,可那丫鬟是个不老实的,不肯吐实。”

    “那就把她押进官衙里。”她冷声道。

    “墨幽,如果那丫鬟受人指使,上了衙门却反咬咱们一口,你说,这事要怎么处理?”

    齐墨幽思绪奇快,一下子就厘清关键。卫崇尽在府里养伤并未宣扬,可在外人眼里,只要卫家那位姨娘对外说卫崇尽失踪多日、只要丫鬟在堂上作伪供,咬死是齐家人指使她的,齐家岂不是百口莫辩?

    “就这样放过她?她差点害死了卫家哥哥!”她愤恨不平地道。

    天底下怎会有如此可恨之人?竟能为了一己之私就一再行凶!

    “墨幽,天理昭彰,报应不爽,行恶之人终有报,早晚有天能还卫公子一个公道。”柳氏叹了口气,将女儿给抱进怀里。

    她这个女儿太过嫉恶如仇,她都不知道这样到底好不好。

    齐墨幽偎在母亲的怀里,眼泪不住地流,她愤恨自己没有半点能力帮卫崇尽,甚至还让人有机会把手伸进家里取他性命。

    “娘,二婶真的与这事无关?”她沉声问着。

    “墨幽,别乱猜想,你二婶要是知道了,哪里还需要让二房那边的下人逮着机会就到这院子里打探消息?”

    齐墨幽沉默不语,心底更不平了。

    二婶手底下的人拿了好处才让那丫鬟混进府里,偏这事不能张扬,也不能找二娘讨公道,就怕从二房那里传出对大房任何不利的耳语,镇国将军府更有名目上门讨人,可卫家哥哥要是回去了还能有命吗?

    卫家哥哥伤上加伤,她却不能替他讨任何公道,还得忍气吞声!

    “墨幽,别胡思乱想,府里的事娘会拿主意,你别插手,时候也不早了,你先回院子吧。”

    “娘,我想要留下来照顾卫家哥哥。”齐墨幽神色坚定地道。

    柳氏自然不肯,可齐彻却居中斡旋。“就让墨幽留下吧,不然她会内疚一辈子。”他这个女儿的心思,他还不了解吗?

    “可是……”

    “就依她吧,外头放些人就好。”

    柳氏最终无奈地点头了,一会就跟着齐彻一道离开。

    齐墨幽抹了抹脸坐到床边,看着卫崇尽苍白没血色的脸,泪水又忍不住地掉。好不容易这阵子气色养好了些,却因为一碗有毒的汤药又伤了……

    卫崇尽睁眼时,瞧见的就是齐墨幽枕在床缘的小脸,秀眉菱唇,五官精致夺目,可以想见长大后会是个怎样粉妆玉琢的姑娘,到时齐彻与他可就要烦恼了,得想想什么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她。

    思绪至此,他突地笑了,还那么久远的事,他也想太多了。

    想将齐墨幽唤醒,却见她浓密的长睫轻颤了下,滚出斗大的泪水,瞬间像是烫进他的胸口,教他眉头都拢了起来,不禁伸手轻抚着她滑落的泪。

    她突然张开了眼,葡萄般的眸直睇着他,瞬间笑开,可泪水跟着滚落更多。

    “别哭……别哭,你这一哭,我可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卫崇尽有些手忙脚乱地替她拭泪,她却一把握住他的手。

    “卫家哥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要是我再机警一点,你就不会出事了。”

    卫崇尽睇着她半晌才哑声低笑起来。“傻丫头,这不是你的错,是我在侯府过得太安逸,忘了该保持警觉,忘了那个贱婢的手段,还差点让她有机会可以嫁祸承谨侯府,还好你心思动得快,我才能得救,你一连救了我两次,看来,我不以身相许都不行了。”

    听着他一心安抚的话,知他心里明白得很,还能精准地分析利弊,她却泪如雨下。

    卫家哥哥到底是被欺凌到什么地步,才会心思动得这般快?

    他可是卫家嫡子、镇国将军府的继承人啊!

    “齐家妹妹,别哭了,我很好,还好有你,不然我可就糟了。”

    眼泪像是天上落下的雨,不断地流,为他的委屈而哭,为他的处境不甘,可她却无能为力,什么也帮不了。

    “别哭了,你再哭,我也要哭了。”

    卫崇尽不断地哄,直到她哭到睡着才轻手轻脚地把她抱到床上,心想两人应该要守男女大防,可他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真的没有多余的力气走到长榻那头窝着。

    看着她泪湿的脸,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就心疼得要死,他却笑了。

    他这一生虽坎坷,但也受外祖家诸多疼宠关爱,一路走来没吃什么苦,可那毕竟是外祖家,舅舅们是一家子,有时他会觉得自己并不属于那里,然而齐墨幽的眼泪……原本毫无相干的一个人,却为他掉了一盆泪,好像被人深深地搁在心底,就像是属于她的一家子。

    他有一种……好像找到家的感觉。

    五天后,卫崇尽觉得好得差不多了,心想不好继续待在承谨侯府,省得给齐家人招惹更多麻烦,趁着齐墨幽和齐化幽上学,他换上夏烨先前特地为他备上的衣袍和镶狐毛的玄色银边大髦,正要前往主屋跟齐彻辞别,路经一座园子,却隐约听见有声音传来——

    “那位在咱们这儿养伤的真不是镇国将军府的公子?”

    闻言,他浓眉微挑,没刻意走近,站在廊下往林叶缝隙间望去,就见两名妇人在亭内煮茶,一应下人站在亭外守着。

    “二弟妹,侯爷的安排,我一个内宅妇人怎会清楚?”妇人正是侯爷夫人柳氏,她动作娴熟地泡着南方的功夫茶。

    “大嫂一个内宅妇人不清楚,那我再找墨丫头问问好了,听说她一天到晚都伴着那位公子,想必极为相熟了。”谈氏笑语晏晏,一双颇具韵味的眸却眨也不眨地看着柳氏。

    虽然她得叫柳氏一声大嫂,可她打从心底瞧不起柳氏。不只是因为柳氏年纪比她轻,更因为柳氏根本不是官家千金,不过是个南方商贾的女儿,还大方地送了一百多抬价值连城的嫁妆进侯府罢了。

    这样的女子得她叫一声大嫂?她每唤一次就觉得作践自己。

    尤其前几天还莫名因为灶上的婆子多采买了个丫鬟进府没往上报,就把婆子打发走,这分明在打她的脸,到现在也没给她个合理的说法,要她怎么吞得下这口气?

    “二弟妹慎言,这话在我面前已是极失礼,要是传到外头去,岂不是要害了墨幽的清白?”柳氏面容秀丽柔媚,然而事关儿女,她的眸色凌厉,口吻如刃,绝不容许谈氏造次。

    谈氏瞧她变了脸色,心里微怵,嘴上仍不留情地道:“大嫂说哪去了?这事我压根没瞧过,是听下人私下传的,我就是担忧这事要是不处理,可是会坏了墨丫头的清白。”“二弟妹,这事我会处置,还望二弟妹往后说话诸多斟酌,就算不为墨幽着想,也得替净幽着想,都是齐家的女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道理不需要我教二弟妹吧,毕竟二弟妹是鸿胪寺丞千金,不似我商家出身。”

    谈氏听完,再也撑不住脸上的笑意,脸上忽青忽白,起身道:“那就请大嫂管教好墨幽,别让她连累齐家的女儿。”话落,不等柳氏再说什么,转身就走。

    一群丫头嬷嬷都跟在她身后,大气不敢吭一声地离开。

    “夫人,这事咱们得跟侯爷说说才成,要不二夫人愈来愈不像话了。”柳氏身边的大丫鬟春容不掩厌恶地瞪着谈氏离去的身影。

    春容是柳氏的陪嫁丫鬟,从富不可言的南方柳家来到京城的承谨侯府,很清楚侯爷对夫人是疼进心坎里,别说侍妾,房里就连通房都没有,而且早将中馈交给夫人打理,两人恩爱得有时教人不敢直视。

    偏偏承谨侯府里还有二房,侯爷与二爷手足情深,二爷待夫人亦是极为恭敬,偏偏那位二夫人……眼高于顶,仗着自己是官家千金,压根没将夫人看在眼里,三番两次地找碴。官家千金又怎地?她家夫人可是南方富商千金!柳家的富,可是富可敌国的富,而且当初是侯爷到南方办差对夫人一见钟情,百般求娶,柳家老爷被缠得受不了才点头答应让夫人出阁的。

    二夫人却总说是夫人千方百计嫁进侯府,甚至还让下人说些诋毁夫人的话……真是教人气不过!

    “好了,一些后宅小事没必要拿去叨扰侯爷。”柳氏淡声道。

    “夫人,侯爷说过了,卫家公子在府里养病的事严禁下人传出,可如今二夫人已经知道了,说不准明日全京城都知道了,到了那时——”

    “那就是我治下不严,是我的不是。”柳氏说起话来依旧柔柔淡淡的。“毕竟大房的下人要是没说出去,她又要从哪得知消息?”

    春容张了张口,不知该怎么劝,但要是夫人有心整治二房钉在大房的钉子,也是好事。

    正忖着,春容余光瞥见有眼生的人绕过廊道而来。

    柳氏垂敛着长睫思忖,突地听见亭外的丫鬟低声斥道:“你是谁?怎能不经通报闯入主屋?”

    柳氏侧眼望去,就见个身穿大氅的少年,浓眉大眼,身姿端正,在亭外朝她施礼道——

    “晚辈卫崇尽,见过侯爷夫人。”

    “卫公子不用多礼,只是你……身上的伤好全了吗?”柳氏微皱着眉打量他,毕竟她可是听相公提过他的伤有多严重,何况还被下了毒。

    “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眼见年关将近不好继续叨扰,前来告辞的。”卫崇尽喰笑道,心里不禁想,原来齐家妹妹肖母,尤其那双眼完全承袭了母亲,现在几乎可以预见她长大后的模样了——

    看似柔弱实则刚韧,绝不容他人小觑的气概跟母亲像个十足。

    柳氏微打量他,收回目光,笑道:“卫公子不用在意府内的风言风语,这是我治下不严,会好生整顿,卫公子要是不介意的话,不妨留下来一道过年,墨幽他们姊弟可是巴不得你能一直待着不走。”

    卫崇尽笑弯了眼,直觉柳氏和齐墨幽真的很相似。“不了,我要是不在镇国将军府里过年,怕是外祖父家会替我担忧。”

    柳氏眸色蓄着担忧,毕竟他的事她是听相公说过的,但她也没有法子硬把他劝留在侯府里,只能道:“也好,但要是得闲不妨过来走动走动,否则那两个小家伙会很想念你。”

    “好,晚辈要是得闲,必定过府走动,到时候侯爷和夫人可不能嫌我烦。”他说着,眼里不自觉地流露出一抹钦羡,因为那是他很想要却得不到的所谓家的感觉。

    夫妻恩爱、手足和睦,那是他不管怎么求都求不得的,如今,他也不求了。

    离开承谨侯府,卫崇尽直接回到镇国将军府,回院落的路上就遇见他父亲的宠妾余氏。

    “大公子总算回来了,老爷天天盼着,心急得很呢。”余氏极为娇小,有张天生抚媚又无害的芙蓉脸,说起话来轻声细语、酥人骨头。

    卫崇尽横眼睨去,似笑非笑的脸上喰着一股戾气。“你一个贱妾是用什么身分跟我说话?”她爱演,他可不奉陪,想恶心人找他爹去。

    余氏也不恼,反倒液然欲泣地拿起手绢抹了抹眼。“是奴婢的不是。”

    “你这个孽子!”卫和的粗嗓从廊道的一头传来。

    卫崇尽哼笑了声,连招呼都省下了,直接把亲爹甩在后头大步离开。

    呵,这就是他的爹,宠妾灭妻的混蛋。

    一眨眼就到了除夕夜,承谨侯府两房一起在正屋吃团圆饭,虽然连一桌都坐不满,可压根不冷清,齐彻和齐衍两兄弟在拼酒,聊起朝堂也聊起过往,好不热闹。

    毕竟两兄弟感情深厚,有太多共同的回忆可聊,然而除他二人,大房二房壁垒分明,谈氏连点表面功夫都不做,只和自己的一双儿女低声交谈,对庶出的齐光幽视若无睹,柳氏这头只忙着给儿女剔鱼刺,张罗着两人的吃食。

    齐墨幽吃得有些心不在焉,她不住地想着卫崇尽可能在除夕夜里孤伶伶的一个人,也不知道有没有团圆饭可吃,想着不禁有点怨了起来。

    她本以为自己多了个兄长,百般照料,谁知道他离开之后竟然再没连系,像是他俩从未相识,亏她还担心他的伤、担心他过得好不好,他却像把她给忘了……

    “墨幽,怎么了?是今晚的团圆饭不合你的胃口,还是你念着谁,念得连饭都吃不下?”

    耳边响起谈氏似笑非笑的冷嗓,齐墨幽眉头微皱,还未回话,便听自己的娘亲道——

    “二弟妹,趁着今晚团圆夜,有些事我想跟你商量商量。”

    “大嫂想商量事也犯不着挑在今晚。”谈氏笑了笑,瞧着自己染着石榴红的指甲,摆明了就是不想跟她谈。

    尽避柳氏没说出口,但她大抵也猜得出她想商量什么,不外乎就是前些日子镇国将军家的大公子在府里待了几天,这事在府里流传开后柳氏逮着了几个人狠罚一顿再赶出府,顺便整顿了府里的下人,将她安插在大房的钉子都拔得差不多,如今八成想把这事揭开,让她脸上难看。

    “就是得在今晚,就盼从明年开始咱们两房能把一切摊开处理,省得日后衍生不必要的怨慰。”柳氏说起话来条理清晰,且不容抗拒地把她的打算说完。“从这一刻开始,往后公中分开,府里的下人自然也分开,二房要用什么人可以自己挑,往后就走二房的帐面。”

    谈氏愣了下,不敢相信她竟是打算分家!“大哥,你说句公道话,大嫂趁着团圆夜说分家,这像话吗?”当着齐彻的面她故意把事揭开,认定是柳氏把大哥蒙在鼓里,非给柳氏难堪不可。

    她爹只是个从六品的鸿胪寺丞,是个没有油水可捞的位置,母亲更不是个会打理庶务的人,她的嫁妆本就有限,而齐衍不过是个六品吏部给事中,薪俸少得可怜,但给事中是个能捞油水的位置,可恨齐衍是个不会捞油水的笨蛋,要不是依附着大房过日子,哪里供得起夏日的冰块和冬日的银丝炭?

    齐彻和齐衍聊得正欢,突听谈氏毫无礼教的吼声,浓眉一攒,一股从沙场上练就的慑人戾气迸现,吓得谈氏瑟缩了下。

    “你大嫂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齐彻沉声道。

    谈氏呆愣地抬眼,不由朝齐彻身旁的齐衍以眼神求救,岂料齐衍的脸色也冷了下来。

    “你身为弟媳,竟敢对兄嫂如此无礼,你眼里还有我吗?”

    “相公,我……”谈氏慌了手脚。

    和齐彻相比,齐衍显得温文儒雅多了,嫁进承谨侯府十几年来,她和齐衍也算是相敬如宾,他连个侍妾都没有,还是她有身孕时把身边的丫鬟给他当通房,才有了齐光幽那么个庶子。

    可这样一个斯文清朗的人,如今竟拿那般阴冷的目光看着她,教她打从心底慌了起来。

    这一切……全都是因为那个女人引起的!她怒目瞪向坐在一旁安静不语的柳氏,手握得死紧。

    “将二夫人请回房去。”齐衍一个眼神,门外的几个婆子立刻踏进门内。

    “爹……娘也没做错什么,今晚又是团圆夜,咱们今晚还要守夜的……”见状况不对,齐净幽泣然欲泣地央求着。

    不等齐衍发话,齐彻摆了摆手,让几个婆子退下。“二弟,没什么事,咱们好好地守夜。”

    齐衍张了张口,最终还是给谈氏留下一点颜面。

    对这个妻子他不是很满意,但只要她安分守己,他也会尽一切地待她好,可她始终不懂父母先后离世之后,大哥是如何照料他这个病弱的弟弟长大;不懂他们兄弟之间的情分有多深;更不懂大哥为了照料他们一家给了多少方便,有多少帐都是走大房的帐面,大哥和大嫂从未计较过,反倒是她肚量狭小、斤斤计较,把他的脸都丢光了。

    然而闹了这么一出,就算两房人留着守夜,气氛也不怎么融洽了,尤其吃过饭后齐化幽开始撑不住地打盹,柳氏便寻了这个借口带着他和齐墨幽先行回房。

    齐墨幽不打算回自己的院子,想跟柳氏一道守夜,可才刚踏出堂屋,她身边两个丫鬟便走向前来,其中一个压低了声响道——

    “小姐,卫公子让人带了庆源堂的百合糖给小姐。”

    采瓶长了她两岁,个头却没她高,圆圆的脸上带着柔柔笑意,彷佛替她开心着。

    “真的?”齐墨幽双眼一亮。

    采瓶忙将一包纸袋递给她,画瓶也跟在一边瞧着,笑说:“就知道小姐一定会开心,所以咱们一等小姐出来就赶忙说了。”

    齐墨幽打开纸袋,里头不只有百合糖,还有几种庆源堂里的名贵糖饴,教她笑眯了眼。

    倒不是她真的爱吃糖,她在乎的是一种感觉,自己被人搁在心上的感觉。

    原以为他一离开承谨侯府就把自己给忘了,可原来他记得自己爱吃什么呢!这么一想,她乐得不去在乎刚刚厅里闹出的不愉快,拿了几块糖分给采瓶和画瓶便跟着柳氏回房。柳氏微回头看了眼,见女儿笑得那般开心,一扫数天的阴霾,不禁摇头失笑,只是一想起卫崇尽的处境又轻叹了声。

    齐墨幽原以为年节里他或许会寻空来看她,可谁知道元宵都快过了还不见他的踪影。

    “四妹妹,你这样臭着张脸,不会是因为咱们邀你一道上街赏花灯吧?”走在身旁的齐平幽侧着眼问着。

    因为当他向父亲和伯父请示要带弟妹们上街时,四妹妹的脸就垮了,彷佛她早有什么计划却被他给破坏了。

    然而她一个小泵娘家能有什么计划?伯母甚少参与京里官员女眷的宴席,她可没有什么姊妹淘能相约出门。

    齐墨幽没吭声,因为还真被他给说中了。

    原本她打算假借上街赏花灯的由头,偷偷溜到镇国将军府附近,谁知道硬是被大哥给破坏了。

    元宵夜,京城的御街早悬上了各式宫灯,沿街更有不少卖花灯的摊贩,各式的花灯悬挂着,犹似堆满了落入凡间的星子,暖意彷佛万家灯火,繁盛又带着团圆的味道。

    可卫家哥哥呢?

    万家灯火里可有他的依归?

    虽说他的伤好到可以起身走动,毒也祛得差不多了,但接下来呢?他有没有好好地上药喝药?有没有人照顾他?

    齐墨幽瘫着脸,意兴阑珊地赏着花灯,前头有人在猜灯谜,齐净幽拉着齐平幽跑去,而她压根不想朝人多的地方去,甚至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要是她现在去一趟镇国将军府……不行,她不知道镇国将军府在哪,而且她身边只带着采瓶跟画瓶,这种夜晚要是到处乱跑就太危险了。

    “四妹妹,到底是怎么了?不妨说出来,也许二哥帮得了忙。”

    齐墨幽蓦地抬眼,对上齐光幽和煦的笑脸。她的二哥其实比大哥还要像二叔,当然,她指的是外貌,如要论个性,二叔怕是也及不上二哥的心机。

    她娘亲说,她天生有双利眼,能够分得清每个人真正的善意和恶意,虽然二哥对她没有什么恶意,但二哥待她的好却不是真心,而是有所图,想从她身上得到能够稳固他生活的筹码。

    这样的恶并不是恶,纯粹是因为二哥被二婶压迫得日子难过,所以他想替自己找出路,而她马上就成了他的首选。

    这样的二哥她并不讨厌,但如果不能达到互惠,她也不会傻得任他利用。

    “二哥,我没事。”她淡淡笑道。

    “真的没事?”

    齐墨幽偏着头,直觉他这么说时,脸上笑意有点奇怪,像是他掌握了什么想藉此博得她的好感,然而她就是不想问。

    齐光幽见状真的没辙。大哥总认为四妹妹年纪小最好拿捏,可他很清楚四妹妹是家中几个孩子里头脑袋最清楚的,想拐她上当还真不容易。

    “其实,这几日我随大哥去上学时,听人说卫公子回到镇国将军府后,在府瑞安分了许久,几乎足不出户,今日听说他会出来透透气,会去的地方正是庆丰楼,听说是与夏大人有约。”既然要讨好她,就不能玩心机,齐光幽将自个儿的底牌全掀了,就求两人之间能多点情分,以防他日要是有个什么,他这个四妹妹能伸出援手。

    “拜在杜大儒门下的学生大抵都是一般的官家子弟,我爹说过,卫家哥哥是个带点孤僻性子的人,往来的人不多,但身分都极为清贵,既是如此,二哥又是怎么在课堂上听说他今晚会和夏大人相约在庆丰楼?”齐墨幽声音清亮,在灯火下显得熠亮的黑眸,眨也不眨地看着他。

    齐光幽闻言,彻底无言。

    他自认为说的话天衣无缝,照理说四妹妹因为得知卫公子的去处而感到开心,偏偏她不照牌理出牌,还能一针见血地扎在他的破绽上。

    稍稍思索后,他豁然开朗地道:“四妹妹如此聪颖,往后我跟你保证,绝不在你面前撒谎,而我所谓的听人说,其实是我使了点钱,让我的小厮去镇国将军府打探消息。”想在他四妹妹面前耍手段……还是省省吧,不如真正与她交心,往后才有他一条路好走。

    齐墨幽有点意外他竟为了打探卫家哥哥的去向使了钱,毕竟他每个月的月钱并不多。

    “二哥往后还是别这么做了,银钱还是搁在身上要紧。”不过他如此坦白,她倒是有些意外。

    “我会这么做,不过是想讨四妹妹欢心罢了。”

    “为什么?”她问着。

    “四妹妹不是想和卫公子见面?”齐光幽露出比她还疑惑的神情。齐墨幽抿嘴不语。她不解的是,她的心思有明显到众人皆知吗?

    爹总说,人要将心思藏在深处,不让人读出,如今看来是她没学好,才会连二哥都察觉到她的心思,也许大哥也看出来了,才会故意调侃她。

    齐光幽在旁等了半晌,等不到她的回应,不禁有点心急,毕竟时候有点晚了,要是再不去庆丰楼,他所做的一切不都白费了?

    正忖着要不要再询问她一次时,齐墨幽开口了。

    “二哥尽避放心,明年的秋阐,二叔定会让二哥下场练练手的,况且依二哥勤读的程度,我认为二哥榜上有名是迟早的事,二哥实在没必要特地讨好我。”齐墨幽一字一句轻柔温婉,没有一丝鄙夷或嘲笑。

    “四妹妹,我不讳言讨好你,是希望有朝一日你可以拉我一把,可也不纯粹是如此,你……是府里头唯一能真诚待我的人,我当然也想尽其可能地待你好。”或许他有那么丁点心眼,但凭四妹妹待他的真意,他也能真诚相待。

    齐墨幽听完,轻扬笑意,道:“二哥,咱们赶紧走吧,我还真不知道庆丰楼在哪呢。”

    能和二哥开诚布公的说开在她的意料之外,但也挺好的。

    齐光幽喜笑颜开,立刻带着她前往庆丰楼。

    庆丰楼就在隔壁街,位在城东最大的十字街口上,占地约三家铺子,楼高五层,此刻每层的翘檐上都悬着各色的灯笼,灿亮如昼,门口更是车水马龙,里头早已坐无虚席。

    然而两人都还没踏进庆丰楼,便听到楼上有人喊道——

    “齐家妹妹。”

    齐墨幽绽开笑靥抬眼望去,笑吟吟地喊道:“卫家哥哥。”

    卫崇尽适巧站在三楼的回廊边,刚才和夏烨聊到一半眼尖地瞧见她,对于能在元宵夜巧遇她,他心底是说不出的开心。

    “要让他们上来吗?”身旁的夏烨问着。

    回应他的是,卫崇尽直接从三楼跳了下去,教他眼角抽搐了下,喃喃自语着,“有这么迫不及待?”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甜嘴小悍妻最新章节 | 甜嘴小悍妻全文阅读 | 甜嘴小悍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