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上司的小情人 > 第五章

上司的小情人 第五章

作者 : 夏罂
    【第三章】

    傍晚六点半,黎筱菲准时走出公司大门,她看到方慕凌的司机小张果然已经在等她,赶紧匆匆上了车。

    她没注意到,正好也在大门送客户离开的庄秘书长看到了她,发现黎筱菲搭上方慕凌的司机的车时,庄秘书长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黎筱菲坐在车上,心情又紧张了起来,其实之前她当然曾经跟男人约会过,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曾经请她吃饭,可是以前她从来不觉得紧张。

    之前她对方慕凌没有过特殊的感觉,但此刻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有种特殊的吸引力,外表高傲俊帅工作认真的他,私底下其实活泼又爱开玩笑,而热吻的时候,却又是那么的热情,热情得几乎要让她喘不过气。

    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直到现在她都还回味不已。

    餐厅到了,黎筱菲发现这是一家她没来过的法国餐厅,马上心情愉快了起来,她一直都很喜欢法国料理。

    走进餐厅,方慕凌已经到了,一看到她走进来,马上就站起来帮她拉椅子,这个举动又为他加了好几分。

    坐下来点好餐,一接触到方慕凌带着笑意看着她的眼神,黎筱菲又紧张了起来,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以前来过这家餐厅吗?”她随口问。

    “嗯,来过很多次。”

    “跟什么人来的?”她马上敏感的想,他该不会曾经带很多各式各样不同的女人来过吧?

    “大部分是客户,我很喜欢这家餐厅的料理,所以常招待客户来这边用餐。”

    “大部分是客户,那少部分呢?”

    方慕凌淡淡地说:“以前交往过的女人。”

    果然,他跟别的女人来过这家餐厅,黎筱菲莫名的感到有点不悦了,她心中好像瞬间燃起了小小的妒火。

    “总经理想必有很多丰富的情史。”她无辜的说。

    “其实并不多。”

    “不多?”她非常怀疑。

    “我没有很喜欢那些女人。”方慕凌淡淡的说。

    “没有很喜欢?那干嘛交往?欺骗别人的感情吗?”黎筱菲有点生气的说。

    “只是因为她们对我展开热情的攻势,无论如何都想跟我交往,所以才想说试看看。”

    “是吗?当万人迷还真辛苦哪。”她还是有点讽刺。

    哼!在这个万人迷心目中,女人是不是根本不算什么?那他对自己又是什么样的感情?只是玩玩而已吗?

    “我的确不喜欢那样,要说辛苦,我确实觉得很辛苦。”方慕凌没有不高兴,他觉得自己是相当诚恳的在诉说自己的“苦衷”,那些倒贴、拼命追求他的女人,真的快把他给烦死了。

    “你觉得辛苦?”黎筱菲非常不领情的说:“辛苦的应该是那些喜欢你却得不到你的感情的人吧?”

    “但要拒绝别人也很辛苦啊。”

    “真可惜一般人无法体会你的辛苦。”这时,餐厅送上了前菜烤田螺和烟熏鲑鱼色拉。

    黎筱菲恶狠狠的叉起一个烤田螺送进嘴里。

    “咦?”她非常惊讶:“好好吃喔,这家店的调味好棒。”

    她马上又叉起一个烤田螺开心的吃了起来,一边愉快说:“这烤田螺真好吃,味道跟法国三颗星的帝尔诺餐厅好像,没想到在国内居然可以吃到这么美味的烤田螺,好棒喔。”

    方慕凌瞪视着她说:“你刚刚该不会是因为肚子饿所以才对我发脾气的吧?”

    黎筱菲一楞,对耶,好吃的烤田螺让她把刚刚不愉快的情绪冲散了,她没心情再跟他吵了,只是随口说:“你说是就是吧,那你上一回带女人来这边用餐是什么时候的事?”

    “一年多前。”

    “一年多前?这么久了?”她不禁一楞。

    “嗯,最近这一年多我工作很忙,不想再花时间在女人身上。”在今天之前,方慕凌确实觉得已经受够女人了。

    黎筱菲忽然又有点生气了:“你是说,你根本不把我当女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方慕凌笑了:“我是说,在认识你之前,应该说在今天之前,我都只想把心思花在工作上。”

    “现在呢?”

    “现在?现在想跟你好好一起吃晚餐,你可不可以不要再乱生气了?”

    “我哪有乱生气?”

    “明明就有。”

    “没有。”

    “有,你刚明明在不高兴。”

    “明明就没有。”

    “明明就有。”

    “证据呢?”黎筱菲又叉起烟熏鲑鱼吃了起来,这烟熏鲑鱼再度让她楞住了:“这鲑鱼好好吃喔,跟之前我父亲带我去加拿大玩的时候吃的鲑鱼味道很相近。”

    “看样子你父亲也很懂得美食,这是很高级的烟熏鲑鱼。”

    “就是啊……如果、如果他还在,我就不会被我继母欺负了。”她一瞬间想起了不愉快的事,赶紧摇摇头想把这件事甩开。

    “你父亲已经过世了?”方慕凌关心的问,他自己其实也还不太明白,可是他就是很想多知道一些有关黎筱菲的事。

    “嗯,两年前过世了。”她有点难过的说。

    “你继母对你很不好吗?第一次见到你那天,你也在电话里跟她吵架。”方慕凌继续关心的问。

    黎筱菲抬起头本来想恶狠狠的要方慕凌别再问了,然而接触到的却是他充满真诚关怀的眼神。她忽然心里一热,他好像是真的关心她,而且他真的和一般男人都不一样,他看她的眼神好认真,何况他的眼睛是那么漂亮,这样感觉好吸引人喔。害她一时之间根本说不出话。

    “不方便说吗?”他体贴有礼的说:“不方便说也不必勉强。”

    “没有啦,其实也没什么不方便说的,简单说,我继母当然是没有到虐待我的地步,但是她也从来都不关心我,自从她生下我弟弟之后,情况就更糟了……”

    他关怀的眼神,让她不由自主倾诉了起来,从她十岁继母嫁进来之后,她遭受许多不公平待遇,而她继母最擅长的就是不断骂她,但在她父亲面前却总是装成好人。

    幸好她父亲很关心她,也一直很照顾她,因此在她父亲还在时,情况还不算太糟,但还是有很多不愉快的事。但自从她父亲过世之后,继母为了夺得公司的大权一直不断欺压她,让她觉得过得好累。

    一边吃着美味的菲力牛排搭配龙虾的排餐,黎筱菲倾诉了好多好多事。

    方慕凌一直很认真的倾听着,眼神看起来充满关怀,害她不由自主越讲越多,直到吃甜点时,她才突然回过神来。

    她怎么会说这么多话,而且还是对一个之前连熟悉都谈不上的男人?但是虽然说连熟悉都谈不上,两人却在今天早上曾经热吻过,这样好像也不能算不熟?

    吃着甜点,黎筱菲觉得跟他聊天的感觉温暖又舒服,轻松又愉快,好奇妙的感觉。

    而方慕凌这时正一边吃着焦糖烤布丁一边说:“看样子,你的生活真的很辛苦,虽然我父母之前多半在国外工作,不太有时间关心我,但一直有很多人照顾我,我从来不曾像你这样被欺负。我父母如果有回台湾,也是忙着照顾我弟弟和我妹妹,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有点被冷落。”

    “你父母不关心你吗?”她关心的问。

    “也不是不关心,我弟弟只小我两岁,但我妹妹却比我小了十岁,所以我母亲多半都忙着照顾她,父亲也最疼爱小妹,我大哥的个性比较豪放,常常闯祸,弟弟的个性也比较任性,相较之下,我比他们都成熟听话,我父母对我最放心,结果就变成我最少人关心了。”

    “你到底是在抱怨,还是在炫耀你能力比哥哥、弟弟都强啊?”她开玩笑的说。

    “我说的是事实啊,夹在能力不足的哥哥和任性的弟弟之间,我也很辛苦的,明明不是长子,却承担了长子的责任,在集团里,比起我大哥,几乎所有的干部都将我视为真正的继承人,我的工作时数至少是大哥和弟弟的三倍或五倍,却不能跟任何人抱怨。”

    “原来这就是方总经理不为人知的辛酸?”她还是笑笑的说。

    其实黎筱菲心底有一点点感动,这个男人在跟她倾诉心事耶,可是因为感动,让她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只好跟他开开玩笑了。

    方慕凌也楞了一下,怪了,自己怎么会跟黎筱菲讲到这个?一直以来,他在每个人包括父母面前都是一副坚强能干的模样,也几乎每个人都很迷恋他俊帅的外表和能干的工作能力,以至于好像很少有人关心他真正的想法了。

    他也是会想对别人说出心底的想法的,而那个人似乎就是坐在他眼前的这个女人。

    可是他还没办法一下彻底放开,因此定了定神之后,他说:“不过我母亲一直都还是很关心我,即使在国外,偶尔还是会打电话给我,或寄礼物回来,她很温柔对我们。”

    “这样真好。我也好希望我母亲还在,就算不在身边也好。”黎筱菲惆怅的把最后一口甜点吃下去。

    她觉得她会惆怅,最大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吃完甜点,这个约会也就要跟着结束了。

    跟方慕凌聊天,互相倾诉心事居然这么愉快,他好像蛮能理解她的心情,而且居然很愿意倾听她说话,甚至也倾诉了他的心事,这种感觉让她对他的心动指数又上升了许多。

    “虽然你母亲不在了,但是……”方慕凌露出淡淡的笑容:“我相信你母亲一定随时都在天上看着你关心着你。”

    “嗯,我也是这样相信的。”黎筱菲笑了,她又一次感到意外,一个大男人,却能讲出这么温柔细腻让她非常感动的话,就算没有俊帅的外表,光只是他心底的温柔,就让她忍不住要深陷进去了。

    离开餐厅,黎筱菲发现两人坐的车那不是司机小张开来的那辆车,有点惊讶。

    “我想亲自送你回去,所以就自己开车过来了。”方慕凌微笑的说。

    “嗯,谢谢。”黎筱菲对他的体贴觉得很开心,第一次约会,如果回家的途中有个司机当电灯泡,那真的还蛮煞风景。

    只是跟方慕凌两个人单独坐在车子里,她又紧张了起来。一个晚上两人好像讲了很多话,方慕凌却也没说任何跟早上的热吻有关的事。

    该不会那对他来说是很平常的事吧?莫非他会像这样热吻每一个女秘书?这、这好像太匪夷所思了点,黎筱菲赶紧甩了甩头。

    “怎么了?不舒服吗?”方慕凌一边开车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瞄了她一眼。

    “没、没有。”

    “晚餐还愉快吗?”

    “嗯,很愉快。”

    “那就好。”方慕凌开了广播,听着广播,两人闲聊了一些话,不久,黎筱菲住的大楼就到了。

    将车停在她住的大楼前,黎筱菲还在考虑着自己是不是该说些今天玩得很开心之类的场面话,方慕凌忽然就靠了过来搂住她的肩膀。

    黎筱菲非常紧张,还不知该如何反应,方慕凌已经紧紧搂住她,又开始热吻她。

    天啊,这个吻比早上的吻更让她晕眩。

    方慕凌觉得自己心底深处有种克制不住的冲动,今天晚上两人聊得很开心,他感觉她有种莫名吸引她的魅力,让他想深入的探索。

    但是他按捺住了,他不是那么猴急的人,今天才只是第一次约会,虽然她非常吸引人,但他决定别那么急着更进一步。

    真怕他会有更踰矩的举动,幸好没有发生,狂野的热吻结束,他却没有马上放开她,而是在她的耳边说:“筱菲,你现在应该没有交往的对象吧?”

    等一下!为什么两人一下就变得这么熟了?他居然直接叫她的名字?

    脑袋一片混乱,她只能呆呆的说:“没有。”

    “那就好。”方慕凌放开了她,微笑的说:“晚安,早点休息吧。”

    “嗯,晚安。”她慌乱的抓起包包就下车了。

    回到住处,她才终于回过神来。他这么亲昵的叫她的名字,一天之内热吻了她两次,还问她有没有交往的对象,这是要跟她交往的意思吗?

    一般来说,按照常识应该是这样没错吧?她可不会连这点常识都没有。

    但是他有可能是花花公子啊,今天虽然聊了很多,可是他根本就没有明确的表达一丁点儿爱意。

    虽然说,身体的行动是表达了不少,可是谁知道他是不是只是在享受身体的温存,却完全没打算负责?

    想这些事太烦人了,她终于打了电话给好友林雅如,把所有的一切一股脑儿全说了出来。

    “你觉得他是真心的吗?”黎筱菲忧心忡忡的问。

    “这个嘛,现阶段还看不出来吧?”

    “那我该怎么办呢?”

    “你应该不能让他太予取予求,接下来他的动作可能会越来越大胆,在那之前,你最好先好好确认他的心意,要不然男人都嘛是行动派的。”

    “是喔。”黎筱菲叹了一口气:“我还在担心另一件事呢。”

    “什么事?”

    “上回我继母说,大武电子跟我们家的跃擎电子算是竞争对手,两家公司是敌对的,可是方慕凌又不知道我是跃擎电子董事长的女儿,我是不是应该先跟他讲?”

    “可是这跟你跟他之间的事没什么关系吧?说了不是让情况复杂化吗?而且你不是信誓旦旦说你绝不会回跃擎电子工作?”

    “对啊,因为我继母现在是董事长,整个公司都在她的掌控之下,虽然说,有几位董事认为至少应该让我回去当董事或经理,但是我真的是完全不想。”

    “所以说你跟跃擎电子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了,那应该不必在现在这个节骨眼就跟他提吧?我想确认他的心意才是最重要的事。”

    “你说的有道理,我……我得鼓起勇气问清楚他的心意才行。”

    “你不敢问吗?”

    “如果问了不是我期望的答案,那样不是很讨厌吗?”

    “可是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答案是什么的,万一,我只是说万一啦,如果他只是想跟你玩玩,可是你却就这样越陷越深,甚至连你的处女之身都给了他……”

    “什么处女之身?”黎筱菲一瞬间脸都红了,赶紧打断林雅如的话。

    “哎呀,我跟你是老朋友了,你不用装,别的女人是想装清纯,你呢,如果想装有经验是骗不过我的,我看连今天跟他的热吻都是你的初吻吧?”

    “是没那么夸张啦,我大学时代也有交过几个男友,有跟其中两个接吻过,只不过他们都没那么热情也没吻得那么深入……而且那时候我都没什么感觉。”

    “所以跟这个总经理热吻你超有感觉的?”

    “你很烦人耶,不要取笑我啦。”

    “我才不是取笑你,你的春天终于要来了,我为你高兴都来不及了。只不过他的身家背景这么惊人,我觉得就算你跟他两情相悦,可能也少不了一些麻烦事吧。”

    “那种事等我真的有机会跟他两情相悦再来想吧。”黎筱菲笑笑的挂上了电话。

    不对啊,说自己想跟他两情相悦,不就表示自己根本就喜欢上他了吗?还好电话已经挂了,要不然林雅如八成会冷冷的说废话。

    好吧,黎筱菲承认,这个男人跟其它男人给她的感觉都不一样,真的完全不同。

    一下温柔细腻、一下热情如火、一下爱跟她抬杠、一下又傲气十足。哎,这教她如何是好?

    一转眼居然一个星期就过了,黎筱菲怎么都没想到,她的工作量竟然会瞬间暴增,害她每天都得被迫加班到晚上十点。

    虽然说,这是因为她要分担之前离职同事的工作量,可是黎筱菲可以很明显发现,其它同事的工作量都没有她大。

    坐在她旁边的秘书吴心婷甚至还偷偷问她:“筱菲,你是不是得罪了庄秘书长啊?你的工作量真的大的有点离谱。”

    “没有吧……至少我没这个印象啊。”

    “真奇怪,庄秘书长不是那种工作分配不均的人啊,你最好认真想想这是怎么回事。”吴心婷好心的说:“要不然看你每天都一个人留下来加班,好可怜喔。”

    “对啊。”黎筱菲长叹了一口气,自己得罪了庄秘书长?虽然黎筱菲完全想不起来自己有做了什么,但却真的有可能,因为庄秘书长对她的态度真的变得不太一样,以前都是很温和的交代她工作,最近态度却相当冰冷。

    可是,黎筱菲怎么想都想不出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庄秘书长。

    除此之外,更让她受不了的是方慕凌竟然也一整个星期都没进公司,听说是柏元社区的建设工程出了大问题,他都在那边跟建筑包商开会沟通,想尽办法挽救工程疏失。

    这段时间,他甚至也完全没跟她联络,难道说,方慕凌对她真的只是玩玩吗?黎筱菲真的很难相信,表现得如此温柔的他会这样,可是为什么都不跟她连络?真的这么忙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上司的小情人最新章节 | 上司的小情人全文阅读 | 上司的小情人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