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上司好闷骚 > 第九章

上司好闷骚 第九章

作者 : 乔湛
    【第七章】

    不一会,罗嘉嘉重新回到座位上,这时的田新蕊也已经结束通话了。

    “这么快就讲完了?”罗嘉嘉以为他们还会聊很久,特地在洗手间多待了一会才出来的。

    “嗯,也没什么事,就随便应酬两句。”田新蕊有些不好意思。

    “新蕊,我今天不会是妨碍到你们约会了吧?”罗嘉嘉突然这么觉得。

    “他去出差了。”再说,就算他在家里,她也一样可以跟自己的朋友见面啊,他一定不会干涉自己的,当然,只有女性朋友才可以,想到秦霄强烈的占有欲,田新蕊无奈之余又有些甜蜜,自己喜欢的男人在意自己,这种感觉很好。

    “哇,原来是因为总裁不在才约我出来逛街的啊。”其实罗嘉嘉只是故意逗逗好友而已。

    可田新蕊听了,却感到格外的抱歉,因为之前一段时间,她确实因为秦霄忽略了好友,说她见色忘友一点也不为过,“嘉嘉,对不起,直到现在才将我和秦霄在一起的事告诉你。”

    “哼,为了惩罚你,你今天要好好陪我逛个够。”罗嘉嘉父母早亡,之后便是跟着她的舅舅一家生活,大学毕业后只身在外工作,没有亲人在身边的她其实蛮孤独的。

    “不用你说,我今天也会陪你到底的。”田新蕊也有好久不逛街了,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逛个够。

    于是,这一天,田新蕊和罗嘉嘉一直逛到很晩才分开。

    九点多,一辆出租车在田新蕊居住的门口停下,她付了车资,从出租车上下来,正想走进小区,就见不远处的灯柱下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暧黄的灯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有那么一刹那,田新蕊差点以为这是自己思念过度产生的幻影,可是很快的,那个幻影居然朝她走过来,而且还会开口说话。

    “你回来了?”

    听见熟悉的声音,田新蕊总算知道自己不是产生了幻影,站在眼前的人真的是秦霄,可是他下午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并没有说他回来了呀,他现在出现在这里是怎么回事?

    “秦霄,你怎么会在这里?”

    “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在这里了。”

    “什么?”给她打电话的时候,那不是下午吗,所以他的意思是,他从下午就一直等她到现在?

    “秦霄,你是笨蛋吗?”她一脸不可思议的瞪着他。

    “我想你了。”一句话,让田新蕊无话可说。

    半晌,她才重新找回自己的声音,是藏不住的心疼,“那你可以让我早点回来的。”

    “你难得跟朋友出去玩,我不想让你不开心。”

    所以他就宁愿自己站在这里傻等她?这么傻的行为一点也不像那个精明能干的他,可这样的他,却莫名的撩拨着她的心,让她再也无法克制自己内心的冲动,一把冲过去抱住他,“笨蛋。”

    “那你可以陪我这个笨蛋吃晩饭吗,我饿了。”

    晩饭?

    “秦霄,你疯了吗,这都几点了还没……唔……”

    未完的话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吻给堵住了,一切的思念尽在此刻的不言中,他没有很用力却格外的深情。

    但,田新蕊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把他推开,脸色羞赧地说道:“会有人看到的……”

    “那我们换个地方?”说话的时候,他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么明显的邀请,田新蕊怎么会听不出来,可她发觉自己并不想拒绝,也根本拒绝不了。

    ……

    扶着逐渐缓和喘息的田新蕊,较早从激情中恢复过来的秦霄支着下巴,看着面色红润动人的女人,一双眸子染满了温柔的笑意,“累吗?”

    田新蕊累得躺在座椅上不想动,听了他的话,嗔怪地瞪了他一眼,“秦霄,你是故意的对不对,每次就知道带我做坏事。”

    “这怎么能叫坏事呢。”

    “哼,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回家。”从座椅上起身,田新蕊找回自己的裤子要穿上,却被霸道的男人一把抢了去。

    “秦霄,你干什么?”她低叫。

    “除非你答应今晩留下来陪我,不然休想我将衣服还给你。”堂堂七尺男儿居然跟小孩子一样耍赖。

    田新蕊有些无语,又觉得好笑,“秦霄,你什么时候改姓赖了?”

    “我不管,这么多天不见你,我今晩就是要抱着你睡觉。”

    “好了啪,快把衣服给我,你想冷死我。”其实车内开着舒适的暧气,她倒不是真的冷。

    不明真相的男人一听到她喊冷,赶紧将手上的衣服拿出替她套上,直到两人都穿戴整齐了,他才牵着她的手下了车,一点也看不出两人刚才在车上做过那么疯狂的事情。

    回到秦霄的住处,田新蕊以为秦霄会耍赖卖乖让自己帮他煮饭,可是出乎意料的,他并没有让她为他做任何事,知道她不想吃东西,他便让她先回房间休息。

    刚刚在车上厮混一回,田新蕊只觉得身上黏糊糊的,听了他的话,她便迫不及待地回房洗澡去了。

    田新蕊原本在这里是没有换洗衣物的,后来随着留宿他家的次数多了,只好留了两套衣物在这里。

    洗了澡,田新蕊本来想下去陪陪秦霄,可是逛了一天的街,不久前又经历一边激烈的野战,她现在累得只想躺在床上。

    这么想着,她已经有所行动,身子自发地往大床走去,原本只想躺一下,结果却因为体力不支睡了过去。

    ……

    第二天田新蕊是在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响中清醒过来的,因为昨晩,她的生理时钟完全被打乱,没能像平时一样早早醒来,幸好今天还是周末,她不用赶着去上班,也许秦霄正是笃定了这一点。

    手机仍在不依不饶地响着,田新蕊忙收起思结,从床头柜拿过手机,一看,是田母。

    “妈?”她轻声开口,这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是这般沙哑,都是昨晩叫的太多的缘故。

    “小蕊,你还在睡觉吗?”田母没有听出异样,只当她是刚睡醒才这样。

    田新蕊轻轻嗯了一声,脸颊却不由自己地热了起来,其实她和秦霄在一起的事情一直没让家人知道,平时不回家的时候,她也都是跟田母说自己去罗嘉嘉家里过夜了。

    她会这样,倒也不是刻意隐瞒家人,只是打算等她和秦霄的关系稳定一点,再告诉家人。

    “妈昨天不是跟你说了,今天你要陪我出去吃饭吗,你怎么会忘记了呢。”

    经田母这么一提醒,田新蕊终于记起昨天出门前,田母确实有交代过这件事情,可是后来她就因为秦霄的出现而忘的一干二净了,呜……她太不应该了。

    “对不起啦,妈,我现在就……”话未说完,卧室的门突然从外面被人推开,紧接着专属于秦霄的磁性嗓音响起,“你睡醒了?”

    “小蕊,你那边怎么会有男人的声音?”电话那端的田母耳尖的听到了。

    田新蕊心一跳,忙解释道:“妈,你听错了啦,我在嘉嘉这里过夜,怎么会有男人的声音嘛。”

    秦霄闻言皱了杂眉,本想说些什么,却在看见田新蕊对自己做出的拜托手势后,终是什么也没说的退出房间。

    “小蕊、小蕊?”耳边传来田母的低唤。

    田新蕊回神,有些心不在焉地问:“妈,你刚刚说什么了?”

    “我说你快点起床回家吧,我在家里等你。”

    “我知道了。”挂了电话,田新蕊不敢耽搁地起身去洗漱、换衣服,接着又画了个淡妆,这才走出房间。

    想到刚才秦霄离去前脸上失落的表情,田新蕊不知怎的有些心烦意燥,不自觉地加快脚步,走向正在厨房里准备早餐的男人。

    她走过去,从身后抱住他,将自己柔柔的身子偎向男人宽厚的后背,语气略显紧张地问道:“霄,你是不是生气了?”

    他的身体因她的主动接触而僵了下,淡淡响应道:“没有。”

    “没有的话,你的声音怎么硬梆梆的?”身体也硬梆梆的,这让她怎么去相信他的话?

    “没错,我生气了!”听了她的话,秦霄索性也不伪装了,他转过身,一双漆黑的眸子瞬也不瞬地盯着她,问:“那你打算怎么做?”

    她原本也是想缓和一下气气,没想到他竟这么老实承认了,这让她一时之间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只得讪笑道:“不会吧,你真的生气了?”

    “对,我很生气我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可你似乎还没有打算让你家人知道我的存在?”

    “那是因为……”她太心急着想解释,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因为什么?”他此时的态度有些咄咄逼人。

    “雷,我们现在这样有什么不好吗?”她突然有些不解他为什么这么生气了。是,她是没有蒋两人在一起的消息告诉家里人,可他不也一样没带她见他的家人吗?他怎么就跟她生起气来了?

    “田新蕊,我问你,你是以什么心态跟我在一起的?”问这话时,秦霄已经恢复了平日的冷清高傲,彷佛在审问一个做错事的下属一样。

    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让田新蕊难以接受,她并不认为自己有做错什么,他凭什么用这种语气质问她。

    说不上是生气还是其它的什么情绪,田新蕊赌气地对他说道:“当初是你逼我跟你在一起的。”

    “所以,你一直以来,都只是在应付我?”他的眼神因她的话冷了下来。

    “随你怎么想。”因他冷冰冰的态度而生气,田新蕊在丢下这句话就转身离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上司好闷骚最新章节 | 上司好闷骚全文阅读 | 上司好闷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