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娇妻不回家 > 第九章

娇妻不回家 第九章

作者 : 桔子
    “差距太大了,你知道吗,所以我受不了。”余清浅的表情很平静,“我可以接受他对每一个人都冷淡,那样至少我虽然不是特殊的,但是别人也不特殊,但是……”

    但是他对另外一个女人笑得那么好看,那个女人还是洛予宸的初恋,余清浅实在很难骗自己再想开点。

    她一点都想不开。

    她不是圣人,她也会有负面情绪,也会吃醋。她一开始提离婚的时候,一方面是想放洛予宸自由,但是扪心自问,她真的没有一点点想法,是想试探洛予宸的态度吗?

    其实是有的。

    但是洛予宸很干脆的同意了离婚,让她连给自己找一个借口都没有办法。

    袁霄在心里叹息一声。

    洛予宸你这是做死啊!玩什么高冷,保持什么形象,现在好了吧,追妻追没了吧!

    “那个,我是个局外人,我也没结过婚也没谈过认真的恋爱。”袁霄摸摸鼻子,不好意思的开口,“不过我看你其实对予宸很有感情的样子,我觉得我应该跟你说一下过去的事情。”

    “就是关于洛予宸这个傻子,暗恋你十多年的事情。”

    “予宸,走,去打球!”刚升入高中的学生对一切都还新鲜。刚一下课,袁霄就过来拍洛予宸的肩膀。

    “不去,想睡觉。”洛予宸趴在桌子上,拒绝得很干脆。

    “每次只要你出现在球场,就会有好多女同学恰好路过,虽然她们大部份时候眼神都落在你身上,但是说不定也会有人注意到我们的存在。”另外一名男生也笑嘻嘻的凑过来。

    青春期的男生,荷尔蒙旺盛的年纪,自然是巴不得和女生多接触接触的。

    洛予宸昨晩没有睡好,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最后还是被袁霄强行拉去了篮球场。

    他一开始没打算要打球,但是真的摸到篮球了,兴趣反而来了,灌篮、三分、抢篮板,毫无疑问,洛予宸是篮球场上最耀眼的存在。

    一场比赛完毕,有好几个女生手里握着饮料扭扭捏捏的走过来,“那个,洛予宸,喝水吗?”

    洛予宸性子冷淡,不怎么爱搭理人,但是基本的礼貌还是有的,“不了,谢谢。”

    他将脱下来的校服外套穿上,转头招呼自己一群哥们,“合作社,我请客!”

    “洛少金主!”

    “走走走,以免洛大金主后悔。”

    一群人打闹着笑着纷纷走远了,袁霄走在最后,一把将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女生手中的饮料拿过来,打开,扬起喝了一大口,然后笑咪咪地对着女生摇晃了下饮料瓶,“予宸不喝,我们喝,拜拜。”

    他长得不如洛予宸帅气,但是性格圆滑,论起受欢迎的程度,也不比洛予宸差。

    洛予宸走在最前面,见袁霄还在原地磨蹭,不耐烦的抬起手臂挥了挥,“你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快点!”

    合作社的学生永远那么多,洛予宸不是霸道的人,随意就站在队伍最末端。排在他前面的是一名女生,长长的头发梳起来扎成一个高马尾,柔顺的长发倾斜而下,犹如瀑布一般。

    这个女生发量好多……洛予宸瞄了一眼,脑海中这个想法一闪而过,“这样多少钱?”

    女生的声音听起来很细,调子并不像大多数女生一样软绵绵的带着不自觉的娇娇味,反而十分平和,让人一听就觉得她大概性格不错,但是很难接近。

    那个女生买了东西,付帐完毕转身就走,和洛予宸擦肩而过的时候,她长长的头发踏到洛予宸的胳膊上。

    可从始至终,她的视线都没抬起来过,根本不知道她的身后站着的就是校园男神洛予宸。

    放学后,一群男生嘻哈打闹着回家,路过一家乐器行的时候,洛予宸又见到了合作社的那名女生。

    大概是她的头发太有识别度了,所以洛予宸一眼就认出她。她正和乐器行的老板说些什么,脸上有恰到好处的微笑,脸蛋微微扬起,露出修长白晳的脖子。

    “在看什么?”袁霄的肩膀搭在洛予宸的肩上,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长得不错。”

    “那个女生,我觉得没有穆恬好看。”

    “穆恬确实脸长得不错,可是我觉得这个女生长得也很有味道……大概是气质更好?”

    “她也是我们学校的,穿着校服,这么好看我之前居然不认识她,好低调。”

    “去打听打听?”

    洛予宸听着,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皱,他并不喜欢一群男生对着一名女生评头论足的,便随便换了个话题,“走了,快点去吃饭,我饿了。”

    可是没过两天,他还是从几名要好的男生口中得知了那个女生的名字,余清浅。

    平时在班上不太喜欢说话,性格很低调,不怎么好接近,所以连个班花的名称都没混上。不过好多男生私底下都觉得她比班花漂亮得多,但是敢向她告白的一个都没有。

    原因无他,因为余清浅实在太高冷了。

    洛予宸听到这些消息,总觉得心里滋味很复杂。某天放学之后,不知怎的,也走进了那家乐器行,坐在落地窗前的那架钢琴上,弹了一首曲子。

    他们这样的家境,家中子女多多少少都会学一些乐器或其它才艺。洛予宸的钢琴弹得极好,一曲完毕,店外不少驻足的人都鼓起了掌。洛予宸在人群中瞄了一眼,没有看到自己熟悉的面孔,那一瞬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没什么意思,不知道自己这个举动有什么用。

    之后和袁霄去打球回来,又路过那家乐器行,还未走近,袁霄就诧异开口了,“哎,这个不是你下午的时候弹的那首曲子吗,我差点没听出来。”

    分明是同一首曲子,但是音调和弹奏方式的些许改变,就给这首曲子加入了不一样的味道,洛予宸一愣,抬头一看。

    远远的,就看到了那巨大的落地窗后,是余清浅的身影。

    所以,她下午的时候其实是有听到他弹的曲子吗?

    “别说,那个余清浅这样坐在钢琴前面,连我都觉得,她比穆恬更吸引我了。”袁霄模摸下巴,“就是实在太高冷,不好接近。”

    “你以为你接近了她就会理你了?”洛予宸心里有点酸。

    袁霄诧异的扭头上下瞥了洛予宸一眼,突然玩味的笑了,“喂,兄弟,有兴趣?”

    “我不懂你的意思。”洛予宸不动声色。

    “我们俩谁跟谁啊,从小就一起长大,我会不知道你心里面的想法?”袁霄很八卦的道:“你要真觉得余清浅不错,不如就试试看,好歹你是校园男神,她多少要给你几分面子的!”

    “呵……”洛予宸觉得好笑。

    余清浅可能都不认识他,谈什么给不给面子?

    一曲完毕,洛予宸就看到余清浅站起身,和乐器行老板行了个礼,然后匆匆出来,上了一辆车。

    “不是说她家只是小康,原来家境很不错嘛。”袁霄有些惊讶。

    那辆车可不便宜。

    “你现在兼职做八卦周刊的记者?”洛予宸没好气的白了袁霄一眼。

    “我这不是为了你吗?想帮你多打听一点消息嘛!”袁霄觉得自己太冤枉。

    洛予宸什么都没有说,但是袁霄很清楚。从某种意义上,洛予宸没有直接开口否认他的话,其实也就是默认了某些事。

    但是余清浅的消息实在太少了。她在学校几乎没有什么闺蜜之类的存在,一直都是独行侠。班导师肯定知道她家里的事情,但是袁霄总不可能去撬开班导师的嘴巴,于是心思只好放在余清浅每天的行踪上。

    “她最近每天中午都要去树林那边看书。”袁霄对洛予宸说道:“对你很有利的一点是,那边正好对着篮球场,她看书看累了,一抬眼,就能将篮球场的情况尽收眼里。”

    洛予宸听着,脸上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中午打球的时候,明显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予宸,你今天是吃了兴奋剂吗,还要不要我们活了?”

    “你已经很受欢迎了,能不能稍彻收敛一下你那无处安放的魅力啊!”

    “也让我们进个球嘛,每次眼看都要到篮框了又被你给打回来,让人很受打击!”

    一群球友纷纷哀嚎着。

    洛予宸抬起手臂将额头上的汗水抹去,站直身子笑了,“明明就是你们太弱,还怪我不给你们放水,有没有这种道理?”

    他走到球场边缘,拧开一瓶运动饮料,喝的时候视线不经意的往树林那边一瞥。

    层层叠叠的树林堪隙中,余清浅低着头,手中拿着书和笔,十分认真的模样。

    洛予宸心里失落了一秒钟。

    但是尽避如此,在之后打篮球的时候,他还是没有手下留情。

    他这个习惯维持了整整一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不回家最新章节 | 娇妻不回家全文阅读 | 娇妻不回家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