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无良恶霸 > 第四章

无良恶霸 第四章

作者 : 艾林
    【第二章】

    巳时二刻,楼定业在狻猊楼里醒来,楼秀与几位丫鬟伺候他梳洗完毕,奉上羊奶供他享用。

    “不喝了,那个姑娘你安置在什么地方?”昨日的大火直到子时才扑灭,但想到罪魁祸首,他非但没有怒意,唇边还多了一抹笑意。

    好奇怪啊!他心往下沉。主子的臭脸狠意怎么都不见了?平日纠结的眉头居然在笑意中舒展了。

    这是他家爷儿吗?楼秀出神的想着,忘了回话。

    “问你话呢!”楼定业容不得下人有半丝拖延,语气带上怒气。

    “回爷儿,那位姑娘小的安置在鸾和院,还派了个心细手巧的丫头照看着。”楼秀急急回答。她是沈家人,照例应该吊起来拷打一番,再关到地牢饿上三天三夜的,不过就昨日那一幕看来,他相信主子一定不乐意看到那姑娘受苦。

    “嗯,做得不错。”楼定业威风地站了起来,“去鸾和院。”

    他走在最前头,带着七、八个人,一起前往。

    来到院中的厅堂,根本没有少女的身影,只有一个看起来快要晕倒的丫鬟。

    他冷然回身,直瞪着垂着脑袋的总管哼问:“人呢?”拳头已经紧握。

    楼秀很无奈。他怎会知道?自己一大早就在主子身边做牛做马了呀。

    “小顺,那姑娘呢?”他赶紧替主子问道。

    “姑……姑……”丫鬟蠕动嘴巴想说什么,可在看到主子青筋直冒的额头后,她就“啊”的一声晕倒了。

    “没用的东西!”楼定业斥喝。

    “爷儿,你放心,那位姑娘绝对跑不出楼府,咱们楼府宅院广阔,她可能是在哪里迷路了。”而且楼府围墙高筑,各门都有护院看守,想要逃出去,那是绝无可能!

    “迷路?”倒也不无可能,楼家占地甚广,即使是在楼家当差一辈子的老仆从也会有走错路的时候。

    那她会是去了哪里呢?楼定业带戾气的眉头深深地往下压,离开鸾和院,举步走向楼府中央。

    此刻打理楼府膳食的胖厨娘飞也似地跑向跟在主子身后的楼秀,边喘气边说:“总管!总管!我可找到你了,那个……有个姑娘在……厨房里骂大厨。”

    骂大厨?她不来骂他吗?有意思。楼定业难得的笑又回到脸上,他火速前往厨房。

    人才到厨房外,就听见中气十足的骂人声。

    “你懂不懂?懂不懂?这青菜是昨日摘的?这么死气沉沉的,你想让我吃到生病吗?我过来时,明明看见有今天采的新鲜青菜。”

    很好!就是这种很恶劣的口气。

    楼定业有些兴奋地抬脚迈进厨房。

    穿着一身崭新宽袖外袍的悠仁冷着脸,手上拿着一把无精打采的蔬菜,很认真地跟大厨争论。

    “这菜又没坏!”谁规定菜只能吃新鲜的?

    “没坏就可以吗?哼,看来你们楼家的品味也只停留在填饱肚子而已,你跟你家主子一样的没品。”

    “你……”大厨气得满面通红。这女人嫌弃菜不新鲜就算了,竟敢批评到爷儿身上,这女人好大胆子!

    “都给我滚远一点。”楼定业介入两人之间,驱赶其他不相干的人。

    见主子又露出有些柔软的笑意,楼秀心里又一诧。太奇怪了……他边想边使眼色,要大伙加速离开。

    满肚子恨意的大厨最后才心不甘情不愿地退了出去。

    一见厨房里只剩下自己和楼定业,悠仁也不紧张,迳自丢下手上的青菜,转身来到宽大的桌前,拿起一颗沉甸甸的芋头,丢进灶上烧着的滚水里。

    “你想做什么?”用煮熟的芋头丢人吗?

    悠仁沉默的递过去一个挑衅的眼神,丝毫不怕他。

    大唐民风开放,对女子的限制比以往的朝代都要少,因此她既出入过宫廷,也游走于市集,还很大胆的与朋友共同创立书肆,加上这两年的艰难历练,也让她更为机敏和勇敢。要不是她够坚强,她早已屈服于悲伤和现实。

    “不想回答?还是你在回味我昨日的吻?”楼定业靠了过去,停在能嗅到她身上香气的范围内。

    那个吻?他竟然还敢提!这人寡廉鲜耻到令人发指!今早,她用镜子检视过被亲吻的唇,肿胀已经消失,并未留下什么难堪的痕迹,但有种说不出的酥麻依然萦绕不去,心里有着动摇。

    恶霸!可恨!

    在她不知想些什么时,他已走到她跟前。

    好近,近到他的鼻息可以撩动她额前的发丝。

    “吻?我昨晚只是被一只苍蝇咬过!我丝毫不觉得那是吻。”悠仁灵动的眼睛里满是倔强。

    “苍蝇不咬人。”楼定业好心情的回应。

    连他自己都意外,恶劣的辱骂竟未撩起他的怒气,反而还包容地笑了。也许他这辈子的包容,都给了眼前这个女子。

    在那一瞬间,在四唇相贴时,似乎就注定了他的沉沦。

    “我喜欢你这张小嘴吐出的每一个字。”他宠溺的眼神带着穿透人心的魔力。

    用了很大定力,悠仁才压下扬手打人的冲动。好欠扁的男人,露出这种撩人心弦的眼神是想做什么?

    “你离开鸾和院到这里,没有迷路?”她的脸在怒气之下好美!楼定业忍不住伸手想碰触她。

    “很遗憾,你的贼窝里没有你所想的那么复杂广大,我就算在比这座府邸包大的地方都不曾迷路过。”

    这么大的架子、恶劣的口气,真的好像他呢!“哦?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好大的口气,不过他喜欢。

    悠仁瞄他一眼,提着宽袖袍,站到厨房的门口,指着外面。

    “所有造园匠师都有按一定的规矩设计格局。远处那座最高的黑楼坐北朝南,即可用它来定位,厨房必在下风处,要找到路还不容易吗?”

    按她的气势和见识来看,她绝非一般人家的小姐。楼定业心中有了一丝了然,而且她的才智,也令人叹服。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没有,我想先把我的早膳吃完。要取我性命,应该不差这么一点时间吧!”拖着曳地的袍子,悠仁回到灶前,熟练地用笊篱把煮软的大芋头盛在盘里。

    好!他欣赏她临危不乱的气度。

    “何不让大厨来做?”适才跟她吵架的大厨,是从江南特地请来的,厨艺自不在话下。

    “如果厨子达不到我的要求,我宁愿自己亲手煮。”小小的身子又在桌前忙碌起来,调配着佐料。

    几种家常的香料,经过她的巧手,散发出可口的芳香。

    “手艺还不错。”楼定业由衷地赞道。

    不理他的评论,悠仁迳自将调味料和大芋头摆上桌,然后双手一撑很不客气地坐上木桌。

    他看了莞尔,眼睛里流露出宠溺。她傲气又率性的坐姿很有江湖儿女的味道,怎么看都觉得顺眼。

    剥开芋头的褐色厚皮,她用小勺挖着芋泥,沾上调味料,大口大口地吃起来。从前日被装进箱子后,她就没进食,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

    楼定业眼神忽地一黯。那张樱唇塞进香滑的芋蓉,变得更加可口红润,看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他觉得自己也快要饿死了。

    他忍不住拿出腰间匕首,直冲芋头而去,剐出一团,放进嘴里。

    香滑带着热气的芋泥滑进喉头,尝到好滋味,他又剐了一团,跟悠仁一起共享一颗大芋头。

    咦?好像有事情不太对劲啊!

    食物进入腹中,悠仁的脑袋开始运作。饥肠辘辘的她脾气会特别臭,脑袋也不好使用,所以她的闺中好友兼书肆手下关小白,会随身带着食物,以防她肚饿时抓狂。

    眼下肚子填饱了,她总算察觉出异样。“楼定业,你在做什么?”放下手里勺子,她冷下脸来。

    情势实在有点诡谲,他们绝对不是那种能在一起吃吃喝喝的关系,可他却跟她分食一颗芋头,好生奇怪,他到底有何目的?

    “欣赏你的厨艺。”楼定业收回匕首,饶富兴味地回答。

    这回与他对视,悠仁的脸突然不由自主地烧起来。他薄薄的上唇沾着芋蓉,又令她回忆起那个热烈的吻。

    该死!她咬牙抽气。这个死恶霸!

    “昨日火势如何?”不愿再把思绪放在那个吻上,悠仁故意挑衅的问,她连夜被带回楼府大宅,对后山的事一无所知,趁这个时候想探听一下。

    “烧掉仓库两间半,货品全无。”楼定业垂下头,凝神看眼前被几绺秀发遮挡住的小脸。情绪陌生的起伏,鲜有的温柔被她勾起来。

    这种感觉很微妙,越是看她,他的心就越贪婪,没有一刻感到餍足。他想触碰她、亲吻她……

    光想,他的身体就已经燥热起来。

    “楼家损失惨重!”

    “九牛一毛而已。”他轻笑。仓库毁坏,重建需费时半年,这期间不但要投入大量钱财人力,还严重影响他的黑道生意,毕竟大部分私下买卖的货物他都留在后山。假如烧他后山仓库的是别人,他肯定用最残忍的方式,送那人去见阎王爷。

    可下手的人是她,他就需要好好思量思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无良恶霸最新章节 | 无良恶霸全文阅读 | 无良恶霸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