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太子是路人 > 第十六章

太子是路人 第十六章

作者 : 心宠
    【第九章】

    她作了一个迷离的梦。

    梦中,她回到了棠州,站在那一池熟悉的湖沼旁,然而,却没有她熟悉的野鸭子。

    “鸭子都到哪里去了?”她喃喃地问。

    “都被太子殿下捉进宫里了。这天底下,已经没有野鸭子了,姑娘若想见,必须进宫去。”一个声音答道。

    她不禁好气又好笑,想到令狐南蛮横无理的模样,心底却渗出甜蜜,双颊微微绯红。

    有人抚着她的秀发,痒痒的,把她逗醒了。

    睁开双眸,猛地看到令狐南一张俊颜欺近,她吓得跳起来。

    “怎么了?”他笑问:“作什么梦呢?看你一抽一搐的,也不知是高兴还是害怕?”

    他回来了?这么快?

    杨元敏看向窗外,只见夕阳晚照,古庙中已不见令狐霄那班死士的踪影,一抹金色斜辉映进来,显得格外恬静。

    她掐掐自己的手心,确定是否有知觉,以免眼前的一切又是一个梦。

    “你睡了快一整天了,”令狐南道:“放心,事情已经办妥。”

    “真的?”她忍不住哀上他的脸庞,肌肤光洁,并非幻觉,“你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你到底是盼着我回来,还是不想再见到我?”他故意叹问,“若盼着我,昨夜何必要逃?”

    “反正逃也逃不出你的五指山……我是孙悟空,你是如来佛!”她努努嘴,想到他昨夜的欲擒故纵,又气不打一处来。

    “那些迷香还是有点儿作用的,现在我还头晕呢,若非早有准备,及时避开,真要着了你的道了。”令狐南莞尔,“也不知阿紫那鬼丫头从哪儿搞来这东西,改天找她算帐去!”

    杨元敏凝视他,确定他完好无虞,所有的激情再也按捺不住,她一把揽住他的腰,小脸埋得很低很低,钻进他的胸膛。

    令狐南一怔,没料到她忽然来这一手,愕然之后是一阵狂喜。他伸臂回应,将她紧紧纳入怀中。

    “你大哥呢?”她小声问。

    “父皇封大哥为幽州王,他已经屁颠屁颠赴任去了—”令狐南轻松道。

    “所以……他到底是不是你大哥?”杨元敏无比迷惑。

    “是。”他颔首。

    “从前,你们都冤枉他了?”她讶异抬眸,“那……那……”

    “你想问,是不是我从中作梗,为了夺得皇位谋害亲兄?”他替她说。

    “我不会这样想你……”杨元敏诚挚回答,“我知道,你是好人。”

    “呵,傻瓜,那可是皇位呢,再好的人也会受不住诱惑的。”他忍俊不禁。

    “所以……”他真的干坏事了?

    “不过你放心,你相公我不是一般人,皇位什么的,对我来说都是浮云。”令狐南搂着她,“我才不屑使那些阴谋诡计呢。”

    “那到底是谁在陷害你大哥?”杨元敏越听越糊涂。

    他沉默,俊颜凝敛下来,最终沉声道:“父皇。”

    “什么?”亲生父亲会害自己的儿子?为什么?这到底……她实在错愕。

    “父皇当年是靠周皇后娘家的势力才登上皇位的,可他心里一直喜欢我母亲。母亲出身低微,从前不过是个小小爆婢,父皇好争歹争,才为她争得一个荣嫔的位置。那一年,狄国犯我边境,父皇御驾亲征,回来后,却得到我母亲去世的消息,他当即就病倒了……”

    好熟悉的故事,不知为何,她倒是想起了自己那个苦命的娘。

    难怪她与令狐南之间,总感觉有种天生的缘分,原来,他们是如此同病相怜的两个人……

    “父皇觉得我母亲死得蹊跷,查证之下,果然与周皇后有关。他不动声色,悄悄在周皇后的饮食里下了慢性毒,过了两年,周皇后亦魂归西天了……”

    杨元敏一愣,没想到,堂堂国君,居然会用这样阴毒的手段对付结发妻。

    “父皇一直比较喜欢我,一看到大哥就想起周皇后,他一直想废太子,朝中大臣诸多反对。后来,父皇发现周皇后生前与一侍卫有私情,立刻抓住这个把柄,逼大哥与他滴血认亲。”

    “所以,是皇上暗通了那个什么张太医,冤枉了你大哥?”杨元敏总算彻底领悟,不胜欷吁。

    令狐南点点头,“这番真相我也是后来才得知的,我一直不想让大哥见父皇,就是怕他伤心—毕竟,被亲生父亲如此对待,谁都受不了。”

    所以他宁可令狐霄恨他,以为是他在从中作梗,也比了解这残酷内幕强一点。

    此时此刻,她才体会到他的日子过得如此不易,顾全大局,左右为难,亏了他还能温和微笑,性格明朗,没有愤世嫉俗,心理扭曲……

    这一刻,她做了一个决定,一个与他同甘苦、共进退的决定。

    她不再执着,因为,若再这般执着,就等同自私。人有时候要牺牲一些东西,才能得到更多。

    “这次进宫,皇上是怎么对你大哥说的?”杨无敏问。

    “父皇说,不必再滴血认亲,不论大哥是否是他亲生,他的感情也不会变。太子之位是易不了,就封大哥做个幽州王,问大哥同不同意。”令狐南叹息道:“事到如今,大哥也明白父皇始终不喜爱他,也死了心。其实,他并没有什么天大的抱负,这些年来在江南惹出许多祸端,无非是想证明自己的身世罢了。”

    她该说,皇上是一个深情的人,还是薄情的人呢?深情时,待荣嫔如此刻骨铭心,薄情时,却连自己的亲儿也可以不顾……这宫墙内的纷扰,她真的不懂。

    “明天……我就要离京了。”他忽然问:“小敏,你……愿意等我吗?”

    “离京?”去哪儿?

    “父皇派我去摆平狄国战事,毕竟是由我惹出来的。”他微微笑,“我若对你说,我对庄涟漪没有半分感情,一如当年的父皇与周皇后一样,你会信吗?”

    她信,她信……这一刻,无论他道出再离奇的故事,她都相信。

    “小敏,你愿意等我吗?”他盯着她,仍旧那句话,几分期盼,几分忐忑。

    “我要回棠州了。”她却说。

    令狐南脸色一变,失望的表情像潮水般,顿时将整张面孔淹没。

    “回棠州—等你。”她忽然峰回路转,给他一个天大的意外。

    他吁出长长一口气,捧起她的脸一顿摩挲,骂道:“你这个磨人的小表头!”

    杨元敏没料到前来送她的,居然会是庄涟漪。

    这个如仙似妖的女子一袭白裘,往宫门处一站,引得四下侍卫无不噤声屏息,直想倒在她的倾城美貌之下。

    她只在棠州见过庄涟漪两次,住入东宫这么久,对方却一直没露面。

    她依旧记得那日,她正穿着订亲的礼服在镜前欢喜期盼,庄涟漪从天而降,递给她一张令狐南的画像。

    那一刻,她的世界天崩地裂。

    “杨姑娘,”庄涟漪笑道:“太子已启程前往边关,我特意来送送你。”

    “太子妃不必多礼,”杨元敏欠了欠身,“仔细想来,当初太子妃是专程到棠州见元敏的吧?”

    “没错,我听说太子在棠州乐不思蜀,便猜想姑娘到底是何等人物,一心想目睹芳容。”

    “那日在山间,娘娘一直跟着我们?”否则哪会这么巧,找了个空隙与她说话呢?

    “呵,对啊。”庄涟漪答,“那日我一直跟着你们,看见太子殿下与你说笑,我从未见过他如此快乐,跟在宫里的时候截然不同—当即我便知道,他是爱极了你。”

    杨元敏一怔,对上她那依旧明媚的笑容。奇怪,为何没有一丝酸涩?这语气,也没有料想中的醋意?

    “杨姑娘,我想你有些误会。我本无意与你争太子,等他从边关归来,我自当成全你们一段美满姻缘。”

    “什么?”杨元敏眉一凝,“可是……”

    “可是我为何还要挑起两国战事,不一开始就说明,对吗?”庄涟漪坦言道:“因为,我在等。”

    “等?”等什么?

    “有一个我爱慕的人,却一直躲着我。”她望着晴朗的远空,“我一直在等他站出来。现下,我的心愿就快要达成了。”

    所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激将法?

    杨元敏愕然地怔在原地,难以置信。

    “有一个小秘密,我要告诉你—”庄涟漪凑近,对着她的耳根子低语,“嫁进东宫这些年,太子连我的手都没碰过呢!”

    原有的惊讶又添了三分,她只觉得整个人都僵了。

    这太子妃存心戏弄她吗?不,看着那张狡黠却幸福满满的面容,她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此刻的庄涟漪,她再熟悉不过,那样的表情,她也曾见过。

    在她照镜的时候,在她忆起令狐南的时候,她也这般……喜悦害羞的。

    所以,那所谓的心上人肯定存在,至于到底是谁,与庄涟漪又有怎样的故事,她就不必去关心了……

    “胜了、胜了!”杨元茵跑进来,气喘吁吁,“太子得胜还朝—”

    杨元敏没有意外,亦没有惊喜,依旧针线不断,忙着绣她的绣像。

    她答应过令狐南,要绣好这幅像,等他归来。

    “三妹,恭喜了!”杨元慧缓缓踱进来,“王大人方才传话来说,太子这几日便会启程赶来棠州,接三妹回京完婚。”

    “真没想到,太子到了边关,没花费一兵一卒,便与狄国和平解决战事。”杨元茵絮絮叨叨说着她听来的八卦,“据说,那太子妃红杏出墙,狄国那边也没了脸面争吵,三言两语,便与太子讲和了。”

    “太子妃主动提出仳离,咱们齐朝也算顾及她的颜面,没有追究她红杏出墙之罪。”杨元慧还补充道:“三妹啊,将来你就是堂堂正正的太子妃,没人再跟你抢了。”

    两个姊姊一唱一和,其中嫉妒之情仍可察觉,然而,讨好的成分却多了些。

    杨元敏不禁感慨两个姊姊真是聪明人,虽然百般不情愿她成为太子妃,但眼见大势已定,又能放下姿态佯装祝福,果然沉着。

    将来,无论把绿柳堡交到谁手上,都不必发愁。掌事之人,的确需要这般心计深沉。

    “元敏有一件事想与两位姊姊商量—”她终于从绣架上抬起头,缓缓道。

    “三妹,快说啊。”

    “那一次刺绣大赛,小妹侥幸夺得头筹,然而此次嫁入京中,恐怕再不能为爹爹分忧打理堡中诸事了,”她淡淡笑着,“所以……”

    “三妹可是想建议爹爹再办一次刺绣大赛?在我和大姊之间选一个人吗?”杨元茵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那就再办一次好了。”杨元慧亦不甘示弱。

    “如此也太麻烦了。”杨元敏却道:“都是自家姊妹,何必比来比去?爹爹叫我决定未来掌事之人选,我想……”

    她看着两个姊姊的脸色渐渐转为苍白,心中紧张可见一斑。

    “我想,这未来堡中诸事,就由两位姊姊共同打理吧。”

    “什么”两人皆愣住。

    “大姊最能审时度势,二姊精于理财,两位姊姊若能精诚团结,我绿柳堡将来势必成为天下第一大堡。”她将两人的手搭和在一起,“这,也是爹爹的心愿。”

    杨元慧与杨元茵对视一眼,虽然亦有诸多不情愿,却彷佛被这瞬间感动了。

    有这一点点感动,也就够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她相信,未来会朝着她憧憬的发展……毕竟,血浓于水。

    “这是什么?”

    杨元敏读完一章,难以置信地看着手中的志异小说,惊讶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呵呵,我叫人写的。”令狐南就等着她这一刻的反应,笑容得意扬扬。

    “这里面的东楚国君,就是指你吗?”杨元敏瞪着他。

    “当然啦,复姓令狐,名南。”俊颜扬眉,“虽然国号用了改匿之法,但世人一看,就知道是他们英明神武、俊美无俦、智勇双全的天朝陛下。”

    “那么,这个爱刺绣的皇后,就是……我?”她叫道:“什么名门之后、倾国倾城,我哪有啊?”

    “绿柳堡,算名门吧?你在我眼里,就是倾国倾城。”令狐南拥住她,嘴巴比蜜还甜。

    “干么找人……写这个?”她有些害羞,娇嗔问。

    “免得坊间那些无聊文人造谣生事,他们见我后宫只你一人,便说你什么狐媚转世、红颜祸水,我一听就气!”他轻哼一声,“我找来最着名的志异小说家,给了他一大笔钱,让他写了这《绿柳传》,果然效果奇佳,骗取阅者眼泪无数,现下世人对你评价特好,都说你是千古贤后!”

    “你也顺便给自己封了个什么千古痴情一帝吧?”杨元敏努努嘴,想到这书中的肉麻词藻,打了个寒颤。

    “好歹你夫君我也花了些银子,总得让我尝些甜头吧!”令狐南脸皮比城墙还厚,“不过这书主要还是称赞你。”

    杨元敏搁下书,叹了口气。方才的阅读真是太刺激了,她一时缓不过来。

    “春天到了,野鸭子们都飞回来了。”他连忙在她耳边道:“明儿个我陪你去喂—”

    “嗯。”她仍在失神,懒懒地答。

    “你不是说过,宫里没有树不像人住的地方吗?早些时候父皇在位,我不好怎样,如今我已经继承大统,明儿个就下令,特意给你盖一座绿树成荫的偏殿,名字我都想好了,叫翠浓庭,如何?”

    “嗯。”她似乎不太兴奋,还是那副怔怔的表情。

    “皇后,在想什么呢?”令狐南发现她的不对劲,扳着她的脸转过来,“怕我纳妃吗?放心,昨日好几个王侯将相想把他们的女儿送进宫来,都被我大手一挥,当场拒绝了,你真该看看他们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模样—”

    “我真的像书里写的那样吗?”杨元敏终于忍不住,小脸皱成一团。

    “哪样?”他一愣。

    “从来都是你主动对我好……我处处回避,伤透了你的心?”她对那番描写耿耿于怀。

    “那都是为了煽情,刺激销量—”令狐南连连解释,“也是为了说明你没有勾引我,都是我一心暗恋你、强迫你、霸占你!”

    “反正我心里不舒服,忽然觉得很愧疚,”杨元敏嘟着唇,“其实,那时候我仔细想过,等你从边关归来,就算做妾,就算下地狱、无颜再见娘亲了,我也愿了……”

    他笑了,有如春冰融化,雪上花开,一把将她揽进怀中,暧昧道:“现在补偿也一样—来,亲我一下!”

    “什么?”她看看四下伺候的太监,脸儿顿时羞红。

    太监们彷佛早就看惯了这少儿不宜的戏码,纷纷挪动步子,退到远得不能再远的地方。

    杨元敏低眉,在他唇上轻啄一下,算是对他劳苦功高的嘉奖。然而,令狐南显然不能满足,按住她的颈间,加深这个吻,缠绵悠长—

    莫问窗前月,何日洒银辉。风吹云雾散,花影自然来。

    不知为何,她忽然想到这一首诗。

    是呵,令狐南的出现,给了她人生最大的惊喜,从不曾料想会拥有他的爱情,然而,缘分却不期而至,把她捧上明媚的云端。

    人生,就是时常在不经意间,达成所愿。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太子是路人最新章节 | 太子是路人全文阅读 | 太子是路人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