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金主真好睡 > 第一章

金主真好睡 第一章

作者 : 宛姝
    【第一章】

    很久以后,卓杨依然在后悔那天晚上为什么不好好待在家里,偏偏要去夜店,就算去了,为什么喝酒要喝得那么疯?如果她稍微理智点,就不会和苏衍这个臭男人上床。上床也就算了,为什么她还要陪他一次又一次。

    无数个为什么占据着卓杨的脑袋,她感到无比后悔,怀疑自己是不是脑筋短路,像苏衍这种精明的男人,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一旦纠缠上,可不是想甩就能甩掉的。

    她卓杨明明就是个来去如风,让人想抓都抓不住的坏女人,她有过很多对象,她诱惑他们,却偏偏让他们吃不着。她有兴趣上床的,五根指头都数得出来,她享受着这些男人的奉承与金钱,可甩掉他们的时候,要多无情就有多无情。

    按照卓杨好朋友程穆穆的说法,卓杨就是渣女中的战斗机,能跟她相媲美的,必须是渣男中的火箭炮。

    不过卓杨对程穆穆的说辞很不屑,程穆穆一个做过男人情妇的女人根本没资格这样讲她,她们之所以能成为朋友,不过是烂锅配烂盖罢了。

    人生苦短,素来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这是卓杨的人生信条。对那些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或者是感人肺腑的爱情剧在她未成年前就不相信了,更何况她现在是一个已经二十四岁,知晓人情世故,容颜固然娇媚,心肠却冷然如冰的女人了。

    卓杨觉得自己是个坏女人,但她变成这样,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什么事情都有个原因,可说起来,却偏偏又是一段伤心的往事。

    少女时代的卓杨就已经非常漂亮美艳,十六七岁的女孩子,在高中时期就已经非常惹人注目。同龄的女孩子还在烦恼如何减肥,如何花为数不多的钱去掉脸上的痘痘时,卓杨在其中绝对是个特例。她身材匀称,肌肤若雪,夏天穿着制服的百折裙时露出的那一截小腿莹白如凝脂,往往惹得青春期的男孩子盯着看,女孩子则咬着手帕嫉恨着、羡慕着。

    纤腰盈盈一握,乌青的头发扎成马尾,走路的时候一甩一甩地刷过白皙修长的后颈,下课时她路过走廊会有隔壁班的人趴在窗户上看她,而她总是绷着一张冷艳的小脸,目不斜视。

    那时候的她是个骄傲的公主,脾气有点傲,性格有些耿直,成绩也不错,很自然的,也没多少女生愿意和她交朋友,毕竟青春期的女孩子最为敏感,没有多少人愿意去做绿叶衬托娇花。男孩子倒是对卓杨格外追捧,毕竟漂亮的女生男生都爱。

    卓杨刚上高中时还发生过一件趣事,他们所在的高中其实是台东算校风比较严谨的学府,学生一般都是认真读书,但有些学生会私下票选评比校花、校草,卓杨所在的学校也有这样学生私底下的票选活动。

    她入学那年,学校的校花还由高三的一个学姐占据着,并且那学姐已经在榜两年了。

    可卓杨一来,不仅在低年级引起纷纶,连即将进入升学关键时期的高三学长姐们也起了骚乱,学校一些学生说要私下办一个比以往更大的校花、校草评选活动,让全校的学生都来参与投票,为了表示慎重,还特地制作了邀请函,发到了卓杨的手中。

    当时的卓杨满脸懵懂,在她尚未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时,她就已经雀屏中选,荣登校花排行榜第一名,当时被比下去的学姐脸色难看,难看到时隔好长一段时间后都能让人记忆犹新。

    可随着美誉而来的是人的嫉妒与不满,稍微野蛮一些的女生还会在她回家的路上堵她,要卓杨不要勾引她们喜欢的男孩子,可是让卓杨郁闷与无奈的是,她根本就不认识她们口中的同学或者学弟。

    起先她会解释,但之后她也懒得解释了,被嫉恨占据内心的女孩们早就失去了普通人的思辨能力。

    卓杨逐渐变成了人们眼中的冷美人,她的世界里就只有读书,在充满荷尔蒙与各种情绪冲撞的青春期里,她想要的,就只那远在台北的那间大学。

    什么恋爱,什么因为迷恋而产生的小鹿怦怦跳,她全都没有,卓杨觉得,她在学校里唯一喜欢上的,应该是听课的间隙,在炎热骄夏的蝉鸣声里,一转头就可以从教室里越过窗户所瞥到的梧桐树,那样高大与繁茂,永远生生不息,永远屹立在那里,陪伴着她。

    卓杨一直秉承着低调做人的准则,但她不找麻烦,并不代表麻烦不会找上她。

    升入高二的时候,班上转来颇为嚣张的女孩子,她叫任明明,一进入新班级就扬言要追求班上一个特别温柔的男生周放,还放话除了她之外谁都不能对周放有企图心。

    对于这种中二病晚期的女孩子,班上的人没有人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周放本人对她则是进退有度,待她跟班上的人一样没有差别,一视同仁,绝不多说一句话,将任明明气炸了,整天在教室里跳脚。

    后来有好事者说了一句,“周放喜欢的人是卓杨,周放一直暗恋卓杨。”这话就这么传到了任明明的耳朵里,她气得耳朵与脸蛋都红了,恨不得立刻找人将卓杨揍一顿,或者与卓杨大吵一架。

    但任明明忍住了,因为卓杨身上那股生人勿进的冰冷让她未靠近她半步,也未曾说过一句话,可偏偏周放喜欢的是卓杨。

    任明明想到了一个挑衅卓杨的办法,那时候正临近她过生日,便状似热情地邀请全班同学去参加她的生日宴会,并煞有介事地给班上的每个人写了邀请卡片。

    除了卓杨。

    卓杨很清楚地记得任明明在某个放学的傍晚当着全班人的面大声地叫喊道:“卓杨,不好意思,我不小心忘记写给你了,不过我还是真心诚意地邀请你来。”

    四周都很安静,几乎每个人都看向了坐在位置上的卓杨,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隔岸观火。

    卓杨默然着,她的背挺得很直,像是没听到一般,只是站起来慢慢收着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家。

    任明明的脸色有些难看,急速直球打过去却扑了空的感觉当然很差,她就想看看卓杨同她撕破脸后会是什么样子,但她低估了卓杨的忍耐能力。

    这时周放却走到卓杨的桌前,说:“卓杨,我们一起走吧。”

    刹那间,教室里一致响起倒抽一口凉气的声响。

    这什么情况?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任明明则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她抑制不住地大喊,“周放!”

    周放置若罔闻,仍然微笑地看着卓杨。

    卓杨不解地皱着眉,她不知晓周放唱的是哪出戏,她同周放也并不相熟,她为什么要同他一起走。

    要是以往,卓杨会毫不犹豫地拒绝并且走人,但今天任明明的挑衅着实惹到了她,她不想同任明明一般见识可也不代表她会任由任明明步步紧逼,她不仁,那她何必故作良善呢?

    终于,卓杨舒展了眉尖,朝周放微微一笑,“好。”

    两人旁若无人地相偕离开。

    走在路上的时候,两人都很沉默,卓杨犹豫再三,喊了一声周放。

    “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周放温声道,他信步走着,没有转过头去看卓杨,他的侧脸在落日的晚霞中显得格外温柔。

    “嗯。”

    “因为任明明真的很讨厌,她三番两次的纠缠我,但我相信,过了今天,她应该会消停一会了。”

    卓杨停住了步伐,转身看向周放,声音平稳,“你利用我?”

    周放随着她顿住了脚步,他的神情不改,眉眼依然含笑,他回望着卓杨,道:“你不是也在利用我吗?任明明刚才的神情让你也很愉快吧。”

    卓杨沉默不语,因为周放说得没错,她只是没有想到一向温和的周放会存有这样的心思,又或许,他从来就是这样的人,只是善于伪装罢了。

    伪装?一想到周放所有的笑容都是假的,卓杨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可果然如同周放所言,任明明安份了好长一段时间,她不再挑衅卓杨,也不再纠缠周放,卓杨难得安稳了一段日子。

    再后来的事,是卓杨想不到的,她本以为高中生涯会以她考上理想的大学后结束,过程中的波澜除了任明明以外不会有其他人的参与,但高二结束的时候,她却和隔着好几个班级的秦佳余交往了。

    一个特别阳光的男孩子,他们的相识非常具有戏剧性,然后便慢慢走到了一起,要升入高三的那个暑假两人打了很多个电话,也就是在那个暑假,他们一起去了淡水,就在淡水老街的一角,她有了人生的第一次接吻。

    她失去了心跳,但却感受到无尽的温暖,秦佳余箍在她腰上的手臂让她觉得有点疼,但透过皮肤传过来的灼热温度却熨烫了她的心。

    她甚至想着,一定要和秦佳余考到同一个地方,虽然以秦佳余的成绩是进不了她要考的那间大学,但也一定能考进附近的大学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金主真好睡最新章节 | 金主真好睡全文阅读 | 金主真好睡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