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吉星医娘 > 第一章 借尸还魂

吉星医娘 第一章 借尸还魂

作者 : 简璎
    天地为证、日月为鉴!下一世,我花萸一定要和大人身分匹配,不再叫大人承受外界的污言秽语!

    “姑娘!您到底在说什么啊?真是急死奴婢了!”多莲看着主子不停呓语,恨不得贴到主子嘴边听个明白。

    “妳这是在做什么?”清霜蹙着眉将多莲拉开,拧了条布巾仔细的给主子净面和擦手。

    “清霜,妳听姑娘好像一直在说什么大人大人的?是要找咱们家大人吗?”多莲忧心忡忡的看着主子。

    “怎么可能?”清霜头也不抬。“妳何时看过姑娘找大人了?”

    多莲咬着下唇,终于静了下来。是啊,姑娘和老爷向来不亲,遇到什么难题总是自个儿解决,从未去劳烦过老爷,又岂会在呓语之中提到老爷。

    “那姑娘口中的大人到底是谁?”多莲不解的问。

    “姑娘作梦说的话,妳当真做啥?”清霜把布巾递给多莲,忧心道:“姑娘的手比昨儿凉了一些,可又没有退烧,究竟怎么回事请来的大夫也总说不明白,开的方子喝了跟没喝一样,咱们又人微言轻,不能说什么,再这样下去该如何是好?”

    多莲嘴快道:“我就说那几个大夫都有鬼,妳却说什么先不要抱着成见,看吧!泵娘都发烧昏迷了一个多月,灌了多少汤药都不见起色!”

    清霜终于转头抬眼看着多莲,“难不成咱们能跟老爷、夫人说夫人请的大夫都有鬼?”

    “说啊!”多莲理直气壮道:“老爷又不是不疼爱咱们姑娘,有什么不能说的?大不了鱼死网破!”

    清霜直勾勾看着床上的姑娘,瞬间一层心酸的雾气涌了上来,让眼前变得模糊,“不是不疼爱,只是不亲,不是吗?”

    多莲泄气了,认同了这个事实,“咱们姑娘真是可怜,明明是陆府嫡出的大姑娘,却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先夫人生下姑娘就撒手人寰,都不知道自己怀胎九月生下的心肝宝贝过这样的日子。”

    清霜斥道:“说了多少次小心隔墙有耳,若这番话传到夫人耳里,有妳受的。”

    多莲却是不怕,哼道:“难道夫人能把我发卖?我可是打小就伺候咱们姑娘的,谅她也没那个胆。”

    清霜摇头,“说妳天真妳还真是天真,夫人什么事做不出来?总之,姑娘只有咱们两个心腹了,一个都不能少,妳自己当心,莫要让人抓着把柄把妳赶出去。”

    多莲扁着嘴,“知道了,我会当心,行了吧?”

    床上的花萸听到这两个忠心丫鬟一人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了,她这才动了动眼皮子,缓缓睁开了眼睛。

    燕朝国相陆祥熙的嫡女陆宛飞,她可真是得偿所愿,拥有了足以和她家大人匹配的身分。

    她从现代穿越而来后,因为身分差异,爱上了不能爱的人,被沉塘惨死。但她在燕朝阳寿未尽,死不瞑目,魂魄可怜兮兮地在世上徘徊了数年,看不下去的阴间使者来引渡她,且答应她,下一世会让他们再相遇,她会带着金手指再次为人,没想到竟然是借尸还魂,重生成为相国的嫡女……

    “姑娘?姑娘睁开眼睛了!”多莲瞠目结舌的指着主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清霜整个人一震,“姑娘!泵娘您醒了?”

    “嗯……”花萸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扶我坐起来。”她觉得头晕,坐起来应该会好一些。

    清霜连忙将主子扶起,多莲迅速塞了个引枕在主子腰后,让她坐得舒服点。

    “行了。”花萸自行调整一下,找到最舒服的姿势,揉按着太阳穴,脑子渐渐不晕了。

    清霜不放心地看着主子,“姑娘,您没事了吗?您还在发烧。”

    “无妨。”花萸眼皮微抬。“倒杯茶给我。”

    “奴婢胡涂!”多莲回过神来,连忙去倒水,主子昏迷了一个多月,都没沾过水,肯定是渴极了。“姑娘,水!”

    多莲将水杯送到主子面前,花萸一口气喝下,将水杯交还给多莲,“还要。”

    多莲忙不迭又去倒水,花萸一连喝了三杯水才止住口渴,魂魄在人间徘徊了数年,她已数不清多少年没喝过水了。

    久旱逢甘霖,花萸觉得这水特别的好喝,豪爽喝水的举动让清霜、多莲看得目瞪口呆,想着姑娘这是怎么回事?再渴也不能一口气把水喝下啊,叫人看到还得了,要被说没教养了……

    “姑娘肯定也饿了,奴婢去熬粥!”清霜猛地回神,说着就要起身。

    花萸摁回了清霜说道:“我不饿,晚点再熬。”

    清霜总觉得要做点什么,又道:“那奴婢去将姑娘的汤药温上……”

    “那汤药不喝也罢。”花萸神色淡淡。

    多莲嘴快,脱口问道:“姑娘是不是知道什么?您会突然生了重病,是不是有人搞鬼?”

    花萸抿了抿唇,她继承了一部分原主的记忆,加上阴间使者还让她知道额外的情报,她很有理由怀疑那位夫人已经暗中搞鬼,但她没证据,在这种情况下,只能暂时保持沉默,等有了证据再说。

    “有没人搞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醒了。”花萸神色坚定。“派个人去上房知会一声,就说我醒了。”

    “是!”多莲跑出去。

    她本来要让小丫鬟去传话,但想到夫人知道姑娘清醒了,不知道有多呕,她就很乐,不想派小丫鬟去传话了,她决定自己去传话,亲眼看看夫人扭曲的表情,哈哈。

    寝房里,清霜担心的看着主子,“姑娘不喝汤药固然是对的,可高烧不退也不是办法。”

    “我很快就会没事的,妳不必担心。”花萸轻轻拍了拍清霜的手,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说,话很自然的就从她嘴里说了出来。

    清霜仍是秀眉紧蹙,“打从姑娘的亲事定下来,夫人就一直想方设法的要搅黄这桩亲事,奴婢怎能不担心?”

    花萸吓了一大跳,“我的亲事?我订亲了吗?”

    这怎么行?她这一世是为了和她家大人重逢才重生的,她怎么可以订亲,怎么可以成亲?她还要去找她家大人哩……

    “姑娘这是忘了吗?”清霜很是讶异,订亲这等大事,居然会忘记?

    “呃……有点……”花萸含含糊糊的糊弄过去,“不如妳给我说说,帮助我恢复记忆。”

    清霜清秀的脸上更添忧色,“姑娘肯定是昏迷太久了,久到连自个儿定了亲都忘了,别的事莫不要都忘了才好……”

    花萸企图四两拨千斤,轻描淡写的说道:“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妳跟我讲讲,我就都会想起来。”

    她此时的身分、姓名、处境,她一醒来就知道了,但订亲这件大事,她就不知道,阴间使者也真会整人,干么不让她什么都知道,不让她带着原主完整的记忆重生,这样吊人胃口好玩吗?可惜她没机会再见到他了,不然非要他说清楚讲明白不可。

    “姑娘……可知道自己的姓名、身分?”清霜润了润唇,小心翼翼地问道,生怕主子连这个都不知道。

    花萸叹了一声,“我是相府嫡女,我叫陆宛飞,我爹是国相陆祥熙,没错吧?”

    清霜松了口气,“不错,姑娘是相府嫡女,也是唯一真正的陆府嫡女!”

    后面那句她说的有些激动,花萸知道是为什么,这部分原主的记忆她有。

    原主的娘亲名为杨琇瑛,是大户人家的嫡出闺秀,她的嫡妹杨琇锦因为爱慕陆祥熙,不惜在杨琇瑛生产时,设计让杨琇瑛难产而死。

    刚出生的原主没了娘亲,陆家也没了主母,杨家此时提出让杨琇锦当陆祥熙的继室,填补杨琇瑛留下的主母空缺,陆祥熙认为杨琇锦是原主的亲姨母,肯定会善待她,便娶了杨琇锦为继室。

    杨琇锦进门后很快怀上了,生下一女陆宛霖,与原主相差一岁,后来肚皮再也没动静,想为陆祥熙生儿子的她,也只能暗自饮恨。

    而清霜、多莲偏心原主,都没把杨琇锦所出的陆宛霖当嫡女,认为只有自己主子才是真正的相府嫡女!

    不过原主自然是不知道自己亲生娘亲是让杨琇锦害死的,阴间使者让她知道这个肯定是有原因的,至于什么原因,依阴间使者会同情她的心软性格,想来是要她为原主母亲报仇。

    好吧,既然她借用了原主的身体,为原主娘亲报仇也在情理之中,这任务她接下了,也一定会设法完成,虽然原主娘亲之死已事隔十多年。

    这回她总算有身分、有地位,有点人权了,虽然她还是个古代女子,可身为相府千金的她,不必再五更天起床,不必再打水、洒扫地伺候人了……

    但当务之急,她要找到她家大人……

    想到这里,她猛然想起自己现在是国相的千金,那她家大人呢?她记得前世她家大人官至国相,现在既然不是,那他会是什么身分?人海茫茫,她要去哪里找她家大人?

    她颓然的看着清霜,沮丧的问道:“清霜,妳听过徐凌澜这个名字吗?”

    清霜看着丧气的主子,又惊讶又不解的说:“徐大人就是姑娘的未婚夫,姑娘忘了订亲之事,却还记得徐大人?”

    花萸瞪大了眼睛,心跳差点停止,“妳说什么?徐大人是我的未婚夫?”

    清霜点了点头,“是啊,三个月前定的亲,婚期在三个月之后。”燕朝的风俗,没特殊情况的话,备嫁期都在半年之中。

    花萸呼吸瞬间急促,心口发热,他是原主的未婚夫?怎么会这样?

    前世直到与她相遇前都没成亲的他,竟然订亲了?

    她眼前蓦地闪过阴间使者保证会让他们再相逢时,闪亮亮的眼神和嘴角微微翘起的诡异表情……原来那家伙不安好心!

    花萸气急败坏的掀开被子,她整个人都气到热了!

    “姑娘……您怎么了?您还好吧?”清霜看着主子的反应,很是不安,主子到底怎么了?一会儿惊喜,一会儿咬牙切齿……

    花萸瞪眼,“清霜!徐大人是何官职?”

    清霜都称他大人了,可见已经在朝为官。

    清霜见主子严肃起来,连忙道:“徐大人在殿试让皇上钦点为状元之后,便入了翰林院,是从五品侍读学士。”

    花萸神情激动了起来,心潮起伏。原来她回到了她家大人二十岁的这一年,他刚高中状元,文采深受皇上青睐,将来前途无可限量,日后他会升为正三品的太常寺卿,一步步高升,最后位居高位,坐上国相的位置,受到皇帝重用,握有实权……

    想到这里,她的心紧紧一缩。

    前世的他位高权重、光风霁月,品格高洁,嵚崎磊落,拥有逸群之才,受皇帝倚重,受文武百官推崇,受天下百姓信赖,还拥有神仙颜值,两人相遇时他已届中年却还是风姿潇洒、翩然俊雅。

    而她,虽然在另一个时空是女装电商小组长,外型亮丽,年轻又充满干劲,一天只睡五小时,南征北讨,不知道什么叫休息,为公司立下许多汗马功劳,不到三十岁就年薪三百万,住小豪宅、开名车,意气风发。

    但穿越后的她不过是个身世不详的弃儿,流浪街头乞讨,让人牙子拐骗,卖进徐府为婢……当初她疲劳驾驶自撞安全岛,醒来成了个签了死契、没人权的小丫鬟,她当真觉得是青天霹雳,比死还难过。

    她不懂老天让她死就算了,为何要让她穿越,让她变成一个身在古代,全然不能由自己做主的小奴婢?

    前世他们身分悬殊,年龄也悬殊,前世的她才十四岁,而他已三十七了,他受到她的吸引是因为穿越前的她是干练的轻熟女,对于治理国家方针,许多想法上与他不谋而合,她给他讲述另一个时空的经济社会等等概念,他听得专注,常要她多讲一些,而她也为他的人品、学问、风采所折服,前世没时间谈恋爱也不想谈恋爱的她,瞬间掉进了爱河,深深为他心折。

    那时她还不适应自己小婢女的身分,脑子里哪里有身分配不配的问题,一头栽进了情网里,还觉得聪颖伶俐的自己配得上他。

    他们相爱,他不愿她为妾,欲娶她为妻,她不晓得大祸临头,还喜孜孜的以为老天安排她死后穿越是让她来遇上真爱的,也埋下了悲剧的种子……

    想到前世是如何惨死的,她瞬间感到呼吸都变得困难了,那种窒息的感觉清楚的浮现,她惨死的场景历历在目,池塘里的泥沙淹进了她的口鼻,凌迟着她,让她清楚的感受着死亡的逼近……

    “姑娘……”清霜眼里有掩不住的担心,今天的主子太奇怪了,是昏迷的后遗症吗?

    “无事。”花萸……此时她该适应陆宛飞这个名字了,她看着清霜,眼神坚定,“我饿了,传膳。”

    多莲回来禀报已经都通知了,不到半个时辰,陆宛飞的松龄院就来了好些人,陆家家主陆祥熙、陆老夫人、陆家主母杨琇锦、陆家二姑娘陆宛霖,以及陆祥熙的两名小妾—— 桂姨娘、月姨娘。

    桂姨娘、月姨娘原来都是杨琇锦身边的大丫鬟,在杨琇锦生下陆宛霖就再也无法怀上孩子时,陆老夫人出面以死威胁,杨琇锦才将两人给陆祥熙为妾,陆祥熙也不敢违逆母亲,勉为其难的接受了,谁知道十多年过去了,两人也是没怀上。

    陆家无后,这成了陆老夫人心中的痛,她想再物色几名小妾给陆祥熙,陆祥熙却是再也不愿了,说陆家无后是命中注定,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他不强求,也要陆老夫人莫再强求。

    陆老夫人虽然放不下,也只能暂时消停,但还是暗地琢磨着再给他物色人选,她就不信陆家会断了香火!

    “祖母、父亲、母亲,只是让丫鬟去通传一声宛飞无恙了,你们怎么就都来了?实在让宛飞又感动又不敢当。”

    陆宛飞示意清霜、多莲一左一右扶她起来施礼,孱弱的模样我见犹怜,清霜、多莲想到适才还坐在桌前气定神闲用膳的主子,吃了满满一碗饭,又喝下满满一碗鸡汤,看起来康健的很,而现在这有气无力的模样是……两人脑子里顿时冒出好多疑问。

    “不必施礼了,快躺下。”陆祥熙蹙眉,对于这个女儿,说到底他是感到亏欠的,虽然锦衣玉食,可他给的关怀太少……

    “多谢父亲体恤,那女儿就失礼了。”陆宛飞从善如流,又极为弱不禁风地躺了回去,嘴角挂着感激的微笑。

    论心机,在穿越前她是女强人,跟厂商谈条件、跟竞争者周旋、跟消费者谈感情,这些都是她的强项,而前世她成了后宅的小丫鬟,更是看了许多宅斗手段,她都铭记在心,这点示弱以削减敌人戒心以及博取同情的手段,她应用起来得心应手。

    “宛飞能醒来太好了,这些日子以来,我天天向菩萨祈求,皇天不负苦心人,菩萨果然听到我的诚心,让妳醒来。”杨琇锦一脸的慈爱,心里却大为震惊的想,怎么回事?向来沉默寡言,可以半天不说一句话的小丫头怎么突然嘴甜了起来?还有,她都让那些大夫开些无关紧要的药方了,怎么她还会醒过来?这不可能啊,太蹊跷了……

    “醒来就好,不然咱们可不知如何向徐家交代。”陆老夫人撇了撇嘴,对于孙女从鬼门关捡回一命,没太大情绪。

    陆宛飞看了眼严肃的陆老夫人,她知道陆老夫人不喜欢她,因为杨琇锦从中作梗,才让陆老夫人打从她一出生,便不喜她这个嫡亲的孙女。阴间使者可真是周到,让她连这些细节都知道,摆明了要她消除陆老夫人对原主身世的怀疑。

    “姊姊突然病倒,把我们都吓坏了,如今能醒来,真是可喜可贺。”陆宛霖庆幸地道。

    陆宛飞朝陆宛霖柔柔一笑。“让妹妹担心了。”

    陆宛霖殷切道:“姊姊知道就好,姊姊要快些好起来,让祖母、父亲母亲都放心才好。”

    陆宛飞又朝陆宛霖感激一笑,“妹妹说的是,我这一病,当真不孝,我会努力好起来,不再叫祖母、父亲、母亲担心。”

    适才她让清霜给她梳头时已看过她如今的样貌,清丽无双,叫她十分惊艳,说是国色天香也不为过,那不牢靠的阴间使者这部分还真是够意思,让她在这样一个大美人身上借尸还魂,而她眼前的陆宛霖就逊色她太多了,再往旁边一看,陆宛霖和杨琇锦还长得真像,不愧是母女。

    这么说来,她应该是长的像她的生母,她的生母一定是个大美人,美人红颜薄命,年纪轻轻就死了,想来那美丽的容颜肯定长久以来都烙印在陆祥熙心中吧?

    她要怎么唤起陆祥熙对杨琇瑛的记忆,然后揭穿杨琇锦的坏心肠,把杨琇锦赶出陆家呢?她得要做到这一点,才能还借用原主身体的人情……

    “好了好了,都出去吧,让宛飞丫头好好休息。”陆老夫人发话了,蹙着眉,神情有丝疲惫。

    杨琇锦巴不得快点离开好去详查陆宛飞会清醒的原因,她连忙附和道:“老夫人说的是,宛飞大病初愈,是该好好休息,咱们都出去吧。”

    一行人鱼贯出了寝房,陆宛飞才坐了起来便听到陆老夫人哎哟一声,跟着是众人大惊失色跟一阵手忙脚乱的动静。

    陆宛飞心里一动,吩咐道:“多莲,去看看!”

    “是!”接获主子下令,本来听到骚动后就蠢蠢欲动的多莲马上眼睛闪亮的奔出去。

    清霜往外头张望,蹙眉道:“老夫人会不会是又跌倒了?半年前才跌倒一次,好不容易才好起来……”

    陆宛飞没多加臆测,但她的第六感告诉她,她表现的机会来了。

    没一会儿,多莲跑着回来了,“姑娘,是老夫人给一只花猫吓到,整个人往后栽,跌倒了,好像扭伤了哪里,此刻正抬回松吹院!”

    多莲回报时没多大担心,反而眼睛闪亮亮,隐隐有些兴奋,陆宛飞看得好笑,可见陆老夫人平时待她有多冷漠,才会陆老夫人跌跤了,多莲却是窃喜。

    不过心里虽然好笑,她表面却是淡定起身,“去看看。”

    她倒要看看阴间使者要给她什么表现的场子,她觉得就快知道阴间使者给她的金手指是什么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吉星医娘最新章节 | 吉星医娘全文阅读 | 吉星医娘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