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首富挑艳 > 第七章

首富挑艳 第七章

作者 : 芳妮
    【第四章】

    她对他是否太凶、太不客气了?

    孟夏怔怔的看着手中被他丢弃在园中,后来她找了一整个晚上才找回来的珠钗,想到他被拒绝时的错愕与困惑,心就不由得狠狠揪紧。

    她怎么能怪他呢?毕竟他对她头巾下的一头银白发丝毫无所悉,又怎么会知道这样的举动触犯了她的禁忌?

    不过,一旦他知道她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完美”,是否还会像现在一样热烈的追求她?又或者他会露出厌恶的表情—就像当初他清醒后嫌弃她一样。

    想到他充满浓情密意的眼神或许会被冷漠嫌恶所取代,她就不由得轻颤了起来,感到失落恐惧。

    老天,她是怎么了?这么多年以来,他从不曾参与她的生命,她不也是活得优游自在?为什么现在却开始在意起他的一举一动,在意起他对自己的看法?

    难道她不知不觉中已经喜欢上他了?

    不!她只是因为一个人生活太久、太孤寂,才会对有人陪伴讨好的感觉动心。

    慌张的放下珠钗,孟夏甩了甩头,试图将这不该有的感觉甩出脑外。

    “大孟姊。”小蓝匆匆忙忙的推开门。

    孟夏赶紧将摆在桌上的珠钗藏在书册之下。

    “怎么了?”孟夏故作镇定的问。

    “金蒙王来了。”小蓝拍拍胸口,平复了一下呼吸。

    “金蒙王?”孟夏一脸困惑。

    “他是当家的好朋友,这次进京不先去见皇上,反而跑来找当家,听说皇上为此很不高兴呢。”小蓝兴致勃勃的继续说道。

    “是吗?”向来越是成功的商贾越是逃脱不了和政治扯上关系,看来凤家也无法例外。

    “是啊,不过大家都在传,说皇上早就想要金蒙王的脑袋,只是苦无机会罢了。”小蓝神秘兮兮的道。

    “小蓝,这种话可不能乱讲。”孟夏轻斥。

    “我知道,我只在大孟姊面前说。”小蓝认真的点点头。

    “那就好。”孟夏微微一笑。

    “对了,大孟姊,我有跟夫人传达你想和她见面的意思了。”小蓝突然想起。

    孟夏愣了愣,最近一直被凤腾天搅乱思绪,都忘记这回事了。

    “夫人怎么说?”孟夏问。

    “她说她会安排时间。”小蓝回答。

    “嗯……”孟夏轻轻颔首。

    “大孟姊,夫人还问起大孟姊过得怎样,还说有任何需要都尽避说。”小蓝又道。

    “替我谢谢夫人,不过我什么都不缺。”孟夏淡淡道。

    “是啊,我说大孟姊只要有这些书就够了。”小蓝看了看一屋子的藏书,不苟同的摇了摇头,她觉得这些书只会耽误大孟姊的青春啊。

    “你说的对。”孟夏弯起了唇瓣道。

    “我真是搞不懂,这些书到底哪里比胭脂绸缎更吸引人?”小蓝随手抓起本书翻了翻,却眼尖的发现压在书下,发出闪亮动人光芒的珠钗。

    “好美!”小蓝惊呼一声,拿起珠钗欣赏着,兴奋道:“大孟姊,你怎么会有这支珠钗?”她从没见过大孟姊戴过任何发钗啊。

    “这、这是我捡到的。”孟夏呐呐道。

    “捡到的”小蓝困惑的皱皱眉,“大孟姊,一向只有我会进出别院,那又怎么会有这样一支价值不斐的珠钗掉在这里呢?”

    “我也不知道。”她决定装傻到底。

    “糟糕,会不会是有人偷偷溜进来了?”小蓝紧张的道:“不行,我得去告诉阿市婶。”

    “小蓝。”孟夏喊住准备离开的小蓝,安抚她道:“别小题大作,没人闯进来。”

    “可是这珠钗—”

    “说不定是以前曾经到过别院的人留下的。”

    “不可能,这珠钗光泽明亮,一点都不像是件旧东西,阿市婶交代过我,若有人闯入别院,一定要赶快告诉她。”小蓝道。

    奇怪了,平常小蓝总是迷迷糊糊的,现在怎么偏偏如此精明?

    孟夏轻叹了口气,朝小蓝伸出手道:“这是我的。”

    “什么”小蓝讶异到下巴几乎要掉到胸口了。

    “别问。”看小蓝张口欲问,孟夏先堵住她的口。

    “可是大孟姊,你又没出去过,怎么会突然冒出这支珠钗?”小蓝还是难掩好奇。

    孟夏将珠钗自小蓝手中拿回来,走到一旁,打开锦盒收藏起来。

    “就说了叫你不要问。”孟夏走回桌旁,拿起书翻阅着,佯装镇定。

    “呃,大孟姊—”小蓝迟疑一会,又出了声。

    “小蓝,再问我就要生气喽。”孟夏故意板起脸,让自己看起来严肃,表示自己是认真的。

    “不是啦。”小蓝伸手指了指孟夏手上的书本。

    “什么?”孟夏纳闷的皱皱眉。

    “你的书好像拿反了……”虽然她没念过什么书,但好歹认得字的正反。

    孟夏的脸霎时烫红起来,困窘得差点想要挖个地洞钻进去。

    “小蓝……”她又羞又恼的咬咬唇。

    “我知道我知道,我马上出去。”小蓝想要忍住笑意,但在跨出房门的那一刻还是破功笑了出来。

    这情况真是太稀奇了,她第一次看到大孟姊这样慌乱失措,就好像—好像恋爱中的女人似的。

    恋爱不会吧?大孟姊是要跟谁谈恋爱呢?

    等等……该不会是—当家吧?

    想想这阵子也只有当家误闯过别院而已。

    不过,有可能吗?

    不,不可能,她后来也没见过当家再出现啊。

    唉,她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若是被大孟姊知道自己这荒谬的念头,肯定又会挨一顿好骂。

    小蓝自嘲的摇摇头,决定还是安分点,不要胡乱猜测,免得又惹主子不高兴。

    只是、只是他们真的好般配呀。

    真可惜……

    “谁伴明窗独坐?我共影儿两个。灯尽欲眠时,影也把人抛躲……”夜里,孟夏的声音幽幽的在别院响起,让刚走进的凤腾天顿了顿身子,放轻了脚步。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孤灯灭。”没发现凤腾天接近,孟夏轻叹了口气。

    她是怎么了?这些日子以来,每到夜晚就感到特别孤寂,是因为天凉风寒吗?还是因为—他好些时日没有出现在别院了?

    孟夏啊孟夏,难道你真的认为堂堂的凤当家会对你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女人情根深种吗?

    想来他应该是感到无趣,不想再上门碰钉子了……

    也是,像他这么出色的男人,怎么可能忍受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更何况对象又只是个平凡的女人?

    孟夏感觉自己的胸口闷闷的,一抹苦涩滑过喉头。

    说不定,现在他正躺在哪个女人的胸前,享受着吴侬软语的伺候呢。

    不想则已,一想面前就浮现了无数个他抱着其他女人的景象,让她的心狠狠的抽痛起来。

    孟夏颦着眉,一手不自觉按住胸口,暗斥自己没用。

    该死的凤腾天,为什么要这样扰乱她平静的生活?

    “臭凤腾天,讨厌的凤腾天,你最好永远都不要出现,我一点都不希罕。”孟夏懊恼的低咒出声。

    “真是太让我伤心了,我以为你应该稍微有点喜欢我了。”凤腾天苦着脸,伤心的走进房内。

    “你、你还来干什么?”她没想到自己见到他会这么高兴,但她压抑住那份欣喜,用冷漠掩饰自己真实的情绪。

    “想你,所以我来了。”凤腾天深深凝视着她。

    这些日子他忙着招呼好友万俟猛,并且帮他排解跟皇上之间的矛盾争执,连睡觉时间都少得可怜,更别说来见她了,而这让他发现,见不到她真是种残酷的折磨。

    “想我的话早该来了。”话说出口,她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干么说出这种宛若情人关系才会有的抱怨话语?好像她有多想他似的。

    “我是很想,但是要事缠身,我真的分身乏术。”凤腾天无奈的解释。

    孟夏瞟了他一眼,他英俊的脸透着疲惫,眼眶凹陷,还看得出睡眠不足的一圈黑。

    “既然这么累,何必要来?”明明心疼他的憔悴,偏偏别扭的说不出关心的话,显得自己刁钻。

    “是啊,我也一直问我自己,明明知道你不会给我好脸色看,干么还死皮赖脸的送上门让你骂?”凤腾天苦笑道。

    他说的好像她真的很坏、很过分似的,孟夏自己都开始厌恶自己了。

    “你可以不用忍受这些。”她垂下眼睫,缓缓道。

    “偏偏我甘之如饴。”凤腾天漾起了笑容,大掌抬起她的下巴,“只要能再见到你,要挨打要挨骂都可以。”

    “那要你的命呢?”她故意刁难。

    “只要你一句话,我的命就给你。”凤腾天毫不迟疑。

    “花言巧语。”他的回答让她的心跳得猛烈,想相信,却又害怕。

    见她有些不相信,凤腾天微微眯起眼眸,二话不说就走到房外的回廊上,翻过栏杆要往荷花池里跳。

    “等等,你在干什么?”孟夏大惊,赶紧跟上前。

    “你不是不相信我?”凤腾天已经有一脚跨了出去。

    “你、你不要这么孩子气,快点回来。”孟夏心惊胆跳。

    “孩子气?”凤腾天自嘲的扯扯唇,松开了手—

    “不要!”孟夏一个倾身牢牢抱住他,“我相信我相信,我什么都相信,求你快下来。”

    凤腾天这才跨回栏杆内,紧紧回抱着孟夏,轻喟了声,“大孟,我爱你。”

    这样激烈表明心意的方式,要人怎么抗拒得了?孟夏投降了,彻底的投降了。

    她依偎在他的怀中,长长的叹了口气。

    “不许叹气,我要你永远开心的笑着。”凤腾天抬起她的下巴,深情道。

    “我本来一直过着很平静的生活,但是自从你闯入后,我再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平静,每天总是因为你心情起伏,我的喜忧全都受你牵动,再也不属于我自己。”她害怕这种无法自我控制的感觉。

    “这意思是……”凤腾天屏住呼吸等待她的回答。

    孟夏娇羞的垂下长睫,晕红脸道:“你还要问吗?”

    “你、你爱上我了?”老天爷,这是真的吗?

    孟夏含羞带怯的瞟了他一眼,害臊的推开他,转身走进房内。

    “大孟—欸,大孟—”凤腾天心急的追上前。

    两人的身影被烛光映照在窗上,只见两黑影一阵追逐拉扯后,紧紧的相拥在一起,较高大的那一个缓缓俯向怀中的娇躯,双唇紧贴。

    即使房门关上也关不住浓情密意,天上的月娘似乎也笑弯了眼,为他们恋情的开始做了见证。

    自从孟夏卸下心防,接受了凤腾天的情意后,他们的感情就快速增温,凤腾天即使再累,每天也会拨空至别院与孟夏相聚片刻,而孟夏则日夜期盼着他的出现,脸上总是挂着隐藏不住的甜美笑容。

    “大孟姊,你最近好像变了耶。”小蓝好奇的观察着孟夏。

    “有吗?”孟夏心虚的扯出抹僵硬的笑。

    “真的,变得更有女人味了。”小蓝道。

    “欸,你的意思是我以前是男人婆?”孟夏打趣的想转移话题。

    “当然不是,不过……大孟姊,以前你的眉宇间总是会有淡淡的忧愁,不过现在我却看到了浓烈的喜悦。”小蓝试图清楚表达自己的感受。

    “你这丫头,你在吟诗作对吗?”孟夏好笑道。

    “哎呀,大孟姊,你就别取笑我了,我小蓝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但跟在你身边这么久了,好歹也学到了些皮毛啊。”小蓝尴尬的吐舌笑了笑。

    “大孟姊没笑你,我可是在称赞你。”孟夏愉悦的道。

    “大孟姊,你最近的心情真的很好耶,一定是有什么好事发生。”小蓝还是觉得事有蹊跷。

    “别瞎猜了,你没别的事情要忙了吗?”孟夏含笑道。

    “呃,对喔,那大孟姊,我先去忙了。”小蓝傻傻一笑,端起孟夏刚用膳时使用的杯碗托盘,退下干活去了。

    她的转变真有这么大吗?孟夏轻移莲步,走到铜镜前看了看自己—脸如朝霞,肤若白雪,目如秋水,唇红如菱,的确洋溢着喜气。

    也难怪连小蓝都发现她的异状。

    虽然心中还惦记着妹妹孟乔,但不能否认的,凤腾天的陪伴与呵护的确让她过着宛若天堂般的生活,幸福到让她几乎要感到害怕的地步。

    有一天,她必须告诉他,她就是当年那个让他厌恶的冲喜新娘,这头银白色的发也不可能永远隐藏在头巾之下,到时,他会是怎样的反应?

    如果他的反应一如当年,对她露出嫌恶的神色,那她很怀疑自己这次是否可以坦然的接受一切。

    天,光想象失去他的情况,她的心就好像被人拧着、扭着、揪着似的,几乎要无法喘息。

    孟夏苍白着脸,跌跌撞撞的走到桌前坐了下来,额边因为惊吓已经冒出了点点汗珠。

    “大孟。”

    突然听闻一道爽朗的声音从房外传来,她连忙收起忐忑不安的神色,挤出了抹笑。

    “腾天。”孟夏站起身,奔入凤腾天的怀中。

    “哇,真是让人开心的欢迎方式。”凤腾天讶异的笑开怀。

    孟夏脸一红,想要自他的怀中抽身。

    “别动,我喜欢抱着你的感觉。”凤腾天收紧双臂,让她更贴近自己。

    孟夏停止了动作,静静的依偎在他宽阔的胸膛,感受他强而有力的心跳,一声一声的安抚着她不安的心绪。

    “我真希望时间就这样停止。”孟夏轻喟了声。

    “你有心事?”他可以感觉到她的情绪异常。

    孟夏怔了征,没有回应。

    “告诉我,你在害怕什么?”凤腾天双手扶着她的肩膀,微微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让他可以看清楚她的表情。

    “没事。”孟夏扯出抹逞强的笑容。

    凤腾天的黑眸黯了黯,牵着她的手走到桌边坐了下来,一把将她抱坐在腿上,柔声问:“你有秘密?”

    孟夏的脸色僵了僵,低垂下长睫。

    “为什么不能告诉我?是关于你的存在和这总是不解开的头巾吗?”

    “现在不是告诉你的时候。”

    “那么是什么时候?”

    “别问。”孟夏撇开了脸。

    “好,我等你。”他不想逼她,但他很懊恼自己无法替她分担解忧。

    孟夏轻轻扯唇,又将脸贴上他的胸壁。

    她喜欢聆听他的心跳声,那规律又强而有力的节奏代表着他旺盛的生命力,他已完全摆脱以往的脆弱,成功战胜了病魔。

    “不要老是说我,我也想听听你跟金蒙王到底在筹划些什么?”她知道凤腾天近来特别忙碌,为的都是他的好友万俟猛。

    “都是些枯燥的事情,我怕你会觉得无趣。”凤腾天想简单带过。

    “凤腾天,你的一切我都想知道。”孟夏鼓起双颊,佯嗔道。

    “同理可证。”凤腾天深情的道。

    “你先告诉我。”孟夏噘噘唇。

    看着她撒娇的可爱模样,凤腾天觉得自己的心几乎甜到都快融化了,浓浓的情感无法用言语表达,只能化为动作—他低头深深吻住了她。

    ……

    “没错,就是这样。”突然,凤腾天退开身子,兴奋的喊道。

    孟夏一时反应不过来,只能睁着迷蒙的双眸困惑地望着他。

    “大孟,等我的好消息。”凤腾天神秘的笑笑,随即雀跃的离开。

    “腾天—”孟夏朝他背影唤了声,无奈又好笑的摇了摇头。

    有时候他还真像个大孩子,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好像一阵风,让人无法捉摸。

    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鬼点子。

    算了,下次再好好问他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首富挑艳最新章节 | 首富挑艳全文阅读 | 首富挑艳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