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首富挑艳 > 第一章

首富挑艳 第一章

作者 : 芳妮
    【第一章】

    大红灯笼高高挂,红色的喜帐随着夜风轻轻摇曳,是这寂静夜里唯一代表着大喜的证明。

    不同于一般热闹欢快、喜气洋洋的囍宴,身为京城首富的凤家并不张扬喜事,反而行事低调,府内冷清,无人前来祝贺。

    孟夏端坐在新房的床上,红色盖头布下的美丽小脸略带紧张,她紧抿着唇,黑白分明的美目没太多情绪,只是直直的注视着自己放在腿上交握的双手。

    听那个将她自叔叔婶婶手中买走她的大婶说,她是因为一头银白发丝才特别被挑选出来替那重病的少爷冲喜。

    虽然她才十岁,但大略明白冲喜是什么意思,应该就是要她嫁给那个生病的少爷,成为他的新娘子吧。

    没想到害自己在村里老是被人咒骂是妖怪、魔女的白发,竟然会成为她卖得高价的原因?真的好讽刺喔。

    对于因此得以离开那个村子还有只会奴役她跟妹妹的亲戚,她一点都不在乎,她在意的是自己得离开妹妹,这是她这辈子做过最痛苦的决定。

    若不是叔叔婶婶半威胁半保证,只要她愿意跟京城里来的大婶一起离开,他们绝对从此不再使唤妹妹孟乔干苦活,而且一定会让她吃热腾腾的饭菜、睡在温暖的被窝里,若她不答应,她们姊妹俩只会过得更辛苦,绝对没有好处。

    就这样,她半强迫的被带离村子,连向妹妹道别的机会都没有,照他们的说法是,怕这样会让她们姊妹俩更难分难舍,心里会更难受。

    现在小孟一定是哭着到处找她吧……想到妹妹,孟夏的心就一阵揪痛,自父母双亡后,她就一直跟妹妹相依为命,但这一别,不知道何年何月何日才能再相见,这种分离的煎熬,让她心痛的红了眼眶。

    她好想爹,好想娘,也好想妹妹,现在这屋子里虽然点着香,温暖而馨香,但她的心却好冷好孤独,恨不得能拔腿冲回村子,陪在妹妹身边,而不是陪在身后那个躺在床上一直大口呼吸,好像下一刻就要接不上气的陌生“丈夫”……

    突然,房门被推了开,她的耳边响起阿市询问的声音,“少奶奶,你累了吧?”

    “不、不累。”孟夏一凛,坐正了身子。

    “饿了吧?来,把盖头布掀了,过来吃点东西吧。”另一个声音响起,带着点威严。

    “是。”孟夏轻应了声,举起手将盖在凤冠上的红布给掀了开。

    “少奶奶请过来。”阿市上前牵着她的手走到放满菜肴跟点着红蜡烛的桌前,替她介绍坐在桌边的贵妇人。“这位是凤府的夫人,也就是你婆婆。”

    “夫人。”孟夏看了眼感觉像高高在上,跟自己宛如两个世界的妇人,然后又赶紧垂下了眼睑。

    “真的是一头白发啊。”畲宝珠目不转睛的打量着刚过门的“媳妇”。从阿市把人从村子带回来后,就一刻也没耽搁的进行了简单的婚礼,而她则陪在儿子身边,直到现在才真正见到这个女孩。

    孟夏被盯得浑身不对劲,局促不安的绷紧了身子。

    “过来这边,让我瞧个仔细。”畲宝珠朝她招了招手。

    孟夏犹豫了半晌,缓缓走上前。

    “嗯,肤白如雪、明眸皓齿,活脱脱是个让人赞叹的小美人儿。”只可惜了这一头白发……畲宝珠赞赏的点点头,心中暗暗遗憾了下。

    不过也多亏了这头白发,让她们可以存着一线希望。

    “夫人,就像我说的一样,是吧?”阿市站在一旁,一脸喜孜孜的。

    “是啊,跟你形容的完全一样。”畲宝珠苦笑,“就不知道能不能应验梦中的预兆。”

    “一定可以的。”阿市充满信心的道。

    “你叫孟夏是吗?”畲宝珠伸出手握住孟夏的手。

    “是的夫人。”虽然心里紧张,但孟夏并没有让自己看起来太过惊慌,而是平稳的回答着。

    “好、好。”畲宝珠对眼前这个才十岁,却拥有超龄般神情的女孩十分满意,“你以后就是我凤家的人了,我们不会亏待你的。”

    “谢谢夫人。”孟夏轻声道。

    “既然你已经嫁入凤家,以后就叫我娘吧。”畲宝珠微笑道,她刚好没有女儿,不管结果怎样,就当她多了个女儿吧。

    孟夏顿了顿,双眼缓缓迎上畲宝珠透着暖意的眼眸,顺从的轻唤了声,“娘。”但她心中很明白,大人的话有时并不是出自真心,只是随口说说。

    不过即使只是随口说说,她也该感激了,至少,她没有受到苛刻的对待。

    畲宝珠拍拍孟夏的手背,起身道:“你肚子饿了吧?赶快吃一吃歇着吧,阿市会陪在你身边,有什么事情你就吩咐她吧。”

    “好的。”孟夏应了声。

    “我会好好照顾少爷跟少奶奶的,请夫人放心。”阿市应道。

    “嗯。”畲宝珠起身走向躺在床上,依然陷入昏睡的儿子,担忧的拧紧了眉头,手轻抚他的脸庞,喃喃道:“孩子,娘替你娶了个老婆,过了今晚你就会没事的。”

    “夫人,少爷一定会好起来的,来,我先扶您去休息,让他们小俩口独处一下。”阿市上前搀扶着畲宝珠,又朝孟夏道:“少奶奶,婢女们都在门外候着,若有什么事就出声喊她们吧。”

    孟夏了解的点了点头,朝畲宝珠道:“夫人—娘,请慢走。”

    畲宝珠微笑的看了看孟夏,旋即由着阿市扶着走了出去。

    一等她们离开房间,孟夏紧绷的情绪才稍微的松懈了些。

    看着满桌的菜肴是如此的丰盛,好几道菜是她从来都没有看过的食材做成,比起以往她跟妹妹孟乔总是吃着冰冷的残羹剩肴,现在彷佛置身梦中似的。

    若是小孟也在这里该有多好,她一定会开心的欢呼。

    想到妹妹,她又忍不住红了眼眶,眼泪差点就要滴落下来。

    “呼呼—水—呼—”忽地,床上的男孩边喘气边虚弱的出声。

    孟夏一凛,张望了一会儿,找到了水倒入杯中,快步送到男孩面前。

    “水来了。”她站在床边道。

    男孩微微张开了双眼,在看到孟夏的同时诧异的瞪圆了眼,呓语道:“仙人?我又作梦了吗……”

    他在说什么?仙人?可能还没清醒吧。孟夏将杯子递到他嘴边,轻声道:“快喝吧。”

    “喝……是啊,喝了我的病就会好对吗?”男孩低喃了几句,勉强抬起头轻啜了几口水,然后又无力的躺回枕上,继续大口喘气着。

    孟夏将杯子拿回桌上放好,又跑回床沿察看“丈夫”的状况。

    “你、你还想要吃点什么吗?”她小声的问,但没人回应,因床上的男孩又陷入了昏睡,只有沉重的喘息声能证明他依然活着。

    孟夏伸出手将他滑落至胸口的被子拉上盖好,坐在床沿,好奇的看着跟自己成亲的“丈夫”。

    他长得好好看,浓眉长睫,脸蛋白净,有读书人的气质,跟她以前在村子里看过的男孩们都不一样,斯文俊秀,一看就知道是好人家的小孩。

    这个大哥哥就是她的相公了吗?孟夏双眼直直瞅着他,发现自己并不讨厌他。

    他看上去好像很不舒服,跟妹妹孟乔之前生病时一样,都是昏睡不醒。

    孟夏轻轻用手摸着他的额头,跟她预期的不同,他的额头并没有热得烫手,反而冰得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天,怎么会有人像冰块一样冻人啊?

    他一定是很冷很冷吧?就连盖了这样一条厚厚的被子,他也依然冰得吓人。

    “怎么办,再这样下去他一定会冻死的……”孟夏担心的拧紧眉头,没有多想,爬上床钻进被窝,用小小的身躯抱着他,试图给他温暖。

    这样应该暖和多了吧?

    孟夏仰起小小的脸蛋看着他逐渐恢复平稳的神情,忍不住开心的松了口气。

    她本来以为自己被卖到了大户人家当冲喜新娘,日子肯定不会好过到哪里去,但没想到夫人是个慈祥和蔼的长者,对她也算关怀怜爱。

    不过她也没忽略夫人眉宇间满是浓浓的哀愁与担忧,是因为大哥哥的病吗?

    想起自己曾经因为孟乔的病焦虑忧愁,她多少可以体会夫人的心情。

    “不会有事的,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孟夏喃喃自语道,她希望可以看到夫人开心的表情,她真的希望他可以好起来,一定可以的……

    当阿市返回房间时,看到的就是床上两个相拥而眠的天真睡容,让她忍不住扬起会心一笑。

    这小女娃儿模样长得真是好,一点都不比少爷逊色呢,只可惜了那头发……她在心中发出了跟畲宝珠一样的叹息。

    阿市上前替他们盖好了棉被,顺手触了触男孩的额头。

    忽地,她的眼珠子微微瞠了圆,自她掌心传来的不再是熟悉的冰冷,反而有些微的热度—虽然依然比不上她掌心的温度,但却是个很大的进步。

    天,灵验了,灵验了!真的灵验了,看样子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少爷真的有救了。

    阿市露出了开心的表情,开始合掌感谢起老天爷。

    说也奇怪,凤腾天的身体还真的是打从成婚那天后就一天天好转,最后甚至不用再吃任何药物,也不再感觉有不适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首富挑艳最新章节 | 首富挑艳全文阅读 | 首富挑艳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