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相公咱来和离 > 第十二章

相公咱来和离 第十二章

作者 : 青微
    韩子川不是傻瓜,他看到带血的刀会被骗,可玉娘不可能真的毁了自己的脸,所以谎言很容易就被韩子川拆穿。

    可那时男人虽然生气却也没对她如何,可很快有人来寻韩子川,那人说,夫人死了。

    韩子川没有半分动容,“我对你从未有过半分男女之情,你应该很清楚。”

    “现在依旧是如此,所以别再多想。”

    脸色变得煞白,玉娘明白男人这是告诉她嫁进韩家是绝无可能。明白故伎重施只会让男人更生气,她再也不敢玩什么手段,“我后悔了,我要赎身,子川你为我赎身吧。”

    韩子川怎么会看不出眼前女人的狼狈,这城里从来就没有秘密,她的遭遇也早就传到耳中。当初想着若两人你情我愿,他自然不必替她操心,可现在看来未必是,想到赵成平一向的手段,他浓眉紧锁,“玉娘,你原本是有机会脱离苦海,当初要为你赎身是真,你若不是执意妄为。”

    男人叹息般的话勾动了玉娘内心最后一丝脆弱,她几乎是泣血般哭喊出声,“韩子川,你若不帮我,我真的是没有活路。”

    玉娘真的后悔了,若那时候听了韩子川的话赎身出来,哪怕这个男人不要自己,她也是个正常的人,而不是现在成为赵成平的玩物,可她一时糊涂害了自己终身,什么魅惑手段使劲,也始终没得到的这个男人的心,她最后依旧是一无所有。

    直到此刻,玉娘才真的放下所有伪装,她怨恨地看着韩子川,“韩子川,你为什么不要我,既然要为我赎身,为什么不肯要了我,你嫌我脏吗,我哪里不如唐鱼!”论美貌她更岀众,论性格她温柔体贴,唐鱼到底哪里好。

    “这一切都与唐鱼无关。”

    玉娘突然笑起来,眼泪却不断滑落,她又哭又笑,“真没想到,冷面冷心的韩公子也有动心的时候,你居然学会护着一个人,为什么要急着解释这一切和唐鱼无关,是怕我恼怒了报复她吗,呵呵……可为什么是她,她哪里好?”

    韩子川脸色阴沉,表情却有些飘忽。

    自己是在护着唐鱼吗?大概是吧,可他也曾婉拒过玉娘,甚至动过赎身给她自由的念头,那这两种关心有什么不同。

    他看着几乎疯狂的玉娘陷入了深思,想不明白,大概差别也只是看到如今的玉娘会觉得惋惜,会遗憾当初那个单纯清丽的女子竟也选择了最难走的一条路,可他除了惋惜片刻再也不会多想。

    可如果唐鱼遇到这种事……韩子川眼底骤然飘过骇人的厉光,别说是欺侮唐鱼,哪怕有男人动她一根手指,自己都会忍不住去杀了那人,只是想到唐鱼如果经历这一切,他的心就像是被一只手攥紧。

    这代表自己在乎唐鱼吗?

    韩子川想着,几乎要笑,枉费他自诩聪明,对情之一字却蠢得可以,他应该早就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唐鱼,不然怎么用尽了手段想接近她,若说只是喜欢床笫之欢,这城中的女人不知道多少想爬上自己的床,眼前的玉娘就是其中之一,他何至于用勉强的手段一次对唐鱼下手。

    那又是什么时候开始认真看待唐鱼的呢?大概是从听到她死去消息那一刻开始,他还记得当时的震惊,在他面前是传话中闹着死去活来的玉娘,她衣衫单薄春光半露千方百计引诱自己,而那个看着总是很狡猾的小女人却寻了死,为什么?

    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伤了唐家所有人,韩子川人生第一次感觉到后悔,尤其自己的离开是因为玉娘的骗局,他经历了此生最严厉的怀疑,再也没办法自诩聪明,他其实很蠢。

    这种感觉在看到唐鱼尸体的瞬间到达巅峰,那时候唐鱼已经被带回唐家,安静地躺在床上只有微弱的气息,苍白的脸上再也没有半点狡黠神色,像个被摔碎的瓷娃娃。

    韩子川想到第一次见到唐鱼,她一个小女子混在一群男人中间吆五喝六,威风得狠,却也让他看的十分不顺眼,哪有这样的女子,真是不知体统为何物。

    再然后就是他被唐鱼设计,恼羞成怒,即便成了亲也对她不冷不热,那时候唐鱼似乎意识到自己不喜欢她原来的样子,努力装的乖巧,可即便装的再好也有破绽,他总是不经意间捕捉到那丫头的鬼脸,当面对自己柔声细语,转身她就做鬼脸。

    有几次他忍不住笑起来,还要装作没看到,他总算见识到这个女子的乐观,别管自己是不是进她的房,她每天都乐呵呵的该玩玩该吃吃,她桀骜,不肯迎合府里的人。

    可她又乐天知命,自信早晚收复自己的心,所以不急不缓。

    可他就硬是冷着心不去管她,直到她眼看要死去。

    唐夫人已经哭得昏死,唐老爷也老泪纵横,唐巍对着他冲过来,男人结实悍然的铁拳一下下打在他身上,即便他忍耐力惊人还是疼得弯了腰,嘴角被打破,有血的味道,可韩子川始终没还手。

    他做了蠢事,逼死了唐鱼。

    那一刻他后悔到极点,甚至愚蠢的祈祷如果这一切都是假的,他愿意承受一切代价。再然后,他撑着被唐巍打得浑身疼的身体硬要把唐鱼抱走。

    那时的韩子川很冷静,尽避嘴角还在淌血:“唐鱼已经嫁到韩家,她就是韩府的人。”

    唐巍要打他,唐老爷也没拦着,甚至要来帮忙,老人家出身镖师身手了得,他未必能扛过去,可就在那时唐夫人拦住了父子俩,哭着说若鱼儿知道你们这样做,她会心疼的,她那样喜欢韩子川,我们不能让她快死了都不安生。

    韩子川如愿把唐鱼带回了韩府,然后峰回路转,路上突然发现怀中人呼吸强烈了一些,韩子川震惊,之后韩家和唐家全力到处去请名医高士,甚至不惜藉以神鬼之说,终于有一日大夫说,这像是失魂症。

    那段日子是韩子川最狼狈的日子,唐巍看他处处不顺眼,却总是带着人在府里进进出出,直到得知唐鱼真的醒来消息。

    他从未对人讲过那一刻的惊喜,看到那双眸子又重新灵动起来,就连那声滚都显得活泼起来。

    韩子川在那一刻想到两人初遇那一刻,她江湖儿女,快意恩仇。

    大概就是那时,他对唐鱼起了好奇的心,慢慢接近,终至情根深种无法放下。

    韩子川眉眼因为想到唐鱼而变得温柔,他在心底里喟叹。

    自己早该意识到的,只是一直逃避,不想承认自己真的被她拿下,成了那个古灵精怪唐大小姐的裙下之臣。

    唐鱼赢了。

    混迹青楼最是擅长察言观色,玉娘早已看懂一切,哭笑不止,神色凄然,“我真羡慕她。”

    玉娘不再多说,也不想理会韩子川,木然地往外走。

    她认命了,就这样吧,生死随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相公咱来和离最新章节 | 相公咱来和离全文阅读 | 相公咱来和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