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总裁不嫁了 > 第十一章

总裁不嫁了 第十一章

作者 : 金晶
    【第六章】

    吴菲甜并没有放弃。

    她喜欢他,一定要追到他,她骨子里有吴父霸道的基因,像一头母狮子般,伺机而动。

    喜欢就要去争取,这是吴父教她的。

    想要就要花心思,这是吴母教她的。

    两者合一,对陈彦,缺一不可,她下定决心,但是偏偏遇上了最忙的时候,一个大案子,她得看着。

    以至于整整一个月,她都没有看到陈彦,加班都加到了吐,在正式拿下了案子之后,她大方地给员工发了福利,自己则是第一时间跑去了美容院,打算美容一下,再美丽地去找陈彦。

    然而,脚步停在美容院的门口,她眼睛转了一圈,想也没想地开车去了A大,在等待的时间里,她打开镜子,看了看自己,脸色有些苍白,有点暗淡,但总体而言还是美丽的。

    她看自己的嘴唇有些干涸,忍着拿出润唇膏擦的冲动,她趴在方向盘上等人,突然看到了陈彦的身影往外走,她一脸的惊喜,理了理头发,走下了车,往他走去。

    陈彦这一个月过得不是很好,尽避吴菲甜如他所愿没有出现,但他却觉得开心不起来。

    他面无表情地往停车地方走,却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向他走来,他停下脚步,微微眯起眼,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

    她看起来很瘦,原本脸颊嘟嘟肉没有了,笑起来多了一抹脆弱,她还没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开口了,“你怎么变这么瘦?”

    她笑着说,声音有气无力,“好累,这个月有一个案子要做,我每天都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迟。”

    他看着她一脸虚弱的样子,“你需要休息。”

    她扁了扁唇,看起来极其无辜,“我很想你。”

    陈彦鼻梁上还夹着眼镜,镜片下的黑眸闪了闪,难怪她这一个月都没有出现在他旁边,是因为工作太忙了,再看她黯淡的小脸,确实看起来很疲惫。

    他还以为她生气了,或者是脸皮薄不好意思再出现在他的面前了,毕竟那一天他拒绝她很直截了当。

    在这一刻,他忽然感觉到本来有点空虚的心口被填满了,他以为她不会出现在他面前。

    他习惯面瘫,板着脸习惯了,没人知道他心情不好,但是他自己很清楚,他心情不好,完全是因为吴菲甜。

    吴菲甜等了等,却见他没什么反应,又忍不住地大声说了一句,“我很想你。”

    陈彦慢一拍地反应过来,在她发光的眼前,他往后退了一步,“你看过了,回去休息吧。”

    她要气死了。

    “我还没有吃饭。”

    “你回家就有的吃了。”

    “我想跟你一起吃。”

    看她软绵绵的,实际上性格很执拗,跟他对视了将近一分钟,他没说话,吴菲甜心里有点委屈,她都表示得这么明显了,他怎么一点也不懂呢。

    她深吸一口气,可以!他真行!她苍白的脸上闪过一抹怒意,她二话不说,转头就走。

    陈彦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默默地看着她离开了,本来填满的心,一下子又空了。

    她生气了,他很清楚。

    只是一顿饭而已,他在坚持什么?他不懂自己,开始怀疑自己,迷茫地站在原地很久。

    以前拒绝她的时候,他并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但是现在,他觉得,异常的不舒服,就好像有刀子挖了他的心口一下。

    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叹息声,他开车回家。

    到了家里,他随便煮了一碗面吃,吃完之后,循规蹈矩地运动,看书,洗澡睡觉。

    躺在床上,他脑海里飘过她脆弱的神色,他右手放在心脏上,她应该不会再出现在他的面前了吧。

    这不是他想要的吗?但,钝钝的疼,他像一只岸上的鱼,张着嘴,困难地呼吸。

    之后一个星期,他都没有再看到她。

    直到星期五晚上,他看到了她。

    当时,她与一个男人在一起吃饭,两个人说笑,她神色飞扬,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他抿了一下唇,走进了他们吃饭餐厅的对面餐厅里,他是来参加同事们的聚会,但很巧,他看到了她。

    这么多家餐厅,正好她在他要去聚餐的餐厅对面,真的是很凑巧。他一进去,几位熟识的老师分别跟他打招呼,“陈教授来了。”

    “你们好。”他客气地跟他们打招呼。

    其中坐着一个年纪和他差不多的女老师,声音温温柔柔地说:“陈教授坐下来吧,还有几位老师没过来。”

    陈彦的目光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窗户,他们聚餐正好在二楼,靠窗的位置正好能看到对面餐厅一楼的全部情况,包括那个喝着红酒笑眯眯的小女人。

    于是,他不动声色地走了过去,恰好坐在那一位女老师身边,女老师脸微红,但是他没有注意到。

    他正在想,上一次他和吴菲甜不是很愉快的时候,那时候她正好提出要跟他一起吃饭。

    但是她并不缺人跟她一起吃饭。

    坐在她旁边的男人长得还不错,一身笔挺的西装,看起来像是在什么大公司上班的样子,时不时地与吴菲甜说着话,也不知道男人说了什么,逗笑了吴菲甜,红唇白齿,格外的灿烂。

    什么想他。

    什么想见他。

    什么想跟他一起吃饭。

    呵,女人的嘴。

    他眼中闪过嘲讽,转过头,端起了桌上的水喝了一口,女老师姓朱,笑着问:“陈教授,等一会我们要去唱歌,你一起吗?”

    陈彦对这一类活动没什么兴趣,摇了摇头,朱老师脸上闪过一抹尴尬,大概是觉得他这个人拒绝得太直接了。

    他没有注意朱老师的不对劲,又喝了一口水,视线不由自主地又看了过去,正好看到那个男人殷勤地给吴菲甜倒了一杯红酒。

    他神色微沉,这个男人真不是东西!居然又给吴菲甜灌酒?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他站了起来,朱老师看他站起来,“陈教授,你去哪里?”

    “我突然有点事,不好意思,我先走了。”陈彦不好意思地说。

    “没事,没事。”

    “陈教授有事就赶紧去吧,别耽误了。”

    陈彦礼貌颔首,转身往外走,走到一楼,他忽然停下来,他在做什么?她跟别人一起吃饭,关他什么事情?

    她跟别人一起喝酒,关他什么事情?

    不对,她在被别人灌酒。

    他踌躇了一下,最后拿起手机打了电话,那一头没一会接了起来,传来她懒洋洋的声音,“喂?”

    陈彦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话到了嘴边就成了,“你在哪里?”

    吴菲甜拿着手机,“关你什么事情?”

    陈彦觉得自己像个变态,躲在角落里偷偷地观察她和另一个男人,“我想请你吃饭。”

    吴菲甜大吃一惊,上次他还拒绝一起吃饭,今天居然要请她吃饭?她唇角露出了笑意,对面的好友看向她,她摇摇头示意没事,问陈彦,“你要我跟你一起吃饭,我就要去?”

    她才不会轻易同意。

    陈彦尴尬了,他觉得脸有点疼,可看到那个男人又给吴菲甜倒了一杯红酒,神色瞬间黑了,语气一下子就冷硬了,“我来接你!”

    吴菲甜一愣,陈彦是怎么了?这么霸道地说要来接她?

    “你在哪里?”他问,假装自己不知道她已经在跟别人一起吃饭了。

    吴菲甜嘴角的笑如何都掩不住,眼波微转,手指轻扯着桌布,一时间没有马上说。

    陈彦等了几秒,又问了一遍,“你在哪里?”

    吴菲甜这才说了地址,挂了电话,对上好友哀怨的眼神,说:“这一次我买单。”

    “不是,吴菲甜,你现在是有异性没人性,是不是?”

    “什么异性,乱讲。”

    “别骗我,看你笑得花痴的样子。”

    吴菲甜拿起包,跟好友道歉,约好了下次吃饭的时间,踩着高跟鞋走了出去,多走了几步,停下来等着。

    很快,陈彦开着车过来了,她惊讶地看他,“这么快?”

    他下了车,绕到她这边,替她开门,温声道:“我就在附近。”

    “哦。”她坐上车,故意不系安全带。

    陈彦看了她一眼,很自觉地替她系好安全带,低着头没有注意到她脸上的笑容。

    他开车,她乖巧地坐在副驾驶上,一路无话,两人去吃粤菜。

    到了私人馆,点了菜,两人就坐着等菜,他瞥了她一眼,“你口渴吗?”

    她点点头,“有点。”

    他给她倒了一杯水,她小口地喝着,喝了好几口,眼睛时不时地盯着他,他没什么情绪,仿佛不知道她在看他一样。

    她垂下眼,桌下的脚轻轻从高跟鞋里拿出来,往前一伸,放在他的膝盖,终于看到他那张平静的面具如蜘蛛网裂开了。

    她唇角噙着一抹坏笑,“你干嘛都不理我?”

    陈彦听得笑了,“没有不理你。”

    “饭,是你要请的,可别一副我逼着你请我吃饭的样子。”她高傲地说,抬着下颚,像一个高贵的女王殿下。

    “嗯,请你吃饭,是我的荣幸。”

    “算你识相。”

    她的小嘴就像是抹了蜜一样,喝了水的小嘴湿漉漉的,晶莹璀璨,望着他的水眸里碎了一地的星光,而她的小脚丫还踩在他的膝盖上,他正色道:“脚拿开。”

    “不要。”

    “吴菲甜,这是在外面。”他心里酝起一股窃喜,她能抛下那个男人,答应跟他一起吃饭。

    同样的,她的脚丫子踩在他的膝盖上时,他也是喜悦的,说不清的感觉,好像还蛮喜欢她对他的亲昵。

    起码她并没有对那个男人这般亲昵,好像她对他的亲近、亲昵是独一无二的,唯有他。

    但陈彦不喜欢在大庭广之下这样子,就算他们坐在一个包厢里,也不可以。

    于是他摆岀一副老古董的样子,硬是要她放下,但吴菲甜要是能听他的话,那她也就不是吴菲甜了。

    她吐了吐舌头,“外面就外面,怎么了?”

    “拿开。”他严肃地说。

    一点情趣也没有,虽然嫌弃他这一点,但她口是心非地还是很满意他,甚至故意地蠕动着灵活的脚趾头,“陈彦,你这么凶,我好怕。”

    她能不能拿点怕的诚意来?他正要伸手去拨开她的脚的时候,门被敲响了,服务员将菜陆续端了上来。

    感觉到脚趾的肌肉瞬间紧绷,她唇角有着掩不住的坏笑,嘿嘿,原来他这么害羞的呀。

    她一开心,脚趾头舞动得更加欢乐了,看着男人冷下了脸,额上青筋突起,她一点也不怕地朝他笑着。

    但下一刻,她笑不岀来,脚趾忽然碰到一抹硬物,她聪明的脑袋一下子就明白碰到了什么,再对上他深沉的黑眸,她乖垂地不动了,小心地收回了脚。

    “菜已经齐了,两位请慢用。”说完,服务员走了出去。

    等门上了,眼镜片都遮掩不住他眼角的热红,显然是在压抑了,她小声地说:“我不小心的。”

    他深吸一口气,将那股来的邪门的欲望给压了下去,冷声道:“吃饭。”

    “哦。”她拿起筷子,漫不经心地歪着头,“你,难不难受呀?”

    他捏紧了筷子,“闭嘴,吃饭。”

    她笑出了声,“你不要凶我嘛,是我自己挑的火,也可以灭火呀。”说着,朝他眨媚眼。

    陈彦曾一度认为自己性冷淡,他并不重欲,但是眼前的小人儿饱含暗示的话却让他的心尖儿颤了颤,竟有一点心动。

    “去你那里,去酒店,都可以哦。”她电力十足地朝他说。

    陈彦深吸一口气,低头吃饭,再跟她说下去,他会被活活气死了。

    吴菲甜矛盾极了,面对她,他能坐怀不乱很好,可是他会不会对她太无动于衷了?

    但是想到刚才他起的反应,她的脚尖仿佛有火在窜起般,哼,他上面的嘴不诚实,下面的可老实了。

    男人嘛,见色起意,对她先有色再有爱,以后都离不开她,完美!越看他,她越开心。

    长得好看,有能力,又不会跟女人勾勾缠,她这是上哪儿找的大宝贝!

    她心情很好地吃起了饭,一双眼勾人般地时不时瞅着他,他不理她,低头吃他的。

    吴菲甜也是真的饿了,刚刚跟好友还没吃主食,她就抛弃了好友,跟着他来了这里。

    她吃了十分饱,饱到根本走不动了,陈彦要了一壶茶,给她倒了一杯,“解腻。”

    “不行,我连水都喝不下。”她摇摇头,“陈彦,你今天为什么想到要约我吃饭?”

    陈彦端着茶,喝了一口,怎么说好,之前死活不跟她一起吃饭,后来又主动约她吃饭?

    对上她好奇的眼,他居然说不出实话,不想看别的男人灌她酒?不想看她跟别的男人一起吃饭?他咳了一下,开口,“没什么,就是请你吃饭。”

    闻言,吴菲甜笑了,笑意浮在脸上,小嘴轻抿着,似乎是有些得意,又有些在雀跃。

    陈彦心怦怦地跳了几下,“我去一趟洗手间。”

    等男人回来,买了单,他道:“我送你回去。”

    这么急?她挑眉看他,“你怕我呀?”

    他不是怕她,但她是一颗不定时炸弹,他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爆炸,想到她刚才做的事,他都不敢跟她待在一块。

    他是真的怕她了,胆子这么大,什么话都刚说,看他的时候眼波含春,他又不是一个瞎子,看得很明白。

    这个小女人,在勾引他。

    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她都在偷偷地诱惑他。

    ……

    咚咚!玻璃窗被敲响了,两人同时回过头,看到了吴父愤怒的脸。

    “你们两个,给老子下来!”

    吴父的呐喊几乎都快震破了他们的耳膜,吴菲甜颤了一下身体,陈彦瞅着她,以为她害怕了,压低了声音,“现在知道怕了?”

    尽避是她起的头,可没有第一时间推开她的是他。

    吴菲甜没说话,她一点也不怕她爸,她只是怕她爸把她看中的男人给吓跑了,她捏了捏他的手,“陈彦,我不怕,你也不要怕我爸,他外强中干。”

    陈彦眼里闪过一抹笑,有这么说自己父亲的吗?

    两个人一起下了车,吴菲甜被她爸赶回了屋子里去,陈彦则是被吴父给拉到了角落里。

    吴菲甜站在自家客厅的落地窗前,看着他们说话的身影,心急如焚,吴母走了过来,“怎么了?”

    “妈,爸要是把我看中的男人给赶跑了,我会生气的!”

    吴母摇了摇头,“女大不中留。”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总裁不嫁了最新章节 | 总裁不嫁了全文阅读 | 总裁不嫁了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