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心跳咚咚撩到你 > 第一章

心跳咚咚撩到你 第一章

作者 : 可乐
    【第一章】

    初秋傍晚,依旧溽热的天气因为太阳下山,添了一丝丝凉意。

    位在耀亲里的李家大院是少数保留下来的传统老式建筑,在经过李家子孙的巧手设计整修下,保留原建筑主体结构,融入当代美学的新元素,成为附近老旧街区最耀眼的景致。

    随着城市高度开发,土地愈来愈稀少的状况下,李家大院仍保留那一大片早期拿来晒稻谷的空地,足以见得其财力之雄厚。

    而这一块被土地建商觊觎的空地迟迟未售出的原因很简单,仅仅是方便李家长辈们以各种名目办桌的最佳场所。

    这一日,在肚皮争气的李家曾孙媳妇一次生下三胞胎后的两个月,庆贺的活动终于消停,难得安静的假日傍晚,李家小辈还是被召唤回老家共进晚餐。

    晚餐前,老人家在院子一隅那棵大榕树下泡茶、下棋、聊天。

    厚重朴实的屋瓦,砖红的石墙,以及被切割成四四方方、染着缤纷霞彩的天空,是最惬意自在的时光。

    但被逼着回家共享天伦之乐的李星宇却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如坐针毡、坐立难安。

    在手机响起六点整的提醒,李星宇暗暗扯了扯堂嫂蛮恒柔的袖子,耳语:“嫂,我真的该走了,掩护我。”

    蛮恒柔边顾着熟睡的三个宝贝,边打量四周的情况,苦笑的开口,“怎么掩护……”

    “阿祖和爷他们还在和李星蔓讨论四合院最后的改建,等他们问起时,就说我去去就回。”

    李星蔓是李星宇的姊姊,是北部最大的建筑师事务所的首席室内设计师,李家房产的设计全由她一手包办。

    “去去就回是什么答案啦!”蛮恒柔啼笑皆非。

    李星宇戴起鸭舌帽、黑口罩,扛起她装着大炮相机的大背包,边朝门口移动。

    “我得到线报,『高材生』的主唱大约七点多会在附近拍摄部分MV镜头,我才能偷偷溜回家来。好了,我差不多要过去蹲点了,嫂,妳罩我喔!”

    耀亲里位在离城市有一点距离的近郊区,附近公园虽不大,却因为其中一个在湖畔边修建了木栈道、种了落羽松的公园,给人一种漫步北国森林的感觉,成了IG打卡的热门景点。

    线报指出柴昱就是要到那里拍摄MV,她不趁机拍些独家照片,实在有愧“甜粮报”的读者,以及柴昱广大的迷妹铁粉们!

    蛮恒柔知道,专跑娱乐线新闻的李星宇原本就是近期窜红的摇宾天团“高材生”的铁粉,加上她的工作性质,上下班时间不一定,要配合长辈的要求的确为难。

    这种替她掩护中途偷跑的行为也不是一次两次,却每一次都让她有莫名心虚的感觉。

    可她可以顺利嫁给心仪的学长,李星宇可以说是她的神助攻,加上个性契合,两个堂姑嫂的感情愈来愈好,她也没有不帮她的道理。

    李星宇俨然是吃死她这一点,很放心的就把长辈们推给她去应付。

    只是,在她要推开那一道古色古香的中式木门时,耳底落入一抹铿锵有力、中气十足的询问:“小宇,都快吃饭了上哪去?”

    她回头,眼底映入气色好得不像高龄一百零一岁的李云儒老先生,心虚得差一点软腿。

    她拉下遮去大半张脸的黑色口罩,咧嘴笑道:“阿祖,我去拍个照,去去就回喔!”

    李云儒与她祖父是兄弟,若依族谱辈分排下来,她得喊他“曾叔祖”,但因为拗口,所以才跟着李白鸿喊他阿祖。

    “拍什么照?工作喔?”

    李星宇点头如捣蒜。“对对对,工──”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姊姊李星蔓略显凉冷的嗓音飘来:“工作?我看妳是去找妳老公吧?”

    两姊妹感情不错,但李星蔓不喜欢妹妹的工作,总觉得一个女孩子为了追条新闻,抛开矜持礼节,卯起劲来,连命都要给拚了。

    这倒也算了,妹妹偶尔因为追星化为迷妹的疯狂行径,更是不切实际到了极点。

    理智的她无法容许这样出格的行为!

    没想到姊姊会这么说,李星宇直觉一道猛雷劈下,她僵在原地,一直很关心她们婚姻大事的长辈的情绪瞬间炸开──

    “老公?”

    “小宇啊……妳什么时候结的婚?学妳堂哥堂嫂直接去户政事务所登记是不是?”

    在如潮水般的疑问一个接着一个袭来的同时,李星宇尖叫着逃跑。

    人家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每次听到这句话,李星宇心里只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父母在她及姊姊还在念大学时过世,但她们比一般有相同遭遇的人幸运,也幸福得多。

    家里亲戚感情十分融洽,加上土地致富,没有经济方面的问题,叔婶几乎成了她们的父母,还健在的长辈们更是对她们姊妹照顾有加。

    只是在这份浓浓的关爱下,她们与堂哥李白鸿对长辈们一直处在又爱又恨的纠结当中。

    李星宇边落荒而逃边想,却在离李家大院不远处,看到一辆白色休旅车停在一旁。

    她不经意瞥了一眼,却在看到由休旅车走下的男人的瞬间,震惊得僵化成雕像。

    是柴昱?!

    那个她正要去偷拍的当红男团主唱!

    听说他拍摄MV的地点不是在湖畔公园的落羽松林吗?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

    难道是相中李家大院那融合当代美学与传统老式建筑,改来这里拍MV了?

    这想法才闪过脑海,立即被她给否决了。

    “高材生”的曲风多半为摇宾,怎么想都与李家大院的感觉搭不起来。

    在李星宇暗暗思忖时,突然感觉有一道凌厉的目光朝她射来──

    身为狗仔的敏锐直觉,她打住思绪、抬起头,一对上柴昱冷锐凌厉的目光,便见男人朝她急冲而来。

    李星宇是何许人也?

    据甜粮报的大老板说,她是报社创社以来,首位可以成为模范生的甜心小狈仔。

    她运动神经发达,个性坚韧天生乐观,举一反三思绪灵敏,更有敏锐的八卦嗅觉,抗压性极高。

    撇开这些“基本配备”不说,她更是不辱李家书香世家的门风,文笔好到可以当作家。

    大老板说,因为有她这样一个人才,甜粮报才会屡屡拿到独家。

    只是,当帅到让人怀疑他是前世拯救了整个宇宙,才能拥有那样得天独厚外貌的柴昱朝自己奔来时,见过无数美男的李星宇还是瞬间当了机。

    “拍了什么?”

    她怔在原地,对着凶巴巴的男人露出恍惚的表情。“啊?”

    “我问妳看到了什么?拍到了什么?”

    李星宇在柴昱重复第二次时才回过神,恍声咕哝:“拍?我连相机都没拿出来──”

    她的话才说到一半,却被一旁突然扬起的声音打断。

    “非……我真的快撑不住了。”

    当李星宇看到另一个柴昱从休旅车探出头来的那一瞬间,再度石化僵在原地。

    天啊!她是还没睡醒还在作梦吗?

    眼前……眼前居然有两个柴昱?!

    听到弟弟的话,景昱非沉肃着脸思索,片刻后,抬起如鹰般凌厉的眼问:“这附近哪里可以借厕所?不要公众场合的。”

    李星宇眨了眨眼,厕所……

    她想到的是离这里不到一百公尺的李家大宅,但想到自己若突然带两个男人回家,还在议论她什么时候多了个老公的长辈们,不死拽着这话题把她纠缠到死?

    她暗打了个寒颤,指着前方的大楼说:“我家就在前面的大楼,我平时不常住那里……”

    那栋大楼的地是李家的,卖地建屋后,每个李家子孙都分了一间屋子。

    她挑了最顶楼,与住在九楼的堂兄可算得上是邻居,只是她这个邻居比较少回家就是了。

    景昱非看着弟弟难受的模样,再看眼前这个看起来像大学生的女孩,无法多作思考地开口:“上车,妳带路。”

    因为柴昱是公众人物,加上状况紧急,李星宇也没多想,这么跟两个陌生男人上车是不是太过轻率。

    反之,在车上她对着时不时就透过后照镜瞄她的男人说:“不用担心,我一个弱质女流难道会卖了你们不成?”

    交谈过后她几乎可以肯定,柴昱有孪生兄弟。

    只是不知道眼前这个跟柴昱长得一模一样却凶巴巴的男人是哥哥还是弟弟。

    景昱非微挑浓俊的眉,露出不置可否的表情。

    李星宇忍不住本哝。“呿,个性真差。”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李星宇带着两人来到连自己都鲜少光临的房子,进屋前,景昱非暗暗看着她输入的大门密码锁号码,心里的警戒更深。

    深受肠胃炎之苦的景昱恺已经顾不得其他,一进屋,在屋主李星宇的指示下,找到厕所后便直冲目标。

    李星宇一脸忧心的看着消失在眼前的身影,心疼的想,爱豆不好当呀!没有生病的权利。

    景昱非一进屋便放眼打量着屋子,赫然发现屋子就像她所说,没有住人的感觉,干净整洁得像样品屋。

    这让他稍放心,至少不会凭空冒出其他闲杂人等,制造出不必要的麻烦。

    心思略定,他却突然听到女人忧心的咕哝:“有去看过医生吗?拍摄真的不能延个一天让他休息──”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感觉后脑杓传来一阵冷锐的刺痛。

    她倏地转过头,果然看到男人拿一双凌厉炯亮的黑眸死死瞅着她。

    “怎、怎么了吗?”

    景昱非一步步走向她,问:“妳到底是谁,为什么用柴昱的生日当密码?又为什么会知道他的拍摄行程?”

    感觉男人靠近,李星宇这才意识到,不算娇小的她在身高目测至少有一百九十公分的男人面前瞬间矮了一大截。

    加上男人气势凌人的逼问,她像只被猛兽盯上的小白兔,全身莫名窜起一阵凉意,不自觉便胆颤了起来。

    “怎、怎样,我是柴昱的铁粉不行喔!”

    原来铁粉会用偶像的生日当密码,这点他还真的不知道。

    景昱非还来不及开口,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下号码,是经纪人卫少刚。

    “卫哥,没事,我有事耽搁了一下,现在就过去。”

    听到她的话,李星宇愣了一下。

    虽然相处的时间很短,但她很肯定,肠胃炎那个才是柴昱,眼前这一个应该是柴昱的双胞胎兄弟……

    只是……说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李星宇在刚刚与男人对视的瞬间,发现他的年纪不像只有十九岁,是因为气质比柴昱沉稳的关系吗?

    再撇开这些不说,他刚刚喊的卫哥应该是他们的经纪人,他说现在过去……这表示他要代替柴昱拍摄MV吗?

    这一瞬间,让她联想到好多年前红遍半边天的漫画“双星奇缘”,双胞胎兄弟因为某些原因会共享一个身分轮流出现在公众场合。

    景昱非结束通话,看到女人一脸惊讶的看着他,心想她应该猜到了什么。

    “今天的事妳要是敢说出去就死定了!”他冷肃着脸警告。

    柴昱在“高材生”中担任主唱兼任团长,声音是出了名重击心脏的低音炮,哥哥的声音流逸在耳边却更沉更软更该死的性感。

    这要命的性感,害李星宇的心跳莫名地失去节奏的咚咚乱跳,差点忘了男人开口说的是警告。

    虽然这是一条大独家,但在这样的状况下发现,真发了新闻,是不是太没道德了?

    她兀自天人交战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说:“为了我的道德良知以及小命,我会守口如瓶!”

    “很遗憾?没能大肆宣扬?”

    她有胆才敢点头说是。

    暗暗抑下内心的遗憾,却掩不住内心的八卦魂,她好奇地问:“所以你们真的共享柴昱的身分喔?”

    如果是的话,那把她迷得神魂颠倒的是哥哥还是弟弟呀?

    景昱非双手环胸冷凝着她,摆明了不会说半句话满足她的好奇心。

    这时,本名景昱恺的柴昱苍白着脸,拖着虚弱的脚步从厕所缓缓走出来。

    李星宇见他脚步虚浮的模样,立即问:“如果信任我,让弟弟在这边休息,我去帮他买现成的药?”

    “我为什么要信任妳?”

    “不信任我那他现在怎么办?送医院?怎么会拖着不看医生呢?肠胃炎拉起肚子来可不是开玩笑的……”

    看着眼前白皙清秀的女孩担心的碎念,景昱恺缓声道:“不关哥的事,是我硬撑──”

    景昱非头痛的掐了掐眉心。“不用跟个陌生人解释这么多。”

    这个男人真的很不友善啊!偏偏长得跟她倾慕的偶像一模一样!

    李星宇暗暗扼腕。

    “这里借我休息到我哥哥来接我,方便吗?”景昱恺开口问。

    柴昱在舞台上酷帅有型,没想到私底下是这样温和柔软,让李星宇不自觉激起满满想疼宠他的想法。

    “当然没问题。我整理客房让你休息,唔……我家有个熟识的家庭医师,要不要请来帮你看看?”

    没想到她会这么热情的提议,景昱恺一脸抱歉。“第一次见面就这么麻烦妳,真是抱歉。”

    瞧瞧,她的偶像多么谦卑有礼,反观偶像的哥哥……显得过分冷峻、难以亲近啊!

    这一番比较,李星宇脸上的笑温柔得都快挤出水来。“不麻烦,其实我堂哥是『冠华文化』的李白鸿主编,他就住九楼,你是他们出版社重要的资源,我应该爱屋及乌,替他珍惜你。”

    说着,她指向放在客厅唯一一幅堂兄与堂嫂补办婚宴,一大家子拍的全家福。

    自从堂嫂蛮恒柔一举得三男,生了三只小狮子后,李白鸿心疼老婆,再加上家里那群长辈对三个金孙的关爱,时不时就“组团”去他家,李白鸿索性搬回这栋大楼。

    冠华文化与“高材生”合作的写真书还在进行当中,他们当然知道李白鸿是谁,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巧遇到他的堂妹。

    如今有照片为证,又在工作上有交集,这让景昱非放心许多。

    “那就麻烦妳了,工作结束后我就会过来接人。”

    “放心去吧。”

    景昱非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像装满星星的爱心眼,忍不住出声警告。“不准对我弟弟有非分之想!”

    啧,这男人真的有惹毛她的本事。

    李星宇堆起假笑。“慢走,不送。”随即看向景昱恺,“先坐着等我,我马上把客房整理好。”

    “麻烦妳了。”

    “不麻烦、不麻烦。”

    景昱非看她直接把他晾在一旁、热络的跟着弟弟对话,心里涌上一股感觉。

    这个女人是故意冷晾着不甩他吧?

    为什么?

    他做了什么得罪她的事了吗?

    在一连串意外的忙碌后,小天使景昱恺在家庭医生的诊治下打了一针后,舒舒缓缓的睡着,为防他醒来后觉得饿,李星宇还特地下楼去买了点清粥小菜备着。

    拎着食物走回大楼,她突然想到景昱恺在医生离开后,跟她的简单对话。

    原来,景昱恺与哥哥并不是双胞胎兄弟,母亲相隔了十年才生下他。

    两兄弟神复制似的容貌,让人不知该说十九岁的弟弟长得太老成,或是今年快三十岁的哥哥太娃娃脸,才总被误以为是双胞胎。

    不过也正是如此,哥哥才能在他出状况时,偶尔顶替他出席一些平面拍摄的工作。

    就说咩,也就是差了十岁,哥哥的感觉才会显得沉稳世故啊!

    李星宇想着,不经意间看到景昱非结束工作回来,他的休旅车停在大楼外,人站在车边,仰望着大楼顶楼。

    看到他颀长的身影,李星宇不禁暗暗在心里赞叹。

    人生得好就是讨厌,随便一站,便成一处风景。

    瞧瞧,他穿着黑色风衣更显得身形修长,连脸都没看到,却莫名的让那画面瞬间成为某部偶像剧或MV的场景。

    当这想法突然闪过,李星宇的记忆才后知后觉的被唤醒。

    糟糕,她今天的任务是要跟拍柴昱拍MV的独家啊!

    但她却因为巧遇柴昱,被身体抱恙的他彻彻底底唤起想要照顾怜惜他的心情,结果忘了最最最重要的工作。

    她心一慌,相机不在手边,只好拿起有照相功能的手机,朝着他利落移动身体,各个角度猛按连拍的拍了好一会儿。

    在拍照的当下,李星宇压根儿忘了前方的男子是讨厌的哥哥,不是她的偶像柴昱,只是忘情的在内心赞叹:男人这鼻子又直又挺,那透露着担忧的忧郁侧脸轮廓简直完美啊!

    赞叹之余,她突然透过手机镜头发现,景昱非朝着她的方向望来,英俊慑人的完美面孔稳稳落在视线当中。

    明明知道她站的位置,他应该不会发现她,但透过手机对上他的眼睛,她的心跳居然失控的咚咚乱跳。

    要命!怎么跳那么快?

    她压着心口,没多久便见景昱非走进大楼。

    虽然很肯定景昱非没看见她,她却莫名心虚,觉得自己一定要赶在他上楼前进家门。

    这想法闪过,她拎着手中的清粥小菜,利用熟悉地形之便,加快速度,由另一端绕出,搭了另一部电梯,早他两分钟进了家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心跳咚咚撩到你最新章节 | 心跳咚咚撩到你全文阅读 | 心跳咚咚撩到你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