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糕饼厨秀 > 第七章 地痞流氓耍无赖

糕饼厨秀 第七章 地痞流氓耍无赖

作者 : 宁馨
    日升月落,一晃眼七八日就过去了,经历了开业的忙乱和热闹,点心屋的工作终于都走上了正轨,一切都规律又整齐。

    每日早晨天色不亮,大院里的三家就都早早起床。老黄和黄阿婆自然是起来磨豆腐,柳氏和潘芸则是忙着做了早饭,然后赶去点心屋做准备。

    待得两人出了门,张小树才去上工,潘薇则照料赖床的潘海和平安起来吃饭。

    潘薇还要洗衣衫跟拾掇屋子,忙完这些就把潘海和平安交给黄阿婆照管,自行赶到铺子去帮忙。

    这时候铺子里的各色点心就要出炉,富贵人家的女眷或者少爷想要吃刚出炉的蛋糕,就会派丫鬟或者小厮过来等候,然后一路小跑送回去,于是街上都是点心的香甜味道。

    不同于那两家老字号,潘芸很舍得放糖霜,所以点心香甜又没有花香的腻烦,最主要是口味新奇,即使过了初开业的几日,生意依旧很不错。

    本着不能浪费,夏日又容易腐坏,所以潘芸每日并没有做太多,一直保持在未时末卖光就好的量。若是某一曰剩得较多,申时开始就七折大拍卖。

    这般坚持下来,比之新奇美味,新鲜居然成了城里家家户户都推崇的优点。

    毕竟是入口的东西,干净新鲜是第一。这一日,货架又是早早被清空,柳氏和潘薇带着秋桐几个拾掇善后。

    潘芸因为适逢生理期,有些体虚,所以早早回家去了。

    张小树前几日抽空替潘家搭了一铺大炕,虽然屋里变得狭窄很多,但不得不说,马上到来的秋冬,一家人肯定会因为这大炕而幸福至极。

    就像这个时刻,趴在热呼呼的炕上烙烙肚子,所有冷痛就都远去了。

    若不是潘海和平安口渴,跑回屋子寻凉茶喝,吵醒了潘芸,她怕是一觉要睡到半夜去。抬眼看看,外边已经将近黄昏,潘芸赶紧下地去张罗晚饭。

    最近因为忙着生意,潘海和平安中午都是跟着黄阿婆吃饭。

    老人家节俭,做菜舍不得放油,细粮也几乎看不见,所以先前给两个孩子攒下的一点肉又都瘦下去了。

    潘芸看得心疼,正巧今日有时间,就赶去市集买了一只鸡、一条草鱼,见到有人卖江虾,也买了一斤。

    回家之后,一只鸡红烧半只,炖汤半只,草鱼直接清蒸,江虾则洗干净,加了葱和蒜、料酒爆炒。

    待得潘薇和柳氏从点心屋回来,就喊柳氏端了一碗鸡肉,又给黄阿婆也端了一碗。

    最后潘家四口这才安静坐下吃顿饭。

    烧得热呼呼的大炕上摆了方桌,一家四口各占一面,听着窗外初秋的凉风呜咽,越发觉得温暖。

    可惜筷子刚刚拿起来,差不多半个月没见的赵源就上门了。

    “听说生意不错,我正好路过,一起庆贺一下。”

    赵源的桃花眼笑起来,在这样的夜晚分外明亮。

    平安亲昵的跳进爹爹怀里,嚷着,“爹爹,大姊姊做好吃的了,一起吃,一起吃!”赵源掂量一下儿子,感觉又胖了,心里对潘芸更是感激,于是放下儿子,他回身接了文成手里的东西,笑道:“我拿了一小坛子果酒,买了两只烧鸡,能一起吃吗?”

    “当然了。”潘芸倒也没扭捏,喊了潘薇去添碗筷。

    很快,文成出去守在门口,赵源也上炕“霸占”了一个位置。

    潘海和平安一人得了一只鸡腿,欢喜得眉开眼笑。潘薇得了两个鸡翅,也是翘了嘴角,一边照顾两个小子,一边低头啃着。

    潘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所以吃饭的功夫,潘芸就把铺子这几日的生意同赵源说了。

    镇国公府分家的时候,赵源作为嫡子,分了三成的家业,可以说是身家丰厚,每年各个铺子和田庄的进项足足有四五万两。

    但听得潘芸的点心屋一个月就能分得一千两,一年最少过万,他也是惊异得不成,且这还是在糖霜算在成本内的情形下。

    也许要打开糖霜的销量又不触动皇后母族的利益,多开几家点心屋是最简单安全的办潘芸见他不说话,还以为他嫌弃利润低,于是道:“这只是开始,过一段时日会陆续推出新品,利润肯定会更高。”

    赵源猜到潘芸误会,赶紧笑道:“不,这利润已经很高了,值得好好庆贺一下。”潘芸放了心,拿起酒壶给赵源和自己都倒了酒。

    两人碰杯,齐齐笑道:“合作愉快!”末了,两人一饮而尽。

    果酒带了些香甜,一点点酒味,味道很是不错,正适合这样的夜晚小酌。

    潘芸一时欢喜,又去灶间取她前几日灌下的肝肠,蒸一蒸,下酒最好。

    潘海同平安挤挤眼睛,平安就去取了他写的大字,闹着要爹爹检查指点。

    赵源从小被后母娇宠长大,后来得知真相,亲情在他心里就像刀子一样,想起一次就被割一刀,如今被儿子搂了脖子,如此亲密,他真是不适应,但心里又隐约暖融融。

    他抱着儿子坐在怀里说话,根本没看见潘海悄悄倒了半碗果酒,自己喝了一大口不说,还递给了姊姊。

    潘薇本来想喝止弟弟,但她没喝过果酒,嗅着淡淡的果香,禁不住诱惑也喝了一大口,抿抿嘴自觉味道还不错,于是把最后一口留给了平安。

    平安生怕这姊弟俩将酒都喝光了,眼见潘芸端了蒸肝肠进屋,赶紧跳下爹爹的怀抱凑去对面,捧起酒碗咕咚灌了下去。

    潘芸不明真相,还以为他饿坏了,就笑道:“平安,慢点吃,没人同你抢。晚上不能吃太饱,小心睡觉的时候不舒坦。”

    平安咧嘴傻笑,偷偷把碗藏到了身后。

    潘芸摸摸他的头,然后同赵源边吃边说起了以后的计划。

    “赵公子,我打算每半个月推出一款新点心,只会少少卖几个,为整个点心屋打响名气。”

    赵源听得疑惑,但转而猜到道理,就道:“物以稀为贵?”

    “正是。”潘芸笑着点头,“这也叫饥饿行销,时刻让人惦记着才是好东西,而且越买不到越想买。”

    赵源早就让人打听过潘家的情形,这会儿倒是好奇潘芸一个秀才的闺女是在哪里学到的生意经,不过他没有蠢笨的直接问出口,迂回试探道:“点心屋的名声打出去了,你打算如何?”

    “当然是开连锁店了!”潘芸再聪明也不过是多了现代那世的记忆,同赵源这个在国公府长大的,心机手段都不能比。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让赵源起意了,兴奋的一口喝光了杯中酒,应道:“这里离京都近,第二家分店就开在京都。店里的点心都同这里一般,只要派个可信赖的人拿着方子就可以撑起后厨。

    “至于增加销售也好办,办理会员卡,采买有折扣优惠,新品出来能优先品尝购买。也可以开发周边产品,比如买满多少银钱赠送玩偶或者独有的点心,生日的时候专门制作蛋糕。总之,办法很多,肯定能把京都那些富贵买家打点得乐呵呵,心甘情愿的掏出银子。”潘芸说得痛快,抬手又倒了一杯酒喝光,再看向赵源,就见他满眼的探究,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得意忘形了,于是尴尬笑道:“嗯,赵公子,我不过是信口胡说的,具体还要以后慢慢尝试。”

    赵源笑了笑,桃花眼里的光亮有些莫名,抬手给潘芸和自己都倒了一杯酒,然后慢慢喝了下去。

    潘芸心里有些忐忑,但见赵源没有追问,悄悄松了一口气。

    酒杯放下,她突然觉得身边有些安静,扭头就见三个孩子已经东倒西歪了,脸上红扑扑的,顿时恼道:“你们偷喝酒了?”

    潘薇扶着头极力想要稳住身形,笑嘻嘻应道:“姊,我就喝了一口,甜甜的真好喝。”至于潘海和平安早就靠在一起睡着了。

    潘芸又好气又好笑,赶紧扯了被褥铺好,扶妹妹躺下。

    赵源也上前帮忙,抱了平安和潘海过去。

    潘芸又去打湿布巾给他们擦手脸,好一通忙碌才算完事。

    平安不知梦到了什么,扯着潘芸的袖子,嘴里胡乱嘟囔着。

    潘芸无法,只能抱着他唱小星星,待得他睡熟了这才放下。

    赵源慢慢喝着酒,眼见如此,眼底越发温柔。

    “让赵公子见笑了,小孩子就是爱胡闹。”

    潘芸长松一口气,喝杯酒当解渴,其实她不知道这会儿她也是脸颊红透,笑嗔的模样如同三月桃花一般娇俏,惹人心动。赵源低头收回目光,干咳一声,道:“这段时日辛苦你照顾平安了,若是你不介意,唤我一声大哥吧,叫公子太生分了。”

    潘芸想了想,如今两人合作,叫公子不只生分,还有种身分上的不对等,这是她最不喜欢的,于是不再矫情,当即倒了两杯酒,笑道:“那好,就多谢赵大哥的信任和关照了。”

    “好。”

    两人一饮而尽,又说了一些闲话和生意经,酒坛子和酒壶都干了。

    潘芸喝得半醉,仍极力送赵源出门,见他确实走远了,这才严严实实栓了门,转身倒在床上睡下。

    果酒好喝,但后劲太大了,隔日若不是潘薇极力拍打,潘芸差点睡过头,好在没有头疼头晕。

    她来不及教训偷酒喝的弟妹,匆匆去了点心屋,这倒是让鹌鹑一样老实的平安和潘海松了一口气。

    潘芸到了铺子,带着秋桐和秋桂忙碌,好不容易把所有需要准备的货品都处理好了,将前堂交给柳氏和潘薇,她打算偷会懒小睡一会儿。

    可惜不过半个时辰,秋桂就匆匆跑来喊人,“掌柜的,出事了,前边有人闹事。”

    潘芸吓了一跳,赶紧跑去前堂。

    就见一个彪形大汉手里拎着两包点心,正在破口大骂,柜台上放了一串大钱。

    潘薇满脸委屈,紧紧咬着嘴唇,显见也是气得狠了。

    潘芸赶紧上前把妹妹护在身后,然后笑着对大汉道:“这位壮士,我是这里的掌柜,咱们有话好好说。”

    那壮汉斜着眼睛瞄了潘芸两眼,冷冷一笑,骂道,“老子买东西什么时候给过钱啊,今日看中你们店里两包点心,是给你们脸了!本想着你们开门做生意不容易,就赏你们几个大钱,结果这小娘皮居然说不够,她明摆着不给老子颜面,今日若是不让老子出了这口气,老子就砸了这个破店!”说着,他扯了点心盘子砸起来。

    潘芸死死抓着他的袖子,极力忍着恼怒,脸上却依旧笑着,劝道:“我家妹妹年岁小,冒犯了壮士,壮士大人大量,怎么能同一个小泵娘计较呢?这么办吧,壮士把这两包点心拿走,我们一文钱不收,就当送给壮士尝尝味道。壮士若是喜欢,下次尽避再来。今日我们东家不在,否则一定愿意同壮士结识。我们东家来自京都,不知道壮士来自哪里?兴许同我们东家早就认识也说不定呢。”

    听得潘芸提起东家,壮汉的眼神闪了闪,气呼呼抟起点心,顺手抓了大钱塞到兜里,骂道:“谁耐烦结识你们东家啊,今日就算了,下次再敢怠慢老子就砸了你们的破店!”说着,他大摇大摆的走了。

    潘薇气得跺脚,抹着眼泪嚷道:“姊,怎么就让他这么走了?两包点心要两百文呢,他就这么拿走了?”不等潘芸说话,柳氏就上前低声安慰道:“二姑娘别恼了,大姑娘也是不得已。这样的人混迹在市井,什么脏事都干得出来,若是得罪了他们,都不用过来打砸,在门前倒一桶粪水,咱们就十日半个月做不了生意。”

    “什么?”潘薇哪里听过这样的事,惊得眼睛瞪得溜圆,终于明白姊姊方才为何委曲求全笑脸相迎了。

    她扯了姊姊的袖子,低声道:“姊,我错了……”

    “没事,开门做生意什么事都会遇到,以后小心应对就是了。”潘芸拍拍妹妹的肩头,皱眉道:“不过这事儿还不算解决,就怕这人得了甜头,或者别的地痞也找上门占便宜。我会同大东家说一声,派两个人手过来帮忙。”

    “哎呀,这可是太好了。”柳氏早就猜到出钱支持潘芸开铺子的人不是潘家亲戚,但她聪明的没有拆穿。

    她自然赞同铺子多两个人手,以后不怕这些地痞流氓勒索,买卖做得长久,她这份活计也就安稳了。

    潘薇想起赵源带着的护卫,欢喜得眼睛晶亮,再没有方才的委屈和颓丧。

    说来也巧,当晚文成又来送糖霜,潘芸就把白日之事说了一遍,末了道:“劳烦您帮我同赵大哥说一声,若是有合适的人手,给铺子里招两个,否则只有两个小丫头和一个小厮,当真有人欺负到头上,没有一点反抗之力。如今铺子的生意还不算招人眼红,以后天长日久,怕是这样的事会越来越多。”文成皴了眉头,干脆应道:“潘掌柜放心,我一定把话带给爷。”

    潘芸感激的行礼,担心他来回跑腿没功夫吃饭,就把灶间剩的两个猪肉馅饼用油纸包了,塞给他路上垫垫肚子。

    文成这么多年跟在主子身边,得到的打赏不少,但还是第一次得了两个馅饼,一路揣在怀里热呼呼,吃下肚子也是香甜,心里熨帖至极。

    于是,见了主子他就多说了几句,“属下瞧着潘掌柜被气得够呛,眼圈都红了,不知道是不是哭过了。”

    果然,赵源立刻冷脸,一巴掌拍到桌上,恼道:“一个地痞居然也敢欺负到我头上!”

    我?文成低着头,眼底闪过一抹笑意,主子这是把潘掌柜看成自己了,这可真是多少年来第一次啊。

    “你去农庄选两个人手,最好面孔生一些,送去潘掌柜那里。另外再送封信给曲坤,让他去点心屋转转。”

    “是,爷。”文成高声应了,彻底放了心。

    家里的农庄是老国公爷没过世的时候特意分给爷的,其中很多农户都是跟随老国公爷上过战场的老兵伤兵,虽然多少有些残疾,但手下功夫极厉害,别说地痞,就是五六个普通兵卒都难以近身,若是放到铺子里,就再也不用担心地痞流氓骚扰了。

    至于曲坤,乃青阳县的府兵统领,是爷年少之时混迹京都不打不相识而结交的,国公府没人知道。两人交情极不错,就是后来曲坤从军,两人也没断了联系。否则这次爷也不能放心把平安放在京都外,就是笃定有曲坤在,没想到平安偷跑,又同潘掌柜一家结识。

    话说回来,有曲坤去铺子撑腰,外人怕是再也不敢欺负上门了。

    潘芸没有想到赵源的动作会这么快,第二日刚刚开门做生意没多久,两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就找到了门前。

    这两人一个叫赵忠,一个叫赵诚,拿的是文成的腰牌,都是身形魁梧,面相憨厚本分的。除了一个手指缺了三根,一个有些瘸之外,真是没有一处不好。

    待得听说他们都是上过战场的好汉,潘芸更是多了三分敬意,直接把他们安顿在西厢房的空房间。以后两人负责打水劈柴烧烤炉等力气活,而杨二专心送货采买就成。

    有这两人坐镇,铺子里所有人都有了底气,忙碌起来脸上也带了笑,恨不得脚下生风一般。

    待得下午要收摊的时候又有贵客上门,一身武官官服,容貌很是威风霸气,带了十几个护卫兵卒,一到门前就惹得邻近铺子的人探头探脑的看热闹。

    潘芸是第一次遇到武官,有些忐忑,不想这人买了所有剩下的点心,很是夸赞了几句,出门的时候甚至客气的还礼,告诉潘芸若是有事尽避让人去府里禀报一声。

    潘芸把人送走之后还是满头雾水。

    隔壁店家的掌柜跑来探听消息,问道:“潘掌柜,你这铺子的东家就是曲大人啊?你怎么不早说,若知道是曲家的买卖,这城里哪个地痞也不敢欺负上门啊!”说罢,他还咂吧两下嘴巴,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

    这话倒是提醒了潘芸,她立刻就猜到赵源不方便出面,这是特意为铺子借来的“靠山”,所以她含糊应付了几句就赶紧关了铺子门。

    果然,从那以后别说地痞再上门闹事,就是在附近转悠都不敢。

    赵忠、赵诚勤快能干,从来不惹麻烦,潘芸很为他们一身本事无处发挥而可惜,于是琢磨着过几日同老黄商量一下,再租一间耳房让他们晚上轮流回大院住,一来保大院平安一来也给潘海和平安开个武术课,学点强身自保的本事。

    一转眼,甜蜜蜜点心屋就开业一个月了,几种基本款点心受到所有的顾客欢迎,每半个月推出一次的新点心更是红透半边天。

    一是新奇,酥软的点心上包裹着云朵一样洁白的奶油,点缀着水果拼装而成的花朵、小动物甚至是字迹,简直是又好吃又好看。

    二则是因为少啊,每次新品只卖二十份,若是不早早排队,根本连样子都看不到就被别人买光了。

    这般两次下来,甜蜜蜜点心屋的生意想不好都难。

    不知有多少人奔着甜蜜蜜点心屋而来,让整条街都受益,毕竟任谁上街一次都不可能只买点心啊,这里添点儿,那里看一看,带动附近的铺子都跟着生意好很多。

    所以除了几家老式点心铺子,还真没谁不喜欢甜蜜蜜点心屋的。

    当然,几家老式点心铺子不喜欢也说不出什么,毕竟潘家没有一样同他们相似的点心,完全没有竞争一说,人家占领新的高地了,根本不是在一个锅里抢饭吃,这倒是让几个掌柜气闷不已。

    什么都是这么个道理,人多了名气就大,名气大了客人就更多,如此良性循环是所有商家都盼望的。

    但放在潘芸这里却有一个弊端,那就是他们姊弟想要藏身太不容易了。

    开业的时候,潘芸给中人老杨和村长都送过点心,无论如何,这些人对他们姊弟帮助良多,做人要讲感恩。

    于是村长有事进城的时候就同老杨一起过来铺子小坐那么片刻。

    不知道是哪个眼尖的,还是村长家里说漏了嘴,慢慢地就有河东村的乡亲上门,或者好奇探看一番,说两句闲话,或者暂时存放个篓筐,买完东西再回来背走,一副拿潘芸这铺子当自家地盘的架势。

    潘芸不好赶人,毕竟村里人当初对他们姊弟很是维护,但隐约间她也预料到麻烦肯定很快会到来。

    所以赵忠和赵诚从来不离开铺子,就是晚上关门之后也有一个跟随他们回大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糕饼厨秀最新章节 | 糕饼厨秀全文阅读 | 糕饼厨秀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