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糕饼厨秀 > 第六章 点心屋开张大吉

糕饼厨秀 第六章 点心屋开张大吉

作者 : 宁馨
    第二日早晨,是潘薇摇晃一番,潘芸才醒了过来。

    想起昨晚的事,潘芸赶紧拉了妹妹检查,见她确实没有哪里不舒服,反倒因为熟睡,脸色红润,眼睛晶亮,这才放心。

    而潘海和平安早就同冬生在院子里大呼小叫了。

    潘芸放下心事,赶紧投入烤点心的大业中,毕竟还有三家主顾等着点心呢,他们一家四口的吃住全靠这个,别管以后开不开铺子,起码眼前的财路不能扔。

    这般过了两日,潘芸约束着潘海让他带着平安每日只在院子里,门都不许出,白日里她出去卖点心也会留意街上的人。

    晚上偶尔拿出银票看一看,她实在有些犹豫。

    说到底,她想相信这是个机会,赵源也是真心想要合作,但她又胆怯,生怕是个陷阱,他们姊弟好不容易得来的安宁日子有可能会因此灰飞烟灭。

    幸好一切的纠结和不安在第三日晚上结束了。当日那个跟着赵源的护卫趁着夜色送了二十斤的糖霜过来,然后一言不发就走了。

    潘芸打开袋子,捏了雪白的糖霜放进嘴里,甜得她眉开眼笑。虽然价格昂贵,但这个时空的糖霜比前世的白糖好似还要甜上三分,绝对是做点心的好材料。

    她恨不得晚上睡觉都搂着糖霜袋子了,梦里也分外安心。

    若赵源是骗子,怎么会给了银票又记得守诺送糖霜?更何况他们三姊弟可谓是一穷二白,也没什么欺骗的价值。

    这般潘芸有了底,每日除了固定供给三家酒楼茶楼的点心,她就不再多做了,反倒揣着一包饼干和铜钱在街上乱转,同各个铺子的小伙计或者街角的小乞丐们打听谁家铺子要出租或者出售。

    别说,一包饼干给完,铜钱撒出去二三十,倒是真让她问到点有用资讯。

    街头那家布庄因为生意不好,打算收手不做,只租铺面吃租金。

    铺子分前后,前边两间,拾掇得很是干净,后边还有东西厢房做存布匹的库房,若是住人也很是宽敞。

    潘芸几乎是没犹豫,立刻去寻了老杨帮忙牵线。

    老杨不用出力,只不过费几句口舌就能拿钱,自然是愿意,也很是卖力,同布庄掌柜一番讨价还价,最后把租金定在一个月二两银子,一年一支付,但契约可以先签三年,防备布庄掌柜临时变卦,那时潘芸若是已重新修葺就白白投入了。

    潘芸得了契约,付了租金,又打点得老杨乐呵呵回去,末了自己在铺子前后转悠,简直欢喜得好似在梦里。

    待得晚上回去同弟妹们一说,潘薇高兴得差点蹦起来,嚷道:“姊姊,咱们家这就开铺子了?以后不用上街去叫卖了?”

    “当然,以后我是掌柜,你就是二掌柜。”潘芸笑着逗弄妹妹。

    果然潘薇红了脸,害羞地道:“我不做掌柜,我给姊姊打下手,帮姊姊烤点心。”

    潘海和平安年岁小,不知道家里开了铺子有多了不起,但姊姊高兴他们就高兴啊,跳脚嚷着,“大姊,吃饺子,吃饺子!”

    “好,这就让你们二姊去割肉,咱们包饺子庆贺一下。以后开铺子就忙了,想吃怕是也没功夫了。”

    潘芸豪气的一挥手,潘薇就跑去买了两斤猪肉,这一次不用加任何青菜,直接包猪肉大葱饺子,姊弟四个吃得是满嘴流油,分外的满足。

    老黄夫妻和柳氏一家也收到了饺子,吃得满心疑惑,待过来还碗的时候免不得问起,“潘大姑娘啊,你们姊弟日子过得也不宽裕,吃些好的就不要带我们的份了。”

    “是啊,这可是大肉的饺子,若是炒菜够吃十几顿了。知道你疼弟妹和平安,但日子不是这么过的,马上就要冬日了,街上生意不好做,还是要多留点余钱啊。”柳氏过日子节俭,性子也直爽,有什么说什么,真是拿潘芸姊弟当自家人了。

    潘芸请众人在院子里坐了,这才笑道:“平日我们姊弟常麻烦阿公阿婆,还有张哥和嫂子照顾,有好吃食自然要分大伙儿一份。再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碗饺子而已,以后说不得还要做大鱼大肉,吃得更热闹呢。”

    “咦,听你这话说的,好似家里有喜事啊?发财了?”柳氏精明,听话听音,立刻笑着问了出来。

    潘芸点了头,笑道:“是我父亲原来的一个友人,知道我们姊弟如今艰难,我又有做点心的手艺,就租了个铺子打算同我合作。今日我已经拿到了契书,明日就要开始拾掇铺子了,免不了还要劳烦张大哥出力帮忙修葺,工钱就按照市价给,供给一顿午饭。另外,以后铺子里做点心要用不少牛乳,也要嫂子帮忙同农庄的主家牵线搭桥呢。”

    “哎呀,开铺子?这可是大好事啊!”柳氏当即欢喜的拉了潘芸的手,嚷道:“你以后发了财,可别忘了咱们住一个大院情分啊。”

    “嫂子说笑了,咱们相处同一家人,怎么可能忘得了。生意也不见得好做,还少不了大伙儿帮忙呢。”潘芸说得客气。

    张小树摆手,爽快应道:“不必这么说,你这是赏我饭碗,是我该谢你才对。”

    老黄和黄阿婆也跟着开心,笑道:“这真是好事,你们尽避去铺子忙,海哥儿和平安自有我们照管。”

    潘芸一一道谢,心里暖融融的。

    虽然到得这个时空,被刘大头母子恶心得够呛,但不得不说,河东村的乡亲还有大院里的两家人都是不错的。小心思肯定人人有,但良心还是摆得很正,真是他们姊弟几个的幸运。

    当晚众人闲话到很晚,即便各自回去睡觉,老夫妻俩和小夫妻俩还是在谈论着,对潘芸赞不绝口。毕竟一个姑娘家凭借一己之力养育弟妹,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如今更是要开铺子,这怎么能不让人佩服呢!

    一大早匆忙烤好了点心,潘芸就带着张小树和潘薇出门,顺路送了三家的货,然后直接去了布庄。

    布庄掌柜已经把剩余不多的货物都搬走了,因生意人讲究情面,铺子里能用的对象几乎都留下了。

    潘芸心里记下了这份情,然后就带张小树在前后院转悠,把所有需要整改的地方都说了一遍,融合了张小树的意见,最后一一记录下来。

    前边铺子的柜台太高,潘芸打算降低缩小,左右只是用来结帐,实在用不了那么大,太占地方。

    而里面放布匹的货架却很适合放点心簸箩,从中间截断,打磨掉原来的暗色油漆,换上桐油,乳黄色的原木色看着就干净。

    至于后院,东南的院墙边搭上一排三个大烤炉,架起遮风雨的棚子,旁边的东厢房把头一间做成点心制作室,离得烤炉近,也方便来回运送生熟点心。

    另外两间就做小库房,存放不怕腐坏的点心外加米面糖油等材料,第三间住人,也方便看管,省得遭了小偷。

    西厢房彻底做住处,修上大炕,一间住上五六个人不成问题。

    若说有什么缺点,就是这个院子没有北边的正房。但也因为这样,天井显得很宽敞,院墙下可以搭棚子,堆放木柴,晾晒衣衫都方便。

    简单的修改图画出来,张小树就拿了潘芸给的银子,寻了两个平日交好又勤快的同伴开始着手动工。

    当晚柳氏也带了好消息回来,农庄的主人同意卖牛奶,以后柳氏可以亲手挤了挎回来,价格也很是便宜。

    原本这几头牛不过是农庄主人心血来潮贪图新鲜买回来的,但牛奶味道腥膻,家里没人喜欢喝,就是用来洗澡洗脸,妇人们脸上居然还起了疙瘩,成了鸡肋一般扔了可惜,不扔又无法消化的存在。

    潘芸采买牛奶,一日就要一桶,这可解决了大麻烦,农庄主人几乎是半卖半送。

    潘芸拉了柳氏好一顿夸赞,“嫂子就是厉害,只要你出面就没有办不了的事。以后可就要劳烦嫂子了,一定要亲手挤奶,再帮我拎回来,不能离了眼前,否则啊,万一谁起了坏心,在奶里扔上一把巴豆粉,我这买卖就做不下去了。旁人我是真不放心,就只信得过嫂子。”

    柳氏不过是个普通妇人,平生第一次被人家这般夸赞信任,立刻拍了胸脯打包票,“你放心,这事儿嫂子给你办得漂漂亮亮的,保管不会给你惹麻烦。”

    “那好,以后就劳烦嫂子了。另外,嫂子若是农庄那边的活计不忙,要不要再来铺子帮我做活儿?我和薇儿肯定是忙不过来,就是买人手做学徒,也不如自己人放心,所以就想请嫂子给我做个小避事,在铺子里卖点心,你看如何?”

    柳氏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大好事落到头上,她平日不过是做零工,哪里有活儿去哪里,工钱低不说,还没有个保障,一个月闲半个月都是常事。若是能进铺子做小避事,有固定的工钱,可真是太好不过了。

    “潘大姑娘,我真是……真是太谢谢你了,我愿意,我愿意啊!”

    这一次,一向伶俐的柳氏红了眼圈,可见是如何感激。

    “好,那嫂子以后就帮我了。过些日子铺子拾掇好了,你就走马上任。”

    “好咧,我这几日也没事,先去铺子给孩子爹他们搭把手,不要工钱。”说罢,她生怕潘芸拒绝,火烧**一样跑掉,寻自家男人报喜去了。

    潘芸带了家里三个小的吃了饭,简单备好料就睡下了。

    许是知道姊姊忙碌,无论是潘海还是平安,谁也没有闹,乖乖睡得香甜至极。

    倒是潘薇太过兴奋,拉了潘芸没少说话,过了许久才勉强合上眼睛。

    潘芸累得一晚无梦,第二日上午看过张小树几个人的进度,她就去寻了老杨,开门见山说道:“杨叔,我想买几个可靠的人手,最好是一男两女,年岁都要十二三岁,不必长得多好,勤快本分就行,杨叔这里可有门路?”

    老杨正巧要出门,听得这话,心里忍不住靶慨。当初老友带潘芸寻他租房子的时候,离如今才多久啊,这就要开铺子、买人手了,红火的日子可真是一步一个台阶。

    旁人还罢了,他可是知道眼前打扮成半大小子的潘芸是个姑娘家啊。

    于是他心里又添了三分佩服,也更愿意帮忙,毕竟谁不喜欢交往厉害又能耐的朋友呢?

    “你来得正好,我正要去寻一个朋友喝酒,他做的就是人牙子的生意,平日名声很不错,没有那些乌七八糟的坏事,你尽避放心,这就随我过去看看吧。”

    潘芸欢喜应了,有时候就是这样,什么事情顺了,就好像每一步都有神仙相助一般,事半功倍。

    老杨的友人同他年岁相当,住在城东一个大院子里,平日买了家里穷困、需要自卖自身活命的人都要聚集在这里,确定没有病症,换衣洗漱,教了规矩之后才会被卖往各个大户人家或者旁的去处。

    这么一折腾确实费劲,但不得不说,买家也放心很多,不在乎多出那么一点银子,生意自然也不错。

    起码潘芸看见被喊出来的十几个丫头小子,很是满意。

    这些小子都穿着灰色衣裤,束了头发,瘦弱但面色却不错。丫头们则是碧绿色的粗布衣裙,梳着两条辫子,看着就清爽干净。

    因为是老杨带来的客人,潘芸被特意照顾,可以仔细询问挑拣。

    潘芸询问了他们的来处、擅长的活计,最后定了一个十三岁的小子还有两个十二岁的小丫头。

    小子叫杨二,家就住在城外,因为爹娘病死,平日跟着叔叔一家过活,但婶子刻薄,趁着叔叔出门把他卖了过来。

    他平日在家就负责洗衣做饭,很是勤快不说,对厨下的活计也不陌生,最主要的是他眼神清明,不像奸懒馋滑的模样。

    另外两个小丫头叫李秋桂和李秋桐,是一对双胞胎,因为长相普通,这才能留到潘芸来挑选,否则早就被不干净的地方买走调教了。

    她们的家乡有些远,来自遭灾的南边州府,家里人没了,族人霸占家产,容不下她们,被卖出来寻活路。

    许是瞧着潘芸不像坏人,以后又是要在点心铺子这样的好地方做活计,姊妹俩一听忙跪倒磕头,恳求潘芸收留,发誓做牛做马报答。

    显见她们也是聪明的,极力想给自己争取一个好出路。

    潘芸想起自家姊弟的遭遇也是如此,同病相怜,各方面也没有不合适,于是就掏了银子把她们买下,然后去衙门记了档。

    五十两银子花出去,铺子里以后就多了三个帮手。

    杨二直接住进小库房旁边那间房,平日做些粗活,监管烧火和跑腿、采买之类。

    秋桂和秋桐就住在了西厢房的北屋,以后跟着潘芸潘薇一起学做点心,打下手儿。

    三人都不是懒惰的,也想着得到主家喜欢,几乎是一进了铺子,放下简单的行李就开始各自寻找活计干了起来。

    柳氏自认她以后要领导的小兵到了,高声爽朗的笑着给他们分配活计,擦抹打扫,忙得热火朝天。

    潘芸把铺子完全扔给他们就赶回家去琢磨烤点心了,毕竟铺子开业的时候不能货架空空如也啊。

    不只要货品新鲜,还要够新奇、够美味,这样才能一炮而红,顺利打开销路。

    另外几家老字号铺子,货品多半是传统点心,潘芸不擅长,就不打算以自己的短处去同别人竞争。但也不能完全没有,所以选择留几样,再添上简单容易做的几种西点就足以把铺子撑起来了。

    其实还是受制于材料不足,有很多美味漂亮的点心不能做,只能留待以后慢慢琢磨替代材料,或者另寻方法了。

    这样隔个一两个月推出一样新货品,也是一个很好招揽客人的方法。

    潘薇没有去铺子那边,她跟在姊姊身边打下手,学习新点心的制作方法,不时在本子上记录过程和用料配比,甚至是火候。

    这是他们姊弟三个以后赖以生存的本事,以后就是让秋桂和秋桐做学徒,关键步骤还是要她们姊妹亲手操作,保证独家手艺的重要性。

    姊妹俩忙碌了一下午,烤了一大块枣糕还有十几个酥心饼。

    出炉的时候香气飘散出去,惹得左邻右舍都忍不住抽鼻子。

    潘海和平安还有冬生更是直接蹲在门口守着,口水几乎流成河。

    就是正在做饭的黄阿婆都笑呵呵地到跟前问道:“潘大姑娘,你们又做什么新点心了?嗅着怎么有枣子的味道?”

    潘芸手里的刀子利落,把枣糕切成小块分给众人品尝,不必说,所有人都是夸赞,她也对铺子的生意更有信心。

    待剩下最后两块的时候,潘海伸手还要拿。

    潘芸心头一动就拦了他,“一会儿还要吃饭呢,别吃太饱了。”说着,她寻了油纸把点心包了起来。

    待得吃过饭,潘海和平安在床上翻滚嬉闹,潘芸和潘薇坐在桌子前核对进出帐册。

    突然窗子被敲响了,众人都吓了一跳。

    潘芸悄悄开了门,发现是赵源与他的护卫,赶紧让他们进来。

    虽然上次过来的时候潘薇和潘海睡着了没有见到,但潘芸私下已经嘱咐过了,这次再见到,两人除了好奇就是为平安高兴,毕竟在他们小小的心里还为平安担心过,生怕是被不靠谱的爹爹扔了。

    平安欢喜坏了,蹭到赵源跟前行礼问好。

    赵源眼见这小子好似又胖了,示意护卫把提着的吃食用物放到床上,然后同潘芸道谢,“平安让你费心了。”

    潘芸笑道:“没有,平安很懂事,平日不过是多添双筷子,很容易照顾。”

    说着,她赶紧把白日留下的枣糕和酥心饼拿了出来,放在盘子里请赵源品尝。

    赵源许是没吃饭,也没拒绝,两块点心很容易就下肚了,末了点头赞道:“味道确实好,想必以后铺子生意会不错。”

    潘芸本来还有些紧张,听得这话,脸上立刻笑得灿烂至极,原本七分秀美的面庞因为这笑就有了十分的魅力,惹得赵源一时有些晃神。

    他掩饰的低头喝茶,问道:“先前给的银子可还够用?”

    “足够了。”潘芸把刚写好的帐册推过去要细细报帐。

    赵源却是摆手,“不必了,铺子交给你经营就你说了算。我明日让人去南边运糖霜了,绝对够你用。”

    “真的?太好了,若是有黄晶冰糖也给我运些回来。以后在铺子里添些水果糖,其实不过是多一道功夫,但价格比起糖霜可以高两成。”

    虽然赵源不打算参与经营,彻底的放手,但潘芸该说的还是要说清楚,坦荡才是合作长久的制胜法宝。

    天晚了,潘芸又是女子,赵源没有多留,嘱咐平安几句就如同来时一般悄悄告辞。潘薇这才上前小声问姊姊,“大姊,平安的爹爹看着不像坏人,但为什么把平安扔在咱们家啊?”

    潘芸拍拍妹妹的背,笑道:“人人都有苦衷,咱们不好多问,但人家信任咱们,一起合作开铺子,咱们总要对得起人家,是吧?”

    潘薇点头,扭头拎起赵源带来的东西,欢喜道:“姊,这里有一大条肉啊!”

    “好啊,送下水井镇着,明早咱俩早点起来做成包子吃。”

    “哦,吃肉包子了,太好了!”

    平安和潘海旁的不知道,但包子却是喜欢,立刻在床上开始翻跟头打滚,恨不得天色立刻亮了才好。

    日升月落,转眼七八日过去了。

    张小树和两个工匠很卖力,所有该改造的地方都改造完成,就是潘芸自认为要求很严格,都是满意得不得了。

    她特意在铺子后边炒了几道菜,炖了肉,买了一坛烈酒以答谢三人,还喊了老黄、黄阿婆与几个孩子,众人凑在一起吃了一顿饭。

    临走的时候除了工钱,潘芸又给两个工匠一人一包蜂蜜蛋糕,回家哄哄孩子娘子或者孝顺爹娘都是极好的。

    两个工匠乐坏了,直说以后有活计就是半价也要过来。

    如此,万事倶备,只欠东风。

    潘芸本想随便找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开业,但黄阿婆和柳氏却死活劝说,要她寻街尾的吴半仙掐算个黄道吉日。

    幸好这个黄道吉日离得不是太远,就在七日之后。

    潘芸顺势每日多烤一些点心,去那三家茶楼酒楼送一碟子新品给掌柜品尝,其余切成小块,让杨二和秋桂秋桐姊妹站在街上送给路人品尝。

    世人都好新奇,相比那些老字号点心铺子,潘芸这里的点心更美味,而且从来不曾见过,无论是讨好家里的婆娘、父母还是走亲访友,拎两包都是长脸面的事。

    更别提那些富贵人家的小姐或者宝贝儿孙了,打听好日子就等着到时候去逛逛,看个新鲜。

    天公也是做美,开业那日是个艳阳天,天空碧蓝如洗,看着就干净。

    赶着吉时,铺子门前放了一挂长长的鞭炮,这间取名叫甜蜜蜜点心屋的铺子就正式开业了。

    潘芸照旧是男儿打扮,只不过换成了簇新的长衫,站在门前同看热闹的众人拱手行礼,笑着道:“父老乡亲们,小店今日开业,所有点心吃食都只收价格的八成,超过十两银子还会发一张会员卡,以后但凡小店里有新品上架,会员可以优先购买。也就是说,以后有什么好点心,会员可以第一个吃到,不用排队等候。”又道:“别的不多说,大伙儿尽避进来看看,各色点心都能品尝,也欢迎大伙多提宝贵意见,我们一定改进。”

    说着,她侧身让到门旁,半弯了腰,笑嘻嘻请众人入内。

    大堂同后边烤点心的棚子之间有一大扇窗户,这会儿大大开着,刚出炉点心的甜蜜味道从后边逸散过来,溜出铺子,惹得众人早就忍耐不住了。

    左右也不是进铺子就必须买东西,还能免费品尝,自然人人都要进去看看。

    有人带头,很快就一呼百应,直接把铺子挤了个水泄不通。

    点心这东西,或者香甜绵软,或者酥脆咸香,哪有人不喜爱呢。

    这个糯米糕软糯,小女儿肯定喜爱吃。

    这个牛舌糕香甜,家里没牙的老娘肯定能多吃两块。

    那个枣糕实在太香了,价格也实惠,买回去给媳妇补补身体……

    只要进了铺子,人们或多或少出门的时候都要抟一些。

    有些财大气粗的甚至每样都来一斤,铺子里还赠送一个草编的精致篮子,别管送人还是拎着回家,瞧着都是风雅干净。

    柳氏这么多年在外边接零活,最擅长同主家打交道,这会儿哄起客人来,一条巧舌简直能把死人都说得跑来买点心。

    “哎呀,这位老爷您不知道,这酥心饼可难做着呢,别的不说,只里面的馅料就是芝麻核桃花生,好多干果炒熟研磨成粉才做成,不看馅料需要多少钱,只这份功夫,一般人都没这个耐心。您啊,买回去给老夫人尝尝,保管她老人家喜欢吃。人老了,嘴里没味道,这个咸香味道重,咱们吃着许是觉得有些不喜欢,偏偏到了老人家嘴里正好。”

    “哎呀,这位小姐可要称一些鲜花饼尝尝?这可真是用鲜花做的,不只好吃,还能美容养颜,越来越漂亮。”

    潘芸站在柜台后收银钱,潘薇帮忙包裹点心,这都是她俩做熟练了的,倒也应付得轻松自如。

    潘芸偶尔抬头见得柳氏领着秋桐和秋桂像蜜蜂一样满屋飞舞,不禁笑了起来。

    杨二也是闲不下来,不停的从后边往前边倒腾点心,偶尔遇到不方便的客人还要帮忙把点心送去指定的府上,当然这样跑腿的活计通常都会有些辛苦钱,虽然不多,一次几文,也足以让他欢喜得跳脚了。

    点心屋不远处的茶摊上,文成一边喝茶一边瞄着人来人往的点心屋,很是为自己白跑这一趟不值得。

    主子还惦记铺子生意不好,给了银子预备让他进去买一些,算是个好兆头,哪里想到这么安排根本就是多余。

    潘大姑娘真是个能人,开个铺子都差点让整个县城万人空巷。

    稍晚的时候,京都某座宅邸里,赵源从外边回来,老管家赶紧上前禀报,“爷,文成回来了。”

    赵源原本眉头皱着,听得这话就展开了,桃花眼里也闪过一抹光亮,点了点头,脚下忍不住加快了三分。

    果然,文成正等在书房里,奇怪的是他身边却是空空如也。

    赵源挑眉,好不容易忍耐着坐下喝了一口茶,这才问道:“潘大姑娘那边出什么问题了吗?铺子没有开业?”

    “不,主子,点心铺子今日开业了。”

    “那点心呢?不是吩咐你多买一些回来?”

    赵源奇怪,跟在他后边的武就也忍不住问道:“是啊,潘大姑娘的点心做得可比咱们府中的厨娘好多了,我还等着主子赏下来吃个痛快呢。”

    文成和武就都是自小苞着赵源,相处极亲近,这会儿也就不客气的揭了武就的老底,“真是你要吃?怕是又要送到秀红那里去吧。”

    秀红是针线丫鬟,也是武就喜欢的姑娘,预备年后娶回来做媳妇儿的。

    果然,武就红了脸,摸摸鼻子应道:“谁吃不是一样,你总要买回来啊。”

    不想文成却是耸肩,无奈道:“我倒是想买,可惜没轮上,点心屋生意太好,刚过中午就断货关门了。”

    “当真?”武就惊喜的瞪大了眼睛,嚷道:“潘大姑娘真是太厉害了!”

    赵源也是神色大好,心里担心,但嘴上却不肯承认,只道:“她手艺倒是不错,就怕不会经营,如今倒是省心了。”

    文成和武就怎么会猜不到主子的心思,但可没打算碎嘴,否则今晚不用睡了,不知道又要罚他们去哪里跑腿呢。

    潘芸不知道赵源今日派人过来了,这会儿在家里带着潘薇核对帐册,所有收入减去用料和人工、租金就是今日的净利润。

    结果数字一出来,姊妹俩对视一眼,都有些惊到了。

    足足两百两!

    要知道,就是在县城里,他们姊弟三个过日子,吃喝穿戴全家一起,不算太节俭,一个月也只需要五两银子。

    如今一日的净利居然就足够他们活两年!

    潘薇嘴巴动了动,想要说什么,眼泪却是毫无征兆先流了出来。

    她是个懂事的丫头,爹娘没了,大姊先是病了,病好之后又忙着赚钱养家,她整日里跟着忙活,还要负责洗衣做饭,不可谓不辛苦。

    这会儿乍然发现,以后他们三个不用担心吃不饱穿不暖了,心里积压的所有委屈和担忧就爆发了。

    潘芸叹气,搂住妹妹一下下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哭吧,以后日子好了就只剩下笑了。”

    潘海和平安原本在床上玩,突然听得姊姊哭泣,都吓了一跳,赶紧凑过来探看,小脸上尽是担忧惶恐。

    这两个也是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一有风吹草动就像小兔子一样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潘芸把三个孩子都紧搂在怀里,她也没劝什么,就是低声唱起了前世最喜欢的童谣——“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它在天空放光明,好像许多小眼睛……”

    歌声轻柔又温暖,三个孩子都放下心头的忐忑和委屈,静静听着。

    好半晌潘芸才笑着拍了他们,玩笑道:“好了,你们三个最近是不是都胖了啊,我的腿都被压麻了。”三个孩子赶紧散开,这个帮姊姊捏腿,那个吹气,分外可爱又好笑。

    潘芸撵了弟弟和平安继续去玩,然后拉了妹妹嘱咐,“薇儿,这些银子看着是多,但今日开业客人多,以后不见得能卖得这么好,估计每日利润有七八十两就不错了,铺子又是合伙的买卖,所以属于咱们家的不过三四十两而已。但凡别人问,你都不要说,小心钱财露白,给家里惹祸。”

    “姊,我知道,你不用担心。我以后记帐会小心,也不会多嘴。”

    “好,早些睡,明日忙完铺子还要买肉买菜,整个大院聚在一起吃顿饭,权当庆贺了。另外,家里还要走两份礼。眼见中秋近在眼前,我还要琢磨月饼礼盒,赶着风头再热卖一场。”

    姊妹俩边说话边拾摄帐册等物,又打了热水,大小四口洗了手,这才挤在大床上睡了。潘芸悄悄拿开弟弟挥到她胸口的脚丫子,半梦半醒间琢磨,过几日让张小树帮忙搭一铺大炕。

    一来冬日睡热炕保暖享福,二来毕竟男女有别,一家四口不能总挤在一个床上。

    如此这般,迷迷糊糊的,很快她就睡着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糕饼厨秀最新章节 | 糕饼厨秀全文阅读 | 糕饼厨秀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