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奴婢娇客 > 第一章 你们买贵了

奴婢娇客 第一章 你们买贵了

作者 : 千寻
    枯树上停着几只老鸦,正午阳光亮晃晃地晒着,但乱葬岗里弥漫着一股挥散不去的腐霉阴气,几条野狗扒拉着曝露在外的尸体,啃得津津有味。

    这时从远处走近两个男人,一前一后拉着推车,车上躺着女尸,尸体上盖着一张草席。

    前脚刚进这块地界,男人的背脊处就感到阵阵寒意,说也奇怪,明亮的天光、大热的天气,鸡皮疙瘩却不断地冒出。

    “啊!”走在后头推车子的男人突地尖叫一声。

    前头的青衫男人不耐烦的转身问:“叫什么叫,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吗?”

    “我、我、我……我看见可儿姑娘的手指动了。”

    听他这么说,青衫男子吓了一大跳,拉着推车的手松开,喀地!推车恰恰撞到颗大石头,车子歪倒,女尸顺势从推车上滚了下来,脸朝下,翻落在湿泥地里。

    青衫男子名唤霍东,是府里的小避事,素日里就不是个胆大的,听见这话,哪有不害怕的?只是上头交代,他得尽快把事情给办妥了。

    深吸一口气、大起胆子,他蹲到尸体旁边东看看、西戳戳,瞧上半天后,朝地上吐了一口痰说:“别胡说八道,徐嬷嬷那碗药灌下去,哪可能还活着。”

    那药多毒啊,府里丫头都不晓得死了多少个,何况她才出月子不久,身子弱得很,怎能逃得过?

    “我知道啊,可我明明……邪门得紧,你说可儿姑娘会不会死不瞑目?”

    霍东皱眉,这种死法,谁能瞑目?

    一年前,府里采买漂亮丫头,可儿是村子里最美的姑娘,若是安安静静待着,那容貌……说是豪门贵户出身的大家闺秀也能骗得了人。

    当时她有婚约在身,是霍东为讨好主子,哄了她爹娘,说要是她给主子爷生下一儿半女,日后就是当家娘子,荣华富贵在望,她爹娘才点头签下死契,将女儿卖掉。

    谁知儿子刚生下,人转眼就没命了。

    “别多话,把人再往前拖一段,丢了就走吧。”

    小厮在心里念上几声佛,和霍东一人拉一边,把尸体给拉起来,索性连推车也不用了,走个十几步,把尸体往土垄上丢去,转身就走。

    小厮走了两步又折回来,双掌合十,朝尸体拜了两拜,道:“可儿姑娘,冤有头债有主,害死妳的不是我,妳可千万别找错人吶……”

    话没说完,走到推车边的霍东喊了一声,他急忙跑回去。

    两人离开,一只野狗轻巧地靠过来,东嗅嗅、西嗅嗅,正准备张口——

    这时,尸体猛地张开双眼,凌厉目光与野狗的对上,那眼光中带着骇人戾气,片刻对视,连野狗也不敌,在一阵瑟缩后退开。

    躺在地上,她缓缓喘了几口气,直到头不昏了,才扶着泥地坐起身。

    美目四下张望,不远处被野狗啃得残破的尸体,教人触目惊心,好半晌她才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

    乱葬岗啊!盯着脚边的断肢许久,也不知道是不是疯了,她竟没感到恐惧,相反地,心底充满解脱的喜乐。

    轻吁口气,菱形红唇微微勾起,太好了!终于逃离那座牢笼了。

    她叫项瑾瑢,是父母亲的掌上明珠,从小悉心疼爱教养,虽然父亲只是小小的举人,但她受到的关注,丝毫不逊名门千金。

    她以为自己已死,很快就会见到父母,没想到老天待她如此优渥,竟让她活了下来。

    他们以为她死透了,随意把她往乱葬岗丢弃,所以她平安了、自由了?

    长吐口气,闭上眼睛,在经历这么可怕的事情之后,她依然感谢上苍让她活了下来。

    踉跄起身,扶着身旁的树干慢慢站直身子,一步步走出乱葬岗。

    满身狼狈的她,长发凌乱地披在身后,手背抚过嘴角,擦掉嘴边早已干涸的血渍,她双腿发软,意志却无比坚定,虽然不知道要走往哪里,但她相信,只要一步步、不断地前行,那些肮脏的、龌龊的过去,就会离她越来越远。

    项瑾瑢又渴又饿,远远地看见一条溪流,一个激动,她笑着跑上前。

    弯下腰、捧起水,正准备放到嘴边喝时,她竟发现水里的女子……鹅蛋脸,新月眉,一双妙目灿如星辰,唇似樱桃,肤如莹玉,这是一张绝丽的容颜,一张……不属于自己的脸?

    这张脸看起来约十四、五岁,穿着一件月湖色衫儿,虽是小家碧玉,却出落得妩媚有致。轻轻一笑,剎那间的笑颜宛如云破月来,无比动人。

    “她”不是项瑾瑢,她太美,远远胜过项瑾瑢……

    轰地一声,脑袋被炸了个洞,她不懂为什么会这样?这不是她啊!

    项瑾瑢无措地看着水中倒影,捏捏脸、掐掐手臂,她必须确定这不是梦,是真的。

    她是真的死去,却借尸还魂了?她在一个弱女子身上获得重生,再也不是原来的自己?

    项瑾瑢的魂魄加上绝美的脸庞,这是上天的补偿或馈赠?

    她应该高兴的,天底下的女人都期待拥有一张美得教人惊艳的容貌,只是理智告诉她,这并非好事,手无缚鸡之力的孤身女子却顶着一张绝丽容颜……太危险,这叫做怀璧其罪。

    可她能挑捡,能向上天抱怨吗?不能,上天已经给了她活命机会,岂能厌弃上天赐的这张脸?

    深吸气,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狠狠喝下满肚子的水后,抓起溪边的泥灰抹在脸上。

    不怕的,再难的事她都经历过,现在不过是顶着一副美得过分的皮囊,怕什么?

    再喝几口水,她顶着饥饿,走得飞快。

    她不停地走着,直到两条腿快失去知觉时,看见远方有座破庙,她咬牙、握紧拳头,逼出最后的力气,快步走进破庙。

    小小的陈旧庙宇中,竟然有二十几个乞丐席地而坐,有人闭目大睡,有人凑在一块儿聊天,喳喳呼呼的热闹得不得了。

    项瑾瑢进屋,满屋子的乞丐不约而同转头看向她。

    真美!即使满脸灰泥也掩不住她的美,乞丐张大嘴巴,眼底净是赞叹。

    年约三、四十岁,身体粗壮的乞丐,在接连打量她数眼后,蠢蠢欲动,他起身把旁边的人一脚一个踹开,对项瑾瑢招手。“小娘子,妳过来这边休息。”

    在他开口后,有两个男人也从地板上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嘴里衔着不明笑意,朝她走近。

    一只脚已经进了庙,看着不怀好意的乞丐们,她直觉想退出门外,原来光把脸涂黑没有用,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间,只要她是女人、只要她不够强,就必须任人凌辱。

    但怎么能?重生一回,不是为了令自己再次狼狈、再次无能为力的。

    “走开!”她把下巴抬得高高的,口气冰冷。

    “小娘子生气了?别,不过是想和妳乐和乐和,没旁的意思。”同时,一只肮脏的爪子朝她胸口伸去。

    她退后,满眼都是戒备,“不怕死的就过来。”

    当她是虚张声势,男人们笑得眉弯眼瞇。“好啊,我们就想在小娘子身上尝尝欲生欲死的滋味。”

    “我是颜知州的女儿,你们胆敢碰我一下,就等着明日满城乞丐都被一把火烧掉。”

    颜知州恶名在外,三年前地方出现瘟疫,他非但没找人治,反将染病之人全数集合,一把大火给烧了,虽然阻止了瘟疫扩散,却也在一夜之间伤了数百条人命,从此在民间有杀人魔的恶名,百姓闻之丧胆。

    果然,乞丐们没继续上前,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再不敢往前一步。

    见震住众人,她撇唇一笑,“身为知州千金,宁死不折节,倘若我今日毙命于此,我父亲定是宁愿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人,到时府州县内的乞丐,不知有几个能够幸存?”

    想到几百个乞丐被集中起来烧掉那种场景,众人脖子一缩,色心顿时全灭了。

    这时有人道:“别听她瞎说,颜知州的女儿可是大家千金,身边伺候的,没有十来个也有三、四人,怎会让她独自待在外头,她肯定是假的。”

    “若非遇到贼人,堂堂知州千金岂会如此狼狈?我与奴才们走散,倘若你们送我进城,待我见到父亲,便许你们纹银百两。”

    纹银百两?哇!这辈子连一两银子都没见过,如果有百两银子,别说玩一个小娘子,就算整个月都泡在妓院夜夜当新郎,也花不完啊。

    “这话没骗人?”

    “我骗你做啥?你们可是要和我一起去见父亲,到衙门前,是真是假还容得我说嘴。”

    此话一出,几个人互望,从这里进城,不过半个时辰功夫,若她真是知州千金,那就发财了,如果不是……

    拖回破庙,该怎样就怎样,不过是耽误一会儿功夫罢了。

    一个形容猥琐的男人爬上前道:“老大,我脚程快,不如我陪姑娘走这一趟?”

    “你去?当我傻了,你不过是想独吞银两。”

    “依我看,不如大家一起去。”一个老迈胆小的男人道。

    大家一起去,这里头一、二十个人,全去了,还有多少钱可以分?

    被唤老大的粗壮男子心头盘算后,道:“这么多人进城得花多少时间?怕是夜了都还回不来。”

    最近半个月,上头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城里正在戒严,入夜后,街道上不允许有人往来,连妓院的生意都少了大半。

    “要是入夜前没法子出城,会被官爷抓进大牢。”

    “不然谁去?”

    “老大,我去吧!”

    “让你去?左手收钱、右脚就往赌坊里去。”

    “不要胡说八道,捡到知州千金,这好运是大伙儿的,我怎么会……”

    “你不会才怪。”

    “老大,我会数数儿,一定不会少带银子回来。”

    就这样一人一句话,钱尚未到手,已经先争执起来,项瑾瑢见无人注意到她,便一点一点往后挪动脚步,在顺利离开破庙大门之后,转身拔腿狂奔。

    她拚了命地跑,顾不得脚酸腿软,顾不得一口气几乎要喘不过来,她用尽全力快跑。

    一面跑着,她不断重复告诉自己,她要活下来,要努力、要竭尽全力地好好活下来,她再不要过不堪的日子,她要自由、要平安、要幸福……

    她一面跑,一面用“自由、平安、幸福”来鼓吹自己。

    许是老天眷顾,竟然真的让她顺利跑到城门口。

    看着偌大的牌楼,闻着熟悉的气味,轻咬下唇,京城,她回来了。

    放缓脚步,平稳呼吸,就算没有方才那一出,她也明白,身无分文的美貌女子,在这世道中有多危险,因此她闭了闭眼睛,虽然不愿意为五斗米折腰,但为了生存,她必须。

    去吧!不会再更坏了!

    深吸口气,项瑾瑢认准目标向前行。

    惨淡的月光将季珩的侧影修剪得分外清峻孤瘦,两道超拔凌锐的鹰眉紧蹙,一双阴鸷目光,冷冷地看着窗外。

    靠坐在窗边的藤椅上,他的双腿已经不能行走,上半身却笔直挺立,左半脸坑坑疤疤,不时有脓汁从伤口淌出。

    脓汁让他的身体冒出令人恶心的恶臭,连他自己也忍受不住。

    田风小心翼翼地端着药碗走进屋里,小心翼翼走到季珩身边,再小心翼翼地把药碗放在桌上,低声道:“主子,喝药吧,趁热喝,药性才会好。”

    “端走。”他轻声道。

    既然好不了,何必苦苦拖着一条残命,虽然心有不甘……也就这样了,此生无望便待来世,待来世向负他之人,一笔笔讨回欠债。

    端走?田风看看门外,那里有三个人引颈翘望,不行啊,他们又当掉一柄剑才换得这些药,若主子不喝……

    “主子,咱们试试吧,好歹找过那么多的大夫,只有李大夫见多识广,看得出来主子中的毒是腐肌蚀骨散。”田风试着说明李大夫医术很厉害。

    殊不知,便是李大夫看清楚他所中何毒,才教他失去求生意志。

    腐肌蚀骨散来自梁国,初初中毒没有症状,三个月后毒发,肌肤从脸部开始溃烂,慢慢腐蚀到全身,腐蚀同时,除流出恶臭脓汁之外,皮肤又痛又痒,让人痛不欲生。

    另外,毒物从腿骨慢慢往上,一点一点侵蚀骨头,中毒者先是无法站立,每每站立,双脚便像被千针万针戳刺般疼痛难当,当毒性侵入脊柱,便连坐都无法,渐渐地只能瘫痪在床。

    此毒最阴狠之处在于它不会令人在短时间内死亡,而是慢慢地,用疼痛、用恶臭、用丑陋……一点一点磨掉人心人性,往往中毒者并非死于毒性,而是死于疯狂。

    是要多狠的心肠、多深的怨恨,才会对人下这种毒?

    季珩不想医治了,他想随父母而去,世间再没什么值得他留恋了。

    田风扬起笑脸,第几百次的“小心翼翼”,“主子,大家都说李大夫医术高明,你要是好好配合医嘱、乖乖喝药,也许很快就能走路,很快就会恢复您卓尔不凡、风流倜傥、神仙般的容貌。”

    满嘴鬼话!季珩听不下去了,疼痛令他暴躁,抓起桌上的药碗直往田风身上砸去。“出去!”

    田风来不及躲,也不能躲,顾不得药汁烫人,硬是伸手把药碗接下来,于是热热的药汤全洒在他身上,顾不得呼痛,一张脸皱成苦瓜。

    家里只剩下三个碗,三个碗代表什么?代表大家得轮流吃饭,要是这个碗也砸了,往后就得轮三班吃饭了……

    错错错,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主子不吃药,身子怎么会好,无论如何他们都要为老主子保下这根苗啊!

    田风垂头丧气,走出主子房间,他一出门,便有三人立刻围上前。

    “怎么样?主子肯喝药吗?”田露第一个问。

    田露是个四十来岁的妇人,长得不起眼,右眼有疤、眼窝凹陷,但一身皮肤挺白的,手指有厚茧,看得出来练过武功。

    田风苦恼地指指自己的裤子,说:“药……被它喝了。”可怜的小老弟啊,它正在里头无声哀嚎。

    看着裤腿上的药渍,田露、田雷、田雨同时叹气,四个人在屋檐底下坐成一圈,不是背着主子开秘密会议,而是……要是能够结个法阵,把老主子唤出来,让他训训儿子多好。

    “你们说说,主子一心求死怎么办?”田雨烦吶。

    早知道就让那些赤脚大夫来看病,至少不知身中何毒,主子还肯吃药,现在李大夫把那层窗户纸捅破,主子已整整两天没吃了,不吃药也不吃饭,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田雷、田露是师兄妹,早年师父受老主子的恩典,从此便跟在老主子身边伺候,后来老主子死于战场,他们想也不想就决定回到京城,在暗处保护主子。

    至于田风、田雨,他们是孤儿,被田雷、田露收留之后,教导武功。田雷决定返京,他们自然跟着来。

    他们始终在暗处观察,发现主子的祖父母和叔婶待主子都挺好的,便放松警戒,心想都是亲人,家里的荣华富贵又是老主子给的,善待主子是他们的本分。

    哪晓得人心不古、贪欲误人,主子遭至亲所害,变成这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

    世间最苦的是什么?是亲人背叛!

    主子真可怜,早年失依、失怙,还以为那家子是好的,能真心相待,谁知……唉!忍不住为主子掬一把同情泪。

    “会不会是咱们不懂得伺候人?”田露开口道。

    田风、田雨连忙点头,对啊对啊,他们是用来砍人的,伺候人是细活儿,他们肯定做得很差。

    想主子多委屈,身受毒物之苦、被人追杀,最后还要让他们这群残废伺候……

    目光扫过,田雷看着断了腿的田雨、脸上划出大刀疤的田风,少一只眼睛的田露,以及丢了左腕的自己,都是九死一生、存活下来的人。

    “看见我们这副模样,主子定会联想到那天的惨烈,自然想起亲人的背叛,主子再豁达,心情也好不起来啊!”田雷说道。

    这话引得其他三人同时点头认同。

    “要不,买个丫头回来服侍主子吧。”

    才两天主子就瘦得不成人形,再不吃饭吃药,能活吗?要是主子也不在了……他们要怎么办?呜……他好想哭啊!

    “对,买个俏生生的小丫头,要美貌、要讨喜,要让主子看得心花怒放才行。”田风附议。

    “主子心情好了,病才好得起来。”田雨举双手大赞成。

    如果李大夫在场,肯定会以看傻瓜的目光盯着他们问:“确定?”

    腐肌蚀骨散哪是寻常大夫能治得了的?对大燕大多数大夫来说,那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在心底存几分希望罢了。

    “可咱们手边没钱了呀!”田雨提出他们生活中的重大隐忧。

    数月前那场混战,他们四人都受了重伤,主子把身上值钱的东西全给卖了,才能买下这幢房子,又让他们有大夫可看、有药可喝,好不容易一个个把他们从鬼门关里拉回来。

    还以为他们伤好了,就能立马提刀杀回去,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哪想得到主子竟然毒发,他们才晓得那群坏蛋竟神不知鬼不觉在主子身上下药……

    瞧,玉树临风、鹤立鸡群的主子变成如今模样,谁见了不伤心?

    田雷笃定说:“我们还有一把剑。”

    是最后一把了……

    “可是卖掉剑,以后杀鸡宰鸭,要用什么?”田风问。

    “咱们哪还有钱去村子里买鸡鸭,剑用不着了。”田雨赞成卖剑。

    田雷道:“主子最重要,现在主子不吃不喝,能撑得了几天,如果主子不在,咱们还杀鸡宰鸭给谁吃?”

    “没错,这话才是道理,什么东西都没主子重要!”田露投同意票。

    “就这么办,明天一早咱们进城,给主子买丫头去。”田雷发话,其他人再无异议。只是……

    “锅子里还有一点粥糊,谁给主子送进去?”

    这会儿一个个把头给撇开,大家都怕啊!怕再看见主子那张脸,再看见想让自己饿死病死的主子,自己胸口里的那颗心,会痛上一整晚。

    “药不吃,总不能连饭都不吞吧,咱们主子……”田露吸两下鼻水,眼泪才没掉下。

    田雷立马做出决定,“行了,阿风,你去送饭。”

    就说吧,女人的眼泪很有用,田雷立即心软,使唤徒儿办事。

    “又是我?怎么又是我!”抗议、抗议,他才刚刚铩羽而归。

    “啊不然呢,阿雨缺腿、我缺手,要是那一点面糊糊都给弄翻了,让主子饿肚子吗?”

    田风叹气,主子会不会饿肚子不知道,但他的小弟弟……肯定得撑着了。

    开当铺的都是一群死没良心的,想当初田雷那把剑可是花了整整三十两银子,请最好的铁匠铸造的,没想到尖嘴猴腮、良心被狗啃了的当铺老板,竟然只肯给八两银子,太过分、太可恶、太没心肝了!

    田雷、田露、田风一路骂骂咧咧的往牙行走去,他们留腿脚不方便的田雨在家里守着主子。

    当他们终于走到牙行,牙婆看见三人,一惊,连忙迎上前,虽然三人缺手、少眼,还有个脸上有道疤的,看起来像土匪大盗,虽然他们身上的衣服很普通,可那身子板和走路的气势与模样,一看就是有几分本事的。

    惹了秀才爷,顶多听几句酸溜溜的难听话,要是惹恼武人,一言不合就把店给掀了,到时哭都没人同情,更何况做生意的,谁不懂得和气生财,不过是陪一张笑脸的事。

    因此阅人无数的牙婆,自然是客客气气的,“夫人、两位爷,不知道有什么事?”

    “来牙行自然是买丫头。”

    丫头?她看看三人,暗忖:是夫妻俩带儿子上门买媳妇吧?

    她扬起笑说:“不知道爷和夫人想要怎样的丫头?”

    “妳把所有丫头都叫过来,咱们挑挑。”田风想也不想便说。

    当初在府里,二夫人就是这样挑丫头的,可他没想到,二夫人挑丫头是一挑十来个,牙行自然会把所有丫头全带上,而他们……也就买一个。

    牙婆一听这话,心一凛,多看了两眼田风那张能让小儿止夜啼的脸,用力吸气、咬咬牙关告诫自己,千万忍耐!

    桌子的料是上好的酸木枝,椅子还是配成套的,旁边还镶嵌贝壳,就是桌上那组茶具也得一两银子,要是掀了桌,现赔十几两,今儿个还没开张呢,可不能惹毛这群凶神恶煞。

    这一想,脸上的笑意更添三分,她扬声朝里头喊,“小周,把咱们的姑娘都叫出来。”

    她倒要看看,这么大的口气,是能拿出多少银两买人。

    不多久,一溜十六个姑娘排排站好。

    牙婆上前把人分成三堆,第一堆十到十二岁的小丫头,第二、三堆都是十二岁以上,只不过两边的女子容貌身形有差别。

    她指指第一堆说:“这七个只要二两银子,她们虽然不识字、不懂事,但好在年纪小,刻苦耐劳,带回去调教个一、两年就能用得上手。”

    “不要,我们要年纪大一点的。”田雷道,要不,光被爷那张脸吓都活活吓死。

    听他这样说,七个丫头竟同时松口气,那气,吐得还真大声。

    田露听见,忍不住红了脸,偏男人性子糙,没想那么多,还觉得那些小丫头不够大气,没见过世面。

    “这六个年纪大了些,虽说模样不怎样,但打扫做饭、什么苦活累活都能做,带一个回去,就是下田也能帮得上忙,她们只要四两银子,如果老爷夫人一次挑两个,我就打个折,一个拿三两半。”

    依牙婆看,要娶就得娶这种的,粗活累活都能做,做得不好、揍上一顿,还揍不死人。

    田雷摇头,他们是来找个好看的、能让主子开心的丫头,看她们那副粗腿粗膀子模样……看起来比田露还糟。

    他直接走到最后一堆前面,说“一堆”,其实也就三个,三人都是身材窈窕,年轻美貌,尤其第三个,那双又黑又大、水灵灵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似的。

    不会吧,牙婆心想,真人不露相,他们真能买得起这些丫头?

    牙婆赶忙走过来,一个个介绍,“她叫月眉,以前是官家丫头,后来家道中落、卖身为奴,没想到进了高门大户却惹得夫人不喜、被发卖,她有一手好女红。”

    会惹得夫人不喜,自然是爬了老爷的床,牙婆没把话说透,只讲上两句,也算是有良心了,免得小伙子买回去当媳妇,两、三个月就和隔壁哥哥搞上了。

    “这个叫蔓娘,父亲是个秀才,父亲生病、无法维生,才卖女儿,她会认不少字,还会算账,如果老爷家里是做生意的,买回去,又当丫头又当账房,合算得很。

    “最后这个叫瑢瑢,她可厉害了,会做一手好菜,读书多、认字多,如果不是女儿身,都能考状元了,若是娶回去当娘子,将来生的小孩肯定又聪明又漂亮。”

    原来她叫瑢瑢?这模样长得真讨喜,主子看着那张脸,应该舍不得把药汁往她身上泼吧。田风想着,脸上露出笑容。

    牙婆瞄见田风的表情,笑了?看样子是喜欢瑢瑢。

    也好,她正犯愁,瑢瑢模样性情,各方条件都是一等一的好,可惜不是完璧之身,好人家买丫头,肯定会嫌弃她身子不干净。

    如果能教这愣头青喜欢……看他那副傻样,应该还是个处的,没沾过女人身子,或许他还搞不清楚哪里不同。

    为彰显瑢瑢的好,牙婆忙把她给拉出队伍,说道:“如果是月眉、蔓娘,八两银子也就够了,但瑢瑢可不行,她得要十两,这么好的货色,不说我这里,别的地方都找不到。”

    听着牙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改叫瑢瑢的项瑾瑢皱起柳眉,但她清楚,为了生存,把自己给卖掉的她,没资格说话。

    只是……是谁说她生育过,就算琴棋书画样样通也很难卖得掉,还想试着说服她压低价钱,从她口袋里把二两卖身银给抽回一点?

    闻言,田风瞠目,十两?他们哪来的十两啊!

    田雷面有难色地对牙婆说:“等等,我们讨论讨论。”

    三人走到牙行门口,吱吱喳喳讨论起来——

    “要不,买月眉吧,会做针线的人心细,肯定能够把爷给伺候得稳妥。”

    “不好,那个月眉的眼睛长得太妖艳,看起来心不正,咱们可不能把这种人带回家。”田露反对。

    “那蔓娘呢?父亲是秀才,好歹也算出身书香世家。”田风说。

    “要个会认字的做啥?教咱们读书还是算账?再说了,当账房?咱们口袋里有几文钱可以让她算?可别算着算着把咱们一家五口全给算计了。”田露再度反对,她怎么看就是觉得瑢瑢顺眼,只不过……真的太贵了。

    “我也喜欢瑢瑢,光会做饭这点就比啥都强,可惜咱们就只有八两银子,怎么买?”

    他们打算的是“低声讨论”,可田雷和雷公有亲戚关系似的,说起话来和雷鸣有得拚,这一讨论,三人的难处全揭在牙婆眼皮子底下。

    牙婆挑挑眉心,不错嘛还有八两银子。

    她上前拍拍田露和田雷的肩膀,装出一脸可怜相,说:“老爷、夫人,店里已经两、三天没开张了,如果你们真的喜欢瑢瑢……算了算了,我就照月眉、蔓娘的价给你们,就当讨个好兆头,希望接下来几天能多赚几笔。”

    听牙婆这么说,田风满脸惊喜。“妳的意思是,可以减个二两银子?”

    “我也不舍得啊!可生意做不成,也不晓得要养她们多久,万一不小心生病、闹情绪什么的,不晓得还要往里头赔多少进去,就这样,成本价八两,行不?”

    成本价?瑢瑢低头暗道,四倍的成本价,她突然有些同情那三个憨直买主了。

    “行行行,就这么办。”

    深怕牙婆反悔似的,田雷立刻拿出八两银子就要买人。

    田露迫不及待上前,拉着瑢瑢的手说:“瑢瑢姑娘不必怕,我们会待妳好的。”

    她笑容可掬,只是右眼处有一道很深的疤痕,当初划刀的人,力道肯定很大,因为眼皮连同里面的眼珠子都给划坏了,右眼窝整个凹进去,让人看着觉得恐怖。

    但瑢瑢不害怕,曾经……自己比她更不堪……

    见三人选择瑢瑢,蔓娘放松心情,月眉还轻拍胸口,感激自己逃过一劫,至于身后的十几个姑娘,都忍不住向瑢瑢投去同情目光。

    “瑢瑢,妳到后头整理行李,两位爷和夫人先坐坐、喝杯茶水,我让人去府衙里办文书,很快的,花不了太多时间。”

    “行。”三人闻言高兴得很,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用茶杯喝茶,不对,应该说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喝茶,而用碗装清水,喝起来总有股菜渣味。

    田风开心得很,目光紧追着瑢瑢的背影跑,丫头们心里的哀叹声更大了,瑢瑢肯定是要被买回去当媳妇的,只是这男人的脸……不知道夜里醒来,她会不会被吓掉三魂七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奴婢娇客最新章节 | 奴婢娇客全文阅读 | 奴婢娇客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