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夫宠 > 第一章

夫宠 第一章

作者 : 零叶
    【第一章】

    永州城位于梁国北边陲,此地连结草原跟关内,也是草原的少数部落进关的主要通道,是以常年有重兵把守。

    苏晓娥裹着一床棉被,怀里抱着一个月大的奶娃娃。后面还跟着一个四岁左右的娃娃,背着一个破破烂烂的灰色布包,一脸疲惫地进了城。

    沿途一路打听着永州校尉封向南的府邸所在。

    等到了校尉府所在地,看着两边站着的十分威武的士兵,苏晓娥舔了舔嘴唇,将那一床破棉被紧了紧,盖住怀里探头探脑的孩子。

    她老家宛平县从去年冬天的时候就开始闹旱灾,整个冬天也就下了一场雪,开春后更是滴雨未见。农民们眼睁睁地看着那些筷子长的小麦苗,最后都干涸死了也束手无力。

    到了四月份,不少人就开始举家逃荒了。

    苏晓娥在宛平县是开包子铺的,自从闹饥荒后,小麦涨价涨得她根本买不起面粉,也没人买的起她做的包子。最后只能收拾了一下家当,将这几年的盈余带着,赶着家里拉磨的骡子去永州城找她的未婚夫李大力。李大力在永城服兵役,是总兵封向南的亲兵头领。

    从六月一直到十月初,整整走了四个月的时间。她从宛平县一路赶到永州城,沿途花光了她所有的家当。带的银子全部花光不说,在接近北方的时候,连那头骡子都给贱卖了,三人勉强换了一身御寒的冬衣。

    越接近永州,治安就越乱,苏晓娥没办法,最后只能打扮成乞丐,弄得蓬头垢面的,才不会被有心之人盯上。

    苏晓娥是泼辣的,同时也是美丽的。这样的女人犹如带刺的玫瑰,男人瞧见了,总想着伸手去构一构,哪怕扎了一手的血也觉得值得。

    看什么人说什么话这个技能,苏晓娥掌握的炉火纯青。

    “这位大哥,请问下李大力在吗?”苏晓娥上前询问。

    那士兵看着苏晓娥站在那,一身叫花子样,虽然如此,但露出来的脸还是让那士兵惊艳了一下,本来有些不耐烦的情绪硬是被他给压了下去,清了清喉咙问:“妳找李头儿何事?”

    “我是李大力的未婚妻,我叫苏晓娥,麻烦您进去通报一声。”

    那士兵一听,惊讶的看了苏晓娥一眼,那眼神十分的复杂,带着明显的不相信,但最后转身进去了。

    过了一会儿,就听到了脚步声。

    就见一个身材十分魁梧结实的汉子一路带风的跑了出来。

    在看到站在门口的苏晓娥的时候明显的怔愣了下,随即眼眶一红,喊了一声,“晓娥……”

    “大力……”苏晓娥看着未婚夫,一嗓子就哭了出来。

    李大力一个上前,用力的抱住了自己的未婚妻。

    他们三年前定的亲,本想着等苏晓娥满十六岁后就迎娶,结果李大力却被招去了军营。

    临走的时候,李大力跟她说,等着他建功立业回来娶她。一去三年,苏晓娥都十九了李大力也没回来,很多人都说李大力死了,也有人说李大力建功立业娶了别人,让苏晓娥赶紧悔婚改嫁。

    尤其是她叔叔跟婶子,恨不能把她送到那些有钱人家做妾,好换取丰厚的聘礼。

    但苏晓娥坚决不肯,扬言谁敢逼她悔婚她就直接吊死,等李大力回来一个个的收拾他们,但如今因为家乡闹旱灾,她不得不投奔未婚夫。

    “啊……”结果怀里传出一个小孩奶声奶气的叫声。

    李大力吓得赶紧松开,看到她怀里探出的小孩后,一双不大的眸子瞪大了看着苏晓娥,妳了个半天都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苏晓娥将怀里的人儿往他怀里一塞,李大力有些手忙脚乱。

    被裹得密不透风的小孩儿这会儿露出一张小小的脸蛋,脸颊被冻得通红一片。

    李大力看着那小人儿,那小人儿也看着李大力。

    苏晓娥一路提心吊胆的,这会儿看到自家男人终于踏实了,“大力,这是……我收养的,逃荒的时候,路上捡到的,孩子父母都没了,我……不忍心。”说着苏晓娥眼睛就红了。

    李大力愣了下,想到自己小时候,把他养大的也是养父母。

    当下咧嘴道:“这就是天意,既然如此,这两个孩子以后就是我们的了,我们就是他们的爹娘。”

    本以为李大力会反对,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苏晓娥自然高兴。

    “对了,我给她取名叫开心,这个叫岩儿……”岩儿三岁了,捡到他时,他连的姓氏他自己也不清楚,就知道阿娘地喊自己。

    苏晓娥将身后另一个小孩拉了出来。

    但小孩似乎有些害羞跟认生,怯怯的看着李大力没有回应。

    李大力才不管这些,高兴的上前一把牵着未婚妻,一手抱着苏晓娥怀里的小孩,儿苏晓娥则牵着岩儿,一行人进校尉府了。

    一路上不少兵丁都看到这一幕,经过刚才守门士兵的宣传,大家都知道李头儿的未婚妻来了,顿时纷纷打趣李大力。

    李大力跟这些人都混熟了,一点不害臊的笑骂了回去。

    苏晓娥听得是耳根子都红了,但有男人做靠山的感觉,让她心里特别的踏实,也就随他了。

    忽然,她感觉李大力脚步一顿,身子都僵硬了一下。正奇怪的时候,就感觉李大力把松开了自己的手。

    苏晓娥还没抬头,就听到李大力喊了一声,“大人……”

    苏晓娥刚要抬头闻言脖子一僵硬,不敢在抬了。

    永州城校尉封向南,正五品武将。在永州城这个小地方,算是十分有脸面的人物了。

    封向南一身便服,剑眉星目,衣服领子上一圈白色的不知道什么动物的毛,整个人笔直笔直的站在廊檐下,眉头微微蹙着的看着李大力他们。

    李大力看到大人的样子,一点也没当回事,反倒拉了下苏晓娥,对封向南道:“大人,这就是我未婚妻。”说着又扯了了下苏晓娥。

    苏晓娥怯怯的抬头,快速的扫了一眼站在廊下的封向南一眼,“民女苏晓娥,见过大人。”说着就要跪下去。

    “不必多礼。”封向南上前一步,虚扶一下,“我跟大力是生死之交,是兄弟,妳无需多礼。”

    李大力曾救过封向南,所以封向南对他,那是推心置腹的很。

    封向南的声音偏向清冷,让人乍一听之下就觉得这人可能有些难接触,苏晓娥就是这么认为的。

    “是啊,晓娥,我跟大人那是上阵亲兄弟……”

    苏晓娥见李大力这般没大没小的,斜睨了他一眼,暗带警告。人家这么说那是客气,他还当真了?

    李大力闭嘴了。

    封向南这才看到苏晓娥的脸,虽然是个侧脸。

    尖尖的下巴,小巧的唇,虽然一身狼狈,但眉眼之间的风情是藏不住的,尤其是斜睨着李大力的时候,那眉梢的风情彷佛一根羽毛,刮擦过心房不自知。

    李大力经常跟他说,说他上辈子肯定是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好事,这辈子才能跟苏晓娥定亲。

    李大力长得不好看,甚至有些难看。

    个头不高,身材十分的敦实,一张大圆脸,小眼睛,高鼻子,厚厚的嘴唇,怎么看怎么没特点。

    而他经常吹牛说他未婚妻很漂亮,大伙儿都不信,漂亮的能看上他这样的?

    封向南也经常听李大力吹,吹多了也就多了一份好奇。

    这会儿看到他未婚妻本尊,也没觉得多特别,就是觉得这女子,看人的眼神有点……媚,给他一种不太好的印象。

    封向南默默的收回视线,这个时候,李大力怀里一直包着的被子忽然动了动。

    封向南注意到了。

    就见一个小孩从被子里钻了出来,一眼就对上了他的,愣了一下后立刻一缩脑袋,又钻了回去。

    封向南心想小孩子长得……并不像李大力。

    “对了,大人,这是我女儿,叫开心;这是我儿子,叫……”叫什么他也不知道,转头看自家媳妇。

    “他叫李岩,岩石的岩。”苏晓娥道。

    既然大力说了要收养他们,那自然是要跟他们姓了。

    封向南压下心里的疑惑,他们不是未婚夫妻吗?怎么忽然就多出孩子了。

    李岩看着倒是跟李大力离开家的时间差不多,那这个女儿呢?

    封向南不是多事的人,这种事更不好当面问,于是压下心头的疑惑,“大力,既然你家属来了,那就给你三天假期,你好好的陪陪家人,带他们下去吧。”封向南道。

    “谢大人……”

    苏晓娥蹲身行礼后跟着李大力后面走了。

    校尉府不大,是个三进的院子,人也少,封向南向来不喜欢人多。

    封向南三年前有过妻子,可惜成亲不满半年,妻子就染病去世了。自那以后,校尉府里也就没了女主人。

    李大力作为封向南的亲兵,住在西厢房。

    大冬天的,不用练兵的时候,基本都躲在屋子里休息,炕上烧得热乎乎的,别提多舒服了。

    李大力带着三人一进自己的屋,立刻转身去打热水,让他们赶紧洗洗这一身的污垢。

    苏晓娥先给李岩跟开心洗,好了后交给李大力抱出去放在热乎乎的炕上,自己才洗好澡换了一身衣服出来。

    苏晓娥快速的擦洗了下后换上衣服,跟之前那叫花样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宛平县地处中原,算是南北方交界的地方。

    所以苏晓娥既有南方人小巧的骨架子,雪白的皮肤,也有北方人泼辣的性子,揉和在一起,就像是一根带刺的玫瑰,娇艳欲滴,但又扎手。

    这会儿她穿了一身亮色的对襟大袄出来了。

    李大力一看苏晓娥这白白嫩嫩的样子,眼睛都看直了。喉头不自主的吞口水。

    苏晓娥上前掐了他一下,“看什么呢?”

    “我媳妇儿好看。”李大力傻呵呵的道。

    “谁是你媳妇儿。”苏晓娥娇嗲的横了他一眼。

    苏晓娥看着李大力,很多人都说她跟李大力定亲,那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但只有她知道,是她主动找的李大力。

    她要是不跟李大力定亲,要嘛就是被有钱人娶回家当个小妾,要嘛就是被她叔叔一家卖进青楼供人玩弄。

    她既不想做别人的妾,也不想被卖入青楼。

    那些肖想她的男人之中,没一个是真心喜欢她的,喜欢的不过是她这一副皮囊罢了。

    看着被自己横了一眼就不敢动的李大力,苏晓娥心里特别的踏实。

    “傻子。”苏晓娥对李大力一笑,眉眼间的风情勾得李大力魂都快飞了,鼻子一痒,一抹,鼻血下来了。

    “哈哈……”苏晓娥不客气的笑起来,笑归笑,还是体贴的帮他擦掉了鼻血。

    “这会儿天冷,等天暖和了,咱们就成亲,在这里,让大人给主持婚礼,好不好?”李大力问。

    “好。”苏晓娥自然是没有异议的,这都快过年了,过完年她就二十了,是个老姑娘了。

    如今她逃荒而来,自然是要依靠李大力的。

    平日里,李大力是陪着封向南用餐的,但今天他家属来了,自然是回自己的屋陪着家人了。

    他们俩虽然是未婚夫妻,但毕竟还没有成亲。

    李大力怕别人说闲话,将自己的屋子让给了苏晓娥。

    而他则厚着脸皮去封向南的屋子里蹭地铺。

    封向南自然不会拒绝。

    兄弟俩也很久没促膝长谈了。

    说着说着,封向南就想到了那两个孩子了。

    孩子长得都不像李大力,倒是李岩的眼睛,跟苏晓娥的有点像,但也就是眼睛像了,那个才半岁多的奶娃娃是谁的?

    封向南心里就闪过不好的念头,别是这苏氏不甘寂寞,给大力带了绿帽子吧?然后大力这傻子还乐呵呵的……

    但他们今天才见面,自己说这些不太好。

    找机会再问问吧,大力老实,他不能让他被人欺负了。

    苏晓娥那女子,他虽然才见了一次,但感觉就有些强势。别看个子不高,骨架也不结实,但浑身透出的老练,是李大力比不了的。

    苏晓娥一连休息了三天,才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浑身有劲儿了。

    第四天,苏晓娥早早的就起来了。

    之前他们家就是卖包子的,她父母的包子铺生意一直不错,口碑也很好,后来她父母走了。她的二叔见财起意,霸占了她的家产不说,还利用她的美貌,要她抛头露面的卖包子。

    一开始苏晓娥哪里愿意,但不干活就没饭吃,她也只能抛头露面。

    还别说,自从她开始卖包子以后,他们家的包子铺就变成了整个宛平城最火热的包子铺。

    而李大力,那时候就是给他们家送柴的打柴郎。

    一来二去,也就熟悉了。

    每次李大力看到她,只红着一张脸,都不敢正眼瞧她。跟那些恨不能将眼珠子黏在她身上的那些男人不同。这也就是她走投无路之下为什么选择李大力的原因,因为他是真心喜欢她、爱护她的。

    校尉府里除了封向南跟李大力外,还有几个亲兵,以及厨房的寡妇李婶子跟她女儿翠儿。

    李婶子的儿子也是封向南手下的亲兵,战死了。封向南就把这两人接到府里干点活,其实算是养着她们。

    李婶主要就是负责做饭,翠儿就负责给封向南的屋子打扫洗洗衣服什么的。

    苏晓娥一手端着桐油灯,一手护着,防止风吹灭了火苗,是以一路走得很小心翼翼。

    到了厨房一看,李婶子正在刷锅,她看到苏晓娥后也是愣了下。

    “苏小娘子,怎么起得这么早?”

    因为苏晓娥还没跟李大力成亲,也不好喊她苏氏,于是就喊一声苏小娘子。毕竟小娘子是对未婚女人的统称,这样的称呼比较合宜。

    苏晓娥对李婶子笑了笑,“来了几天了,一直游手好闲怪不好意思的,我在宛平的时候是卖包子的,所以我就想做一些包子给你们尝尝。”

    李婶子闻言高兴的点头,“成,需要什么,我给妳打下手。”

    “面粉在哪里?”

    等苏晓娥拿到面粉又找了一圈,也只找到大白菜跟萝卜。

    永州城在北边,冬天的蔬菜十分匮乏。肉倒是有一些,但也不多。

    封向南生活向来节俭,俸禄除了够自己花销外,剩下的都给一些伤病的士兵了。

    苏晓娥手脚麻溜的剁馅儿,等馅儿剁好了,面也醒得差不多了。

    就见她干净利落的将面揉成长条,一下一下快速的揪下一个个小团子。等差不多后,一手拿着擀面杖,一手快速的擀皮。

    这擀面杖还是她从老家带来的,做包子的人,到哪都带着擀面杖,大小都有。

    李婶子看着苏晓娥手脚麻溜的擀皮,眼睛都看花了。

    等皮擀得差不多后,苏晓娥又开始包包子。

    李婶子不会包包子,尤其是看到苏晓娥包出来的包子都那么地好看。

    就见她动作快得不行,李婶子都没看清楚,她一个包子就捏好了,那褶子一道一道的,别提多好看了。

    “这么薄,馅儿会不会漏?”

    “不会的,放心吧。”苏晓娥笑着道。

    果然,等五抽笼包子全部蒸好了后,屋里屋外的,都是包子的香气。

    一笼十个,一共五十个。

    苏晓娥掀开第一笼,用碗捡出五个大包子递给李婶子,“这全部是肉馅儿的,给封大人的,还请婶子帮个忙。”

    她不太方便亲自送过去。

    李婶子自然明白。

    苏晓娥指着另外三笼道:“这些是给府里其他人的,也麻烦婶子一下;剩下的这个一笼我给我们家大力,这半笼你们母女俩吃吧。”

    李婶子看着那好看又诱人的包子,爽快地答应了。

    当封向南练武回来一看桌上摆着五个大包子,一碗稀饭,一碟子小菜后愣了下。

    李婶子不会做这么精致的包子。

    那就是……苏晓娥做的?他听大力说过她在老家是卖包子的。

    “大人,快趁热吃吧。”翠儿端来热水给封向南净面。

    封向南嗯了一声,简单净面净手后坐下,抓起一个大包子咬了一口。

    一口咬下去,里面的肉汁瞬间就流了下来,封向南赶紧用手接住。

    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包子。

    接下来封向南一点也不客气,快速的解决了五个包子。

    虽然做的一手好包子,但是吧,封向南还是觉得女人得要听男人话的,在家相夫教子。

    这几天虽然没见过苏晓娥,但能听到苏晓娥喊李大力的声音,一会儿干这个,一会儿干那个的。

    封向南听了都觉得头疼,这女人太强势了,不好管。

    还有,就是那孩子的事情,他得提醒提醒李大力,省得那苏晓娥欺负老实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夫宠最新章节 | 夫宠全文阅读 | 夫宠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