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王样温柔男 > 第五章

王样温柔男 第五章

作者 : 慕枫
    【第三章】

    谁也没有料到华笙这一学就是三年多,不曾间断。

    每个星期二、五,她都会准时来席家报到,就算没有要练拳的闲暇时间,她也经常跑来找席蒲月,有时只是想告诉他当天发生的事,有时他们会一起看书,当然席蒲月看的是电脑程序设计相关的原文书,而她看的则是武侠小说。

    相较于早期初学的辛苦和扎实的训练,后期就显得轻松多了,有时她自己演练完一整套拳,有时他会和她对练过招;若是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会耐心地听她发完牢骚,如果是“好朋友”来不想动,他会陪她坐在庭院里喝喝花茶、闲聊。

    说到“好朋友”来,她这辈子就算想忘都忘不了,去年来了初经之后,间隔两个多月“好朋友”才又再一次来报到的情形——

    那天,她一如往常地准时到席家。

    “你怎么了?”席蒲月一见她就问。

    “我?”她微微一怔,而后摇了摇头。“没事。”

    “真的没事?”他伸手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是没有发烧的现象,但是他总觉得她的样子看起来有极细微的不同,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别逞强,身体不舒服的话要说出来。”

    “我……”

    正好从楼梯上走下来的席荷月嘲讽道:“拜托,她壮得跟头牛似的,哪里有生病、不舒服的样子!”

    她没好气地道:“就算牛再怎么强壮,也会有虚弱生病的时候好不好!”

    席荷月漂亮的眼眸在她身上兜了一圈,“哦?”

    “怎样?”她有点不爽。

    “得到狂牛症了喔。”他坏坏地一笑,挥手。“离我远一点!”

    她气得跳脚,“你才有猪瘟啦!”

    他们两个非得要这样互相攻击不可吗?一个是得到狂牛症的牛,一个是有猪瘟的猪,有谁占到便宜了?

    席蒲月出面制止,“荷月,你别老是欺负小笙。”

    “哼,谁教她碍到我的眼!”每回见面他总得说几句话刺她几下,心里才会舒坦一些。

    她笑得很假,“对啦,我就是长得没你漂亮,当然碍你的眼了。”呼呼,痛快多了!

    “华、笙——”他咬牙切齿地道。

    “怎样?要单挑吗?”她没在怕的啦。

    “你这个家伙——”

    “好了,你们两个都少说一句。”他真是拿他们两个没辙,三两句话就有办法吵起来。

    席荷月哼了哼,朝门口走去。“我出去一下。”再跟她待在同一个地方,他的脑细胞会多死上几千几万个。

    “小笙,我教你搏击武术是让你防身用,不是要让你更肆无忌惮地去挑衅别人。”他仍是一贯温和的语调。

    “是荷月,他老是故意找我麻烦!”她不平地控诉。

    “你们大概是天生八字不合,才会一碰面就吵。”他轻叹了一声,“好了,现在跟我说,你觉得哪里不舒服?”

    若要说身体哪里真的很不舒服,其实也没有,只是一整个下午都觉得肚子闷闷的、胀胀的。“肚子有点怪怪的而已。”

    从中午开始,她的肚子就微微不适,但是一直到放学,一起上课的好友也都没有发觉,只有他,一眼就察觉出她的异样。

    “吃坏肚子了?”倘若有腹泻的情形得尽快就医。

    “不是。”

    “还是你又跟人打架,受了伤不敢让我知道?”这种事以前也曾经发生过。

    “我没有和人打架。”她不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就是肚子有点不舒服,懒得动而已。”

    “今天不练拳,休息一下,晚点我再送你回去。”他没那么严苛、不近人情,况且他教她搏击武术是要让她健身、防身,并不是要她参加比赛夺牌。“要是情形没有好转,要马上跟我说,知道吗?”

    “遵命。”

    她跑席家像是在走自家厨房一样,席家俨然就像是她的另一个家,席家上上下下的人也都习惯了她的存在,早把她当成一家人,除了席荷月。

    半小时后,她已经舒适地窝在他的床上,看他坐在电脑前专注地打着报告。

    忽然,一个粉红色的信封从桌上摊开的原文书里飘落。

    席蒲月倾身将信捡起,顺手放进桌边的一个纸箱里。

    又收到……情书了!

    他还真不是普通的受欢迎呢,三天两头就收到一封情书!

    没由来的,她的心里有一丝无以名状的不痛快悄悄地萌了芽。“对方是个大美女吧。”

    “什么?”他不解地回头瞥了她一眼。哪来的美女?

    “把那封情书交给你的女生啊。”

    “你是说刚才那封信!”他恍然大悟,“她是别系的同学,今天第一次来旁听,借了我的笔记去看,就把信夹在里面一起交给我。”

    他是课后整理笔记的时候才发现的。

    “她漂不漂亮?”她不死心又问。

    “我没注意。”他一边打报告,一边回答她的问题。

    她不信,“骗人!她就坐在你旁边,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漂不漂亮!”

    他索性停下打到一半的报告,转过身。“她的脸又不是白板,我没有必要一直盯着她看。”

    “所以,她不是你的菜?”她的心情好转。

    “你以为在吃便当啊,还我的菜咧!”整堂课下来,他只看了她三眼,都只有短短的几秒钟,第一次是上课前她和他打招呼,第二次是她跟他借笔记,第三次是她归还笔记,跟他道谢,如此而已。

    “五哥,你不想交个女朋友吗?”班上有些男同学都不晓得交往过几任女朋友了。

    他好笑地轻吟,“你要是有时间想这些风花雪月的事,倒不如多花点心思在数学上,我记得你这次小考,数学只有四十几分。”

    一刀毙命。华笙连忙在床上蜷曲起身体,博取同情。“呃,我的肚子还是不太舒服……”

    忽然,淡蓝色的床单上有一小摊血迹抓住了他的目光。那、那是——女孩子每个月都会来一次的MC。

    “小笙。”

    “我的肚子不舒服已经很可怜了,不要叫我这个时候起来算数学习题啦。”那太不人道了。

    “我不是要叫你起来算数学习题。”

    华笙疑惑的皱眉看他。

    他含蓄地道:“小笙,你……要不要先去一下化妆室?”

    “为什么?”她的肚子虽然有点不舒服,但是并不想上厕所啊。

    “你的……『好朋友』来了。”

    我的好朋友——华笙先是一愕,而后迅速翻身坐起,在瞧见床单上一个十元硬币大小的血渍时当场僵住。

    那、那不会是她的、她的……经血吧

    哦……天、天啊!她很想放声尖叫、很想哀嚎,更想打昏自己,那就可以不必面对此刻尴尬到让人爆血管的场面。

    她只觉得浑身的血液尽往脸上冲。

    在她就要脑中风的前一秒,他体贴地道:“小笙,你可以先到浴室去洗个澡,我去帮你准备你需要的东西。”

    “哦……好,谢谢。”她感激涕零,却没有勇气抬起头看他。“可是那……”

    他不以为意,“不要紧,床单拆下来洗一洗就好了,你别放在心上。”

    华笙下了床,飞也似的冲进浴室,落了锁。

    他打算先换过床单,然后再出门去替小笙购买她所需要的东西。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人算不如天算。

    他还没来得及动手把床单拆下,敲门声忽然响起。“叩叩!”

    几乎是同个时间,房门被打开来——

    “蒲月、小笙,我买了包子回来,先吃点……”席母周涵端着一盘冒着热气的包子走进来,一眼就瞧见了床单上的小红渍。

    吓!那是——

    席蒲月根本来不及遮掩。

    “蒲月你怎么可以对小笙做这种事?”她一惊,连忙把盘子往桌上一搁,拉过儿子,“就算你喜欢她,就算双方家长都乐见你们恋爱,但是小笙现在才十五岁,你会不会太冲动了!”蒲月一向沉着冷静、自制,怎么会做出这么莽撞的事?

    “我和小笙谈恋爱?”什么时候的事?

    她一脸“你还想骗我”的表情,“你以为我们都是瞎子吗?你是我儿子,你的个性我还会不了解吗?在外人看来,你是很温柔、很和善而且彬彬有礼没错,不过实际上是淡然疏离,你和其他人都保持距离,却对小笙宠溺、包容,只有小笙能越过那道隐形的藩篱,亲近你,进入你的生活。”这样还说不是喜欢,那未免矫情得让她这个当妈的都想揍他了。

    “小笙很可爱,我当然喜欢她。”试问:谁会允许一个讨厌的人融入自己的生活?又不是有自虐的倾向。

    “我说的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

    席蒲月微微皱眉,思索母亲口中的话。

    对方小笙,一开始是因为她的活力十足、冲动的个性和毫不矫饰的真性情让他觉得有趣,后来又在几次偶遇的情形下发现她有很强的正义感,也很会惹麻烦,三天两头就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凑巧救过她几次之后,他不由得关心她,担心起她的安危,所以,他答应教她搏击武术,两人的交集也因此更加频繁。

    她就这样顺理成章地进入他的生活,成为他人生中的一部分,而他也喜欢有她陪伴的生活,嗯……很热闹,一点都不会无聊。

    这,就是喜欢了吗?

    他并不急着去探索、去厘清、去改变,目前维持现状就好——让他能够看到慧黠的笑容,纳入自己羽翼下保护她。

    哎哎哎……周涵烦恼不已,“你要我怎么向你华伯父、华伯母交代啊?”

    交代什么?席蒲月不解地扬起眉,“我有做了什么天理不容、人神共愤的事吗?”

    “你和小笙……”周涵的目光瞟向床单上的血渍。

    顺着母亲大人的视线望去,床单上那十元硬币大小的血渍映入眼帘,他幡然领悟,“妈你不会以为我和小笙……”

    “小笙年轻不懂事,你应该要替她着想,不小心怀孕了怎么办?”这样不行。“明天我和你爸陪你到华家去道歉赔罪,请求百果他们夫妻原谅你,让你和小笙先订婚,要是有了孩子,就马上结婚。”

    这个罪名可就大了。他啼笑皆非,“妈,你误会了。”

    “证据就在眼前,我误会了什么?”

    他没那么禽兽。“我和小笙之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没有?“那……”床单上为什么会有血迹?

    他知道母亲大人的疑问。“那是……小笙的MC来了,不小心染上的,她现在还在浴室里等我去帮她准备卫生棉和换洗衣物。”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周涵松了口气,而后大笑,笑自己的过度紧张,也笑儿子的无辜。“哈哈……”

    他很无奈,“妈……”

    她清了清喉咙,“咳、咳,那你快去快回。”

    后来,席家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件糗事,她还连累五哥被取笑了好久好久,但是他一点也不怪她……

    他轻敲了她的额头一记,“你在发什么呆啊?”

    她笑了开来,“我想到『好朋友』事件。”在事情发生的当下,她窘得很想死,但是事过境迁之后,每每回想起来,她自己也觉得很好笑。

    “我们差一点就得步入结婚礼堂了。”

    他的语气里是不是有那么一点如释重负的味道?“和我结婚有那么恐怖吗?”

    他被她的用词逗笑了,“你哪一只耳朵听见我说和你结婚很恐怖了?”

    “你是没说出来,不过谁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人心隔肚皮,搞不好就是那样!

    她和姊姊不同,她一向都是许多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麻烦人物,没有女人味,全身上下找不到一个名为温柔婉约的细胞,有哪个不怕死的英雄好汉会对她有兴趣?恐怕还得有九条命才行。

    他揉揉她的发,“你现在才十六岁,谈结婚的事会不会太早了点?”

    “你是不是也觉得将来娶到我的男人很可怜?”她很固执,非要问出一个答案不可。

    “为什么可怜?”

    “因为得一辈子和我这个麻烦绑在一块。”她自个儿承认,行了吧!

    “对方要爱上你之前就该有抛头颅、洒热血的准备了。”他笑笑地打趣。

    连抛头颅、洒热血都出来了!“现在是怎样?要揭竿起义推翻暴政吗?”

    “爱情真正的模样只有置身其中的人才看得清楚,才能体会个中滋味,又何必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呢!”只要问心无愧,只要不是强取豪夺来的,都应该被祝福。

    她很想问,那他呢?

    他有没有抛头颅、洒热血的准备?

    “小笙,待会放学之后我们要去喝茶,一起来吧!”

    “Sorry,今天是星期二……”

    “我当然知道你每个星期二、五都得去找席教练报到,不过一天没去也不会怎么样吧。”好友筱敏调侃地道:“还是席教练会因为你请假缺席就打你屁|股?”

    其他人闻言都笑成一团。

    她立即驳斥,“他才不会。”

    “那你为什么不敢请假?”

    “我不是不敢请假,只是……”不想。

    星期日他答应系上的同学要去参加联谊,她很想知道联谊当天的情形,有……有没有他欣赏的女生出现?

    “只是什么?”

    “我当初答应过要努力练习,他才肯教我,所以我不能因为想去玩乐就偷懒请假。”她歉然地一笑。

    筱敏要笑不笑地瞅着她,“只是这样?”

    她浑身不对劲,“不然还有哪样?”

    “那要你来告诉我啊!”小笙一点也不像十六岁的女孩子,她甚少和同侪团体一起行动,一有空闲就和那个大她七岁的席教练凑在一块,其中肯定有秘密。

    “你、你要我说什么?”她装傻。

    “说你和那个席教练都在做什么?”虽然那个席教练比她们大上好几岁,不过他俊美出众的相貌和温润如玉的气质可以弥补一切。

    “就练武术啊。”不然咧?

    “不练武术的时候呢?”老实说,要不是小笙发过N次誓,说席蒲月就是教她搏击武术的教练,她还真无法相信那般斯文俊美的席蒲月竟然是个硬底子的搏击高手。

    果然,人不可貌相。

    “休息或者帮我复习功课。”

    小笙对练习武术是很有兴趣,不过……“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学不倦了?”筱敏眼底的光芒蓦地大炽。

    “我……”

    “他把你压制住了?”

    “没有。”怎么可能!

    “他用绳子绑住你的脚了?”

    “没有。”荒谬。

    “他用三秒胶把你的**黏在椅子上?”

    “……也没有。”那是用来整人的手法吧!

    “所以,你是自愿留下来让他帮你复习功课的,对吧!”宾果。

    她根本无从反驳起,而那也的确是事实。

    “你喜欢那个才貌双全的席教练!”她用的是肯定句。

    “我、我、我……”华笙结巴了。

    杀风景的笑声陡地响起,“哈哈哈……这是我这个学期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了,哈……”

    筱敏瞪了对方一眼,凶巴巴地道:“你干么偷听我们说话?”

    “我才没那么无聊偷听你们说话,是你们自己说话的声音太大,我不想听都不行。”罗敬钧哼声道。

    “你可以闪远一点,不就听不到了。”

    “这里是我的座位。”他好整以暇地靠向椅背,“先不说他们之间七岁的差距,席蒲月已经是个大人了,而且人家各方面的条件都那么优,排队等他宠幸的漂亮小姐肯定多到数不清,他又不是眼睛有问题,干么选一个没身材、没脑袋,只有脸蛋还勉强可以的粗鲁家伙——”

    还宠幸咧!筱敏随手拿了本参考书朝他扔去,“你闭嘴啦!”

    他手脚敏捷地接住,“华同学,我给你一个良心的建议,不要自作多情、自讨没趣、自取其辱。”要是被打中了,没变笨,也会肿一个大包。

    华笙的脸都绿了。“那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又知道了?”他以为他是谁啊!“小笙,别理他!那个席教练只教你一个、只对你一个人好,对他而言,你是特别的。”

    “没错,是特别的。”罗敬钧接得很顺口,然后加上注解。“特别麻烦。”

    她的心像被狠狠捅了一刀,吃痛地出手反击。

    他抬手挡下她那一拳,哇哇大叫。“杀人啦!像你这样残暴又具有攻击性的动物应该贴上警告标签才对。”

    “罗敬钧——”如果不是杀人有罪的话,她很想把他大卸八块。

    他不怕死地又道:“人家有黑鲔鱼可以吃,为什么要将就小鱼干啊?”

    所以说,她是小鱼干。

    华笙气炸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王样温柔男最新章节 | 王样温柔男全文阅读 | 王样温柔男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