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王样温柔男 > 第一章

王样温柔男 第一章

作者 : 慕枫
    【第一章】

    华家大宅内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今天,是台华集团董事长华百果的小女儿华笙十二岁生日,他还特地为女儿举办了一埸生日派对,受邀的都是华笙的同学。

    身体向来不太好的华家女主人——燕小秦只在Party一开始的时候露过脸,随即就离开宴会厅了。

    华笙穿得像个小鲍主似的,而她的身分——政商界大老华百果的小女儿,也的确是个名副其实的小鲍主。

    只不过,她的个性可一点也和公主扯不上边。

    婉转的说法是——她活泼好动、不拘小节、有主见,讲白一点就是脱缰野马、粗枝大叶、桀骜不驯。

    “小笙,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

    “小笙,你今天好漂亮!”

    如果不是妈咪想看她穿这套公主似的小礼服,她说什么都不会穿上的,太绊手绊脚了!妈咪的身体原本就不是很好,为了生下她,导致身体的状况变得更差,所以,只要是妈咪的希望,她都不会拒绝。

    华笙别扭地拉了拉白色蕾丝裙,“我讨厌穿裙子。”

    华百果宠溺地笑道:“为什么?小笙穿这样很漂亮、很可爱啊,不然你问姊姊好了。”

    二十一岁的华筝是个美丽优雅的淑女了,更是社交圈公认的第一名媛。

    “嗯,小笙穿这样很好看也很漂亮。”

    “姊姊才是最漂亮的女生。”华笙由衷地称赞,不带一丝嫉妒或不平。

    她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发觉自己和姊姊之间的差异了,那些来访的亲戚、朋友、父亲公司往来的客户,他们都以为她还小听不懂,所以就毫不避讳地当着她的面摇头叹道:“同样都是华董的女儿,怎么会差这么多呢!一个美丽优雅、温柔有教养,一个却是粗鲁、像匹脱缰野马似的,唉……”

    “是基因突变吧!”

    “搞不好是偷生的呢!”更有人说话不留一点口德,也不怕闪了舌头。

    “哈哈……”

    “呵呵……”

    “欸……你们别在小孩子面前说这种话,太失礼了!”总算还有人识得廉耻两字。

    这些人真是恶心、不要脸到极点!明明都是有所求而来,竟然还背着父亲说出这种可恶的话。

    最后,她藉着浇花的名义,“不小心”地将他们一个个都淋成落汤鸡,也算是给了他们一点教训。就算当天晚上被责骂一顿外加禁足两天,她也不后悔。

    华筝探手抱住妹妹,“小笙,你长大之后会比我更漂亮、更迷人。”

    华笙哈哈大笑,“姊,你在说哪门子的梦话啊?这辈子我是不可能像你一样的。”

    说她长大之后会比姊姊还要漂亮、迷人,连她自己都说服不了,谁信啊?

    华筝摸摸她的脸,“你不必学我,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

    “就算我不能让你和爸妈引以为傲、就算别人都认为我是华家的笑话鄙视我……也没关系吗?”

    华筝敛起恬静温柔的笑,正色道:“小笙,你不是华家的笑话,不许你以后再说这种话!”

    她当然知道姊姊是心疼她,“好、好,我不说就是了。”

    “那些肤浅的人只会以世俗的眼光来评论你是好是坏,你根本没有必要理会他们,知道吗?”

    “嗯。”华笙点点头。

    宴会厅里的水晶灯一熄灭,生日快乐歌立即响起,佣人推着一个插着可爱的造型蜡烛的三层蛋糕走出来。

    所有来参加生日Party的人都一同唱着生日快乐歌。

    唱完生日快乐歌,切开三层的大蛋糕每个人分享之后,华笙立即拎起裙摆和几个经常搅和在一块的男同学跑到大厅外的喷水池旁去玩游戏。

    席蒲月坐在窗户旁的位置,闲适地喝着饮料,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蛋糕。

    原本该来参加华笙生日Party的人是么妹末叶和十二,但是末叶感冒了,还有点发烧,总不好来这里散布感冒病毒给别人,而十二明天要参加跳级检定,十一从一大早就不见人影,阳月则是上钢琴课去了,有恋妹情结的老九就算用九条牛也没办法把他从末叶的身边拉走,老八忙着替同学写作业赚取外快,老六一直都和华笙不对盘,要是他在生日Party上揍了寿星一顿,那可就不妙了。

    所以,只好由他代表来参加华笙的生日Party。

    大人们有大人们的话题,小女孩们有小女孩们感兴趣的秘密,小男孩们有小男孩们玩的游戏,而他,并不属于任何一个族群。

    “很无聊吧!”

    席蒲月闻声回头,微笑。“还好。”

    “怎么会是你来参加小笙的生日Party?”华筝在他的身旁落坐。

    他有自知之明地叹了一口气,“筝姊,我知道对小笙的生日Party来说,我太老了。”

    华筝笑了开来,“你也只大小笙七岁而已,别说得你好像是七老八十了,只不过我以为来的会是末叶或霜月。”他们三个同年纪。

    “霜月明天要参加跳级检定,末叶前几天感冒了,今天早上还发烧……”

    “看过医生了吗?有没有好一点?”

    他点点头,“好多了。”

    “那就好。”华筝似笑非笑地瞅着他。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眼神有点奇怪。

    “你对小你七岁的女生有什么感觉?”华筝的眼里盈满笑意。

    没料到她会这么问,席蒲月先是一愣,随即开玩笑地道:“筝姊该不会是想撮合我和小笙吧!”

    “如果你对小笙有好感的话,我当然很乐意助你一臂之力。”她反将了他一军。

    他的话锋倏地一转,“十二岁大的女生就只是小妹妹而已,我会有什么感觉?”又不是有恋童癖。

    华筝的眸光瞟了瞟不远处的一群小女生,“我刚刚听见她们在讨论你呢。”

    “我?”席蒲月微讶。

    “是啊,她们显然对你很感兴趣,想知道你几岁、兴趣是什么、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

    现在的小孩会不会太早熟了一点?他笑了笑,“我只能说……谢谢厚爱。”他目前没有谈恋爱的打算,就算有,对象也不会是十二岁的小女生。

    她饶富兴味地打量他,“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竟然没发现你是少女杀手呢!”

    少女杀手未免太看得起他了吧。“筝姊,你就别笑我了。”

    “我说的是实话——”

    华百果在宴会厅中央扬声叫唤,“小筝。”

    华筝站起身,“抱歉,失陪一下。”

    “请便,不用招呼我。”席蒲月继续吃他的蛋糕,一边欣赏窗外的风景。

    礼物送到,只要再把蛋糕解决掉就算完成任务,可以功成身退了。

    他一向不爱吃甜食,不过这是生日蛋糕,他也只好努力地把面前这一块吃完。

    他不经意地瞥见华笙没好气地往一个男同学的肚子上顶了一记,嘴角不自觉地扬起。

    看那男孩龇牙咧嘴的模样,显然小笙下手不轻呐!

    外头喷水池旁的华笙忽然转头捕捉到席蒲月唇畔的笑,凶狠地瞪了他一眼。

    咳咳……他是不是不小心成为目击证人了?席蒲月隐忍住笑意,礼貌地别开视线,才端起饮料喝了一口,声音已在右侧后方响起——

    “你在笑什么?”

    动作真快呢!他转头对上华笙的视线,淡然地道:“想笑就笑了,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你在笑我。”她斩钉截铁地道。

    “哦?”他挑起眉。“我笑你什么?”

    “你笑我很粗鲁,根本就不像个女生,对吧!”就跟其他人一样。

    他看着她,温温地道:“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笑的,也不觉得你的个性有什么不好。”从两家人认识以来,她一直都是这么活泼好动。

    有活力是件好事。

    他的回答让她微微一愣,“那、那你笑什么?”

    既然她执意要问,那他只好据实回答了。“我是笑那个小男生,他用错方法来引起你的注意,所以才会被你狠狠地架了一记拐子。”遭遇很令人同情。

    他是在说哪一国的话,她怎么有听没有懂?“什么跟什么?”

    他就友情客串一次月下老人,好心地替对方将心意传达给她吧。“那个小男生喜欢你。”

    喜欢他说罗敬钧喜欢她?

    这句话她听懂了。华笙夸张地抖抖身体,“拜托,你别乱点鸳鸯谱,行不行!我的鸡皮疙瘩都快掉满地了。”

    罗敬钧对她而言,就跟其他经常玩在一块的同学一样,只是他特别喜欢吐她的槽,老爱说话刺激她,经常让她气得动手打人,这算哪门子的喜欢啊?

    还是罗敬钧喜欢被她打?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王样温柔男最新章节 | 王样温柔男全文阅读 | 王样温柔男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