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放妻协议 > 第三章

放妻协议 第三章

作者 : 桔子
    【第二章】

    之前的烧烤店包吃包住,甚至连日用品都会发,田雨静当时为了节省钱,就没再另外买过东西。所以现在不继续在烧烤店工作,那些东西自然也不可能带走,全部都要重新买。

    她身上有一点点钱,但是不算多,她也是想省着花,毕竟没钱就等于没有安全感。可惜她原本是打算去一般五金店买,熊远却直接带她去百货公司。

    田雨静很想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像土包子,可是当她看到一块普通得根本找不到任何特别之处的毛巾居然要一千多元的时候,她的表情还是有点龟裂。

    “那个,不然我们还是换一个地方买……”田雨静小声说着,表情有点宭迫。

    熊远知道田雨静在想什么,他自己其实是个不太注重生活品质的人,毕竟一个大男人,以前大部份时间都是赚生活费,赚学费,后来有钱了,工作也忙,根本没什么时间让他把自己过得精致一点。但是熊远觉得,男人生活粗糙一点没什么,女孩子应该都是要精致的。

    他身边少有的女性,基本上每次见到,都是从脚趾甲精致到头髪。

    当然,这是因为她们都对熊远有点小心思,心上人面前,女孩子难免会把自己打扮得精致一点。

    “这里卖的品质比较好。”熊远侧过脑袋,漫不经心的打量了一下田雨静的脸蛋。或许因为正是青春少女,田雨静的皮肤很好,现在这素颜的样子,皮肤也像是剥了壳的鸡蛋,白白嫩嫩的。这种皮肤要是稍微用粗糙一点的毛巾,可能都要磨破了。

    所以还是要买品质好点的。

    田雨静当然也想在能力范围内尽可能买好一点的,但是关键是……这里已经起过了她的能力范围!

    “这样吧。”熊远也知道这里的消费对田雨静而言太超过了,他略微思索了一下,就道:“你今天所有的消费,就当时我这个月聘用你的薪水。”

    田雨静诧异的扭头。

    “反正到时候就算我给你薪水你也不会要。”熊远看着田雨静,像是有点无奈的样子,“但是真要我占你的便宜,白白让你为我煮饭一个月,我也不好意思,你觉得这样可行?”

    听完,田雨静心里很感动。

    熊远看着不像是细心的人,却没想到他能考虑到这方面。

    原本就是熊远帮了她,田雨静正愁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他,这一个月也是打算好好照顾他的生活起居,等她离开的时候,也肯定不会接受熊远给的薪水。但是熊远现在都这么说了,她也就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好吧……”田雨静点点头。

    “真乖。”熊远下意识抬起手,揉揉田雨静的脑袋。

    然后就看到田雨静仰着头,乖巧的看着自己。

    他愣了一下,随即有点不自在的移开视线,咳嗽了一声,“走吧,去选东西。”

    知道田雨静肯定会盯着最便宜的选,熊远早有准备,他觉得适合田雨静的,压根就不过问她的意见,直接拿走去结帐。

    百货公司楼上都是专柜,现在正是盛夏,总得要有换洗的衣服,熊远这么想着,又带着田雨静搭手扶梯。

    田雨静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

    熊远是个直男,并不擅长搭配女生的衣服,但是这种专柜的女店员都很专业,他善于听取别人的意见,女店员根摅田雨静的身材气质搭配,熊远就让田雨静去试,要是觉得好看,就买下。

    毕竟不会搭配,还不会欣赏吗?

    熊远的眼光还是很好的。

    “这套不错。”

    “这套也好。”

    “这裙子好看。”

    熊远不住的点头。

    女店员凑在熊远身边和他商量,“这位先生,你看我们店里还有另外一些配饰,你看这个包包,和这位小姐的裙子很搭配,简直像是特意为这位小姐打造的,还有这条项錬……”

    熊远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理智的人。并且擅于精打细算,但是他现在觉得自己有点失控,为什么田雨静穿什么都这么好看呢?

    “结帐吧。”熊远力持淡定的摸出信用卡递给店员。

    “全部吗?”

    “全部。”熊远点点头,“刚刚她试的那条裙子好像还有蓝色的?那就白色和蓝色都买了。”

    “好的,先生您稍等!”女店员眉开眼笑。

    田雨静猜的出来熊远应该小有身价,但是她刚刚在试衣间的时候有看过衣服上的吊牌,一件衣服就够她一个月房租了。

    可是她又不好当着女店员的面出声,怕扫了熊远面子,只能趁女店员去刷卡的时候下意识拉着熊远的衣摆,“这些好贵……其实夏天的衣服就是穿个舒服,真的不用买这么贵的……划不来”

    “没关系,不贵。”熊远是真的觉得不贵,这些钱对他而言不过九牛一毛。只是之前熊远从来不觉得购物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除了重要场合需要的名牌西装衬衫是特意订做之外,每次换季要购新衣的时候,他都是直接去店里,转一圈,拿了自己喜欢的款式,自己适合的尺寸,结帐,然后爽快走人。一点儿也不拖泥带水的,想让他一件一件试,根本就是作梦。

    但是今天他在试衣间外面等了那么久,不仅一点都没觉得不耐烦,反而觉得……自己突然得到了

    购物的愉悦感是怎么回事?

    店员此刻已经刷卡完毕了,笑咪咪地道:“先生,这是您的信用卡跟发票,请稍等我们把衣服包装好再拿过来,之后若是衣服有任何问题,可以凭发票退换。这个是我们和隔壁内衣店一起联合活动的购物券,是满一千送一百的活动,小姐如果有需要可以去隔壁看一下。”

    熊远差点把这件事忘了。

    田雨静在熊远看来就是一小女孩,但是小女孩毕竟成年了,他一个大男人,非亲非故的,总不好陪人家去买内衣。

    于是他顺手把信用卡拿给田雨静,“你去隔壁买内衣,我在这里等。”

    “不用不用,我身上有钱。”田雨静哪里还好意思拿熊远的信用卡。

    “说好了算你的薪水。”熊远直接强硬的把信用卡塞进田雨静手里,直接推她过去。

    田雨静心想,就现在熊远花的钱,都够请大半年的佣人了。

    她握着信用卡,踏入内衣店,店员为她量了尺寸,又小声惊呼夸奖了几句,教她红着脸,很不好意思。

    她觉得自己欠熊远的,大概要好久好久都还不清了……

    田雨静就这么在熊远家住下来。

    她以前的那种生活状态,身上的伤基本就没有痊愈的时候,总是旧伤未好又添新伤,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平日里根本没有丝毫影响,但是熊远不这么想,在他看来田雨静就是个病人,虽然口头上说好是要聘用田雨静一个月,但是这伤都没好,怎么可能让她工作?

    于是刚开始的那几天,常会出现熊远和田雨静抢着儆家事的昼面。

    熊远最近其实很忙,除了之前那个游乐园需要去现场勘察开会之外,工作室另外又接了一个案子,是一个富豪想在郊区建一栋别墅。

    他去现场看过几次,之后就和工作室的人一起鲞革圆,好几天回家的时候都已经是深夜。

    但是即使这样,他还是能分神照看一下田雨静的伤势。

    田雨静没什么事情做,每天就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随时备着小餐点,就怕万一熊远回家觉得饿了又没东西吃。

    不知不觉,两人好像都习惯了彼此的存在。

    这天,熊远再一次去游乐园看了现场,因为进展顺利,他离开的时候还有点早。

    工地附近比较备,远离市区,有时候工人想买点什么都不方便,这种情况下,附近有点商业头脑的居民就迅速进了些日常用品另外再卖起一些小吃零食,让工人们方便购买。

    正是炎热的夏季,凉面、饭团很受欢迎,熊远出来的时候就瞥到工地门口有一个卖凉面的摊子,不由得想起了田雨静。

    嗯,他突然有点想吃凉面了,回家让她做点好了。

    他这么一想,脚步就有点慢下来了,那凉面摊子上两人妇女的聊天就这么进入了耳朵。

    “听说了吗,田家那个女儿真的没找到,也不知道是跑到哪里去了!”

    “我要是那孩子,我也要逃,不逃等着继续被揍然后瞢给老头子啊?”

    “真是辛苦那孩子了,忍了这么多年,唉!”

    “不然能怎么办?警察又不管,她以前未成年,就算逃了,又能去哪里?现在好多工作都不雇童工,万一被抓回来,肯定比之前还惨。现在也好,她成年了,随便去哪个地方做工作,怎么着也比在家里被那两个吸血鬼吸干血来得好。”

    “就是、就是!”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熊远突然走过来。

    那两个妇女正说得起劲,熊远突然出声,吓了她们一跳,“先生有什么事吗?”

    “你们刚刚说的,那个田家的女儿……叫什么名字?”熊远问道。

    “啊?哦,她叫田雨静,先生您认识?”其中一名妇人疑惑的问。

    熊远虽然为了方便,身上穿的是普通的运动服,脚上一双运动鞋,和那些穿西装打领带的精英看起来很不一样,但是他周身的气势很强,怎么看也不像是普通人。

    田家……没听说有这么个的亲戚啊?

    “们能仔细跟我说说,田家的事情吗?”熊远的嗓音有点低沉。

    那两人妇人对视一眼,一人说一句,很快就把田家的事儿说了个底朝天。

    熊远越听,脸色越阴沉。

    田雨静之前确实说过她从小被家暴,但是她当时的语气实在太淡然了,将生活里遇到的痛楚几乎压到了最底下,别人很难从她的描述中得知,她到底过得是怎么样不见天日的痛楚生活。

    可是现在,经由两个外人的嘴巴,熊远彻底了解了田雨静的过去。

    她从小就没人管,父母一个赌博一个喝酒,大概是可怜的孩子都早熟,很早就学会了踩在凳子上给自己煮东西吃,可惜父母常常不在家,若不是靠着邻居偶“你的接济,她根本不可能长大。

    因为害怕父母不让自己嘻书,所以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每天都抱着书念,一路拿奖学金过来。

    可是她父母早有打算,等她成年后就把她嫁出去赚一笔聘金。田雨静曾经跪着求她的父母,说自己可以赚钱,赚很多钱,那些聘金她都可以赚回来的,可是她父母根本不听她的。

    怕她考上大学之后脱离控制,考试的前一天硬是没让田雨静进屋,让她淋了一夜的雨。当时有邻居看田雨静可怜,本想让她去自己家住,结果被那对夫妻俩骂了一顿。

    这年头,大多是各人自扫门前雪。田雨静的父母那么凶,渐渐的,大家也不敢再帮田雨静了,于是第二天,田雨静发着高烧进了考场。

    她高烧不退,晕乎乎地熬过了学测,最后成绩其实也还不错,但是却去不了第一志愿的大学,也没法拿奖学金。

    “这孩子,真的太可怜了。”那妇人说着,又心疼田雨静,“她从小很懂事,每次我们给她吃的,她都笑着跟我们说谢谢。后来她知道我们每次帮了她,她爸妈都要骂我们,还骂得很难听,她怕给我们惹麻烦,就再也不接受我们的救济。”

    “冬天寒流来的时候,那孩子连一件厚外套都没有,这是多惨,才会有这样的父母。”

    熊远的脸色阴沉得可怕,拳头无数次握紧又松开,最后才开口,“她家在哪里?”

    “你要干嘛?先生我跟你说,那对夫妻真的不是好东西。现在雨静都离开了,你也别为自己去找麻烦了。要是你知道雨静的下落,你就跟她说,让她跑得远远的,千万别再回来。”

    “地址。”熊远不废话。

    那两人最后还是报了地址,熊远转身就走,上了车,就开始拿出手机打电话。

    他很早就出社会历练,这么多年下来,各行各业的人认识得都不少,也有些门路。他连续打了两个电话,“……是我,帮我做件事,报酬好说。”

    “有两个人,地址是……你们帮我去教训一下。”

    “理由?”熊远的舌尖抵了抵腮帮子,低沉的冷笑一声,“就说他们虐待了我最喜欢的人十八年,现在只是给他们一个教训,要是他们还不知好歹,以后就没这么轻松了。”

    挂了电话,他脱力似的,头重重的靠在椅背上。

    他想起每次见了田雨静,她都甜甜的笑着的样子,第一次清晰的意识到,他可能……对她动心了。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也不知道是不是处于同情的心理。

    可是她还是个孩子,还有那样悲惨的过去。

    以前熊远觉得自己是个孤儿,没爸没妈很惨,现在才知道,原来有这样一双父母,比孤儿还要可怜。

    如果他对她的感情只是处于同情,那还是不要说出来了,他是知道田雨静的,她并不需要这样带着怜悯的感情,她也不觉得自己需要可怜。

    有点狼狈的抹了把脸,熊远驱车回家。

    田雨静对此毫不知情,她只是听到大门处传来响动,立刻就笑着起身迎过去,甜甜的笑着,“你回来了?饿了吗?外面很热吧,我做了果冻,要不要吃一点?”

    熊远沉默的弯腰拖鞋,然后抬起头,定定的看着田雨静。

    他一直不说话,田雨静就很担心,“怎么了?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什么事,累吗?”

    熊远抿着唇,走过去,突然将田雨静抱在怀里。

    田雨静没有心理准备,吓了一跳。

    这还是她第一次和熊远这样亲密,心脏控制不住地怦评跳起来。

    熊远其实—直很注意男女有别这方面,他很尊重田雨静,也怕田雨静误会,所以平日里从来不会这样亲近田雨静,这让田雨静很担心,忍不住伸手抱住熊远,手轻轻拍着他的背,小声安抚,“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过的事情?要不要跟我说一下?虽然我可能帮不上忙,但是有一个人倾听,心里也会好受很多哦。”

    她总是这样,明明自己才是受伤最重的人,却还要笑着安慰别人。

    她不知道怎么样才算是被人疼爱着,所以她缺少那么多,就希望别人不要像她那样。

    熊远重重抱了田雨静一下,然后松开,脸上已经挂上了淡淡的笑容,“没什么,就是觉得有点累,不好意思,刚刚失态了。”

    “没关系。”田雨静疯狂摇头,“你累了?那赶快休息一下。晩上给你做好吃的,马铃薯炖肉怎么样?我今天去菜市场的时候看到猪肉很新鲜漂亮,就买了一点回来,你先看一会电视,我去给你拿个果冻,这种天气吃很舒服。”

    她忙碌的在厨房和客厅之间来回跑,想把他照顾得舒舒服服。

    这样一个女孩,他怎么舍得不对她好?

    熊远想到这里,心里又一阵酸。

    这还只是个女孩,才刚刚要步入社会,他比她大那么多,她又怎么可能看上他?或许他现在可以仗着自己对她的恩情对她提出要求,熊远知道,田雨静一定不会拒绝。

    但是……他做不到。

    她的人生已经有那么多苦难,他又怎么舍得再勉强她一点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放妻协议最新章节 | 放妻协议全文阅读 | 放妻协议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