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大富翁的私生子 > 第十六章

大富翁的私生子 第十六章

作者 : 宫祈惠
    【第十章】

    半夜三点——

    在门口瞪着坚实的铁门,左夕十分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开门,看看“那个人”是不是还在外面。

    可万一对方还在的话,那不就表示她还是会担心他……

    不过,他也不一定还在,说不定早就回家去了……

    左夕咬着下唇,开门或不开?有些举棋不定。

    看看挂在墙上的钟,已经半夜三点多了,她心中不由得生起一把怒火。

    那个人根本就是存心来搅乱她的,害她连觉都睡不好,不断的在床上翻来覆去,越躺越不安……

    要是他真的还在外面,现在虽然不是冬天,但晚上的温度仍是偏低,万一着凉了就不好,而且,他前几天还在医院昏倒……

    一想到殷念龙有可能再次昏倒,左夕赶紧踱到门前,伸手就想转开门把,只是手才一碰上门把,她又犹豫了。

    过了好半晌,她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将内门打开一小缝,向外瞄了瞄。

    “小夕?”

    口吻惊喜的低喊声,让她心跳差点漏了一拍,她索性将门再拉开一些,然后对着门外看来有些狼狈、坐在楼梯间的人说:“这么晚了,你还在这里做什么?小心我报警抓你。”

    他的衬衫都皱巴巴了,到底在外头坐了多久?晚餐有吃吗?上次在医院听见殷家的双胞胎小少爷说他是胃溃疡,要是不好好吃饭很容易再次发作……瞧,他现在脸色就难看得要命……

    不自觉的,左夕又开始担心起殷念龙的身体来了。

    “小夕,我什么也没做。”殷念龙苦笑着。

    “我管你有没有做什么。”左夕咕哝了一句,“反正你别一直赖在我家门口就是了。”还是赶快回去休息吧。

    “小夕,别这样……”他起身走进门口,语气中有恳求,“我们可以好好谈谈吗?”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了。”她决绝的说。

    “怎么没有?”他满眼思念,渴望深情瞧着她,“我们可以谈的事可多了。可以谈谈我们,还有左昱。”

    “你……”听见儿子的名字,左夕冷不妨倒抽一口气,“他是我儿子!”

    她就知道,这人一定是来跟她抢儿子的,她绝不会让他得逞。

    “他也是我儿子,不是吗?”殷念龙见她一脸防备,轻轻的笑了,安抚的道:“小夕,我不是来跟你争儿子的,关于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在征信社告知他左夕替他生了个儿子时,他第一时间的反应是不敢置信,但对于这个消息,他是十分感激的,所以他不可能再以孩子的监护权来要胁她,那样对她太不公平了。

    左夕闻言,紧抿着唇没有回话。哼!儿子本来就是她的。

    可不知道为何,听见他的话后,她先是松了一口气,但失望的情绪也接踵而至。

    他说的话,不就表示他根本不需要他们的孩子?

    左夕感到有些受伤,神情不禁冷了下来,“既然你已经自愿放弃他了,那就别再来打扰我们母子平静的生活。”

    “小夕,我没有放弃他。”见她似乎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殷念龙赶紧澄清,“左昱也是我的儿子,我不可能放弃他的。”

    “那你到底想怎样?”她有些气愤的瞪着他,不是很明白他现在究竟在想什么。

    “我只是希望你们都能回到我身边而已。”他背抵着铁门,深切的望着她美丽的眸子,“就像你以前说的,我们三个人的幸福家庭,你忘了吗,小夕?”

    “幸福家庭……”彷佛被下了定身咒般,左夕被他眸中的希冀给震住,也想起了六年前自己曾有的期待。

    幸福的家庭,有他和她、还有一个可爱的孩子……

    但这一切美梦,早在他结婚的时候就已经破碎了,不是吗?现在,他又凭什么来和她说“幸福的家庭”呢?

    “你别再说了,那是不可能的。”她冷冷出声,“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他口中的幸福家庭,就留给他美丽的原配夫人吧,至于她和孩子,还是继续过着原本的生活就好。

    “为什么?”殷念龙一脸痛苦的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什么变得这么狠心,真的不愿意原谅他?

    “因为我不会让自己的孩子,活在一个必须充满算计的环境中。”左夕说得很坚决。身为一个母亲,她有义务保护孩子,只要孩子快快乐乐的长大,其余的都不重要。

    “充满算计?”殷念龙愣了一下,然后才道:“要是你不希望他从商,我也不会强迫他……”

    “我说的不是从不从商的问题。”左夕打断他的话,“我的意思是,我不会让我的孩子在一个没有温暖的家庭长大,即便那里有他的生父也一样。”

    在那种环境下成长,最后就会变成像他那样,拼命想证明自己的价值令他人刮目相看,却不在乎真正爱他的人的感受。那是她最不愿见到的结果,也是当初促使她决定离开的原因之一。

    “你怎么会认为我不爱他呢?”殷念龙皱眉不解,“他是我的孩子,我当然会疼他。”就算不是他的儿子,只要是她生的,他也愿意视如己出。

    左夕没有答腔,只是静静的盯着他,许久后才问道:“要是之后你又有了别的孩子,肯定会忘记现在说过的话。”

    到时候,左昱的处境就会像他当年在殷家时那么可怜了。

    “别的孩子?”他看着她,一脸无奈,“你都不愿意好好跟我谈了,我们怎么可能有别的孩子?”

    她一怔,一阵热气蓦地袭上脸颊,让她暗骂自己没定力。

    他也不过就随口说说而已,她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就算他们好好的谈,也不可能再在一起了呀,毕竟他都已经结婚了不是吗?

    “小夕,能让我进去吗?”殷念龙不想继续待在门外,因为隔着一道铁门,他无法拥抱她。

    “我……”左夕看向他,他疲惫的样子令她忍不住想开门让他进屋休息,只是一想到他已有了家室,她的心又冷硬起来,“不能。你还是早点回去吧,我这里不欢迎你。”说完,她便阖上门扉,留下殷念龙一人独自立在门边,眼中满是痛楚。

    而门内,左夕一关上门全身的力气就像被抽干,她徐徐的滑坐在地板上,手掩着脸颊,蓄积了许久的泪水无声决堤。

    “我说,那个人是小昱他爸吧?”大腹便便的美芳,一双眼好奇地看着左家阖上的门扉。

    刚刚她来的时候,就看见那个人站在门外,看来似乎已经连续很多天没有好好休息了。

    前几天,左夕把当年所有的事都跟她说了,包括那个人当时不管左夕的想法,坚持要娶别人当老婆的过程,只是她那几天都因孕吐而很不舒服,因此也就没再多聊。

    好不容易今天状况稍微好一点,又是个假日,她赶紧催促丈夫送自己过来,顺便带干儿子看场电影、吃顿麦当劳,让她可以跟左夕来个“Women-s Talk”,好好了解一下事情的始末。

    不过话说回来,当年殷念龙和某财团千金小姐订婚的时候,杂志周刊好像都有报导,可不晓得为什么,她一直都没见到后续的结婚消息。

    该不会……其实殷念龙根本没跟别人结婚吧?所以现在才会来找左夕,想跟左夕重修旧好。美芳疑惑的想着。

    “嗯。”左夕点点头,刻意不看门边,因为门外正站了那个令她气恼许多天的家伙。

    从那天晚上找到家里来开始,之后他便几乎每晚都准时报到,然后一直在门外站到第二天早上、她送小昱去上学后,他才跟着他们一起离开这栋公寓。

    每天都一样,已经连续好几天了,他的身体不会有事吧?

    而且,不知是不是因为假日的关系,他今天来的时间提早了,以往都是晚餐时间才到,今天居然中午美芳来的时候,就已经在门口看见他。

    虽然每天看见他,他都一副有话要说的表情,但她从来没有给过他机会。

    是不是真的应该跟他好好谈一谈了?要不然再继续这样下去,他的身体又撑不住怎么办?

    况且,他好像真的不是来抢小昱的……

    有了这样的认知,对于殷念龙的出现,左夕总算可以比较冷静的看待了。

    “如果像你说的,他说他不是要来抢小昱,难不成是希望你回到他身边?”美芳把视线移回好友身上。

    “我不知道……”左夕摇头,“我也不可能介入别人的婚姻。”

    “我知道。”美芳蹙眉思索着,“但是那家伙……你说他每天来,连晚上也都不回家,对吧?”

    “嗯。”

    “如果他真有妻子,这么多天彻夜不归,他妻子不会生气吗?”美芳将自己发现的怪异之处说出来。

    要是殷念龙真的有结婚,那他最近的行为应该会造成“殷太太”的强烈不满——前提是,要真的有那位“殷太太”的存在。

    “谁晓得?”左夕苦笑了下。

    “小夕,你要不要问清楚啊?”美芳眼底闪着光芒,“说不定他当年及时醒悟,决定不联姻了。”

    “不可能的。”左夕摇头。

    依她对殷念龙的了解,他绝对会坚持下去,不为别的,单是只需靠联姻便可让殷老爷愿意把殷氏交给他来打理,他就不可能放弃。

    “唔……”美芳想了一下,然后道:“我觉得还是得跟他说清楚,不然,每次小昱问你『为什么叔叔要一直站在我们家门口』,你不也都答不出来?﹂说到这,她像想起了什么,好奇的问:“小昱不知道殷念龙是他爸爸吗?”

    “我没告诉过他。”左夕摇了摇头。

    她一直找不到适当时机告诉小昱他的身世,而现在正主儿出现了,她却也无法开口,毕竟,她不能告诉孩子眼前的人是他父亲,但父亲已经有了别的家庭,所以他们不能和他在一起……

    那样的话太伤人,她说不出口。

    “那殷念龙也没有说过吗?”美芳瞪大眼看着好友。

    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骨肉就在眼前,岂有不相认的道理?太奇怪了啦!

    “他……”左夕想了想,很确定的摇头,“他应该也没说过。”

    那天她要送小昱上学时,小昱问她,“妈妈,叔叔到底是谁?”当时她明显看见了他眼底无声的恳求,但依然选择视而不见,硬着声回答,“我也不是很清楚。”结果才说完,她就看见他眼底受伤的神色。

    其实他大可在当场反驳,然后告诉儿子自己是他的父亲,可他并没有,他选择沉默。

    这究竟是为什么?

    “没说过?”美芳看了看门口,又看看好友,“小夕,既然他没有自己告诉小昱他的身分,代表他还是很尊重你,只要你一天不原谅他,他就一天不会和自己的儿子相认。”这样看来,说不定他是在惩罚自己当年的错误喔。

    左夕默然无语,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茶杯。

    她倒是没想过这个可能性,说不定殷念龙没认儿子,只是因为他早就有自己的孩子,小昱对他而言,也变得可有可无。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大富翁的私生子最新章节 | 大富翁的私生子全文阅读 | 大富翁的私生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