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大富翁的私生子 > 第十四章

大富翁的私生子 第十四章

作者 : 宫祈惠
    陪着孩子一起来到贩卖机前面,替他将硬币投进机器中,看着所有的贩卖灯亮起,他很自然的问道:“你要喝什么?叔叔帮你按。”

    他一向不喜欢多管闲事,可看着小男孩晶亮的双眼,却忍不住想起曾经也有个人用那样无邪信任的眼看着他,只是,最后他却让那个人失望了。

    要是当初左夕没有离开,把她肚中的孩子生下来,那么现在应该也有这孩子这么大了吧?

    殷念龙看着小男孩,心底很是感叹,原本他也有机会可以做父亲,是他自己选择了另一条路,亲手逼得所爱的女人放弃孩子、离开他……

    “唔……”小男孩苦着一张脸,十分犹豫的说:“我不知道,本来已经决定好要买热奶茶了,可是我现在又好想喝冰可乐……”

    “那就买冰可乐吧。”殷念龙对孩子的苦恼不以为意,说完便要替他按下可乐的按钮。

    “叔叔,等一下!”小男孩赶紧制止他,“可是妈妈说喝冰的不好,要喝热的。”

    “……那不然,就喝热奶茶吧。”手指在可乐的按钮前停了一下,之后又转向旁边的热奶茶。

    “但是人家讨厌喝热的奶茶……”他比较喜欢可乐。

    殷念龙无言的放下手,看着眼前身高不及自己腰部的男孩,正经的说:“选定了一样东西,就不可以再反复犹豫,这样才能够成功,知道吗?”忍不住的,他居然对一个看来才四、五岁的孩子说起教来了,要是他有孩子,一定也会从小开始就这样教他。

    “……成功?”男孩一脸疑惑的转头看着他。“可是买东西成功的话,可以做些什么?”他歪着头思索,表情很是不解。

    “呃?”殷念龙有点被问倒了,尴尬的看着小男孩,“成功的话,就可以买到好的商品……”

    “我没有要买商品呀!”小男孩看看他,又看看贩卖机,“我只是要买饮料。”四、五岁的年纪根本听不懂殷念龙口中的“商品”究竟是什么,小男孩心中就只有每种饮料的名称而已。

    “……也对。”殷念龙暗自苦笑了下,摸摸小男孩的头,柔声问道:“那你已经决定好要买哪一种了吗?”

    小男孩皱着眉,十分慎重的看着贩卖机,好一会儿才道:“还是买热奶茶好了。”

    “好。”殷念龙笑了笑,替他按下热奶茶的按钮,“最后还是决定不喝冰的了?”

    “嗯。”小男孩抱着刚买的罐装奶茶,点点头,“因为妈妈不喜欢我喝冰的。”所以他还是乖一点,不要喝可乐了。

    “你真是个乖孩子。”殷念龙摸着他的头夸奖着。

    “妈妈跟干妈也常这样讲喔。”小男孩得意的笑开脸,然后打开热奶茶喝,边喝边迈出小小的步伐,一边回头向殷念龙挥手道谢,“叔叔,谢谢你帮我投钱买饮料。”

    殷念龙也笑了,没有再多说,朝男孩挥挥手,便转身准备再搭电梯上楼回病房。

    只是在他转身的同时,眼角余光却瞄到那名小男孩身边,竟走近一个令他很熟悉的身影。

    左夕?!

    殷念龙的黑眸因为急遽的刺激而瞪大,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原本就不是很舒服的胃部更是紧紧的绞扭着,视线依然不受控制的紧黏在小男孩身侧的那道倩影上——

    是左夕!他不会认错的。

    六年过去,她终于出现了,这六年来他不知请了多少征信社,到南部她的家乡去寻找她的下落,却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没想到原来她还留在台北,也难怪征信社在南部会一直找不到她。

    “小夕……”他不由自主的往她的方向前进,每一步都踏得很用力,眼睛连眨也不敢眨,生怕眼前的人只是幻影,一眨眼就会立刻消失不见。

    正在和儿子说话的左夕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小名,很自然的便抬头,才一眼,就让她脸上血色尽褪。

    她忽地紧抓住儿子的小手,十分紧张的对他小声说道:“你先去陪干妈,妈妈等一下再过去找你们。”

    小男孩抬眼看了下妈妈,尽避心底疑惑,但因为从小就听话惯了所以倒也没有多问,很快的跑离,往领药区找干妈去了。

    左夕惶然的僵在原地,一步也踏不出去,身子彷佛动弹不得。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台北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要和一个人相遇其实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所以,在生下儿子后,她便决定搬回台北来住,毕竟这座城市的生活步调她比较熟悉。

    况且,为了养活儿子和自己,她也需要到工作机会较多的地方找份工作来做,所以在四年前就回到了台北。

    四年来,她都不曾再遇到殷念龙,毕竟两人的家世背景悬殊太大,平时会去的地方也不一样,因此想要相遇,机率可说是微乎其微。

    但是……今天怎么会在医院里遇见他?

    左夕的心乱成一片,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糟糕!他看见儿子了吗

    他会不会想要把儿子抢走,然后不再让她见孩子呢?不!她绝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左夕想着,嘴唇也跟着抿了起来,一脸不安的看着朝自己走来的殷念龙。

    他似乎瘦了很多,脸颊不似从前那么丰润,整个人看起来也憔悴了些……等等,他身上还穿着医院病患的浅绿色衣裤,他生病了吗?

    心中突地一紧,她很想问殷念龙他的身体究竟怎么了、生了什么病,但所有的话又在他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全数吞了回去。

    已经那么久没见了,现在开口,不论说什么,都只显得奇怪而矫情,说不定他还会觉得她根本不应该过问。

    微酸的情绪在心底发酵,左夕原本就没什么血色的小脸更加惨白了。

    “小夕……真的是你……”殷念龙不敢置信的站定在左夕面前,右手微微发颤的朝着她脸颊伸去,想要藉由碰触来确认眼前的人真实存在,究竟是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一个。

    左夕没有回答,也没有躲开,她只是动也不动的站着,任由他将手轻轻抚上自己的脸颊。

    当温暖厚实的手掌一碰到脸庞,她眼中蓄积已久的泪珠差点滚落而下。

    她已经快要忘记他手掌给她的温暖感觉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在她准备好要遗忘一切时,又让他出现了呢?

    “小夕……”殷念龙轻轻摩挲着她苍白无血色的脸,眷恋地轻声说:“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每天每天,他都活在思念的啃噬中,那滋味教人痛彻心扉。

    “你……你认错人了。”左夕瞅着他好半晌,硬挤出一句话,接着拍掉他的大手,转身准备离开。

    不可能的,他怎么会想她?明明就是已经有家室的男人,说不定和妻子也有好几个孩子了,这样的一个男人,怎么可能会想念她?

    自从六年前决定离开之后,为了怕心痛,所有和殷氏有关的一切消息她都不愿再瞧上一眼,就怕自己看了他后会心碎、会后悔、会忍不住又回到他身边,所以对于他现在的一切,其实也都只是她的猜测。

    但也应该离事实不远了。左夕在心底暗忖。

    “不会错的,你是小夕。”殷念龙拉住转身欲走的她,有些激动的说道:“我有可能认错其他的人,但是只有你,我不可能会认错。”因为她的倩影,早已深深的烙在他脑海。

    “我说了我不是左夕!”左夕有些懊恼,急忙用力想要摆脱他,但右手却被他抓得死死的,完全没法跑。

    “你是。”听见她的否认后,他忍不住笑了,但却笑得有些悲凉。“你是的,不然怎么知道小夕姓左?”

    “我……”她尴尬得答不出话来。

    对呀,他刚才明明就只有“小夕”、“小夕”的喊,她干么要嘴快,说自己不是“左”夕?

    “小夕,我终于找到你了。”殷念龙十分开心的想要抱住她,却让她给闪了过去。

    “我、我……已经说我不是了……”

    “小夕……”他一脸哀求的凝望着她,期待她能给自己正面的回应。

    “你别随便碰我,我可不希望自己到时被说成狐狸精。”左夕总算推开他的手,有些哽咽的说道。

    “狐狸精?”他愕然不解的看着她,“你怎么会被说成狐狸精?”

    “那还用问吗?”她别过脸,赌气的不想看他显得痛楚的神情。

    “小夕……”殷念龙皱了下眉,随即保证道:“不管如何,要是有人敢这样说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你……”是真不懂还是装笨?

    和一个已婚的男人纠缠不清会被传得多难听,他心里应该很清楚,还是因为根本不在乎,所以才觉得无所谓?

    是后者吧。一定是的,反正他从来就不曾体贴的替她设想过……

    左夕愣愣的看着多年没见的殷念龙,最后将视线落在他拉住自己的手上,心底浮现一丝酸楚。

    虽然明知他也是身不由己,但她却再也无法向他靠近了。

    “小夕,跟我回去好吗?我们可以重新……”

    “不行!”不待他说完,她立即打断他。

    不能心软、不能心软,心软只会让自己陷入更痛苦的深渊。

    要是现在答应和他回去,那她这六年来为了想要遗忘他而做的努力,不就都白费了吗?

    “小夕……”被拒绝的痛苦令殷念龙胸口一痛,冷汗又涔涔自额边滑落,胃部的不适感更加强烈,意识也渐趋模糊。

    “阿龙?阿龙——”

    最后,留在他眼前的印象,是左夕那惊慌失措的表情,以及她主动对他伸出来、他求之不得的那双小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大富翁的私生子最新章节 | 大富翁的私生子全文阅读 | 大富翁的私生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