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大富翁的私生子 > 第十章

大富翁的私生子 第十章

作者 : 宫祈惠
    【第六章】

    下雨了……

    左夕抬头望着灰暗的天空,心头沉甸甸的,像有千金重的大石压着。

    对街一对耀眼的璧人一块走入餐厅,郎才女貌,不知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

    今天她因为怀孕带来的不适而请了病假,医生已经郑重的警告她,要是想要平安生下宝宝,那就必须让自己保持愉悦的心情,否则怀孕初期,胎儿很容易因为母体情绪起伏太大而导致流产。

    她是真的有考虑过不要这个孩子,但那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她实在舍不得,当时跟殷念龙说要拿掉孩子离开他,其实她只是在赌,赌他会因此而放弃联姻的计画。

    他并没有说错,她的确是在威胁他。

    她是想藉由腹中的小生命来制止他即将要做的事。

    所以,在刻意不和他联络的这几天里,她想了又想,还是决定要来找他,并尝试用最大的努力来说服他。

    因此当她一到殷氏,见到他的跑车呼啸而过时,便想也不想的立刻拦下一辆计程车去追他。

    这一次,她不要再沉默了,她得为自己,也为他们的孩子,更为了他的幸福,努力争取一次。

    只是,一下计程车,她竟看见他温柔搂着那位即将成为他妻子的美丽小姐……

    呕——

    左夕以手掩唇,忍住想作呕的冲动,强逼自己要坚强。

    要当妈妈的人了,一定要勇敢一点。

    想起今天产检时医生对她说的话,她慢慢的拿出手机,眼神依然注视着对街那对男女,按下了手机内唯一存下的快速键。

    对街那名拥着美丽小姐的男子听见手机铃声后,眉头几不可见的微皱了下,随后拿起手机,在看见来电显示的同时,眼底快速闪过一抹焦躁与诧异。

    “谁找你?”白若玉偏头,看向已拿出手机却迟迟未接电话的殷念龙。“你不接吗?”

    “一个客户。”殷念龙朝她笑了笑,“我晚点再回电给她吧,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我们婚宴的细节决定好。”强忍着不耐,他依旧露出优雅迷人的微笑。

    手机响了又停,停了再响,直到那对男女走进餐厅,他依然没接电话。

    站在街道另一边的左夕,惨白的小脸显得有些茫然。

    她默默看着殷念龙搂着那位美丽小姐,就这样慢慢消失在她眼前,明知她要找他,他也不愿意接电话,连让她做最后努力的机会都不肯给她。

    “左夕,你还好吧?”

    一把伞撑到头上,替她挡住了不断飘下的雨水。她失神的看着映入眼帘的人,什么话都没有说。

    “你今天请病假,我本来想要去买些东西然后再打电话给你约你出来的,没想到这么巧,在路上就遇到你了。”美芳假装没看到她惨白的小脸,故作轻松的说道。

    絮絮叨叨一堆后,也不管左夕究竟有没有在听,美芳一手拉着她,一手替两人撑伞,缓缓朝着自己家中走去,打算好好跟左夕聊一聊。

    她一直都明白好友是个将自己藏得很深的人,所以即使好友不曾邀过自己到她家做客,她也从不介意,因为除了这些外,好友一直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况且,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不愿意说的事,所以怀孕一事,她便一直都没有多问。

    但是,基于对好朋友的关心,她至少可以做到在朋友失意难过时拉她一把。

    “美芳,我是不是很笨?”左夕被美芳拉着走,手上的手机则不知何时掉在路边,但她却无视的继续让美芳拉着自己前进。

    “很笨?怎么会?”美芳漾着笑脸说,“你别胡思乱想,没有那回事。况且,有谁说你笨了?”

    “没有人。我只是……觉得自己的行为很愚蠢。”左夕的声音很轻,一下子就飘散在微雨的空气中。

    “行为?唔……是有一点。”美芳看着她,然后道:“下雨天还不撑伞,这种行为确实笨。”她避重就轻的答着。

    其实,她大约能看出好友是因为感情的事在困扰,可一来她什么都不清楚,二来感情的事也不是她这局外人可以插手,所以她现下也只能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尽量的陪伴。

    “美芳,你会等一个不该等的人吗?”左夕沉默了很久,在到美芳家门口时开口问道。

    “既然都说不该等了,我为什么还要等?”美芳爽朗的笑道。她可不想当王宝钏。

    虽然不是很清楚好友是什么时候跟什么人谈的恋爱,但她很明显能感受到好友现在心中的无助,事情……该不会已经严重到像她猜想的那样了吧?

    “我本来……”左夕顿了一下,一直强忍着的眼泪再也止不住溃堤。

    她抱着美芳,伤心的哭了出来。

    “左夕……”美芳拍拍她的肩,半拖半拉的将她带进屋里,将人安置好,又飞快冲了壶菊花枸杞茶,硬是塞了一杯到她手中,然后才开口,“先喝些热茶吧,再哭下去,对眼睛很不好。”

    “……谢谢。”左夕哽咽着,看着茶杯上冒出的氤氲热气,心头的寒冷却怎么也驱除不掉。

    “想谈一谈吗?”美芳眼底有着不容忽视的关心,“或许说出来会好受一些……也或许,我可以帮忙想个办法。”

    刚刚左夕说“不该等的人”,该不会她爱上的是有家室的男人吧?这样可就麻烦了呀。

    “我……”左夕抿了口热茶,哑着嗓音道:“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了……”

    原本她还想要努力,试着让殷念龙打消联姻的念头,可是她已经没那个机会了,他连一点点努力的机会都不给她!

    她现在该怎么办?怎么办呢?

    “那……左夕,你要生下孩子吗?”美芳看着她,犹豫了好一会,才吞吞吐吐的问。

    未婚生子终究对女孩子的名誉很伤,她可以先不管左夕的“对象”是什么人,但是孩子的事必须先想好才行。

    而且,看左夕的反应,孩子的父亲八成不要孩子,这样一来,左夕一个人要怎么带着孩子生活呢?

    “孩子……”左夕茫然的看着美芳,说实在的,她也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她并不想拿掉腹中的小生命,因为那是她和阿龙相爱过的证明,可是若不拿掉他,难道她要任由这孩子变成另一个阿龙吗?

    想起阿龙以前在殷家所过的生活,她胸口便忍不住泛起一阵疼痛。

    一直到现在,她都还在为他心疼吗?

    “对,孩子。”美芳点点头,“孩子的父亲知道孩子的事了吗?”

    “嗯。”左夕轻轻点头。他非但知道了,而且还无动于衷的继续联姻计画。

    “那他……有没有什么打算?”美芳继续问道。

    “……他要跟别人结婚了。”左夕说着,眼泪又止不住的从眼眶中流出。

    “要跟别人结婚了……”美芳皱着眉,“他劈腿喔?太过分了吧!”

    “他没有劈腿。”左夕摇摇头,“那是他家人替他选的对象。”

    “父母之命?”美芳有些受不了的摇头,“又不是古时候,真是奇怪了,既然是父母指定的,难道他都没有想要反抗的意思吗?”

    他们现代的年轻人可都是很有自主意识,哪有人这么听父母的话啊?她才不信。

    “反对吗……”左夕轻轻的答道:“为什么要反对?娶了父母指定的对象,他便可以马上坐上他梦寐以求的职位了,他有什么理由要反对?”

    是啊,他从小到大就是为了成为殷氏总裁而努力,现在,他的梦想总算是快要实现了,他为什么要放弃?

    从小到大的梦想啊……

    小时候,她也曾有过很多冒着梦幻泡沫的梦想,可从来没有一个实现过,久了之后,她才晓得,其实人不是有梦想就一定能实现。

    既然不能实现,那抱着梦想也没有什么意义了,还不如放掉它,反正时间一久,就不会记得自己到底曾经有多想要那个梦想了。

    可是阿龙和她很不同。

    一直以来,他都朝着同一个目标前进,为的就是实现自己的梦想,要是有天他发现自己的梦想落空,那他一定会很失望。

    他的选择……其实也没有错,不是吗?

    错的是她,是以为自己在他心中很重要的她。

    还有,那个来得不是时候的宝宝。

    反正她是早该认清楚,自己和阿龙不是同一个世界里的人了。这样也好。

    “哦……所以说,他是为了少奋斗三十年,跑去娶有钱人家的小姐喔?”美芳义愤填膺的嚷着。

    真是太无耻了!身为一个男人,居然一点自尊心都没有?

    “也不算是……”左夕苦笑着,很想为殷念龙辩驳些什么,但却发现自己已经累得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不止身体上的疲累,还有她的心,也已经累得很想找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好好的休息,不再被打扰。

    “怎么不算是?”美芳噘着嘴冷哼,“这种男人最没肩膀了。”

    “……他也是不得已的。”左夕以极细微的声音替殷念龙辩驳着。

    听见他被美芳这样说,其实她还是会忍不住想维护他。

    “什么不得已都是骗人的啦!这世界上只有愿意跟不愿意而已。”美芳摇摇头,然后叹了口气,很严肃的看着好友,“左夕,那接下来呢?不管对方要怎么做,你也得为自己打算一下吧。”

    现在她才刚怀孕,肚子不明显,但要是再过两、三个月肚子跑出来后,公司里的八卦小组不知道会把她讲得多难听。

    “为自己打算……”左夕喃喃的重复着,“我还没想到。”老实说,她现在脑子里一团乱,也不晓得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那……我们还是先回到刚刚的问题吧,你究竟要不要孩子?”

    左夕沉默了。

    要或不要,她无法自己做决定。

    “左夕,你要知道,虽然现在社会风气很开放,可是舆论毕竟对女孩子比较苛刻……不过,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百分之百支持你。”美芳拉住她的手,眼神恳切的说。

    “美芳……谢谢你。”左夕感激的朝好友笑了笑,心头的寒气,似乎也消散了许多。

    “您拨的电话未开机……”

    殷念龙不耐烦的将手机往墙上用力砸去,烦躁的爬了爬头发。

    左夕的电话一直都没开机,人也没有回到小套房,究竟去了哪里?

    从下午他打点好婚宴的细节后,就迫不及待来到她租的套房,想和她好好谈一谈,可他一直等到清晨都没见到她回来。

    就连她的手机,也都一直呈现关机状态,让他无法和她联络上。

    她究竟去哪里了?以前从没有过这样的情形……

    不安与疑惑在殷念龙心中慢慢扩大,令他几乎要慌了手脚,甚至想过要报警寻人。

    “卡喀”一声,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他赶紧冲到门口,霍地拉开大门。

    “你去哪了?”一看见那道娇小的身影,他便再也忍不住上前,语气有些惊慌的问道。

    正要开门的左夕先是被冲过来的人影吓了一跳,眨了眨眼,然后才慢慢的意会眼前男人正在质问自己的去向。

    “小夕?”见她没有回答,他铁青着脸,拉着她强迫她面对自己。

    “随便走走而已。”她揉揉眉心,疲惫的走到沙发上坐下来。

    下午她和美芳说没几句话就睡着了,直到晚上十一点多才醒来,美芳说她现在的身体一定不能挨饿,硬是拉着她去吃了永和豆浆,接着两人又跑回美芳家去看她先前租的影片,刚刚看完,天也差不多亮了,她才向美芳告辞回家。

    “随便走走?”殷念龙很不满意她的答案,“随便走走会到现在才回来?”

    左夕坐在沙发上,不愿意看向他,迳自沉默着。

    昨天下午,她和美芳其实没有讨论出什么结果,索性也就先不想,只是现在一看见他的脸,她就会想起他不肯接她电话、搂着未婚妻迳自离去的画面……

    恶——

    喉中一股酸意冒了上来,她赶紧掩着唇,飞快冲进厕所,抱着马桶干呕。

    “小夕?小夕……”殷念龙慌张的跟在她身后,手足无措的看着她难受的模样,“你没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到医院?”

    “不用了,我休息一下就好。”好不容易吐完,左夕漱了漱口,随意的拉起毛巾胡乱擦掉脸上的水珠,强逼自己冷静的说。

    “可是……”

    没再理会他想说些什么,她迳自走向床铺,躺了上去。

    她真的太累、太累了。

    现在的她,什么都不想去想了。

    “……小夕,你的手机呢?”见她没有答话的意思,殷念龙也慢慢沉默了起来,好半晌,他才记起自己一直联络不到她的原因。

    “掉了。”棉被中传来她模糊不清的回应。

    殷念龙心底的不安越发扩大,“掉了?”他皱起眉,“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左夕一直都很细心,他没听她说过掉了什么东西,怎么会把重要的手机给弄掉了呢?更何况,那只手机是他送她的生日礼物,她说过会好好珍藏,永远不弄丢的……

    左夕没有回答,均匀的呼吸声证明她已经进入了梦乡,殷念龙不由得叹了口气。

    算了,她平安回来就好。

    他轻柔的坐到床边,伸出手轻轻抚着她小巧的脸蛋,在看见她又红又肿的双眼时,心头不免抽痛了一下。

    她又哭了吗?

    为什么呢?他不是已经一再向她保证过自己的心意了吗?

    “好好睡一觉吧。”心疼地吻上她那浮肿的眼皮,他轻声的喃道。

    虽然不舍她的眼泪,但他不可能放弃自己的理想,至于她,他以后一定会好好的补偿她。

    他会让她明白,一个男人唯有稳稳地站在最高的位置,才可以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

    “相信我,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绝对会让你幸福的。”握着柔弱的小手,殷念龙在心底无声的说道。

    强压下心中的不安与骚动,他跟着躺上床。他决定要好好的陪着她一天,让她明白她对他的重要性不会因为联姻而改变。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大富翁的私生子最新章节 | 大富翁的私生子全文阅读 | 大富翁的私生子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