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总裁咬一口 > 第一章

总裁咬一口 第一章

作者 : 可乐
    【楔子】

    在欧阳盼盼还是一个小胚胎时,就受到众所嘱目的期盼。

    只因为她是爸爸和妈妈结婚多年,做了无数次的人工受孕才成功的孩子。

    她还在妈妈的肚子里时,小名就叫“盼盼”。

    顾名思义,就是爸爸妈妈期盼她能乖乖的在妈妈的子宫里平安的长大出生。

    可惜天不从人愿,在盼盼待在妈妈肚子里七个月时,爸爸妈妈遭遇了一场重大的交通意外。

    爸爸为了保护妈妈跟她,当场死亡,妈妈被送到医院,拚尽所有力气生下她后,也跟着爸爸走了。

    盼盼带着父母的期盼来到这个世上,可是却也在同时承受了失去父母的悲伤。

    【第一章】

    安心医院的婴儿房为了竞争激烈的新生儿市场,费尽心力在新生区注入一点不同其他医院的活力,与产妇区只有一墙之隔的新生儿区是用不同的墙壁颜色作区别。

    新生儿区刷着浅粉、嫩黄色调交错的墙面还贴着可爱的小豆苗壁贴,让人一走进来,就有一种忍不住想微笑的温馨宁和感觉。

    大片的透明玻璃窗前站着一群父母,隔着玻璃窗看着自己的小宝宝,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唯独一对头发有些灰白的夫妇,脸上是明显的悲伤和担忧地看着婴儿室里,那唯一一个待在保温箱里的小宝宝。

    突然,一抹爽朗的声音在老夫妇身后响起。

    “华姨!您怎么在这里?”

    老妇人转过身,看到那张俊文儒雅的熟悉脸孔也有一丝讶异。

    “少爷,你怎么也在这?”

    被唤作少爷的男人亲密的牵起身旁女人的手,脸上是掩不住的幸福笑容,“我跟老婆一起来看我们的儿子。”

    老妇人看着站在男子身旁,身形明显丰腴却不掩容貌秀丽的女人,惊喜的说:“你跟黎秘书终于结婚了。”

    女人扬起羞涩的笑,对着老夫妇打招呼:“华姨、欧阳叔好。”

    男子也对站在老妇人身旁的男人点头致意后,才又开口,“孩子等不及来报到,就赶紧把婚礼办一办,没来得及请华姨和欧阳叔喝喜酒。”

    “你们交往那么多年,早该结婚了,也不知道你们年轻人在想什么,就爱拖拖拉拉,现在这样多好,老婆儿子都有了。”

    周华是尹端文的家教老师兼保母,从小看着他长大,大总裁跟小秘书的爱情她是一路看着过来,看到他们修成正果,她也为他们感到欣慰。

    再看着玻璃窗里躺在婴儿床上头好壮壮的男宝宝,欣慰之余却也勾起心中失去独生爱子和媳妇的悲伤。

    寒暄过后,尹瑞文才发现周华的不对劲。

    犹记得周华不做他的保母后,就跟她开中药行的丈夫一起回乡下养老,两人注重养生,外表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

    今天再见她,却见她老态尽现,眼里有着浓浓的悲伤。

    “华姨,您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医院充斥着生老病死的人生百态,他们在医院偶遇,但却是在充满新生喜悦的婴儿房,尹端文一时之间不敢随便猜测。

    看着跟儿子差不多年纪,又是自己从小带到大的孩子,周华再也忍不住悲伤的落泪倾诉。

    尹端文听到周华的遭遇,心里不胜唏嘘,眼带怜悯的看着在保温箱里,看起来比其他新生婴儿小上许多的小宝宝。

    “华姨,为了宝宝妳要保重身体。”尹端文安慰她。

    周华叹了口气。“这个可怜的孩子,我跟你欧阳叔年纪大了,能再看顾她几年呢?更何况她不足月就出生,我怕……”

    宝宝是儿子与媳妇用生命拚命保护下来的血脉,周华对她异常怜爱,却更害怕这个脆弱的小生命无法好好的成长茁壮。

    “华姨不会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

    从小尹端文的父母为事业忙碌,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周华陪伴他,在他心中周华就像他的第二个母亲,看她为此难过憔悴,他的心里也感到难受。

    彷佛感受到丈夫的想法,站在一旁安静陪伴的黎亚青柔声开口,“如果华姨您不介意,我可以帮忙照顾宝宝。”

    “黎秘书,妳的意思是……”周华有些讶异,怕误解了对方话中的意思。

    黎亚青的脸上充满初为人母的慈爱光辉,“宝宝吃母乳比较好,我的奶水多,可以两个一起喂。”

    听到黎亚青的话,周华与丈夫心里虽然乐意,却怕这只是对方的客套话。

    “这太麻烦妳了……”

    “真的不麻烦。”她转头看向丈夫,“端文,等会儿你去问问护理师,是不是要我过去喂?还是可以跟我们儿子一样,抱到产后病房让我喂?”

    尹端文对于妻子的体贴异常感动。

    他摸了摸她的脸,“我等等就去问。谢谢妳,也辛苦妳了。”

    黎亚青知道周华在丈夫心里的重要性,爱屋及乌的回道:“不辛苦,你从小就是华姨照顾大的,我们给点回报也是应该的。”

    听到这里,周华和欧阳儒已经感动到说不出话。

    他们当然知道宝宝吃母乳最好,但孙女一出生就没有妈妈,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

    黎亚青的决定让两老只能泪眼蒙眬的握着她的手,表达内心激动的感激。

    一年后

    “胖胖小猫咪……再喝一口奶奶……快快长胖胖……”

    刚满一岁,还走不稳的小男孩踮着脚尖,趴在母亲的膝头上,奶声奶气的对着母亲怀里瘦小的女娃娃说话。

    黎亚青看着儿子可爱的模样,爱怜的摸摸他柔软的头发,“是盼盼小猫咪,不是胖胖……”

    “胖胖、胖胖、胖胖小猫咪……”小男孩正在学说话,重复着母亲的话,却怎么也没有办法标准的发音。

    黎亚青被儿子逗笑了,看着才满一岁,却比同龄孩子还要头好壮壮和聪明的儿子,她心中就有说不出的骄傲和喜爱。

    同时被她抱在怀里喂奶的女娃娃却哭了起来,细细弱弱的哭声就像小猫崽一样。

    黎亚青抱起怀里的女娃娃温柔轻拍着安抚。

    两个孩子的吃用都是一样的,但女孩因为先天不足,在她的悉心照顾下还是比同龄的孩子瘦小虚弱。

    也因为这样,他们遵循着传统不敢给孩子起大名,只昵称她“小猫咪”,最近才帮她起了名字。

    欧阳盼盼,延续她父母对她的期盼,也同时代表着她的爷爷奶奶希望她能健康长大的期盼。

    小男孩一脸担忧的看着在母亲怀里嘤嘤哭泣的小女孩,努力踮起脚尖,在她哭得红通通的嫩脸上亲了亲。

    “胖胖小猫咪乖乖不哭哭了。”

    本来哭得抽抽噎噎的小女孩似乎听懂了小男孩的安慰,竟然一下子就不哭了。

    小女孩湿漉漉的黑圆眼眸看着他,伸出瘦弱的小手拉住他肥嫩的手。

    小男孩反握住她的手,然后小女孩就破涕为笑了。

    黎亚青看到这一幕也露出笑容,虽然小女孩不是她亲生的,但她觉得小女孩跟自己很有缘,再加上喂养了她这么久,心里几乎就当她是自己的女儿了。

    “盼盼知道哥哥在安慰她呢!润润好棒呀!”

    受到母亲鼓励的小男孩扬起开心的笑容,对着小女孩又说:“胖胖小猫咪要快快长大,哥哥带妳出去玩。”

    儿子的话让黎亚青几乎可以想象两个健康可爱的孩子,手牵着手在草地上奔跑玩耍的模样。

    她的脸上再次扬起温柔的笑容,而下班的尹端文一进门就看到这温馨和乐的画面,被繁重公事压得疲惫不堪的身心在瞬间松缓了许多,甚至有种被幸福包围的感觉。

    他何其有幸能拥有这么温柔善良的妻子和聪明健康的儿子,他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男人。

    只是此时的他不知道,这份幸福竟会如此短暂……

    十月,秋风轻抚大地,枝头上逐渐泛黄的枯叶,彷佛感受到大宅里的悲伤,纷落如雨下。

    大宅的客厅被布置成灵堂,沉肃的黑与白充斥其中,唯一的色彩是正中间那张被放大的彩色照片,照片上的女人笑得温柔鲜亮,与那黑白形成强烈的对比。

    “黎秘书还这么年轻怎么说走就走了,董事长夫妻感情这么好……”

    “可不是!董事长都伤心的晕了好几次了。”

    “唉!最可怜的是孩子,董事长和黎秘书的独生子不是才刚满五岁,这么小就没有妈妈……”

    阵阵耳语从前来上香致意的客人口中说出,没有人注意到站在一盆白色兰花旁的小男孩。

    小男孩穿着正式的黑西装,红红的眼眶看着照片中的女人,听到那些人的话,眼里有着浓浓的悲伤。

    “润润,你躲在这里做什么?”软糯的声嗓在小男孩身后响起。

    尹润晨转过头,不意外看到穿着黑色小洋装的欧阳盼盼,她的个子娇小,此时正仰着头看他。

    “胖胖小猫咪,我觉得很难过。”尹润晨强忍着泪意,遵守着妈妈说的男子汉不能轻易掉眼泪的话。

    欧阳盼盼虽然年纪跟尹润晨一样,但天真的她对生死的概念还不清楚,她最讨厌尹润晨叫她“胖胖”,但现在她能感受到尹润晨的难过,难得的不计较他的发音不标准。

    她牵着他的手,从侧背的小袋子里拿出一包糖果,“不要难过,盼盼的慢慢糖给你吃。”

    尹润晨看着她手上颜色粉嫩缤纷的慢慢糖,强忍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滴落。

    “慢慢糖”是妈妈亲手做给他们吃的糖果,因为烘烤的时间很长,他跟欧阳盼盼都叫它慢慢糖。

    妈妈不许他们吃太多糖,所以每次都只烤一小盘,让他跟欧阳盼盼一人一半,每次他们都很珍惜的吃,舍不得分给其他人。

    这时欧阳盼盼大方的分出她的慢慢糖,却也让尹润晨感到更加伤心。

    “不哭、不哭,虽然青青阿姨不在了,以后换盼盼烤慢慢糖给你吃。”

    欧阳盼盼努力踮高脚尖,伸长手擦着他的眼泪,用稚嫩的嗓音说着天真的安慰。

    她娇小的身体用力的抱着他,属于她甜甜香香就像慢慢糖的气味围绕着他,她努力安慰他的模样,莫名的让尹润晨感到温暖安慰。

    妈妈不在了,爸爸很伤心,他觉得很孤单很难过,但至少他还有欧阳盼盼,他的胖胖小猫咪,为他赶走了孤单害怕。

    他伸出手紧紧的抱着欧阳盼盼,在心里偷偷的许愿,希望他喜欢的人不要再像妈妈那样离开他身边了……

    寒风呼呼吹的冬日午候,两个女生在充满粉嫩色调的房间里忙得满头大汗。

    “盼盼,憋住……千万要憋住喔!”

    “我……呜……我、我可不可以不要……”

    “当然不可以!马、马上就好,妳忍着。”抹掉额角的汗,魏怡然语气十分坚定。

    “呃……可、可是……我好像快喘不过气了……”

    腰上的感觉好紧、好紧,紧到让欧阳盼盼不禁怀疑比她瘦弱的魏怡然究竟由哪生来的神力,可以生出这么大的气力。

    “不够、不够,再深吸一口气。”

    跟着欧阳盼盼呼吸的节奏,魏怡然出声催促着。

    为什么要这么痛苦?

    欧阳盼盼极度压抑的嗓音由喉咙深处痛苦挤出,“呃──我真的快没气了……”

    魏怡然看着束在欧阳盼盼粗腰上的束腰,顺利让腰围小了一点,兴奋地开口:“不行、不行,就快好了,妳忍着!”

    “呃──”红嫩唇瓣逸出痛苦的呻吟。

    “盼盼,再一颗扣子,只要再扣上一颗扣子就成了。”

    束腰上的紧绷,逼得欧阳盼盼粉白的圆脸染上薄薄红晕。

    她挤出的声音跟她的人一样,被腰上勒紧的压力给勒得变形了。

    “难难……我不、不行、真的不行……”

    魏怡然使出吃奶的力气,使劲扯着圈在欧阳盼盼腰间的束腰,用力地开口:“不行也得行!盼盼,妳……忍住──千万要忍住!”

    欧阳盼盼拚命晃头。“不行啊──”

    “盼盼,妳……忍住──”

    魏怡然话才说完,欧阳盼盼却再也憋不住气地吐了一口长气。

    顿时,新鲜的空气进入肺部,欧阳盼盼跟着松了口气。

    但在同时,好不容易扣上的扣子,因为她的吐气,啪啪啪啪地似离弓的弹珠,蹦跳的老远。

    连带的,魏怡然也因为脚步一个不稳,“咚”地往后跌坐在地板上。

    “厚……欧阳盼盼……前功尽弃了啦!”

    盯着扣子全掉光的束腰,魏怡然泪眼汪汪地看着体态丰腴的欧阳盼盼,气得想掐死她。

    “对不起嘛!”欧阳盼盼露出尴尬的笑容,一脸愧疚。

    “就叫妳再忍一下下,就可以把那件洋装穿进去了。”魏怡然一脸沮丧,有股恨铁不成钢的无奈。

    拉起魏怡然,欧阳盼盼无所谓地说:“哎哟,就算真的穿上又如何?难保我不会在现场把洋装绷坏,那不是更丢脸了。”

    她是个早产儿,一出生就没有妈妈,听奶奶说有个好心的阿姨喂奶给她吃,但因为先天不足,她的身体一直很虚弱,吸收不好,比同龄的孩子看起来瘦弱许多。

    幸好开中药行的爷爷努力研究适合她的药膳,让她在饮食中慢慢养壮身体。

    就这样,在爷爷奶奶的细心呵护下,她的身体日益健康,连原本纤瘦的身形,也如灌风似地一点一滴增长至目前的体型。

    这正印证了人家说的,爷爷奶奶养的都会特别大。

    只是在现在人的审美观念中,身高一百五十八公分,体重五十八公斤的她是个胖子,但她却不烦恼,甚至可以说是满意有自信的。

    她深信,健康的身体绝对比身材来得重要。

    再加上她健康丰腴的身材,让疼爱她的爷爷奶奶看得安心又满心欢喜,她更是从来没有动过减肥的念头。

    只是她这么认为,她的好闺密魏怡然却不能认同她的想法。

    “欧阳盼盼,妳可以再没有出息一点,是谁答应我要让那个贱男刮目相看的?”她叹了口气,想起那个贱男的模样,就恨得牙痒痒。

    她跟欧阳盼盼是大学同学,同班又同寝室,毕业后又很幸运的一起进入安心医院当营养师,两人的感情比姊妹还亲。

    当她知道同部门的男同事,因为嫉妒欧阳盼盼的工作能力比他强,而故意到处说她的坏话,甚至拿她的身材开玩笑作文章,魏怡然气到不行,偏偏当事者欧阳盼盼小姐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就更让她生气。

    “哎呀!嘴巴长在人家身上,他们要怎么说是他们的事,我自己过得舒心快乐就好了。”

    只因为那个男同事说了她的穿著像孕妇,连孕妇都比她有“腰”这种话,魏怡然为了证实好友也是有“腰”这件事,硬叫她穿上小一号的洋装,出席医院举办的圣诞感恩晚会。

    对欧阳盼盼来说,有没有“腰”这件事并不重要,只是看着魏怡然这么积极热血,她实在不忍心泼她冷水。

    而在她们努力了一下午却还是失败的状况下,欧阳盼盼真心觉得,她已经表现出最大诚意配合了。

    而被魏怡然折腾了这么久,憋气憋了那么久,她觉得午餐都消化完了,肚子开始感到空虚寂寞冷了。

    “妳就是这样软软的无所谓,他们才会挑妳这颗软柿子欺负。”

    魏怡然气得伸出手指戳着欧阳盼盼白嫩嫩、软绵绵的脸颊。

    实话说,欧阳盼盼真的不算胖。

    她天生骨架娇小,只是从小被她爷爷奶奶照三餐外加两顿下午茶一顿消夜的补,才会肉长得比骨头还多。

    更要命的是,欧阳盼盼热爱美食,是天生的吃货一枚。

    电视美食节目、脸书、IG打卡分享哪儿有好吃的,她绝对不会错过,这样的她能不肉吗?

    不过,撇开欧阳盼盼肉肉的身材不说,她天生皮肤白肤质好,一双圆眸又黑又亮,她要是出生在唐朝,杨玉环都要靠边站了。

    以现代的审美观来说,若是她能减个十公斤,肯定是个大美女。

    偏偏欧阳盼盼说什么都不减肥,还拉着她到处去吃美食,若不是她天生吃不胖,现在的身材肯定也很可观。

    “被骂又不会少块肉。然然,我饿了,我们去吃这家的可丽饼好不好?”

    欧阳盼盼拿出手机,滑开她在网络上爬文搜集到的美食清单,点出了离她们最近的一家店,眼带祈求的看着魏怡然。

    魏怡然没好气的开口,“如果骂妳能让妳少块肉,我一定天天骂,妳这脑袋到底是什么构造呀!气死我了!”

    “哎哟哎哟!别气别气了啦!走啦!我带妳去吃甜甜的就不气了喔!”

    太习惯魏怡然随时森七七的样子,欧阳盼盼依旧扬着甜甜的笑容,拉着她出门补充刚刚消耗掉的体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总裁咬一口最新章节 | 总裁咬一口全文阅读 | 总裁咬一口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