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神一样的申管家 > 第二章

神一样的申管家 第二章

作者 : 吴夏娃
    申九看她飘到老远去丢垃圾的身影,满意的点点头,回头继续查阅生死簿,这一看就发觉不对劲了。

    庄头小镇,二十五岁的巫泥妮,还有六十七年的寿命,怎么会提前过来报到?

    他微微一瞇眼睛,嘴里念念有词,掐指画了一个圆,回溯巫泥妮死前的画面,看完之后,顿时眉头紧皱。

    巫泥妮慢吞吞的飘回来,等着被“发落”。

    “巫泥妮,妳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说妳是笨死的,真没冤枉妳。”申九口气微带斥责,从生死簿里得知这个丫头原来是巫九淑的孙女,现任巫九叔捏面馆的馆长,他慢慢抬起头来,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我这不是为了救人吗……我说我是冤死的才对。”巫泥妮一脸恍惚,她还在适应自己的“新身分”,没注意到冥司大人的异样。

    申九眉一挑,深眸里饶富兴味的神采一闪而逝,对她多了一点好感,想她既然是巫九淑的孙女,又是他的传人……或可派上用场。

    “这回妳倒是说对了。其实天界地界和人间一样,善恶有报,赏罚分明,自有一套法则,万物众生,众生万念,难以掌控,神仙也难为,偶尔便会出现一些脱序的事情超出掌握范围,就是因为如此所以导致妳寿命未终,命不该绝却到此一游。用寻常角度来看,这并非寻常事,说来妳有此经历实属难得,自当珍惜,因此巫泥妮,妳魂游到此算是妳我有缘,本此机缘,本尊愿与妳结善果,眼下送妳还阳同时给妳报答社会的机会,妳可愿意?”

    巫泥妮两只眼睛盯着他,见他突然笑得如沐春风,一副我佛慈悲,大发善心的模样。

    本来呢,听到自己寿命未终,她那张乌云罩顶的小脸瞬间亮了,双脚离地,差点要像只快乐的小鸟儿飞起来。

    但是呢,她叫巫泥妮,她可是巫九淑的孙女。

    巫九淑是谁?他就是个从小到大爱用笑容把孙女骗得团团转的老顽童。

    所以,当这位外表丰神俊美,实则是阴森森、冷飕飕的冥司大人,突然一展蒙娜莉萨的微笑,用那张笑脸说了一长串正经八百的话把她绕得晕乎乎时,她还没来得及抓到重点,就本能地倒退两步,架起手刀,摆出防御的架式。

    “妳这是……想打架?”申九这回真看不懂她这是哪一招。

    巫泥妮连忙摇头,发觉自己下意识的动作,红着脸放下手来,却还是一脸戒备。

    “冥司大人……你说了一大堆绕来绕去的,说什么万物众生,众生万念,难以掌控,偶尔出一些状况什么的,讲实在话,我这个现代人听不太懂,不过有一句话我就听得很懂,你说我寿命未终,命不该绝,所以你要送我还阳。对吧,冥司大人?”她两手交迭,双眼闪闪发亮地看着他。

    申九额边的青筋浮动,瞇起了眼。

    曾经有个人手朝他指过来,对他说过这样的话——

    九爷啊,所谓微微一笑百媚生,天地撼动,冰雪开花,大小通吃,就连九世狐狸也要拜倒,说的便是……呃,嘿嘿嘿,我这是肺腑之言,绝无冒犯之意,失敬失敬。

    所以,千百年来冷着脸的申九为了赶紧打发这孩子,难得展颜一笑,没想到这个丫头不吃这一套,没把他的话当一回事,还专挑对自己有利的话听。

    申九板回了脸,想到后面还有一堆事要做,也没心思和她慢慢周旋了。

    “巫泥妮,如今庄头小镇阴气冲天,尤其是那栋金星大厦藏污纳垢,阴魂不散,妳就是被藏在里头的小狼狗咬死的,所以我就算送妳回去,妳也难有命活。”

    “小、小狼狗……你说我被小狼狗咬死……谁养的小狼狗?”

    “巫泥妮,现在追究谁养的小狼狗重要吗?”申九冲口而出,说完一愣,觉得跟着她的思绪走,还顺口回答她的自己也是傻了。

    巫泥妮一张小脸煞白,看着他的眼神像看着保命符,朝他冲上来,“冥司大人,你神通广大,我、我、我……”

    她还没碰到他,神通广大的冥司大人袖子一挥就把她搧开了。

    “我刚才已经说过,天界、地界和人间一样,自有一套法则。”看她一头雾水,神色又开始纠结,申九叹了口气,配合她的生长环境,换了一套说法,“很简单的道理,妳想想,警局就在妳家附近,妳走个五百步就到了,但是妳不可能一辈子都待在警局里,而警察也不可能到妳家去,二十四小时只保护妳一个人,总归妳的生命安全还是掌握在妳手里,妳乖乖跟我配合,共同驱恶除魔,恢复庄头小镇的宁静才是万全之策。”

    巫泥妮“哦”了一声,点点头,这回听懂了,“你……原来你是要我给你打下手,去帮你抓小狼狗?”

    她惊讶的大嚷出来,瞧见冥司大人又笑了起来,那张俊美的脸皮笑得阴森森的,表示她说对了。

    这回不用他挥袖子,巫泥妮就自动退到大老远,躲到角落去发抖。

    “虽然意思相去不远,不过妳一个女孩子说话应该要婉转,我看妳心地良善、乐于助人,因此给妳这个机会,套一句人间的话讲,这叫警民合作。”申九手指一勾,就把她从角落提回来。

    “你……你在说什么……那、那是你冥司府的工作,我不是你的手下,我不想帮你打工……不不不,我不要,你说我阳寿未尽,你本来就有责任把我送回去,说起来,我还没死你就把我的魂勾过来,说明是你冥司府有业务过失……对对对,你刚才说的那个什么众生万念,难以掌控,出现脱序的事情,就是这个意思吧?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要求补偿,只要你赶紧把我……”

    申九满脑袋都在想着下一件事情,完全没在听她说话,只当她是蚊子在叫,他隔空取来签桶直接塞给她。

    “做什么……”巫泥妮低头看着怀里多了庙里用的那种签桶。

    “抽签。”

    她还真的傻傻抽了一支。

    申九拿过来看了看,想到终于打发这丫头,临别之际,才慈眉善目地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

    “妳不用慌,既然来了,我也不会让妳空手回去,现在我给妳凡人无法挡的神通,让妳能够凭借捏面技艺捏出虎虎生风、活灵活现的幻术一展身手,显摆妳巫馆长的威风。要记得我的话,回去之后再遇到那只小狼狗跟其他鬼怪,不要再自己扑上去,把错赖给香蕉皮了。”

    他斜瞥她一眼,眼神里写着一个“傻”字,让巫泥妮那张薄脸皮又是一阵通红。

    “活灵活现?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以后能够捏什么就是什么,那我捏出金子就能把债还……不不不,我才不会上当,我只是姓巫,我不是巫女,我不要神通,我才不要帮你打工……老实说我胆子很小,我家外面黑漆漆,我半夜都不敢去厕所,我哪敢去打怪,你堂堂冥司大人,欺负一个小女生……”

    “巫泥妮,妳说,妳能够搬出庄头小镇,从此放着巫九叔捏面馆不管吗?不能吧?我也是看在巫九淑的面子上给妳这个机会,妳以为谁都能回去?”

    “你认识我爷爷?不,不对,就算你认识我爷爷,也不能模糊焦点,我阳寿未尽—— ”

    “所以我给妳别人没有的能力,让妳发挥善心去拯救跟妳一样无辜的人,为妳的世界尽一份心力,妳想想,有多少人因妳而受惠?”

    “就算你这么说,但是术业有专攻,打怪这种事就不是我……等等,冥司大人,我没答应你—— ”

    巫泥妮被一道光束罩住,强光亮得她睁不开眼睛,慢慢失去了意识。

    她叫巫泥妮,她是个没有父母的孩子,从小就跟在爷爷身边。

    她家住在西部的庄头小镇上,小小的院落有个可爱的名字叫巫小屋。

    她的爷爷巫九淑身怀绝技,一手快狠准的捏面功夫出神入化,不管是大小庙宇里的神灵、名人传记里的主人翁,还是十二生肖、各类飞禽走兽,甚至是路人甲的脸孔,他都能在眨眼间捏出来,让人叹为观止,所以经常有人来请他去表演。

    还记得小时候爷爷背着她,带她天南地北地走,赶着庙会、赶着大小庆典四处去表演,当时的热闹场面、掌声和欢呼声,直到现在都还很令她怀念,爷爷魔术般的神乎其技从来都是她的骄傲。

    当时的爷爷总是摸着她的头跟她说,传统技艺需要传承,文化才得以保存,他要让更多人接触到捏面文化,如此他这一生就没有白活。

    她念高中时,东部热门的旅游景点“孔扬传艺村”有新春活动,来请爷爷去表演。

    爷爷在那儿待了将近一个月,回来之后整个人乐呵呵的,嘴里成天哼着小曲,快乐得像一只青春小鸟。

    就是那一次,爷爷遇到了他的伯乐孔爷。

    这个孔爷是大人物,他是孔扬传艺村的创办人,跟爷爷有志一同,以保存传统文化技艺为己任。

    她听爷爷说,孔爷是个惜才的人,在见过他的一手绝技之后,知道他想在家乡成立捏面文化馆延续传统,便很豪气地给他一张空白支票,帮助他施展抱负,完成理想。

    爷爷很得意的跟她说,当孔爷拿出支票时,男子汉大丈夫他也不扭捏,当场借来笔墨,大笔挥毫写了一张欠条给孔爷,豪气干云的收下支票。

    以前爷爷常望着巫小屋周围那片杂草丛生的空地,和隔壁那一幢年久失修的红砖瓦古厝发呆。

    原来爷爷脑袋里老早就有想法,拿到孔爷的支票之后,他立刻找地主把这两处都买下来,着手整建成全国第一座捏面文化馆。

    那时候的爷爷像个年轻小伙子似的两眼放光,笑说着他的理想,还任性地说他不用名字里那个女性化的“淑”字,他的捏面馆直接叫做“巫九叔”,以后谁来都是他的乖侄儿。

    就是从那天开始,爷爷没日没夜地为他迟来的青春散发热情,燃烧生命,等着人人喊他一声“九叔”。

    但是捏面馆才完工,爷爷来不及听人家喊他一声九叔就累倒,再也没下过床铺,没多久就走了。

    从那之后,隔壁的房间空下了,巫小屋剩下她一个人住。

    哦,不,还有一只从来不下蛋的老母鸡。

    咕—— 咕咕——

    养在后院那只老母鸡总在太阳出来时迫不及待地啼叫,每天早晨总是那么精神抖擞。

    巫泥妮被叫声吵醒,眼神迷茫地看着天花板,莫名地感觉到全身又酸又痛就好像被大卡车辗过一样,脑袋又沉又重,想不起来她昨天做了什么。

    她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窗户,望着挂在窗口的那串风铃发呆。

    翠绿色的枝杆缀着五朵白色小花,灯笼似的铃兰花在晨风中摇曳出清脆的响声。

    咕—— 咕咕——

    叮叮……当当……

    咕—— 咕咕——

    叮……当当……

    巫泥妮在风铃声与鸡啼声中努力想让自己清醒,迷迷糊糊地两手抓起长发,分成三股,编起辫子来。

    她一头乌黑的长发又多又长,已经垂到腰间,不但洗头发要花很多时间,整理头发也是一大麻烦。

    每次在这种时候,她又开始想要抱怨爷爷了。

    他老人家知道她讨厌麻烦,从来不肯留长发,就逼她拿头发发誓,在她没还清债务之前不准剪头发。

    唉,为了能早日把恼人的三千烦恼丝一口气剪短,早上多睡五分钟,她只好努力还债了。

    巫泥妮很没形象的张着大嘴打哈欠,脑袋里突然窜出一张脸来,那张俊美的脸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阴森森地看着她,一个声音紧接着响起——

    万物众生,众生万念,难以掌控,神仙也难为,偶尔便会出现一些脱序的事情超出掌握范围,就是因为如此所以导致妳寿命未终,命不该绝却到此一游。

    巫泥妮有如被泼了一桶冷水,整个人清醒过来,想起来了。

    她接到蓝太太的电话,说她突然人不舒服,没办法过来接小西瓜,所以她帮忙送小西瓜回家,恶运从此开始。

    她从金星大厦的十三楼摔下去,走了一趟鬼门关,遇到不讲道理的冥司大人,硬塞了不可能的任务给她……

    好痛!

    巫泥妮狠狠掐了脸颊一把,一再看着自己的脚确实踩在地面,这才缓缓舒了口气。

    ……梦。

    一定是梦。

    “喝!”她一个马步,两拳打出去,做了十几下深蹲,再往后抬一抬腿,伸伸懒腰,甩甩脑袋,甩掉荒唐无稽的梦,再狠狠挥赶掉那张神气俊美的笑脸,洗洗工作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神一样的申管家最新章节 | 神一样的申管家全文阅读 | 神一样的申管家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