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掌勺小秀女 > 第三章 膳房里的言公公

掌勺小秀女 第三章 膳房里的言公公

作者 : 阳光晴子
    “小黑炭?小黑炭?”

    这一日,秀女们下课后,出了大堂,就听到宫女们四处在找小猫,其中亦有巫嬷嬷的身影,只见她微躬着身,焦急的叫唤。

    秦佳音立即叫了个宫女近前问,这才知道,过去小奶猫再怎么乱跑,时间一到,也会冋屋里吃东西,但昨儿一整天,小奶猫都没有回嬷嬷屋里,嬷嬷备的小鱼干更是动都没动。

    几个秀女都知道巫嬷嬷有多么宝贝那只黑得特别可爱的胖奶猫,为了巴结这个油盐不进的老嬷嬷,连忙簇拥到巫嬷嬷身边,连声安慰,“嬷嬷别急,我们都帮忙找找。”

    “谢谢。”不苟言笑的巫嬷嬷挤着笑容点头,忧心忡忡的与其他秀女们往各处散去找猫儿。

    殷如秀与孟乐雅也站在不远处的青石小径上,到处找着。

    “找就找,还特地去讨人情,我呸。”殷如秀一脸不屑的说。

    “把说话的功夫省下来,快去找。”孟乐雅拉着她的手,就往另一边内院夹道中找小黑炭去。

    一天下来,有人看到几个猫爪印,但一下子又没纵迹,又有人见到几个猫爪子出现在围墙下的泥地,但这附近都是造景园林,还有小湖及小池,实在难找。

    于是,大伙儿四处找小奶猫,嘴巴也开始嘟囔了,这殿宇园林说小不小,那只小猫又只有一个成人手掌再大一点,还浑身黑毛,真要往哪个角落或阴暗处一躲,谁瞧得见?

    秀女们找了两天就累了,但不忘做做样子,随意找了下就回厢房纳凉偷懒。

    殷如秀还有耐心找,但也忍不住嘀咕,“养什么颜色的猫不好,黑噜噜的,只有眼睛一点白,连『喵喵』都叫不出来,怎么找嘛?”

    孟乐雅却很有耐心,她曾经看过巫嬷嬷抱着小奶猫的样子,那么严肃的人,看着小黑炭时,眼神说有多温柔就有多温柔,嬷嬷一定视小奶猫为家人吧,不过三天,巫嬷嬷脸上的皱纹就更加深了些。

    于是这几天她难得的没有进厨房捣鼓她的点心,其他人知道她是为了帮巫嬷嬷找小奶猫,尽避肚里馋虫拼命叫,也没说什么了。

    这天已是第五天,寂静的午后,阳光正烈,偶而蝉鸣唧唧,秀女们大多躲进厢房午憩,孟乐雅仍在殿内殿外找着小奶猫,她走着走着,往后方一个小院走,蓦地好像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

    她顺着声音来处走去,就看到在一口井后方,有一株枝叶茂盛的大树,声音好像就是从上面传出来的,她不由得抬头,阳光从枝桠间照射下来,有些剌眼,她眨眨眼,以手遮着阳光,再看一眼,愣了愣,再定眼一瞧,的确有个黑团似的东西在动,她在树下走动,换了方向,果真,胖胖的小黑猫在那树干上面瑟瑟发抖,一双湿漉漉的无辜圆眸看来可怜兮兮的,爪子紧紧抓着树枝。

    她上下察看树的高度,这小黑炭爬得上去却不会下来,一定是突然发觉太高了吧。

    “你等等,我马上上来,呵。”她说着自己都笑了,小猫听得懂人话吗?

    她四处看看,没看到殷如秀的身影,这爬树的功夫她肯定比自己强,但要是走开去找人过来又不妥,眼见小黑炭愈抖愈厉害,就怕她找人来,猫咪也抖得掉下来了。

    她暗暗吸了口长气,将裙摆抓起塞在腰上,就着小时曾经爬墙的记忆,慢慢的抱住树,小心的踩着树干慢慢爬高。

    一切都很顺利,但不知怎么的突然一声“咔”,自己踩上的树枝竟然断了,她脸色刷地一白,整个人失去重心的往下摔,她吓得闭上眼睛,然而,预期的疼痛并没有发生,她喘着气儿,整个人都懵了。

    “你还好吗?”一个低沉嗓音突然在她头顶响起。

    孟乐雅怔愣一下,眨眨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宫制图样有点熟悉,这不是太监服吗?

    她飞快抬头,果真见到一个太监模样的男子,但这个年轻太监长得恁是妖孽,唇红齿白,肌肤赛雪,竟比女子还要美。

    傅言钦见她看呆的模样,嘴角微勾,若是其他人敢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他,他会送该人一道吓得跪地的犀利冷光,但因为是她,他可以容许让她看个够。

    “你还好吗?”他再问一次。

    这一听,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还被他抱在怀里呢,她粉脸一红,连忙从他怀里退开,“谢谢、谢谢公公。”又发现自己的裙子还塞在腰间,她急急的拉下来,顺了顺,觉得糗毙了。

    “你怎么在爬树?”

    这话一出,另一株树上的姚光鄙夷的撇撇嘴,还不是您让奴才抱养小黑炭几天,让一群人找得团团转后,今儿才找机会,让小黑炭上树的。

    “啊!请公公帮个忙,上面有小黑炭,它是只小黑猫,可以请公公帮我救它下来吗?”她连忙指了指树上。

    她脸红的样子好可爱,傅言钦顺着她的手指往上一看,“哪儿有猫?”

    藏身另一株翠绿树上的姚光再次撇撇嘴,无声鄙夷装模作样的主子爷。

    “那里,公公,请过来这边看上去。”她示意他靠过来,往树上又指了指,但也知道要发现小奶猫很难,一来是阳光剌眼,二来,它的位置在枝叶繁茂处,此刻眼睛闭着,连她要看到都难。

    他有多久没听到她这清脆中带着暖意的声音?傅言钦心花怒放之余,睁眼说瞎话,让她在身边转来绕去,频频指着上头枝枝节节的茂密大树,说了好些话,他才做出恍然大悟状,“我看见了。”

    “太好了。”她松了口气。

    傅言钦很俐畠上树,将那只抖到不行的小奶猫儿抱下来,交给她。

    小黑炭乖乖的留在孟乐雅怀里,小鼻头动了动,往她的怀里拱了拱,她眼睛一亮,轻轻的拍拍它的头,再看向青衣太监,“谢谢公公,我得赶快抱它去给嬷嬷,小黑炭已失踪好几天了。”

    人不如猫,这会儿就要撇下他了?傅言钦有点不开心。

    孟乐雅像是想到什么,低头将腰上的荷包送给他,“谢谢你,里面有块幸运饼干,请你吃。”

    傅言钦一笑,大方的接过手。

    孟乐雅被这笑容晃花了眼,这个公公长得未免太好看了,但就是个公公,心里不无遗憾,再次跟他道谢,她抱着小黑炭走了。

    他静静的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才开口道:“还不下来?”

    姚光羡慕的看着主子爷手里的荷包,但不忘狗腿,“主子真是厉害,一出手就拿到日思夜想的幸运饼干,奴才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不过——”他小心的看看四周,虽然已安排妥当,不会让人进到这小院,但还是小心为上,“皇上这一身衣服可不能让人撞上啊。”

    傅言钦拿到了心心念念想要的东西,心情大好的回到寝宫,净了手,先掰开饼干,拿出那竹签,上面以娟秀的小字写着——大吉,云开见月,时来运转。

    写得真好!七年前,他遇上她,不就是云开见月吗?

    他嘴角微扬,将吉签放在桌上,再咬一口饼干,“卡滋”清脆声音让一旁的姚光都忍不住吞咽口水,“主子不赏一小块给奴才?奴才也出了力的不是?”他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牙齿见客。

    傅言钦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倏地看向他,眼神一冷。

    姚光心中一紧,顿时有一种后悔出声的感觉,不由得闭上嘴。

    “是谁允许你发暗器弄断树枝?”他沉声问。

    姚光心底一惊,干笑的摸摸鼻子,“奴才只是想要替皇上制造英雄救美的机会,这不让主子抱——呃,是奴才思想邪恶,下不为例,奴才坏心,奴才打自己啊。”他在心里哀号,让你多嘴,让你好吃啊,这不自个儿讨打?姚光打自己耳光,虽然一点也不疼。

    此时,在偏殿的小院里,巫嬷嬷备来一盘小鱼干,就见小奶猫趴在盘子旁,啧啧的舔舌吃起来。

    巫嬷嬷摸摸小黑炭的头,再抬头看着送它回来的孟乐雅,“谢谢你。”

    孟乐雅笑笑的摇摇头,“嬷嬷不用客气。”

    巫嬷嬷再揉揉小黑炭的头,“小家伙是一个对我很好的老太监派人从宫外带来给我做伴的,他是伺候先皇的,在宫里有点脸面,所以,我才能在宫内养这小家伙,”巫嬷嬷不知道想到什么,眼眶微红,“老太监知道自己身体不行了,几个月前走了。”

    孟乐雅看着难得在面上显露情绪的老嬷嬷。

    “孟秀女能给嬷嬷一点时间吗?人老了吧,此时,突然好想有个人陪在我身边,听我说说话。”巫嬷嬷的目光落在远方,声音哽咽,神色更是落寞。

    她注意到嬷嬷的眼底有了几分水意,毫不犹豫的点头。

    这日午后,孟乐雅静静的听一向寡言的巫嬷嬷回忆过往,说着她跟老太监在深宫中相互扶持的岁月,说着老太监知道自己时日不久,担心严肃孤癖的嬷嬷会孤单一人,差人从宫外找了小黑炭来陪伴她。

    巫嬷嬷直言,老太监虽是个不全的男人,但她真的爱他,或许也因为他的不全,他不愿意担搁她,反而劝她出宫嫁人,她却以流逝的青春来证明她的爱,两人才有机会拥有后来相伴相守的日子。

    她看着嬷嫂微笑说着过往,以及嬷嬷看着小黑炭的温柔眼神,不知怎么的她竟喉头发酸、感动得眼眶泛红。

    拜爱找食谱之赐,她也看了不少有关爱情的民间杂书,赞叹爱情的美好,但她懵懂的心情窦未开,自是不会有太多感触,再说了,书里所述都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梦幻神话,然而现实中,稍微有些家底的男人三妻四妾皆是常态,而后宫如今虽然一名嫔妃也没有,但从今往后每三年就会有一次选秀,后宫要塞满美人是指日可待,她可会有嬷嬷的幸运,也拥有那样仅守一人的男人?

    “怎么眼睛红了?”巫嬷嬷关切的问。

    她忙眨眼,笑了笑,“羡慕嬷嬷,不知道这一生有没有机会也能遇到这样值得相伴相守的人。”她说得直白。

    “你出身相府,注定你的夫婿非富即贵,偏偏那样的男子不会是可以让一个女人独自拥有的。”巫嬷嬷淡淡一笑,看着吃得欢快的小黑炭,“今天被这小家伙吓坏了,竟成了话唠,叨扰姑娘太多宝贝时间了。”

    “不,从来没有人像嬷嬷一样,跟我提男女感情的事,我很感激也受益良多。”她这话是真心的,不过……独自拥有的男人?

    莫名的,她脑海突然浮现那个长得比女人还要好看的年轻太监。

    是了,不全的男人啊,要达到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可能性应该高一些,如果能跟嬷嬷与老太监一样相伴到老,总比跟好几个女人分享一个丈夫,生下一堆嫡庶子女害来害去的宅斗要强啊。

    巫嬷嬷完全不知道她的故事让孟乐雅在婚事上有了惊人的跳脱想法。

    只是巫嬷嬷的小黑炭虽然是孟乐雅找回来的,但两人商量好,对外说是小黑炭自己回去的,不愿提供谈资给那些无聊秀女,但事实证明,她们还是低估了那些人舌头的长度。

    湛蓝天空下,阳光从细密枝叶间透了下来,殷如秀与孟乐雅站在大树下遮阳,那光亮照在她细致动人的面容上,殷如秀觉得她美得像花朵似的,心里偷偷打着算盘,她家还有三个哥哥未娶,如果孟乐雅成了她家嫂子……

    她脑海立即浮现一块块让人垂涎三尺的美味点心,想象的画面正美丽,就被前方传来叽叽喳喳的说话声扰了思绪,那些可口点心也“啵、啵、啵”如泡沫般消失。

    殷如秀咬咬牙,没好气的瞪着那些秀女们边走边说着小黑炭找回来的事。

    “说真的,听到消息,我是松口气的,巫嬷嬷总算可以放心了。”秦佳音笑道。

    然而,这话听来像是关心巫嬷嬷,但大家都听得懂弦外之音,毕竟日日在阳光烈焰荼毒卜,就算做做样子也是香汗淋漓,挺累人的。

    “但我觉得遗憾,没机会巴结巫嬷嬷了。”魏珊珊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

    以秦佳音为首的几名秀女笑笑闹闹的边说边走过来。

    殷如秀真心觉得叽叽喳喳的她们有够虚伪,冷哼一声,“找到小黑炭有话,找不到也有话,她们累不累啊?弯弯绕绕的心思那么多,也不怕钻不出来,把自己也绕得晕头转向。”

    “她们走过来了。”孟乐雅轻声提醒。

    双方相互点头,算是行了礼。

    “唉,可惜了,你们找得那么认真,最后还是没能在巫嬷嬷面前长脸啊。”秦佳音勾了勾唇,看的是孟乐雅。

    幸灾乐祸!殷如秀不爽的想开口,却让孟乐雅扯了她袖子给挡下,“对啊,真可惜。”孟乐雅浅浅一笑。

    秦佳音没想到她竟顺着她的话说,这犹如一拳打在棉花上,让她后续一连串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撇撇嘴,越过她们离开。

    殷如秀直接在她身后做个大鬼脸,再看着孟乐雅,“秦佳音没剌你一下,心情就不舒服?”

    “她也刺了你,她说的是『你们』。”孟乐雅悄皮的笑着反驳。

    “好吧,谁叫我是你的好友,有难同当嘛。”她大剌剌的拍拍胸脯,半点也不在意,但看着这些日子没消停的孟家姊妹也往她们走过来时,她忍不住用一种同情又狐疑的目光看着孟乐雅,压低声音道:“乐乐上辈子是不是忘了烧好香?这辈子才倒霉的跟她们当姊妹。”

    这段时间她紧黏着孟乐雅,蹭了不少好吃的,也看了不少这对姊妹对孟乐雅的假惺惺,让她看了都倒胃口,害她少吃好些点心。

    孟乐雅一听,噗哧笑出了声,可还没回答半个字儿,两位姊姊已经来到眼前,她敛裙行礼,殷如秀硬是抬高下颚不动。

    “三妹妹,你还是没想到什么可以开胃的食谱?你手艺不是非比寻常吗?”

    “就是,咱们可不能让秦家专美于前。”

    孟诗雅、孟书雅一人一句,由于这阵子秦佳音四处跟其他秀女们说,她的家人送了什么开胃的,让秦太后这阵子胃口转好,皇上因此还赐了不少东西给她家人云云,一副走路有风、明晃晃的炫耀。

    殷如秀听到这就受不了的翻白眼,又看到妆容精致的孟书雅、孟诗雅表面温柔的跟孟乐雅说话,却是话中有话,偶而带刺,她再翻第两个白眼。

    孟家两姊妹早看出殷如秀不待见她们,过去虽然特意讨好数次,也没得到响应,便也视她为无物了。

    “我真的想不出来。”孟乐雅一脸愧疚,态度也十分温顺,“妹妹对开胃那方面较无钻研,不过,太医院人才济济,哪有需要我们费心的,何况,秦大姑娘不是说了,她家的秘方对太后有效。”

    孟诗雅抿唇,瞥了孟书雅一眼。

    孟书雅立即看向殷如秀,“可否请殷姑娘——”

    “行了,我走。”殷如秀向孟乐雅挥挥手走人,但走之前,还凑近孟乐雅的耳畔低声说:“我早就待不下去了,我中午还想吃东西呢。”

    知道她在说孟家两姊妹倒胃口,孟乐雅明白却无言。

    孟书雅一看殷如秀走远,又瞥了一眼一直静静站在不远处的明月,思忖一下,想到被选出来伺候秀女的宫人都懂得什么话能说或不能说,她这才安心开口,“乐雅妹妹,咱们府里其实也有送东西进宫,但太后那边没什么声音传出,皇上就更不可能会有赏赐,不过,如今外面盛传,秦佳音都跟一些相好的朋友说她是内定的皇后,家里送来消息要我们争气些。”

    孟乐雅仍是一脸抱歉,“姊姊们也知道我只会做点心,其他的,自从失忆后,脑子一直不好使啊。”她后来并没有去问邓嬷嬷她交出的食谱于秦太后有没有效?她原本就只是想帮忙而已。

    提到失忆一事,就是提醒孟诗雅曾做的狠事,她绷着一张脸,顿时没了跟她说话的心情,转身就走,也没唤上孟书雅。

    孟书雅尴尬的看她一眼,连忙追上前去,原本站在一旁的两名宫女也紧随其后。

    孟乐雅看着一行人走远,一直在一旁候着的明月才走上来,忍不住批评,“问人的时候一张脸,没得到想要的又是一张脸,她们变脸的速度也太可怕了。”

    孟乐雅耸了耸肩,“我倒是看习惯了,不觉得有任何违和感。”

    明月忍不住笑了,小主子这是损人不见血呢。

    孟乐雅也笑了,“我们也回去休息吧。”

    此时的宁和宫内,金丝红木圆桌上,秦太后正在用膳,华嬷嬷与管事宫女在一旁伺候,另一边还有四名宫女低眉顺眼的侍立。

    宫里的粥品极为讲究,米白软糯,入口香滑,搭配几道小菜清脆可口,太后用了不少,餐毕,嬷嬷又上了一道点心。

    秦太后微微一笑,吃了两块以腌渍梅肉为食材的一口糕,意犹未尽。

    说来,这糕点分量小,却有消食之效,也是孟乐雅所给的食谱所做出的,这几日下来,她给的消暑开胃点心食谱顺利的让她有了胃口,精神也好了些。

    太医每日的平安脉,也显示她这老太婆的身子一日比一日安好。

    不得不说,那孩子的确有才,而且,对她不想出风头一事,让她对她的印象更好,她心里隐隐有个打算,但在做决定前,她吩咐掌事宫女将这些日子与孟乐雅有接触的嬷嬷或宫人叫进寝宫说话。

    “孟三姑娘的悟性跟韧性皆有,也肯吃苦,宫规礼仪是最难的,这些养尊处优的姑娘们哪个不是咬牙硬撑?但她倒学得松,学得稳,就连行走吃坐等宫规礼仪的问答也都巨细靡遗记得牢,做起来也十分标准。”

    巫嬷嬷生性严肃,也是宫里的老人,秦太后对她是知根知底,难得听她说出赞美之语,

    秦太后坐在红木椅上,看着儒雅俊美的皇帝,还是开口将前些日子孟乐雅提供开胃食谱却不愿居功的事说了,“这孩子似乎无心选秀,哀家在想,皇上会不会是好心做了坏事?也许是哀家多想了,左右离初选还有一个月,哀家明白那孩子想低调过日子,所以不会特地去接触她,皇帝也好好想想,对她有什么安排,而那也是她真正想要的。”

    其实她心里也是矛盾,这样的孩子在皇帝身边是加分,更甭提她还抓住年轻帝王的心,虽然皇帝并未对她产生男女之情,但对她的安排与关注已超乎其他女子,这便弥足珍贵。

    “儿臣谢母后提点。”傅言钦心里另有主意,但还不是与母后坦承的时候。

    秦太后一笑,“对了,哀家今日也给了那丫头恩赏。”她将晚上使用小膳房的事说了,又道:“那丫头真有意思,那几个老货哪个不是人精?竟口径一致的赞美那丫头,可惜了,只是个庶女。”

    傅言钦微微一笑,没有多言,孟乐雅的身分会是下一个他要解决的问题。

    他陪同母后用了膳后便回到寝宫,身后的姚光一脸贼兮兮的笑着,“恭喜皇上,贺喜皇上了。”

    喜为何来?主仆俩心知肚明,傅言钦只看他一眼,眼中笑意清楚。

    他一路往寝殿后方走去,姚光立即吩咐宫女们进去伺候。

    雾气袅袅的浴池外,两名宫女为皇上宽衣解带,当今圣上身材极美,那张肌肤赛雪的俊颜在热气中染了粉色,更添几分魅惑,看得她们是脸红心跳,但两人可不敢多看,先前有宫女失仪,呆看不动,或想勾引,都是杖刑后丢到浣衣局。

    傅言钦靠坐在浴池,阖眼休息。

    皇上一向有泡澡的习惯,两名宫女静静的伺立在池旁,低头不敢直视龙颜。

    傅言钦想到姚光的“喜”,再想到明眸皓齿的孟乐雅。

    藉由母后懿旨召她入宫,是知道她在右相府中的待遇不佳,除了报恩,他也想拉她一把,当然,他从未忘记自己那狂妄的承诺,只是他身居高位,有些安排不能随心所欲。

    所以,她进宫后,他并未召见她,让手下报告她的事外,还得以蹭些她亲手做的成功的、失败的点心,对她的好感渐增,想靠近她的心思也愈来愈强。

    为此,他做了一些安排,诸如那只小奶猫的失踪,让他有机会与她见第一次面,让她认识自己,诸如他向母后坦承她是救命恩人及一些相关安排,母后对他的事一向在意,肯定会想了许多。

    而邓嬷嬷其实是他让姚光安排在小膳房的人,母后因天气热,食欲不佳,藉由邓嬷嬷去求食谱,善良的孟乐雅一定会给,至于要不要让母后知情,那倒是不重要,因母后一定看得出来那种东西不是御膳房所出。

    他对孟乐雅的手艺是有信心的,而藉由这个功,邓嬷嬷求恩赏,他便有机会与她独处,这样一环一环的算计,最主要也是考虑到母后的个性。

    他若涉入太多,对她太在乎,反而会让母后起反感,即使她是他的救命恩人,但她是庶女,光这一点就无法说服母后。要让母后在选妃那日,不会对他做的重大决定有任何反对,他只能步步为营,把自己摘出去,让母后自个儿对孟乐雅生出好感,既而接受她。

    不过,她的低调不居功,反而入了母后眼,则是意外收获,让他日后的决定阻力变小,至少在求得母后的支持上,又添加几分信心。

    思绪间,傅言钦感觉水温略凉了,他从池中起身,激起一阵哗啦水声。

    两名宫女立即拿来大浴巾上前伺候,为他擦干身子,套上一身明黄色里衣后,再让他坐在大理石椅上,擦拭他那头如绸缎般墨发上的水珠,以象牙梳细细梳理。

    他挥挥手,步出浴室,两人跟在身后,低头退出寝殿。

    帝王殿内,处处透着奢华,傅言钦坐在榻上,前面几案备有文房四宝,右边有一迭奏折,除了御书房外,寝殿也是他批阅奏折之处。

    他不疾不徐的看着奏折,拿毫笔批阅,却迟迟没有下笔。

    姚光站在一边磨墨,强憋着笑意,偷偷注意着桌上计时的沙漏。

    蓦地,傅言钦开口,“出来吧。”

    殿中,一个暗卫突然现身,单膝下跪,拱手道:“启禀皇上,都已安排妥当。”

    他点点头,暗卫又如鬼魅似的消失在殿中。

    姚光最是机灵,马上从柜里拿出一套太监服,乐颠颠的伺候主子爷穿衣,再为他戴上太监帽,退后一步,一看,笑得眼儿弯弯,“皇上,可以走了。”

    傅言钦笑逐颜开的步出寝殿。

    巍峨绵延的皇宫内,灯火亮起,随着时间流逝,几处的灯火渐熄。

    秀朗宫偏殿的小厨房里,仍是灯火通明。

    孟乐雅忙碌的身影来回走动,门口原本守着的是明月,后来是邓嬷嬷过来,借口要蹭食,软硬兼施的让明月去休息。

    “邓嬷嬷也去休息吧,我还要忙活好一会儿。”孟乐雅以袖子拭拭额上的热汗,看着坐在椅上的邓嬷嬷说。

    “无妨,老婆子等着吃宵夜呢。”见美人儿冒汗,邓嬷嬷又起身看看冰盆里的冰块。

    孟乐雅忍不住笑了,“嬷嬷,这里是厨房啊,我习惯这样的温度,再多的冰块过来也融得快,你甭操心了,还有,我这点心离完成还要好一段时间呢,我肯定会留给嬷嬷的,不然,嬷嬷留在这里,我心里过意不去,一直无法专心做呢。”她知道邓嬷嬷不放心她一人,又说:“宫里都有夜巡,很安全的。”

    邓嬷嬷也知道很安全,更知道冰块在厨房降温是白作工,但这不都是“上面”的指示嘛,何况,她也还没接到可以离开的暗号。

    蓦地,静夜里传来一个细微的虫叫声,邓嬷嬷突然笑开了嘴,“那好吧,姑娘可别忙得太晚,老婆子先去睡了。”

    她提了灯笼先行离开,不一会儿,另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就来到小厨房门口。

    万籁俱寂,仅有厨房里木炭烧热迸裂的劈啪声。

    孟乐雅很专心,小心的看着摊在另一张小桌上的手抄孤本,一边细细的背诵,她知道自己要把握时间,秀女选拔她应该不会雀屏中选,这是一种直觉,毕竟环肥燕瘦的美人儿那么多,她又非其中绝色,才艺更是一般般。

    “咳咳。”

    突然,一个咳嗽声陡起,她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就见门口站了一个有过一面之缘的太监。

    这名太监清俊儒雅,任何人仅要见上一面,应当终生难忘,那张俊美容颜如老天爷以斧凿精工雕琢而成,眉若青山,眸若星辰,又似镜湖,波光流转间,便潋滟生辉。

    孟乐雅对生得好看的人一直没有太多抵抗力,当然,自家姊妹及秀女们的相貌也都是上等,但个性太不讨喜,连带的便有些面目可憎起来。

    但眼前这走进来的太监真的好好看,他朝她一笑,她只觉得眼前的容貌如海棠花开,她忍不住也回以一笑。

    傅言钦离她只有两步之遥,看着少女一双清灵明眸笑得如月牙儿弯弯,睫毛动如蒲扇,粉润红唇勾起一道弧度,特别动人。

    面对这张美人脸,她眨眨眼,想也未想的就脱口而出,“如此绝色,可惜了,无法传宗——呃……”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她又急急道:“公公一定很早就进宫了吧?我听说有小小年纪就被送进来的。”

    她想法单纯,觉得他一定极小就被送进宫了,不然,哪个人家舍得如此俊若天只的男儿成了不男不女的阉人?不,也许是某个深宅大院中宅斗下的牺牲品,想到这里,她看他的眼神就带了点怜惜。

    傅言钦原是不解,但一看到她眼中的同情之色,嘴角不由得抽了抽,却只能含糊回答,“姑娘聪慧。”

    趴在屋檐上方掀了块瓦偷窥的姚光,闻言差点没摔跌下去。

    听帝王壁脚的活儿原本就不容易啊,要耳聪目明,还得知其心意,但这孟三姑娘能不能别这么少根筋?说那种话,他憋得肚疼不敢笑,怕得内伤啊!

    “入夜了,公公找我有事?”孟乐雅再问。

    傅言钦收敛一下刚刚那无端生出的尴尬情绪,直勾勾的看着她,“你就是传说中很会做点心的秀女?”

    她忍不住笑了,“是,要说秀女中很会做点心的应该是我。”

    “那就对了,那一日,我救下你又救那只小黑猫,你只给我一块幸运饼干,会不会太没诚意?我想好了,你至少得连做二十天的点心请我吃才说得过去。”

    二十天?这家伙会不会太嚣张?虽然他的确救了自己,也救了猫咪,但这么大剌剌的要求回报,还狮子大开口?

    “为人施恩当不求回报,哪有像公公这么理所当然的硬讨?再说了,我虽然是庶女,好歹也是相府千金,公公一开口就要我『做』二十天的点心给你,公公当我是厨娘吗?”他这趾高气扬的态度,让她对这张惊艳的妖孽脸也失望几分,转身又去忙台面上的活儿,将炒熟的糊状芝麻馅再搅匀。

    傅言钦蹙眉,走到她面前,“我并未当你是厨娘,倒是秀女你瞧不起人吧?见我是公公,才用一块饼干打发我。”

    她停下手,看着他,“不是那样的,而是那时候我身上就只剩那块饼干。”

    “所以,我这不是给你机会弥补,亲自来找你了?”他笑得诱人,“我再告诉你,本公公虽然年轻,但在这宫中很有脸面,很多人都得看我的面子,你正在选秀,好好巴结巴结我,肯定不让你吃亏。”

    唉哟喂,我的爷啊,藏身在屋檐瓦上的姚光在心中哀号,忍不住捣住眼睛,有种不忍卒睹的感觉,对一个姑娘家说话怎能如此狂妄?不是应该要让孟三姑娘对他有好印象吗?这主子爷真是太没经验了!

    不过,也怪不了主子爷,千错万错,都是他这奴才的错,没有好好面授机宜一番。

    “巴结你做什么?”孟乐雅问的直接,继续干活。

    “我可以替你在皇上面前说好话。”他说的也干脆,压抑着要她停手的冲动。

    她先是一愣,接着笑了起来,一边将芝麻内馅包进白面团内,“然后呢?”

    他蹙眉,“自然是你要什么,我就送到你面前来。”

    好大的口气啊!她顿了一下,继续将包好内馅的面团慢慢的擀成片状,再拿了刀子,细心切成小块状,转过身,利落的放到备妥的蒸笼内后,才回答,“这么厉害?”

    “那是。”他信心满满的跟在她身后道。

    她净了手,以干布擦拭双手后,上上下下的看着他,再以他为中心,转了一圈,啧啧一声的在他面前站定,“做人还是要脚踏实地,吹牛不好。”

    “你不信?”

    “不信,我是听说皇上身边有个年轻的太监,虽然我没见过,但我听说他长得又高又圆又丑,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但你这模样,不圆又太好看,肯定不是他。”她其实远远的见过一面,拜殷如秀带她偷窥皇上那一回,但这不能说。

    上方屋檐突地传来一声轻微怪声,她诧异的抬头,但什么也没有。

    傅言钦轻咳一声,却没抬头,看她目光放回自己身上,才开口,“我不是他,但也得皇上看重。”

    “好吧。”她态度敷衍,明显是不信他的,不过,她又说:“公公的确救了我,也救了小黑炭,一块幸运饼干确实太过小气,今天的点心就请你吃,不,初选结束前,我都可以做点心给你吃。”

    这么礼遇他,就是他长得特别养眼,也许是此生她见过最好看的人了,一旦离宫,就没机会看了,所以,看一次就赚一次,算是满足她爱看美男的癖好吧。

    傅言钦不知她心里的盘算,对她如此厚待更是意外,“这么大方,不过,为何初选结束前?离初选最多也不过一个月,紧接着便是决选,我知道了,你担心成了皇后,不能再做点心?你放心——”

    “我放心什么?公公是儍了吧?皇上哪会看上我?一个庶女?再说了,皇上是笨蛋吗?找了一个厨娘来当皇后?他是有多想不开啊!”

    屋檐上方又传来一阵怪声,接着“砰”地一声,好像有什么重物落地。

    她想也未想的就拉裙往外跑去,但小膳房外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

    在她看不到的另一边,傅言钦一脚踹飞憋笑不住而滚落下来的姚光,低吼着要他滚远一点。

    孟乐雅莫名其妙的回到小膳房内时,他也已回到膳房,问她,“有看到什么吗?”

    她摇摇头,满脸困惑,“没有,但我真的听到声音,你有听到吧?”

    他轻咳一声,“本公公刚好有些心不在焉,想着吃你做的点心……”

    所以没听到?罢了,她摇摇头,正好甜糕蒸好了,她将蒸笼移开灶台,夹了一块放在盘子给他,然后开始整理膳房,将灶火灭了,到处擦拭干净。

    一切都是静谧的,他静静的吃,她静静的收拾,傅言钦却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我得回去了,不然我的宫女要不放心的过来找了。”她说。微温的糕点,她分了三份,一份要给殷如秀,一份分给明月及邓嬷嬷,她将其中一份交给他,“公公明日再吃吧,这种糕点其实冷了更好吃,对了,怎么称呼公公?”

    “叫我言公公吧。”傅乃国姓,他可不想引起她的疑心。

    而从这一日过后,每一晚,傅言钦都会来到小膳房。

    孟乐雅也乐见其成,她一边做点心一边看美色,傅言钦则是打着等吃点心的大旗一边与惦记多年的小包子说笑闲聊,两方皆是享受,相处愈加融洽,虽无人明说,但这段时光,竟成了两人在一日中最期待的时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掌勺小秀女最新章节 | 掌勺小秀女全文阅读 | 掌勺小秀女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