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B咖小情人 > 第五章

B咖小情人 第五章

作者 : 晓叁
    【第四章】

    上午,办公室外传来敲门声。

    赵晟时开口让外头的人进来,接着,就看到王智慧抱着花漾着笑脸从外头进来。

    “早!应该没有打搅到你吧?”

    看着她脸上的笑容,赵晟时的嘴角像是受到感染般扬了起来,“不是让你直接进来?”

    “总是要以防万一,关起门来,谁知道里头在干么!”

    毫不掩饰的说词让他又挑起眉。

    他非但没生气,还搭上她的话道:“你以为办公室是什么地方?”

    把花搁下,她抽空回头,“这得要问你啊,又不是我被关在这里面。”

    很显然的,经过日本料理店的那场饭局,她又回复到有话直说的个性。

    奇怪的是,赵晟时并不以为忤。

    “对这点这么好奇?”

    “拜托,我又没有探人隐私的毛病。”

    她这么说,反倒指赵晟时有毛病了。

    他一点都没生气,还宠溺的笑看她。

    进门的魏天昀恰巧就捕捉到他此刻的神情,意外他竟对别的女人露出这样的表情。

    听到脚步声,赵晟时跟王智慧同时回过头。

    魏天昀先开口打破沉默,“你有访客?”

    一句话提醒了王智慧,她打扰了他的办公。“抱歉,换完花我就走。”

    办公室内一片静默。

    王智慧抱起换过的花要离开,临走前还不忘跟赵晟时打招呼,“那我先走了。”

    出乎魏天昀意外的,竟看到他点头回应,甚至目送她离开,当下一股不安涌上心头。

    再面对魏天昀,赵晟时恢复严肃的神情问:“有事?”

    或许是因为心里的敏感神经被触动,她觉得他这会问话的语调,像是他受到打搅了。

    他是指她打搅了他跟那女人的谈话吗?

    心头警铃大响,她试探性的问:“刚才那是……”

    赵晟时并无意跟她解释太多,“送花过来,老板结婚对象经营的花店。”料想她应该已经听说。

    事实上打从抱持独身主义的曹台澧突然在公司里订了一堆盆栽跟花开始,他的情事便已经引起员工们的注意,如今婚事确定的消息,更是在公司里传得沸沸扬扬。

    听赵晟时随口带过,魏天昀猜想应该是因为老板的婚事才多聊了两句话吧,毕竟刚才那女人的条件看来并不怎么样。

    是她多心了,不再追究。

    倒是赵晟时又问:“有什么事吗?”

    熟悉的问话方式让魏天昀更加确信,是自己太过敏感。

    将王智慧的事情抛诸脑后,她说起来意,“行销部门拟定的企画书已经完成,说请晟时哥确认。”

    听到她以私底下的称呼叫他,赵晟时蹙了下眉,不过因为办公室里这会只有两人,他懒得开口特意纠正她。

    “先放着吧,晚点我会看完回复。”

    魏天昀将企画书搁到桌上,他已经开始忙自己的事,她眷恋地又看了他一眼才离开。

    由于婚礼在即,曹台澧虽然不希望刺激到赵晟时,但是为了给未婚妻一个难忘的婚礼,仍情商他担任两人教堂婚礼的统筹。

    尽避心里有所顾虑,但是站在好友的立场上,他应该献上祝福,再说,他也不可能一直逃避下去。

    难得抱持独身主义的曹台澧终于肯步入礼堂,为了要替他们策画完美的婚礼,赵晟时特地来到婚纱店,确认新人的礼服样式,也正好遇到被要求来挑选伴娘礼服的王智慧在犯愁。

    “这么多套要试穿到什么时候?”

    望着面前一字排开的礼服,虽然每套都很漂亮,但也因为这样,才更让王智慧不知从何挑起,头痛得很。

    偏偏出门前,铃姊要求她要在今天做出决定,既要搭配铃姊的婚纱又不可以盖过她的风采,而且还得让自己焕然一新……

    想到铃姊开出的那堆条件,她还没开始挑,就已经觉得眼花撩乱,更别提女店员还在一旁天花乱坠地介绍每套礼服的特色。

    “在干什么?”

    正苦恼的王智慧听到声音回头一看,赵晟时已经来到她身旁。

    “怎么是你?”

    “不然你以为应该是谁?”

    “不是,我是说……算了。”已经够烦的她,实在没有心力再牵扯其他话题。

    赵晟时关心询问:“你在苦恼什么?”

    被这么一问,她又叹了口气,决定一吐为快。“还会是什么,铃姊要我今天一定要挑好伴娘礼服。”

    赵晟时诧异,“你是伴娘?”

    “对啊。”还以为伴娘的红包可以轻松赚,这会看来,没她想的那么容易。

    “不想当?”赵晟时看她愁苦的表情问。

    “也不是啦,只是这么多礼服让我挑,又得要合穿、还得要搭配铃姊的婚纱,不可以太随便,又不可以盖过她的风采,条件一大堆,到底要我怎么挑嘛!”难不成真的要一件一件试穿?

    而且就算一件一件试穿,穿到后来,她也会眼花撩乱,哪里还选得出来哪一套最适合。

    赵晟时确认问道:“就这样?”

    他那什么语气!“拜托,光这些条件我就快头痛死了。”

    赵晟时笑看了她一眼,接着,回头望向那一堆礼服,打量一番后,他对着一旁的女店员交代——

    “这套、这套,还有这套跟那套,其他的全部都撤走。”

    “好的。”

    女店员依照他的指示开始动作,王智慧在一旁诧异他竟迅速的做出决定。

    他笑望着,“既然做不了决定,交给我没问题吧?”

    “当然没有。”

    惊讶归惊讶,她听到有人要帮自己做决定当然是再好不过,到时铃姊要是有意见,她可以全推给他解决。

    赵晟时跟着又要求女店员,“把这四套挂起来。”

    “好的。”

    王智慧看着被挂起的四套礼服,发现他的眼光很好,这四套都好漂亮。

    “四套都要试穿吗?”她问。

    赵晟时的视线逐一扫过四套礼服,又回头看了看王智慧,甚至将她从头到尾仔细地打量过一番。

    被他这么突来地认真打量,她的心没来由地感到不自在,但表面上仍尽可能地表现得泰然自若。

    最后他的视线又回到那四套礼服上,对女店员说:“就这套淡黄色礼服,带她去试穿吧!”

    “就这套?”王智慧颇感诧异。

    “不满意?”

    “不是,我以为你会要我四套都试穿。”

    “这套最适合你。”

    赵晟时笃定的语气,竟安了她的心,她相信他的决定。

    女店员取下那套淡黄色的礼服,对王智慧说:“请跟我来。”

    她跟着女店员走向更衣间,赵晟时则在外头等她。

    等待的时间里,他环顾了眼婚纱店,视线在触及店内摆设的婚纱照时,脑海里不由得想起了过世的女友。

    车祸发生前,两人也正计画要拍摄婚纱,只可惜没能来得及付诸实现。

    如今一切都已经太晚,就算好奇,也没有机会看到她穿婚纱的模样了……

    想着的当口,他听到女店员让王智慧先出来的声音,直觉回过脸去,视线顿时一瞠,他忘了前一秒还在思索女友穿婚纱的样子。

    虽然没有经过刻意装扮,换去一身轻便衣着的王智慧,却轻易抓住了他的目光,让他移不开视线。

    原本换上漂亮礼服而开心的王智慧,却因为他的注目而全身不自在起来。是不是自己的模样很怪?

    “不好看吗?”她不甚自信地问。

    对上她认真的眼神,他竟然无法坦率的说出对她的想法。

    于是他换了个说法,“你不相信我的眼光?”

    “不是,只是想确定一下。”

    倒是一旁的女店员开口说:“小姐,你穿这件礼服很适合你,这位先生的眼光真的很厉害。”

    “真的吗?”受到夸奖的王智慧开心地露出笑容,回头对赵晟时说道:“难怪曹哥会花大钱请你。”

    对于她直截了当的赞美,赵晟时乐于接受。

    直到这时,她才有心情突然想起,“对了,这时间你怎么会在这里?”

    “过来确认新人的礼服,他们的婚礼由我负责统筹。”赵晟时简单地说明来意。

    “这么厉害?”对王智慧来说,挑选一件伴娘礼服都已经这么难了,更何况是要统筹整个婚礼。

    虽然一直认为她讲话过于直接,但是这种时候也因为她的直接,让她的赞美听来要比其他人真诚。看来,她的直接也不全然是坏处。

    婚礼在紧锣密鼓的筹画中到来,王智慧从一早开始心情就紧张到不行,比起新娘余佳铃实在好不到哪去。

    就连这会到了教堂,她紧张的情绪依然没能平复,跟着余佳铃一块在新娘休息室里紧张地大口喘气。

    已经够紧张的余佳铃看她这样,忍不住说:“你闭上嘴行不行?”

    “可是我很紧张啊!”

    “该紧张的是我这个新娘才对吧?”

    “又不是只有新娘才紧张,我也是第一次当伴娘啊!”

    话虽这么说没错,余佳铃却无法接受她的说法。“我都快紧张死了,还要看你一直在我面前喘气。”

    “谁让你找我当伴娘!”搞得自己现在这样坐立难安。

    “你以为我有多少选择?到了我这年纪,周围还没结婚的朋友你以为有那么容易找吗?”

    “什么嘛,原来是没得选喔!”

    余佳铃根本不理会她的抗议,“知道就好。现在开始给我镇定点,别扰乱我的情绪。”

    “我也想镇定啊,但还是紧张。”想到待会有那么多的宾客来观礼,她越想越不安。

    “算了,你到外头去。”新娘决定赶人。

    “什么?”

    “你到外头省得我看了紧张,等婚礼开始,你再进来叫我。”

    “什么嘛,居然赶我?”嘴上虽然抱怨,王智慧还是顺从的往门口走,心想,这样也好,她可以到外头透口气。

    带上新娘休息室的门,她忍不住想婚礼到底什么时候才开始,再拖下去,她都快紧张到不能呼吸了。

    站在门外想着的当下,赵晟时正好往这头走来。

    乍见到新娘休息室外的王智慧,要不是看到她身上穿的那件伴娘礼服,他还认不出她来。

    她今天的刻意打扮,令他惊艳,攫住了他的目光。

    “怎么站在外头?”收回心神,他开口询问,此刻她应该在休息室陪新娘才是。

    乍见到他,王智慧莫名地感到不自在,因为自己今天的打扮,可一听到他问的话,忍不住嘟起嘴来抱怨,“被赶出来了。”

    赵晟时意外听到这个答案。“为什么?”经过刻意打扮后的她,没有不得体的地方啊!

    “铃姊嫌我在里头一直紧张影响到她,干脆赶我出来,省得她看了更紧张。”

    “这么紧张?”

    “当然。”王智慧像是找到了可以抱怨的对象,劈哩啪啦倾诉她的心声,“虽然铃姊是今天的新娘,可是,我也是第一次当伴娘啊,又来了那么多人,等一下要是我紧张到摔到怎么办……”那会有多丢脸啊!

    赵晟时出声安抚她,“放心吧,不会有那种事。”

    “你怎么知道?”他又不是神,怎能那么确定?

    “因为我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

    听到他的保证,王智慧像是吞下颗定心丸般,莫名的感到安心。

    “那你记得别离我太远。”

    赵晟时一时没能会意她的意思。

    “这样才能来得及扶我。”

    听到这话,赵晟时笑了,是他今天的第一个笑容,也许是唯一的一个……

    “知道了,去准备吧!”

    “什么?”

    “婚礼马上就要开始。”

    “现在?!”一听,王智慧倏地又紧张起来。

    赵晟时看她紧张的模样,伸出一手捧住她的脸,低沉的嗓音道:“放轻松,我说过有我在。”

    她紧绷的情绪在对上他的视线时,受到了安抚,渐渐镇定下来。

    “嗯。”

    赵晟时才放开自己的手,“进去吧!”

    王智慧听从地转身要推开休息室的门,赵晟时也跟着准备离开。

    只是走没几步,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停了下来,看了自己的手一眼,再回头看了眼已带上的休息室门,之后才又重新迈开步伐离去。

    至于王智慧则要等到许久之后,才想起他将手搭在自己脸上,是如此温柔。

    婚礼在教堂里举行,尽避已经刻意做到不铺张,但是因为曹台澧广告公司的关系,还是来了许多宾客,包括公司里的大票职员。

    因为这样,身为伴娘的王智慧虽然不若新娘那般受到注目,但整场婚礼下来,她依然紧张到不行。

    虽然她脸上勉强堆出笑容,但在角落里负责统筹婚礼进行的赵晟时,依然看出她的僵硬。

    要不是婚礼正在进行,要不是她是伴娘,他会将她带到一旁,让她放松心情,虽然说他自个儿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去。

    已经下定决心要振作,仍不免触景伤情。为了不想勾起之前的回忆,他将注意力从新人身上转到伴娘身上。

    他并不知道,在此同时,前来观礼的魏天昀也在宾客中挂心着他。

    从婚礼开始便发现他的视线一直专注在新人身上,这样的情形让她感到意外,原以为他应该不愿正视才是。

    顺着他的视线望向台前的新人,魏天昀不经意瞥见新娘身旁的伴娘竟是那天来送花的女人。

    是她?!

    起先她只感到意外,突然,她像想起什么似的又回头望向赵晟时,发现他的视线似乎跟自己原先所想的有所出入。

    与其说他的视线是停留在新人身上,倒不如说是新人身旁的伴娘来得贴切。

    问题是,这怎么可能?

    因为怀疑,接下来的时间里,魏天昀的视线不时地在赵晟时跟王智慧之间游移,心里生起了莫名的警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B咖小情人最新章节 | B咖小情人全文阅读 | B咖小情人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