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恶男大失宠 > 第十二章

恶男大失宠 第十二章

作者 : 晓叁
    【第十章】

    孙怡娴没有想到,一回到台北,骆杰居然直接载他们过去经纪公司,让他们在会议室里等待后,他才跟着林政源回到办公室。

    看到骆杰这么做,林政源大概已经猜到他的想法,只是心里仍不打算接受,“看你现在完全不把自己的事业当一回事,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真值得你这样做?”在他眼中的孙怡娴不过是一般的年轻女人,甚至还带个孩子,根本就不值得骆杰赌上自己的事业。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骆杰以自己的行动回答他。

    林政源懊恼不已,“那女人也同意你拿事业开玩笑?这样的女人你还觉得值得爱?”

    明白林政源不会轻易接受他公开恋情的决定,骆杰才会直接带怡娴母子过来,为的就是要让林政源明白自己的决心。

    “早上我爸妈已经见过她。”

    “什么”林政源这才明白为什么他之前会在高速公路上,也深刻地体认到他的决心,因而退一步道:“真没有办法分开也不见得要公开。”起码要将伤害减到最低。

    “看是要什么时候对媒体公开,我都可以配合。”他不打算因为自己的事业而让怡娴母子受委屈。

    听骆杰这么说,林政源斥了句,“等你脑袋清醒后再来谈。”

    “已经决定的事情,再拖下去也只是伤害。”

    “那也是你自己造成的。”说不动他,林政源着实犯恼。“我看我干脆跟那女人谈都要比你来得清醒,要是那女人是真心为你想,就应该知道要怎么做。”

    骆杰拦住他,“这么做只是在浪费时间,连我父母都不能动摇我的决心。”不想他把怡娴再搅进来,父母那里已经让她承受太多的压力。

    骆杰说的,林政源又何尝不明白,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只能接受他的做法,虽然恋情一旦公开,势必会对他的声势有所影响。

    但是看骆杰坚持的态度,他也明白继续回避问题只会让歌迷的印象更差。

    “知道了,你想公开就公开,以后是好是坏你得自己承担。”

    得到自己要的结果,骆杰露出满意的表情。

    恋情公开后果然引起一片哗然,不单是歌迷一时无法接受,对于他选择一个单亲妈妈当作对象更是无法认同。

    客厅里已经准备好晚饭的孙怡娴看着电视上头关于骆杰的新闻报导,虽然早就预期到不容易被接受,对于这样的结果仍是感到内疚跟歉然。

    骆杰这时跟小宇洗完澡从房里出来,见到他们,她忙把电视关掉,“吃饭了。”不等他们回应便迳自走回厨房。

    看到她这样,骆杰瞥了电视一眼,才回头对小宇说道:“小宇会擦头发吧?”

    “会。”

    他将手上的毛巾递给他,“那坐下来把头发擦干后再来吃饭,叔叔去帮妈妈。”

    “好。”

    厨房里,孙怡娴背对着门口,准备盛饭。

    骆杰从背后环抱住她,让她吓了一跳,“呃,你干什么?”直觉要避开他。

    他却抱着她没有松手,“在想什么?”脸就搭到她肩膀上。

    孙怡娴可以感觉到他的气息就吹拂在自己耳鬓。

    “要吃饭了。”她因为这份亲昵而感到不自在。

    两人之间的相处并没有因为感情确定而有所改变,他依然喜欢三不五时闹她,只是在行为上,他开始表现出的亲密还是让她无法马上适应。

    “所以呢?”骆杰抱着她明知故问。

    “不要闹了!”她要拉开他的手。

    “先告诉我在想什么。”他提出交换条件。

    “哪有想什么?”

    “不然怎么看到我出来就把电视给关了?”

    “那是……该吃饭了。”

    骆杰突然啃起她的耳朵,她惊得回过头,“你干什么?”语气带着质问,觉得他越来越大胆了。

    “不老实的惩罚。”

    他的话说得不重不轻,却当场让孙怡娴脸红语塞,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在她还没能搭话时,骆杰突然道:“也许不应该啃那里。”视线停留在她的双唇上。

    孙怡娴慢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立刻脱口说了句,“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

    知道瞒不过他,她老实回答,“我跟小宇的事情还是影响到你。”

    “错!”

    “什么?”

    “照你这么说,该道歉的人是我。”骆杰表情正色。

    “你在胡说些什么?”明明就是他们连累他。

    “要你相信我,却让你承受这些。”话里满是对她的心疼,是他自私地选择把她留在身边。

    “不是那样的,是我自己也想留下来。”孙怡娴松口承认自己的心。

    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骆杰一笑,“就算你不愿意,我也不打算放开你跟小宇。”

    她的眼里流转着动容。

    “所以没必要再说道歉的话知道吗?”

    孙怡娴这才明白他是想告诉她,彼此是对方的选择不需要说抱歉,虽然她还是觉得自己欠他比较多。

    “谢谢你。”

    “这不是我想听的。”

    “不然呢?”

    骆杰没回答,眼看着就要贴过去吻她,孙怡娴也感觉到他的靠近,正拿捏不定是否应该要推开他还是接受—

    “叔叔!”

    抱在一块的两个人同时回头注意到小宇的存在,见他出现在厨房门口,头发擦得乱七八糟。

    “你跟妈妈在做什么?”

    不等骆杰回答,孙怡娴忙先推开他,“没什么,妈妈在盛饭,要吃饭了。”

    错失偷香良机的骆杰尽避扼腕,却无法对小宇的杀风景抱怨,只得走过去对他说道:“妈妈想要对叔叔不规矩,幸好小宇进来救了叔叔。”

    什么?前一秒还顾着羞红脸的孙怡娴,这一听,忍不住大喊,“你跟小孩胡说八道些什么?”明明就是他……

    孙士宇怀疑地看着妈妈激动的反应,惹得孙怡娴只能窘迫地恼瞪着骆杰,而他还一副可恶的笑容。

    就算已经决定要相信骆杰,孙怡娴心里还是有个隐忧,不知道继母什么时候会再无预警地出现。

    虽然她告诉自己不需要担心,现在不再是一个人保护士宇,骆杰也会帮忙。

    只是她没想到,继母显然也了解这样的情况,因此选择找上周刊爆料,将消息卖给他们。

    为了掩饰自己当初抛弃儿子的行为,继母说了些对她不实的指控,而周刊方面为了刺激销售量又刻意扭曲报导,最后孙怡娴成了为了博取骆杰同情伪装成单亲妈妈的诈骗份子,消息一出,再次引起众人哗然,舆论一面倒地指责她。

    孙怡娴着实没想到继母会做出这种事,但是比起自己所受到的伤害,她更心急的是要保护小宇不让他受伤。

    经纪公司方面虽然也对孙怡娴的行为不以为然,在某方面却是乐观其成,起码这样一来骆杰顺势成了受害者,可以受到歌迷的同情。

    但是骆杰却没有办法纵容事情这样发展下去,尤其孙怡娴跟小宇已经因此受到伤害,因而在第一时间要求公司方面举办记者会。

    公司原本没有意愿,最后在骆杰的坚持下,只得将各媒体的记者找来。

    记者会上,孙怡娴跟小宇是姊弟的秘密既然已经曝光,骆杰索性从头将事情的始末交代一遍,包括当初自己收留他们姊弟俩的原因。

    可想而知,消息一经更正,又在记者会上引起不小的震撼,继母可恶的行径自然也受到挞伐。

    为了这场临时举行的记者会,骆杰拖到晚上十点左右才回到住处,进门的他,第一件事便是去敲孙怡娴房门。

    一会儿,孙怡娴开了客房的门。见到她,骆杰立刻问:“小宇还好吧?”

    “已经睡了,出去再说吧!”她带上房门,跟骆杰走向客厅。

    到了客厅,她说道:“幸好现在还小,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要等再长大些才会懂。”

    骆杰松了口气,但立刻问起,“你呢?”知道比起小宇,她受到更大的伤害。

    她避谈自己,只问:“记者会呢?还顺利吧?”

    知道她不想让他感到自责,骆杰咬牙低咒,“那该死的女人!我已经要求所有记者必须做出澄清。”

    “那不就好了。”不希望他因为自己的事情耿耿于怀。“其实我也没有想过要瞒小宇一辈子,也想有一天能听他喊我一声姊姊。”

    “等小宇长大些会了解的。”知道她心里始终担心小宇。

    这点她不怕,怕的是弟弟无法接受继母那样的母亲。“要是小宇知道自己的妈妈是那样的人……”

    骆杰搂住她,“放心吧,我们会陪在他身边,那时他也够坚强会熬过的。”

    虽然觉得心疼,但是孙怡娴也相信骆杰说的。

    为了转移她的感伤,他接到另一个话题,“关于小宇的监护权问题,我已经请我哥帮忙。”

    孙怡娴从他怀里抬起脸来,“你哥?”

    “忘了告诉你,我哥是检察官,我已经请他帮忙申请小宇的监护权,那个女人要是敢出面争取,就会以遗弃罪对她提出告诉。”

    孙怡娴惊喜的瞪大眼,“真的吗?那以后就不用担心她把小宇带走了?”

    “不相信我?”

    兴奋的情绪让她的头摇成了博浪鼓,“不是。”

    骆杰伸手捧住她的脸,“高兴吗?”

    “嗯。”她慎重的点头。

    “那应该要庆祝。”

    “庆祝?”她是不反对,只是这会儿都已经这么晚了,小宇也已经睡了,担心庆祝会吵醒他。

    却听到骆杰说了句,“没意见的话就开始了。”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所谓的庆祝是怎么回事以前,骆杰的唇已经精准地贴了上来。

    她瞠大了双眼,骆杰则是把握时间加深了这个吻。

    很显然的,庆祝有时候也可以是静悄悄的。

    骆杰原本的目的只是要澄清对孙怡娴的不实报导,却没想到会让众人一改对孙怡娴的印象。

    包括骆杰的歌迷也从一开始的无法认同,反过来支持她跟骆杰的恋情,让他原本受到影响的人气跟着回升。

    看着电视上头关于骆杰的报导,这回孙怡娴笑了。

    刚将小宇抱进房里睡觉的骆杰出来便看到这一幕,“什么事看得这么开心?”

    她没有将电视转开或关掉,让骆杰自个看上头的报导。

    知道她是替自己开心,他坐下来逗她,“这么喜欢看到我?”

    明知道他是存心闹她,她还是忍不住上钩,“不是因为这个。”受不了他的没个正经。

    “不是?”骆杰蹙起眉来恫吓。

    她不受威胁,“要看你的话,我还需要特地开电视?”语气大有已经看腻的意味。

    他故意曲解她的意思,“也对,本人要比电视里帅上几百倍,哪还需要看电视解渴。”

    解渴?“说什么啊你?”越说越不正经。

    骆杰却还迳自道:“再说电视里能摸得着吗?当然是本人比较有临场靶,还可以上下其手。”

    听得孙怡娴不争气地涨红脸,“我什么时候对你上下其手了?”朗声反驳他的指控。

    “也对,还来不及做不能算。”

    孙怡娴简直想翻白眼,怀疑他有妄想症不成。“我看是你比较想对我上下其手吧!”毕竟哪回不是他突然偷袭她。

    以为会听到骆杰反驳,没想到……

    “是没错。”

    他的大方承认让孙怡娴一愣,“什么?”

    他跟着欺上她。

    孙怡娴惊讶,“你别乱来啊!”本能的要动手推他。

    只是骆杰的体型哪里是她能推得动的,“为什么不行?”

    担心他当真采取行动,她还没有准备好,毕竟电视看到一半太过突然,于是嚷嚷,“哪有这样的。”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话。

    看她紧张的神情,骆杰继续闹,“为什么没有?”

    “结婚!”孙怡娴情急脱口,“对,还没有结婚。”

    “好吧。”

    以为他要放弃了,孙怡娴才要松口气,岂料又听他抛出一句—

    “就结婚吧!”

    “什么”她顿时吃惊得忘记要紧张。

    “就结婚吧!”

    骆杰可不打算让母亲有机会拿对付大嫂那招来对付他们,谁知道等考上大学再念毕业得等到什么时候?

    不如就趁现在外界对他们的恋情一面倒的支持,顺势对父母提出结婚的要求。

    至于理由他已经想好了,因为社会大众都已经知道他们同居在一块,自己有责任要对她负责。

    这样的理由拿来堵父母的嘴应该最适合不过,毕竟有社会大众在共同监督。

    再说,经过这回的新闻事件,父亲对怡娴的看法也已经软化,母亲点头是早晚的问题。

    加上他没想到父母对小宇无比喜爱,或许是因为家里还没有小孩的关系吧!

    忘了前一刻还大声反驳骆杰的指控,孙怡娴下一秒已主动将自己的手搭到他额头上,“你发烧了吗?”以此来质疑他结婚的话。

    骆杰逮着机会握住她的手,“现在是谁在上下其手?”

    孙怡娴这才猛地警觉到自己被逮着了把柄,“这不算。”接着要把手收回。

    但他不放,“那说好。”

    “好?”好什么?

    却被骆杰当成了应允,“那就这么说定了,准备结婚吧!”

    “什么”他在开玩笑吧?

    “不过现在得先订婚。”

    孙怡娴还来不及从结婚的提议中回过神来,更别提这会儿的订婚,骆杰已不由分说地吻上她,动作非常熟练。

    至于孙怡娴虽然还想再说什么,但根据之前的经验,也知道不太可能有时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男大失宠最新章节 | 恶男大失宠全文阅读 | 恶男大失宠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