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恶男大失宠 > 第九章

恶男大失宠 第九章

作者 : 晓叁
    【第八章】

    骆杰一到公司,就自动往林政源的办公室报到,不同于以往消息见报时的不放在心上,他急着想了解情况。

    林政源的表情则是再严肃不过,因为这是骆杰历来闹过的绯闻里最严重的一次,甚至可能会动摇他在演艺圈的地位,对公司来说,自然是最重大的危机。

    “到底怎么回事?”一进门,骆杰开口就问。

    这句话该是林政源问他才对。“周刊说的女人跟小孩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希望从他口中听到的是,亲戚借住之类的话。

    一时不知道从哪说起的骆杰只表示,“事情有些复杂。”想要一语带过,以便尽快了解报导的详情。

    “再复杂你也给我说清楚!”毕竟后头更复杂的情况还等着他处理。

    见林政源执意追究,骆杰才简单表示,“他们母子没有地方住,暂时跟我住在一块。”

    “你到底在搞些什么?”他难道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别告诉我你跟那女人在交往。”情况已经够复杂,他不希望更糟。

    是否在交往骆杰没有想过,但是对怡娴的感觉,却是可以确定的。

    “就只是一般的同情。”林政源严肃道,语气里大有就此定调的意味。

    骆杰却不以为然,只是因为还没打算要对人谈及跟怡娴之间的感觉而保持沉默。

    林政源看在眼里感到忧心,但仍先一步说:“总之,消息出来后,公司方面会出面澄清只是钟点女佣,因为同情她带着小孩没有地方住,所以才暂时让他们借住。”

    听到他的说法,骆杰直觉否决,“不可以!”他无法同意将怡娴的身份定位为女佣,这么做是在贬低她。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有意见?”

    “我不可能同意这样的说法。”骆杰回答得斩钉截铁。

    听出他的坚持,林政源也动气了。“不然呢?告诉记者你喜欢上一个有孩子的女人,还跟她同居”他是不是被爱冲昏头了?

    骆杰当然不可能这么做!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他还没有想法要如何应对,但是在浪头上承认她,只会让她受到冲击,为了保护他们母子俩,他不可能这么做。

    “我没打算这么说。”

    林政源松了口气,庆幸他不是真的昏头。

    “只要依那种说法跟媒体解释,就她的情况应该可以说得通。”纵使多少还是会让人感到怀疑,但只要咬死不认,媒体也莫可奈何。

    骆杰要保护怡娴,但绝对不会贬低她。“我不可能这样跟媒体说,她不是女佣。”

    见他听不进去,林政源板起了脸,“要我提醒你,你是什么身份吗?”

    “先渡过这次的危机,其他的以后再说。”林政源不希望他在这节骨眼上变得死脑筋,毁了自己。

    身为演艺人员,骆杰自然清楚所谓以后再说的意思,等锋头过后,公司自然会私下找怡娴处理掉她,问题是,他不可能同意这么做。

    “他们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他不许公司介入。

    林政源没打算在这时候跟他争辩以后的事,只是他也看出骆杰的态度而改口,“这么做也是在保护她,还是你希望她一直被记者追着不放?”

    骆杰当然不这么希望,但是解决的办法不只有这么一个。

    他回头问:“到底拍到了什么?”

    “听说是知道他们住在那里,还在便当店工作。”就是因为怡娴的情况,林政源才会想出钟点女佣这样的说法。

    骆杰庆幸已经要求她今天请假,否则等周刊报导出来,不难想象便当店会被媒体挤爆。

    “应该没有拍到我跟他们?”骆杰很确定他们不曾一块外出过。

    “应该没有。”所以才更符合钟点女佣的说法。

    “那就直接否认。”

    “怎么否认?”都已经被媒体拍到,怎么可能否认得了?

    “就算知道他们住在那里,也不能确定是跟我一起住。”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这种说法将来要是被戳穿,情况会更糟,更何况这种谎言实在太容易被揭穿了。

    “既然他们没有证据,也没有必要承认。”这样一来,不至于贬低怡娴,也不会让他们母子因为他而受到媒体的骚扰。

    尽避林政源仍不赞成这样的说法,却也没有办法改变骆杰的心意,最后只能勉强同意先这么做。

    等到消息曝光公司出面代为否认,不过因为这样的谎言实在太容易被揭穿,所以只片面宣布不知道有这样的事,要周刊方面最好再做查证,骆杰因为还有工作,不会随之起舞。

    而骆杰则接受公司的指示,不对外发言,以免将来谎言被拆穿难以自圆其说。

    事情正如经纪公司所担心的,周刊下午一上架立刻就引起轩然大波,媒体争相想要采访骆杰,都被经纪公司以录制专辑为由拒绝了。

    而骆杰虽然不放心怡娴跟小宇在家,但是为了符合公司对外的说法,只能按照原本的既定行程录制专辑。

    跟儿子独自在家的孙怡娴一直忐忑不安,尤其是下午之后,住处的电话便不时响起。

    为了了解外头的情况,她只能打开电视看新闻报导,发现他们母子俩跟骆杰同居的新闻迅速攻占了各家新闻台。

    透过电视新闻里的画面她也发现,骆杰住处楼下这会儿正挤满了大票的记者,让她的心情受到不小的影响。

    为了不想让儿子知道,她故意支开他,却从新闻画面里看到自己带着儿子在便当店工作的照片,让她心里的不安又加深了一层。

    她不知道事情会变成什么样,透过电视新闻不断的播送报导,心里益发深刻地体认到她跟骆杰身处两个不同的世界。

    一整个下午,现实跟不安不断涌上孙怡娴心头,让她心慌无措,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尤其自己跟儿子的照片被刊登出来,继母早晚会看到,要是她因此找上门来……

    她不敢想象自己如果因此失去小宇,又或者因为他们的关系连累到骆杰该如何是好?想到情况可能变得更加复杂,她的心情迟迟无法平静。

    到后来,她不由得思考起离开这里,既然原本就是不同世界的人,或许离开能让一切回归正轨,这样一来也不需要担心继母找到他们,甚至连累到骆杰。

    只是现在楼下被大批媒体守着,她就是想要带着儿子离开也没办法。

    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她只能怀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一直等到骆杰回来。

    乍见到他进门,孙怡娴很意外,以为楼下被媒体守着他应该没有办法顺利回来。

    不明白情况的孙士宇见到骆杰回来,开心地如常叫人,“叔叔!”

    “今天有没有乖乖跟妈妈在家?”

    “有,妈妈跟我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出去。”他照实报告。

    骆杰赞许地对他点头。

    孙怡娴开口问:“你怎么有办法回来?”媒体一直守在楼下等他。

    就算她碍于儿子在没有问得很明白,骆杰还是理解地表示,“弄了辆陌生的车回来。”

    转念一想,孙怡娴建议,“那我跟小宇也可以这样离开。”

    孙士宇不解她说的话,骆杰则是意外。

    “离开?要上哪去?”尤其在这种时候。

    “小宇,妈妈跟叔叔有话要说,你先去玩。”孙怡娴支开儿子后,才回头压低音量说:“如果我跟小宇离开这里,让楼下的记者找不到我们,也许就能解决问题。”这是她眼下所能想到的唯一办法。

    乍听到她要带儿子离开的骆杰,一口回绝,“不可以!”离开这里,他们能上哪去?

    “可是—”

    “现在这样的情况你哪里也不能去,就跟小宇先待在家里。”即使早晚得想其他办法,他也不要他们离开。

    “要是媒体知道我们真的住在一起怎么办?”从新闻报导里,孙怡娴知道经纪公司的说法,担心如果被拆穿会影响到他。

    “要真是那样,再想办法。”眼下他只能将他们留在身边守护。

    他怎么就是不明白?“我们离开对谁都好。”

    “对谁好?对你还是对我?”骆杰从未想过让他们离开,以后也不会有。

    “现在大家都一直在注意你。”

    见她担心他,骆杰安抚道:“我的事你不需要担心,公司方面会负责处理。”

    孙怡娴却无法像他说得那么轻松,再说她有不得不离开的理由。“我跟小宇如果继续住在这里,问题会越来越大。”到时候可能会比现在更加复杂,而且更难解决。

    “再大的问题,由我解决。”

    “不只是这样!”为什么他就是不明白?选择离开,除了要守护小宇,也是不想连累他。

    “那不然是为什么?”

    孙怡娴看着他,又瞥了眼儿子的方向,见儿子好奇地盯着他们,索性一把拉着骆杰走向他的房间。

    突然被她拉进房里,骆杰感到意外,尤其又看到她带上房门,不明白有什么事情不能在外头说。

    “我不可以失去小宇。”

    “为什么你会失去小宇?”骆杰皱眉,不解她的说法。

    她看着他,一脸为难,“你不懂。”

    “那你就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居然还特地拉他进房,虽然另有隐情。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男大失宠最新章节 | 恶男大失宠全文阅读 | 恶男大失宠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