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霸王妃(下) > 第九章

霸王妃(下) 第九章

作者 : 子纹
    【第十六章】

    “可恶!”当射出的箭还是从箭靶边缘擦过,段颂宇忍不住诅咒出声。

    这几日为了秋狩的到来,他决定好好恶补一番,所以一大清早他就带着木显榕来到宫里的校场,准备练习射箭。

    枪、剑,甚至近距离的肉搏都难不倒他,不过对于射箭这事,他得承认自己不是天才,世上也不是一直都有奇迹发生,在射箭的表现,他连“差强人意”的边都还称不上。

    “王子做得极好。”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他更加火大,猛然转身看向木显榕。

    “这种鬼话还真只有你说得出来!”他讽刺的耸起眉毛,“偏偏每次还说得如此诚恳。”

    木显榕双手背在身后,经过数日休养,她脸上的苍白已不复见,脸颊多了些许红润,但是或许心中怀着淡淡的忧惧,所以食欲始终不佳,不过短短几日,整个人就瘦了一大圈。

    她稳稳的迎向他羞恼的目光,“正如之前告诉王子的,很多事情不是一蹴可几,尤其是训练这事。”

    她说他表现得极好,肯定的是他因求好心切,锲而不舍下功夫的那份心。

    “这个道理我当然明白。”段颂宇把玩着手中的弓,“只是秋狩即将到来,我大概只会是别人的笑柄了。”

    木显榕打量着他的表情,只见虽然嘴巴上是这么说,但是脸上已是不在乎的神色。

    她不禁一笑,“反正王子不是一向只做自己想做的事,不在乎外人怎么说吗?”

    “是啊!”他脸上也跟着浮现笑意,“我本来就不在乎,反正只是去玩玩罢了,听说秋狩所猎到的猎物会列入成绩,若是猎到珍稀野兽更是有大赏,是吗?”

    她点点头,“是,这些年来,二王子在秋狩的表现极受人瞩目,所以几乎是他出尽锋头的时刻。”

    “可以想见,他那身肌肉︱”他俏皮的做了一个健美先生的动作,“令人赞叹!肯定下了不少功夫。”

    “要得惊人艺,本来就需下苦功夫。”从箭袋拿出一枝箭交到他手上,她轻声问,“还要再试吗?”

    “试!怎么不试?”他接过了手,“我说过,总有一天,我会做得比任何人都好。”

    “我绝对相信。”木显榕看着他坚定的神情,微笑。“不过今年秋狩你可以放心。”

    “怎么说?”

    “你忘了你有我吗?”她有些得意的微扬起下巴,“我在一旁,你的成绩绝不会太差,我不会让你成为笑柄。”

    “我绝对相信,不过免了。”正要拉弓的段颂宇停下动作,侧身看她,对她轻摇了下头。“我情愿当笑柄。”

    她不解。“为什么?”

    “因为现在这个时候……”他静了一会儿才继续说,“不是出锋头的好时机。”

    这话令木显榕不解。

    “老实告诉我,”她的手轻覆在他的手臂上,“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事情不对劲?”

    他只是轻耸了下肩,低头看她,“没什么,只是锋芒太露,对我不是好事,这是你教我的。”

    听他竟然拿她以前的话来堵她,她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

    看到她的神情,段颂宇忍不住一笑,“你真是可爱!”他空出一只手轻搂了她一下。

    “王子!”被卷进宽大的怀里,木显榕给了他不认同的一个眼神。

    “放心吧,我的勇士们在外头守着。”他早就安排白克力带人守在校场外,不让任何人接近了,所以现在校场内只有他们俩,压根不用担心他们亲密的举动落入他人眼中。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枝箭利落的从他们左后方射出,直中约二十尺外的靶心。

    木显榕一楞,立刻将抱着自己的男人推开,抽出腰间佩剑,动作一气呵成,无惧的挡在他面前。

    “你又来了!”看到她的举动,段颂宇皱起了眉头,“不要每次都不顾自己的安危挡在我前面!难道你真的要我动手修理你才会听话吗?”

    “王子!”听到他的话,木显榕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在这种时候,他还有空找她的麻烦

    “也不要每次叫我王子,但都不把我的话当一回事。”他的手一拨,把她拉到身后,看着远远走来的罕凡昭。“好箭法!”

    “谢王兄。”罕凡昭脸上的神情平静,不显思绪,“希望没吓着你。”

    “你是没吓到我,倒是吓着了木将军,她死心眼得很,不想看我有任何闪失。”

    碍于罕凡昭在场,木显榕纵使对这话感到不满,也只能不发一言。

    “只是这校场外头,明明有我的人守着,你怎么进来的?”段颂宇好奇的问。

    “凡昭翻墙进来的。”

    他一听,英俊容颜上露出一抹玩味微笑,“翻墙?”接着立刻转向木显榕,暧昧的眨眨眼。“听到了吗?将军,他也翻墙啊!二王子都翻墙了,身为大哥的我翻墙也只是刚好而已嘛!”

    “王子”木显榕难以置信的看向罕凡昭。一向沉着稳重的二王子,怎么……

    “做人难免会好奇。”他脸上依然没有太多的表情,“王兄的勇士守在场外,不准任何人进入,所以凡昭想来看看,这么谨慎是为了什么。”

    “其实很简单,因为︱”看到身边女人的眼神,段颂宇乖乖的将肩一耸,“你也知道我的箭术拙劣,为免贻笑大方,所以只好独自苦练了。你看,”他也不怕丢脸,转身吸了口气,迳自拉弓,将箭给射出去,擦到箭靶的边,忍不住朗声大笑,“见着了吗?”

    见他诚实的将自己的拙劣摊开,原本一脸不显思绪的罕凡昭也忍不住扬起嘴角,就算他方才看到兄长伸手抱住木将军,也选择不提及了。

    “王兄有上进之心,实属难得。”

    “是啊,难得、难得!”段颂宇看着他说,“轮到你了,众人皆说你智勇双全,武功盖世,让王兄瞧瞧你是否真那么有本事!”

    看着他脸上的笑痕,罕凡昭微垂下眼,“是,凡昭献丑了。”

    说罢向前一步。他脸上写着专注,从箭袋中拿出三枝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拉弓上箭,帅气的连射,而且还每射必中。

    “哇!”段颂宇见了,忍不住击掌,“精采!”

    看他自得其乐的样子,木显榕有些惊讶。虽说是两兄弟,但是他们从来都不亲近,她的目光流转在两个男人之间。虽然二王子脸上依然挂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但是眼里似乎多了一丝不一样的东西︱

    “不可否认,我弟弟确实是人才!”段颂宇温柔的看了她一眼,柔声说,“我实在应该庆幸你的死心眼,让你当年选择我,而不是他。”

    木显榕无奈的轻摇下头,“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别玩了!他是二王子啊!”

    “我知道他是二王子,相信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段颂宇的目光移到走回来的罕凡昭身上,“凡昭果然名不虚传,我看今年秋狩又是你独占鳌头了。”

    “那倒未必,凡昭耳闻木将军骑射近乎神技,”他看了木显榕一眼,“所以最后谁胜谁负,还是未定之天。”

    “这一阵子她身子骨不好,所以她不下场。”

    罕凡昭闻言有些意外。木显榕的表情看来也好似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

    “王子︱”她忍不住想要出声反驳。

    “在我弟弟面前,要听我的话!”段颂宇却打断了她的话。

    木显榕忍不住对天一翻白眼。他这不是摆明了告诉二王子,私底下,他都是任她左右的吗?

    “那王兄呢?”罕凡昭问。若是兄长不下场,父王可能会大怒的。

    “我一定会下场,虽然很清楚会有许多双眼睛等着看我的表现,但是与其伪巧,不如拙诚,就算成了笑柄也无所谓。”

    听到他率性的话语,罕凡昭发现自己这个看似软弱的兄长有令人赞叹的一面,他身上散发着一种优雅神韵,浑然天成,就如同他那个从不争名夺利的母妃︱永和公主。

    “对了!凡昭。”段颂宇伸手勾住他的肩膀,这样突如其来的举动,使罕凡昭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

    “放轻松。”他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跟你借一步说话。”

    罕凡昭被动的让他拉着走,直到走离木显榕一段距离,段颂宇才开口,“若有一天你真得到大权,答应王兄一件事。”

    没料到他会如此开门见山,罕凡昭的脸色不由得沉了下来,怀疑他是否想要试探些什么,所以他以不变应万变,没有答腔。

    “只要一件!”侧过头,段颂宇脸上的戏谑神情已不复见,“就一件!这辈子,我没求过什么人,但我现在求你。”

    他脸上的严肃传到了罕凡昭身上,“王兄此言严重了。”

    “现在别跟我咬文嚼字说些场面话,我不吃这套。”段颂宇率真的说,“日后不管发生何事,我要你绝不危害木将军和木家上下十余口人的性命。”

    “王兄︱”

    “听我说完,”他打断罕凡昭的话,清明的目光直视着他,“有许多事王兄无法明说,但是我很清楚人有千算,但不如老天一算的道理。纵使我有千万种想法,但是我一点都不知道老天会不会再玩我一次,所以思来想去,只好拜托你了。”

    罕凡昭皱起眉头,看着背对着阳光,沐浴在金色光线下的兄长。他的话令他听不明白,但是口气中却明显有股惆怅。

    他的目光移到不远处的人身上,思绪益发清晰。

    “王兄……木将军是女人?”

    段颂宇一楞,接着对他轻挑了下眉,“你这句话是肯定还是疑问?”

    “既是肯定也是疑问。”他直言,“王兄不爱男人,但是爱着木将军,所以木将军︱是女人”

    “你真的很聪明!”段颂宇一笑,“不过你就当你什么都不知道,以免惹祸上身。”

    真是女人!罕凡昭脸上难得露出意外的神情,不由得再度看向那个男装打扮的人。这么一个骁将竟是女儿身这天下的男子,实在该自惭形秽了!

    “但是王兄,若木将军真是女人,她就不该出仕,这么做只会为她自己和木家惹来祸端。”

    “这个道理我比任何人都明白,所以才要你保住她。”

    “王兄”这令罕凡昭为难了。正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若每个人都可以通融,这法制不就乱了吗?

    “一句话,帮不帮”

    看着他清澈的黑眸,罕凡昭陷入沉思,久久才开口,“王兄,天下未必是我的。”

    “是你的!要不是为了榕儿,我根本不想回大都,大可与她在净水沙洲自在过日子。我对王位本来就没有兴趣,但是若要成为茴月王才能保住她,那么我就会是茴月王。”

    “为了一个女人……王兄,你怎么会……”

    “或许终其一生你都不会懂,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幸可以遇到命中注定的那一个。”

    他脸上的气势令罕凡昭再次沉默,最后不由自主的折服了。“好吧!凡昭虽未必是未来的王,但是我可以以性命向你担保,不论发生何事,我都会保木将军周全。”

    听到这句话,段颂宇终于安心了。

    他转头望向不远处的木显榕,虽然她什么都不说,但是他知道她心中的担忧。

    她担心他有一日会像来时一样突然离开,而他也怕,但是他更担心留下她之后,她将要面对的危机。

    现在至少有了罕凡昭︱他知道自己可以相信他,他是条汉子,不轻易承诺,但一旦承诺,就会用性命去守护。

    罕凡昭心情复杂的看着他,又看了木显榕一眼,最后默默的转身离去。

    看到他走远,木显榕立刻上前。

    “你跟二王子说了什么?”

    她对罕凡昭离去时的眼神耿耿于怀。

    “只是讨教罢了。”段颂宇四两拨千斤的回答。

    “说谎!”她立即驳斥,“若只是讨教,根本毋需借一步说话!”

    “女人,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咄咄逼人?”

    “好。”她的声音随即一柔,手搁在他的胸前,“请你告诉我,你跟二王子说了什么?”

    她的转变令他忍不住失笑。

    伸出手抱紧她,他低声坦白,“我求他,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他要帮助你。”

    她的身躯因为这话而立刻僵硬,心揪紧,因他的口气就像是要道别,她下意识的伸手推开他。

    段颂宇急忙拉住掉头要走的人儿。

    “榕儿︱”

    “不要!”她怒斥,“我不想听!”

    “不听不代表事情不会发生,”他看着她,要她面对现实。“逃避绝对不是办法,我只是要一切有关你的事都能万无一失。”

    她知道他是为了她好,清楚他来自另一个时空,但是这一刻她更沮丧的发现,自己未必有能力留住他,因为连他也无能为力。

    明明是艳阳高照的天气,她却蓦地觉得寒冷,下一瞬,一阵晕眩袭来。

    注意到她的脸色突然转白,段颂宇眼捷手快的伸出手扶住了她。

    “你怎么了?”

    她勉强的摇了摇头,忍着不适,“头晕……”

    他立刻打横将她抱起,“我立刻宣太医!”

    “不用了。”她出声制止,“我好多了。”

    他低下头,慌乱的凝视她的眼睛,“你确定?”

    她点点头。她不喜欢看病,因为她讨厌吃苦药,从小便是如此,要她骑马打仗她不怕,但是药,她视如畏途,非到不得已,绝对不碰。

    “我知道了,一定是你最近都不吃东西!”他轻吻了下她的额头,小心翼翼的模样好像她是易碎的娃娃。“这怎么可以?你想吃什么?只要你开口,我都可以想办法弄给你。”

    他的温柔令她喉咙发紧,泪水在眼眶中堆积,她搂住他的颈子,把脸埋进他的怀里。

    搂着她,段颂宇轻叹了口气,“虽然很清楚你不想听,但是就一次,我就说一次,”他沙哑的恳求,“如果我不在了,去找凡昭。”

    泪水无预警的滑落她的脸颊。

    “拜托!别掉眼泪……”他勾起她的下巴,心疼的看着她,“你的眼泪是很珍贵的。”

    木显榕看着他,忍不住吻住他的唇。

    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她想要天长也想要地久,但若是求之不可得,至少他与她还有现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霸王妃(下)最新章节 | 霸王妃(下)全文阅读 | 霸王妃(下)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