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腹黑擒妻计 > 第三章

腹黑擒妻计 第三章

作者 : 丹甯
    【第二章】

    “见鬼了,他为什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回到宿舍,踢掉高跟鞋,余梦岚嘴里仍嘀咕着。

    她一向过得低调,就连生日也不例外,她并不爱旁人替她庆生,这点和韩骐很像,因此知道她生日的人并不多。

    每年的这天能收到几名老友的简讯祝福,对她来说就够了。

    余梦岚没自作多情到以为韩骐会喜欢自己,因而去调查她的个人资料,她甚至觉得今晚他突然请她吃饭,也只是基于他们两人很巧的同天生日,而非对她有什么特别想法。

    唯一的可能,就是白天秋素云和他聊天时大嘴巴讲出去的。

    “见色忘友的女人!”她没好气的骂道。

    唉,想到从今以后就真的是三开头的年纪,再也不能跟别人说自己“二十几岁”,余梦岚不禁头皮发麻起来。

    哎啊,岁月真是无情的杀手。

    “养我一辈子,养我一辈子,他养我一辈子……”一阵清亮的音乐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余梦岚从皮包里翻出手机,由于心里正纠结着,也没看清楚是谁来电就接了起来,“喂?”

    “岚岚。”某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自电话那端传来。

    她愣了一下,接着才淡声道:“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只是打来和你说声生日快乐。”

    祝她生日快乐?

    这话他也好意思说出口?

    她讶异的睁大眼,忽然很想笑。

    “杨为军,五年前的今天你给了我一份生日礼物,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就不劳你特地打来提醒了。”在三十岁生日这天接到分手五年的前男友打来的电话,她只觉得荒谬。

    “别这样,岚岚,虽然我们当初不欢而散,但都过这么多年了,我希望我们还是可以当好朋友……”

    “抱歉,我没什么兴趣继续和你当朋友。”她打断他的话。还好朋友咧!

    “你还在怨我吗?”男人叹息。

    他的声音挺好听的,她曾经深深迷恋过,可现在再听到只觉得厌烦,更何况韩骐的声音比他好听多了,一旦吃过一客两千元的牛排后,再吃五百元的,只会觉得和夜市的差不了太多。

    唉,人的胃口果然会被养刁的。

    “我对你是什么感觉不重要吧?而且我也不认为我们还有联络的必要。”余梦岚淡漠的道。

    她做事一向干净利落,从不拖泥带水,说了分手就是分手,不管当时多痛苦,她都不要藕断丝连。

    “别这样,岚岚,我只是想得到你的祝福。”男人很快说道,“我要结婚了。”

    打电话和分手五年的前女友说自己要结婚?这算什么?余梦岚觉得自己完全搞不懂这男人。

    “喔?恭喜啊,跟那个姓黄的护士?”她随口道。

    当初他们会分手,就是因为她看到他和一名姓黄的护士上床。

    “呃,不是。”他尴尬了一下。

    “我想也是。”偷吃这种事有一就有二,她一点都不意外,“不好意思,别说我工作很忙没空参加,更何况就算不忙,我也没打算去参加前男友的婚礼,所以就这样吧,再见……不,别说见面,我希望以后你连电话也别再打来了。”

    说完,她直接结束了通话。

    “真是莫名其妙!”余梦岚将手机扔到床上,原本还不错的心情瞬间沉了下来,就像走在路上突然被狗咬一样令人讨厌。

    她将纸袋搁在桌上,一**坐进椅子里,思绪突然有一阵子飘远。

    她真的不喜欢过生日,因为对她来说,生日从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日子,反而总会发生坏事。

    当年母亲生她时,就差点难产而死,医院费了好大工夫才将人救回,但却因此不得不拿掉子宫,再也不能怀孕。

    五岁那年,父亲为了回家替她过生日,结果出了车祸,整个人在起火的车子里被烧成焦炭,完全看不出原貌。

    十八岁生日时,交往了将近两年的第一任男友和她提分手,之后二十五岁生日那天,又让她见到已当了三年住院医师的第二任男友和护士滚到床上去。

    她早听许多学姊说过,因为工作时数长,在朝夕相处的情况下,住院医师很容易和身边年轻漂亮的护士搞暧昧。

    她曾深信杨为军会是例外,没想到他却用实际行动粉碎了她的信赖,使她觉得自己像个笑话。

    总之生日对她而言,就像悲惨的恶梦,每隔几年就会让她狠狠痛上一回。

    她慢慢打开桌上的纸袋,原想将里头的和 子拿进冰箱冰,但不知怎地,她反而拆开了装着和 子的盒子。

    那是三个颜色各异的漂亮甜点,一个莹白、一个翠绿、一个嫩粉,看起来很讨喜又美味,所以明明肚子就已撑得吃不下,她仍拿起小叉子,戳起白色的那颗。

    轻轻咬了一口,软的外皮包着红豆馅,甜味迅速在嘴里化开,先前烦闷的心情就这么轻易被抚平了。

    好吧,起码今年生日不但没发生衰事,还让全医院女性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请吃了一顿晚餐。她自我解嘲着。

    撇开他偶尔会突然冒出一些让人无言以对的话不提,其实韩骐无论在外貌、学识还是涵养各方面,都是好得没话说,且EQ也不错,就算被她质疑是Gay都不生气,只是像那样的男人,并不容意驾驭,肯定不是随便一个女人便能和他轻松相处的。

    虽然不关她的事……不过她倒是很想知道他会栽在哪种女人手中。

    “生日快乐啊,余梦岚。”她轻声道,脑海中浮现的是今晚那男人淡淡的笑容。

    这是场极为盛大的慈善餐会,有不少政商名流出席,会场的布置亦十分豪华,透出属于上流社会的奢靡。

    人们以拿到邀请卡为荣,将它当成彰显身分地位、财力或名气的象征,几乎所有收到邀请的人都会排除万难来参加,好证明自己的不凡。

    当然,其中亦有人费尽千辛万苦从别人那边弄到邀请卡,只为挤进会场拓展自己的人脉。

    反正不论如何,一点都没有“慈善”的气氛。

    韩骐的指尖轻抚着冰冷的阳台栏杆,冷眼看着那些努力炫耀身上行头的人们,他是没收到什么邀请卡,不过身为他爹的儿子,纵使并不姓袁,还是得来露个脸。

    当然,那也是因为如今他在医界的名气不一般所致,倘若他只是个没没无闻的小医生,袁家不可能让他参加这种重要餐会。

    只是即便如此,往常他出席这类场合时,用的仍是“袁家远房亲戚”的名义—尽避在部分知情人士眼中,他是袁老爷子长子的私生子一事,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不过他也不在乎,如果不是父母耳提面命要他务必出席,他压根不屑来。

    当年父亲毅然抛弃幼子与妻子,只为和青梅竹马的情人厮守,因此永远失去了继承袁家家业的资格。有人笑他蠢,竟为了个女人放弃整片江山,亦有人鄙视他抛妻弃子的行径,但不管怎么说,那男人终究是他父亲。

    韩骐虽不认同父亲的行径,却又无法漠视这个为了他们母子几乎失去一切的老人,而母亲亦觉亏欠袁家许多,对于袁家提出的要求无不竭力达成,因此,今晚他就算百般不情愿,仍不得不出现在这里。

    啧,看来这会是个挺无趣的夜晚啊。

    躲得过初一,躲不了十五,正是余梦岚现下的心情写照。

    好不容易逃过相亲,没想到却又被逼着来参加这什么鬼慈善餐会。

    她向来对这类假慈善之名,行炫耀之实的餐会非常不以为然,真要捐钱默默捐就好了啊,何必办什么餐会?

    而且她很清楚老妈把她丢来这里的用意,不过她实在对找金龟婿的事兴趣缺缺。

    虽然很累,但她喜欢现在的工作,每天都过得充实愉快,要她在家当米虫给人养,不如杀了她比较快。

    打发了几个来搭讪的男人,余梦岚环顾了下四周,自吧台取了几样看起来很可口的菜肴后,躲到某个靠近阳台的角落吃了起来。

    既然都浪费时间来了,就该多少吃点东西捞个本,虽然这儿的东西没有先前韩骐带她去吃的那家料理美味可口,但也比她平时在医院吃的强多了。

    韩骐……她轻轻咀嚼着这个名字。

    自生日那天过后,她已有一个多星期没见到他了吧?

    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虽然韩骐到医院已经有几个月了,但因他很神秘,她见到他的次数并不超过五次,而且过去她从不曾将这个人、这名字真正放进脑袋里,听旁人提起时,亦是左耳进右耳出没有在意过,没想到最近这些日子她却莫名地常常想起他。

    谜样的男人。

    连着三次接触,她却越觉得自己搞不懂他。

    本以为他是温文儒雅的谦谦君子,后来发现原来他是个有着奇怪恶趣味的家伙,但之后又觉得,他阴险归阴险,却也是个心思缜密敏锐、懂得体贴他人的人,那天若他直接说要和她一起吃晚餐庆祝彼此的生日,她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很意外他竟那么快就摸透了她的脾气,知道要等到最后才说。

    这男人令她疑惑、迷惑,又彷佛受到了诱惑。

    唉,真糟糕,难道她也成了外貌协会的一员吗?居然对一个自己全然不了解的男人感到好奇……甚至产生了兴趣?

    余梦岚心不在焉的吃着东西,兀自思索着,直到听到附近隐约传来一阵对话声才回过神。

    “你长得挺不错的,有没有考虑进演艺圈?”

    余梦岚疑惑的抬头朝声音来源望去,就看到一名身材臃肿的中年男子正以令人不舒服的眼神,盯着某位长相清秀的女服务生。

    那名女服务生被逼得后退了几步,一脸无措,“抱歉,我没想过……”

    “我说,你怎么弄不清楚状况呢?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银星的董事,在演艺圈里要大红大紫还是被封杀,都凭我一句话,所以要捧红你太容易了,到时你名利双收,又何必来这里端盘子?”中年男子朝她走近,一双毛手直接摸了上去,“你几岁,叫什么名字啊?”

    “先生,请你不要这样……”女服务生声音中透着惧意,明亮的眼中盈满惊惶。

    那中年男子没想到自报身分后对方还是拒绝,有些恼了,“小美人,我劝你最好识相些,否则……”

    “否则如何呢?”突然,一个清冷的女音打断他的话。

    中年男子转头,就见到一名身穿红色小礼服的女子正冷冷睇着自己。

    她和那名女服务生是截然不同类型的女子,穿了高跟鞋后超过一百七十五公分的身高,使她看上去不够纤柔娇美,但却有种张扬狂放的气息,一看就知道是极有自信和主见的女人。

    中年男子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你是谁?”

    像这样的女人若看过一次便肯定不会忘记,他确信自己不曾见过她。

    当然,他不知那是因为余梦岚在社交圈里向来低调,还鄙夷地认定她不是什么重要角色。

    余梦岚才不管他在想什么,直接走上前,将手上的餐盘递给女服务生,“麻烦你帮我收一下,谢谢。”

    她也不想在这种场合出风头,可要她眼睁睁看一个女孩子在自己眼前被调戏,她实在做不到。

    知道她是在为自己解围,女服务生对她投以感激的眼神,“哦,好……”欲举步离开。

    “等等,我有说你可以走吗?”他不甘心的喊住人。

    “先生,这里不是酒店,请你别在这种慈善餐会里丢人现眼好吗?”余梦岚不耐的道,她最讨厌这种不把女人当人看的死沙猪。

    中年男子没想到她竟出言羞辱,脸色难看极了,“你究竟是谁?”

    余梦岚根本懒得理他,转头对女服务生道:“你快去吧。”

    女服务生也不想再待下去,马上转身就走。

    中年男子见状,就想追上去。

    “等一下,给我站……啊啊啊!”他话还没说完,脚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让他忍不住大叫起来。

    他的惨叫声引来不少人的注目,纷纷朝这角落看过来,就看到某个臃肿的中年男子正抱着自己的脚哀号。

    余梦岚不疾不徐地收回自己行凶的脚,一点也不因引起骚动感到惊慌。

    “妈的,你这女人……”中年男子怒视着她,正想冲上前好好教训她一顿,然而见到她脚下那尖细的鞋跟时,脚上传来的剧痛让他不禁犹豫起来。

    眼前美丽的女人觑着他的眼神净是鄙夷嘲讽,他毫不怀疑自己若又靠近,她绝对会再补他一脚。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腹黑擒妻计最新章节 | 腹黑擒妻计全文阅读 | 腹黑擒妻计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