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总裁惜惜 > 第八章

总裁惜惜 第八章

作者 : 晓叁
    【第七章】

    计程车里,湛驭坡跟元瑛琦一块坐在后座,一段路后,她感觉到身旁的人向她靠了过来。

    “干什么?”她耸肩,把他推开。

    湛驭坡没有应声,身体又向她靠来。

    她再次推开他,他又靠过来,这样来回几次后,她放弃了。安静的车内,她明显感受到他的体温和平稳的呼吸声。

    她的脸莫名的热了起来,心跳的速度也好像快了点,两人靠在一起,感觉好像情侣喔——

    她在想什么回神、回神。

    她不是他的枕头或抱枕,而且他们也没有这么熟好吗?

    她应该要讨厌他的,可每次一碰上他,最后老是得帮他善后,难道是她上辈子欠他不成?

    一时气恼,她想把肩膀移开——

    “别动!”

    元瑛琦一怔,他既然还醒着,干么要靠着她?

    不过她并没有移开身子,任由着湛驭坡靠着她。

    也许是心底的某个角落,悄悄为他感到心疼,心疼他一个人得一肩扛起所有的负担,但像在说服自己没有喜欢他,她努力的挑着他的缺点。

    “老爱麻烦人、说些讨人厌的话,就是因为这样才讨人厌吧?”她嘴里嘀咕着。

    但耳际却传来一句,“你说谁讨人厌?”

    “呃……你睡你的觉,干么偷听别人说话!”心漏跳一拍,她忘了当事人就在身边。

    湛驭坡依然靠着她没有睁开眼睛,“有人吵得我睡不着觉。”

    有没有搞错?她大方借肩膀给他靠,他还怪她太吵?

    她想侧身跟他争辩,他立刻说:“坐好别动。”她又乖乖的挺直腰坐好。

    咦,她干么这么听话?

    就连稍早接到他电话也是,一听到他人在外头,想也没想就跑了出去,她到底是在干什么?

    难到只是因为同情?还是说……

    不管你有什么想法,最好早点打消念头。心里冒出一个声音阻止她。

    是啊!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从他的言行举止,和受他那不负责任的父亲的影响,看得出来他讨厌女人,所以就算她对他有异样的感觉也不能说,因为那不仅得不到回应,只怕还会让他鄙视她。

    当计程车抵达湛家,她扶着湛驭坡下车。

    一如稍早离开酒吧时,湛驭坡并没有拒绝她的搀扶。

    管家泰伯前来应门。“元小姐?大少爷!”

    泰伯想上前帮忙,但湛驭坡仍靠着她说:“我没事。”摆明了不需要他。

    元瑛琦对泰伯一笑,认命的扶着酒醉的人进门。

    一进到大厅,她发现湛佑坦也在。

    “瑛琦姊,你怎么会跟哥一块回来?”

    “他喝醉了,我送他回来。”

    她扶着湛驭坡到沙发想让他坐好,却反而被他拉住,两人一起跌坐在沙发上,她想起身,他却赖在她身上,害她动不了。

    湛佑坦见状不免讶异,哥哥为何还不放手?怕场面尴尬,他随口问:“哥跑去找你喝酒?”

    “不是,是他自己想喝,我只是刚好送他回来而已。”她试着想离开,无奈摆脱不了他。

    “哥是在哪里喝酒?”他们之间的小动作,全看在湛佑坦的眼里。

    “一家酒吧,车先停在那里,我们坐计程车回来。”

    湛佑坦听了,更为疑惑。“瑛琦姊怎么会在那里?”

    “只是凑巧。”这话说得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看着哥哥和瑛琦姊两人坐在一起,湛佑坦心里满是惊讶,哥哥一向讨厌女人,现在他居然靠着瑛琦姊,简直不可思议!难道……

    担心他继续追问,她赶紧转移话题,“对了,湛爷爷身体没事吧?”

    “爷爷是高血压,吃过药就没事了。”

    “那就好。啊,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元瑛琦真的很怕他继续追问,她已经辞穷,只想快快离开。

    原以为醉死的湛驭坡突然出声,“让司机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

    “你身上有钱吗?”醉了的他似乎比她来得清醒。

    她这才想起自己根本没带钱包,“不然先借我——”

    “司机会送你回去。”语气里透着坚持。

    “我去吩咐司机。”

    泰伯都这么说了,元瑛琦不好意思再说什么。

    倒是一旁的湛佑坦越看心里越明白。他们最近似乎常碰在一块,哥哥对瑛琦姊的态度也变了许多,不再像从前那样讨厌或排斥,反而有股明显的占有欲。

    湛驭坡不是没有注意到弟弟的目光,但仍赖着她不放,在场只有元瑛琦一人坐立不安。

    “车子准备好了。”泰伯进来通报。

    “那我走了。”湛驭坡终于松手,她才得以起身向湛佑坦道再见,却不敢多看他一眼。

    待她离开,湛佑坦才想扶哥哥上楼,就见到湛驭坡迳自起身,一点都看不出来像喝醉酒的人。

    湛佑坦这下更肯定了,如果他们之间迸出花火,他绝对乐见其成。

    这些天因为指导湛佑坦练琴的关系,元瑛琦白天虽然没有出门,元母也没啥机会念她。

    直到这会元母接完电话,也顾不得还在帮湛佑坦上课,特地从琴房出来找女儿。

    “明天晚上把时间空出来。”

    元瑛琦见母亲上课到一半突然出来吩咐自己,心里纳闷,“做什么?”她边问边吃着东西。

    “刚才你杨阿姨打电话来,要帮你介绍对象。”

    “什么”元瑛琦差点噎着。

    “对方条件不错,我听完后已经答应了。”既然女儿不能好好找份工作,如果能找个不错的对象也行。

    元瑛琦一听,“妈怎么可以这样?”居然擅自帮她答应相亲!

    从琴房出来找老师的湛佑坦,听到瑛琦姊要相亲的消息,一脸诧异。

    “什么叫我又怎样?”见女儿又有意见,元母忍不住叨念,“帮你安排乐团的工作你不去,现在有不错的对象帮你安排相亲你又有意见,你生下来存心要跟我唱反调是不是?”

    “哪是!是妈不讲道理。”明明是母亲插手干涉她的人生。

    “我不讲道理你说这是什么话?为了你这不长进的个性,我四处张罗帮你安排,现在竟怪我不讲道理?”她歹命啊!为女儿好,还被嫌弃。

    元瑛琦连忙改口,免得又遭母亲炮轰,“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希望妈能尊重我。”

    “我这样还不够尊重你?要是不尊重你,还需要出来问你的意思吗?”

    拜托!这样叫问吗?根本就是告知。

    只是听母亲的语气,她也明白不适合在这节骨眼上和母亲争辩,但该说的还是得说。

    “我根本还不打算结婚。”

    “又不是叫你现在就结婚,难得刚好有个不错的对象,见过面后,也要交往一阵子才可能结婚。”

    明白母亲已经做出决定,但她仍不打算妥协,“反正我不打算相亲就对了。”

    元母一听,又要提高分贝,湛佑坦赶紧插口说:“也许瑛琦姊已经有交往的对象了。”他怕瑛琦姊和哥哥的爱苗才要滋长,就因为这件事无疾而疼。

    元母诧异,“是这样吗?”

    “跟这没有关系。”为什么佑坦会这么说?难道,他发现她对他哥哥……

    “怎么叫没有关系?如果是有了交往的对象——”

    “妈什么时候看到我交男朋友了?”脑海中闪过湛驭坡的身影,但她立刻把他甩到脑后。

    他对她是什么的看法,她很清楚,他们是不可能的!

    “瑛琦姊真的没有对象?”湛佑坦疑惑,难道他猜错了?她和哥哥之间真的没有什么?

    “你少在一旁瞎搅和。”已经够乱了,她阻止湛佑坦再进来搅和。

    元母信了女儿,只是这样一来——“既然没有对象,你明天晚上就去相亲。”

    “我已经说了……”

    “没什么好说的,这回你要是敢再让我丢脸,看我不把你的皮给扒了。”元母打断她的话,凶悍的模样,全然不复外表给人的高雅气质。

    “妈!”

    “反正你明天晚上把时间空出来。”这个家,她说了算。

    看母亲的态度十分坚决,元瑛琦决定改变做法。

    “就算是要相亲,妈跟对方家长还有杨阿姨都在场,怎么可能自在的认识?”山不转路转,山人自有办法。

    听出女儿的态度不再坚决,元母才软下语气,“相亲本来就是这样。”

    元瑛琦趁机表示,“也不一定啊,如果是年轻人自己约在外头见面,比较没有压力。”

    “你们自己见面?”

    “对啊,要换做是妈去相亲,双方家长都在场,我就不相信妈会觉得自在。”

    元母愣了两秒,才意识到女儿的意图。“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要我不跟去,你好再把相亲给我搞砸。”

    “妈在胡说什么?”元瑛琦当然抵死不承认。

    “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女儿是她生的,她打什么鬼主意,她会不了解吗?

    “不然妈自己说好了,如果是你相亲,会想要双方家长坐在一旁围观吗?”相信母亲也无法否认这点。

    元母虽然赞同女儿的说法,但是有监于她之前的不良纪录,一时拿不定主意。

    湛佑坦突然插口,“我帮老师去。”

    “什么?”元瑛琦瞠大眼。

    “瑛琦姊说得没错,如果老师跟对方家长都去,她会不自在,干脆我去,帮老师监视。”他当然要帮哥哥顾好未来大嫂,不能让别人捷足先登。

    原以为他要帮她,结果不是,元瑛琦忍不住瞪他。

    湛佑坦像是没有看到她的瞪视,笑着对元母说:“这样瑛琦姊应该会比较自在。”

    要不是母亲在场,她早往他的后脑勺敲下去。

    元母想了想,点头同意,“也好,我现在打电话去跟对方说。”

    元瑛琦怒瞪着湛佑坦,他则一脸别有含意的回望她,他绝对站在她那边,破坏这场相亲宴。

    晚上,湛佑坦来敲湛驭坡的房门。

    “进来。”

    “哥。”

    见到弟弟,湛驭坡多少觉得意外,虽然兄弟俩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但或许是因为年龄上的差距,佑坦很少主动到他房里来找他。

    “有事吗?”或许是肩负着父亲没能尽到的责任,他向来严肃。

    “没什么,只是看到哥房里的灯还亮着。”

    这么蹩脚的理由,当然骗不了湛驭坡,他放下手上的工作,双眼凝视着他。

    湛佑坦心虚地闪了下眼,决定直接进入主题,“哥跟瑛琦姊最近好像常常遇到。”

    “她告诉你的?”

    “不是。”

    “为什么这么问?”湛驭坡的语气转为保留。

    “哥跟瑛琦姊最近好像处得不错,我白天刚好听到瑛琦姊要相亲的事,想说应该跟哥说一声。”虽然对于哥哥的凝视有点怕,但他还是把话说出口。

    “什么?相亲?”她竟敢背着他去相亲

    “哥也不知道?”湛佑坦试着让自己的话听来像是在闲聊一般。

    “什么时候?”

    尽避哥哥脸上没什么变化,但若他对瑛琦姊不在意、不关心,他根本连问都不会问。

    “今天白天老师的朋友打电话来敲定的。”湛佑坦故意答非所问。

    “她答应了?”

    湛佑坦刻意避开他的问题,“因为瑛琦姊目前没有交往的对象,老师才想先介绍他们认识交往看看。”

    他原想试探哥哥,看哥哥会不会失控,但他失望了,从他脸上看不出任何蛛丝马迹。

    但该说的还是得说完,他迳自说下去,“因为担心双方家长如果在场会不自在,所以只有瑛琦姊跟对方两人,明天晚上六点约在安和路的阳光餐厅吃饭。”

    哥哥还是没有反应,他真的急了。

    “哥不觉得好奇吗?瑛琦姊明晚六点要跟相亲的对象在阳光餐厅吃饭?”担心哥哥没有听清楚,他特意又将时间和地点复述了遍。

    “你很好奇?”

    “呃……不是。”知道问不出一点讯息,湛佑坦只好道:“那我先出去了。”语气里明显有丝沮丧。

    湛驭坡目送弟弟关上门离开,心里却不似脸上那般平静。

    她要相亲!她竟敢背着他去相亲!他做事向来快狠准,看来,他得出手了,免得某个笨蛋永远不会开窍。

    餐厅里,元瑛琦尽避再不乐意,还是依约前来,要是失约,回家准遭母亲的口水淹没。

    倒是湛佑坦那个叛徒,从她坐下就没看见他的人影。

    虽然这样一来有利于她搞小动作,但是她也担心他躲在暗处监视,等着回头向母亲打小报告。

    为了避免往后几天又不得安宁,她只能伺机采取行动,没敢太过明目张胆。

    坐在她对面的相亲对象,见她四处张望,忍不住问:“元小姐在找什么吗?”

    “呃……没有。”

    “听说元小姐是学音乐的?”

    见对方一板一眼,她故意回答,“对,因为我不太会念书。”

    一句话堵得对方不知该如何问下去。

    服务生在这时送来两人的餐点,他点的是牛排套餐,元瑛琦则是分量加倍的海陆双拼特餐。

    看着那份餐点,对方眼里闪过一抹诧异,她虽然注意到了,表面上仍是不动声色。

    她刻意问:“佟先生吃的好像不多?”

    他的表情明显微怔,她说错了吧,不是他吃得不多,而是她吃得太多。

    “会吗?”

    她故意说:“如果不够,再点好了,我可以帮忙吃。”

    对方心里打了个突,她则是脸带微笑。

    当湛驭坡走进餐厅,看到的就是元瑛琦面带笑容与对方攀谈的样子,看得他倏地火冒三丈。

    她是他的!别想嫁给别人!

    “元小姐平常的兴趣是什么?”佟先生随便找个话题。

    她正打算开口回答,却不经意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吃惊得微张口,一时说不出话来。

    “元小姐?”

    佟先生叫人的同时,湛驭坡已经来到她面前。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看着不该出现的人问。

    佟先生礼貌的问元瑛琦,“是元小姐的朋友吗?”

    湛驭坡瞥了眼桌上的餐点,知道他们才刚坐下来不久,如果要等这顿饭吃完,还需要不少时间。

    “呃……对。”看见他突然出现,不知为何,元瑛琦莫名的觉得心虚。

    虽然一起喝过酒,但他们算是朋友吗?

    “不然元小姐的朋友也一块坐下来吃?”

    “不用了,他应该约了其他朋友。”元瑛琦一口回绝,她在吃相亲宴,身边多个湛驭坡,真的很奇怪。

    湛驭坡不满地蹙眉。

    “是吗?那……”

    对方想再说什么,湛驭坡突然拉起她的手,让她诧异了下。

    “你干什么?”

    湛驭坡的回答是直接将她从座位上拉起来,不由分说就带她离开。

    “等一下,你拉我干么?”

    佟先生虽然也对这突来的举动感到意外,却没有阻止的意思,似乎还松了口气,庆幸不需要再跟她继续这顿饭。

    “你到底要干什么?”

    被拉着离开,元瑛琦并没有挣扎,反正她也不是多想吃这顿饭,只是对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感到错愕。

    餐厅外头的湛佑坦看见哥哥拉了瑛琦姊出来,笑着上前叫人,“哥,瑛琦姊。”

    湛驭坡不意外会在这里看到弟弟。

    “你在这里干什么?”元瑛琦不解的问,刚刚在餐厅里找不到他的人,没想到他竟埋伏在外头。

    原本要带着元瑛琦离开的湛驭坡,因为弟弟的突然出现,稍微犹豫了一下是否要顺道载他离开。

    猜到哥哥的想法,他立即表示,“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湛驭坡交代一句,“记得别太晚。”

    “我知道。”

    湛驭坡拉着她走向路旁停放的车子,并为她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

    直到坐上车,她才想到一切都是湛佑坦搞的鬼,但车门已经被带上。

    车门外,湛佑坦满意地看着他们上车,一切都照着他的计画走。

    意识到被耍了,元瑛琦想找他算帐,但湛驭坡已踩下油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总裁惜惜最新章节 | 总裁惜惜全文阅读 | 总裁惜惜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