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掌勺皇后 > 第九章

掌勺皇后 第九章

作者 : 艾思
    【第六章】

    当夜,冰荷郡主命下人收拾细软,一行人浩浩荡荡回宫告御状去,反正她与尉迟浚根本没圆房,这门亲事说散就能散。

    接获消息,尉迟浚的左右手也赶来,漏夜商讨离开燕国一事。

    “我们派到燕帝身边的细作已经返回,燕帝私下命人调查过头儿的身家,很可能已经知道头儿是玄雀国仅存的皇家血脉,相信他很快就会有所行动。”

    “月阴国有意接纳我们,已经派人游说,还带了丰厚的赏金。”

    听完左右手的呈报,尉迟浚眉头深锁,似是难以下定夺。

    当初会选择留在燕国,一方面是出于地理位置距离玄雀国比较近,只要和燕帝打好交道,兴许可以将燕国当作复国前的腹地。

    但燕帝也非是省油的灯,私下派人调查尉迟浚等人的身世,还派遣密使到当初合谋攻打玄雀国的两大国,进行私下交易,怕是已经知道尉迟浚等人想复国的用心。

    燕帝这招分明是想过河拆桥。

    明里重用佣兵队替燕国打了一场胜仗,暗里却忌惮佣兵队的实力,担心再留下佣兵队会后患无穷,所以想先除之而后快。

    计划终究还是失了控制,加上冰荷郡主这样进宫一闹,又让燕帝找到整治的借口,对尉迟浚势必大大不利。

    “头儿,不是我喜欢干涉,而是你这次实在太不智了,怎么说也不能让那个劳什子郡主哭哭啼啼进宫告状。”霍予申自然知道尉迟浚全是为了易银芽,所以才更加不满。

    尉迟浚没替自己辩白,只是转头交代匡智深去吩咐弟兄,大伙儿随时做好离开燕国的准备。

    “头儿,你该不会真打算让那个厨娘当上玄雀国未来的皇后?”

    “予申,那是首领的事,我们管不得。”匡智深出声阻止霍予申的僭越。

    尉迟浚毫不避讳的道:“我答应她一辈子不离不弃,富贵同享,艰苦同受,无论能不能成功复国,我都不会离弃她。”

    “可是——”霍予申还想说什么,胸口却被匡智深重重肘击一下,差点连舌头都咬断。

    “我们这就回去营通知弟兄。”匡智深拉起霍予申准备离开。

    “我还没把话说完……”

    霍予申就是看易银芽不顺眼,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分,竟敢妄想攀龙附凤,真是不可饶恕!

    “要紧事先办妥再说。”

    匡智深干脆架住霍予申,两人拉拉扯扯的离开。

    左右手一离开,尉迟浚没有闲下,立时返回厢房照料易银芽。

    易银芽睁开眼就看见尉迟浚,忧心全写在脸上,手也握得好紧,生怕她会飞走不见似的。

    “浚哥哥,我没事了,你去歇息吧。”

    她脸上的红肿很吓人,身子也四处可见瘀青掐痕,这副狼狈丑陋的模样实在不想让他瞧见。

    尉迟浚将掌心放在她额上,那白润脸蛋跟他的手相比,好小好小,这些日子她着实消瘦不少,跟着他终究还是吃了苦。

    “银芽,你怕不怕?”他语重心长的问道。

    “只要有浚哥哥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她总是开朗又乐天,彷佛他就是她的天与地。

    就是这股傻劲让他疼入心,又放不开她,想时时将她带在身边,偏偏又不能,是以公器私用将沈青调派到她身边。

    “傻银芽,你怎会这样傻。”

    尉迟浚好生心疼的将她抱起,抱得不能再紧。

    她是他的心头肉,没有她,他也无法独活。

    “浚哥哥,我不能呼吸了。”易银芽埋在他怀中气喘地说。

    尉迟浚稍微松开手劲,还是将她抱在怀里,就像好不容易夺来的珍宝,不敢轻易松手。

    她对他就像家人一般的存在,有她的地方才是家。

    他若是只无处栖身的孤鸟,那她便是那一片茫茫无岸的云海,他愿意一辈子翱翔高飞在天际,与她缠绵相偎。

    “银芽,你愿意跟我走吗?”

    他习惯性的摸摸她眉眼,指腹传来她面颊的烫意,两人的心也火热靠拢在一起,紧密不分。

    “走?去哪里?”她迷惑地问。

    “跟着我离开燕国。”

    “可是……”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离开燕国?难道要发生什么大事?

    “你信得过我吗?”

    “当然!”她点头如捣蒜。“无论浚哥哥说什么做什么,我都相信,绝无半点怀疑。”

    “那就跟我走,我会把一切原委从头到尾都告诉你。”

    尉迟浚搂紧她的腰,他已将她视作他生命的一部分,决定不再隐瞒,要将长久以来佣兵队复国的计划告诉她。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易银芽明白这一走很可能再也没机会回到燕国,也许这一辈子很难再见到表姨,还有锦绣酒楼的昔日伙伴……

    但是为了浚哥哥,她什么都可以割舍牺牲。

    有他,才有她,他就是她的亲人。

    易银芽也伸出手抱紧他的腰,依偎着他如高山可靠的胸膛,没有迟疑的点点头。

    “浚哥哥,天涯海角我都愿意跟你走。”

    一年后

    天色昏黑,一望无际的荒野中,驻扎着无数橘红营账,军士们正在生起营火,照亮整座军营。

    易银芽站在炒锅前,奋力地挥动锅铲,准备足够喂饱整座军营的简单菜肴。

    “银芽姑娘,你就别忙了,这种粗活就交给在下来做,不需要你亲自动手。”

    只要易银芽出手,沈青就无用武之地,堂堂军营大厨,也只能沦为帮忙盛盘的助手。

    易银芽摆摆手,笑道:“不碍事,我也休息好多天了,再不干点活儿,手脚都快生锈了。”

    沈青无奈苦笑,也只能随她去了。

    易银芽的好厨艺可是有口皆碑,当初也才掌了两天厨,就收服所有弟兄的胃,尝过的人都竖起大拇指啧啧喊好。

    更教人佩服的是,即使在食材短缺的情况下,易银芽依然可以用佣兵打猎抓来的野味,变换出数种烹调方式,还会采集可食的香草植物加入调味。

    对吃腻干粮与无味野食的佣兵来说,易银芽简直就是妙手仙子,无论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上爬的,总之只要是可以吃下肚的飞禽走兽,她样样煮得销魂吮指,想不征服众人的胃都很难。

    等到一切就绪,佣兵井然有序的排队领取今晚的伙食,易银芽始终笑容可掬,不慌不忙地替大家盛菜添饭。

    落日西沉,大家围坐在营火旁,边吃边聊,易银芽却没有胃口,依然站在营账口痴痴的引颈盼望。

    这场仗已经打了两个月,目前情势看来胜算颇大,今日一早尉迟浚便和霍、匡两人上前线查探敌情,迟迟未归,她哪里还吃得下。

    一年前她跟着尉迟浚出走燕国,随着佣兵队一同落脚月阴国,成为月阴国的子民。

    当时为了提防燕帝派人暗袭围捕,他们漏夜离开燕国,也不走官道,改走陡峭险峻的山路,一行人就这样杳无声息的消失无踪。

    路途上,她与尉迟浚共骑一马,他很小心地将她护在身前,不让颠簸的路程累坏她。

    也是在那个离开的晚上,他将自己的身世,还有肩上背负着复国的重责大任,毫无保留的全盘告诉她。

    她当下恍然大悟。

    原来他之所以这么气宇非凡,不同于凡人,是因为他是玄雀国未来的帝王,是货真价实的真龙天子。

    正因为身分特殊,是以霍予申才会看她不顺眼,认为她配不上浚哥哥,老是找话损她,想让她知难而退。

    其实,一得知他的真实身分,连易银芽也觉得自己高攀了。

    她深信有朝一日,浚哥哥一定会成功复国,到时候他就是年少有为的青年皇帝,而她呢?终究还是一个出身贫寒的厨娘。

    两人的身分悬殊,真的可以相守一世吗?

    思及此,易银芽的心就酸酸纠结,整个人慌了头绪,只能趁着四下无人的时候暗自垂泪。

    等了又等,还是等不到尉迟浚三人返回营地,易银芽在沈青的劝说下,心神不宁地胡乱吃了几口饭,早早歇下。

    夜里,她躺在席子铺就的床榻,翻来覆去难以成眠,忧心着尉迟浚等人的安危。

    等到下半夜,她在一道温热的奇袭中醒过来。

    睁开眼睛就看见尉迟浚正在脱下战袍,腰带上还绑着当初她为他接风的大红丝带。

    他说,那是他的幸运丝带,就像她陪伴在左右,可以为他携来好运。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掌勺皇后最新章节 | 掌勺皇后全文阅读 | 掌勺皇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