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意迟 > 最终章 倾听

意迟 最终章 倾听

作者 : 楼雨晴
    邵云开在整理书房旧物时,从杂物间,掉出一片SIM卡。

    思索了一下,才想起,这是他们专属的那个门号,那时分手,几近变态地用了最痛苦的方式,迅速斩断所有与她相关的一切,不让自己有一丝想起她的机会。

    搬离充满她身影的房子、不去他们曾去过的每个地方、不用她用过的东西、不听她的声音、不带走他们共有的任何物品。

    不知道那个门号,如今还在不在?

    拾起那片SIM卡,试着将它插回手机,再重新启动。

    无数条讯息提示快速地跳进眼帘,他微讶。

    它还在。

    往前查看一条又一条的讯息,有语音,也有文字讯息,最前头的那一则,是在他刚回国不久。

    未读讯息可以保留多久?他不确定,但依这密集的留言频率看起来,似是从来就没有间断过,就好像,他未曾离去。

    抬头看一眼天花板,他老婆在楼上洗澡,而他,躲在书房偷偷摸摸看前女友的讯息。

    点开最上头的留言,一则一则聆听,花了一点时间,读取所有的留言。

    原来,是在这儿说的呀,他错过了好多。

    搁下手机,深吸一口气。

    浴室的水声停了,老婆没有下楼来,应该是洗完澡准备睡了,他有很充裕的时间,可以回前女友讯息。

    于是,他重新拿起手机,自最前头的那通,开始回复,楼上此起彼落的讯息声也跟着叮叮响。

    第一封,是在他们重逢的那一天。

    云开,我有变很多吗?为什么你对我的态度如此疏远,好像巴不得快点逃离我。

    我记得你说过,我要是变太多,你会有外遇感,我很努力让自己不要变,为什么……还是让你觉得陌生了?

    云开,不要不理我……

    我不是疏远你,而是因为,你很难戒掉。

    刚分手的时候,我产生严重的失眠与幻听,那时我很害怕夜晚的来临,因为夜里太静,什么声音都没有,于是我就会听到你的声音,想起你的一颦一笑,然后失眠。

    所以我必须搬离这里,不敢听你的声音、你用过的洗发精、喝习惯的茶包品牌、你爱吃的食物、抱枕间的味道、你走过的街巷……所有跟你相关的一切全数隔绝,不让一点声音、一缕味道,促使我想起你。

    我知道你没有变,因为我有闻到,你连发间的香味,都一样。

    他是用这么痛苦的方式,去戒掉她、割舍她,强迫自己忘却,他不说,是不想让她觉得亏欠,但那并不代表,与她分开是件很容易的事。

    邵云开,你这个大骗子!不想跟我吃饭就算了,我也不要理你了!

    还是被抓包了。

    果然做人还是诚恳一点比较好,我会引以为鉴的。

    这是在他谎称有约的那天。

    前一封怒气冲冲,后来的这一封,怒气没有了,声音软软的,听起来很无力,让他心房隐隐抽疼,相形之下,他倒还宁可她生气质问他。

    云开,如果你不想见到我,可以坦白告诉我,拜托不要骗我,你以前从来不骗我的,为什么我们之间会变成这个样子?用谎言包裹,虚假、言不由衷……

    我不喜欢这样,云开,我不要变,你也不要变,好不好?

    对不起,如果我说我只是想玩玩欲擒故纵,却不小心纵虎归山,你可不可以骂一声“白痴!”然后就算了,原谅我?

    然后还有一封,是在他们上床的那一天。

    那天的感觉太难受,就算是分手时,她都不曾给他那样的感觉——一种被她舍弃的感觉,以致后来的言行有些失控,只想牢牢抓住她,什么也顾不得,事后想想,总有些许懊恼,他以为,她会埋怨他太粗鲁,或是忘了做避孕措施,没保护好她。

    云开,不要走,我只是在使性子,你看不出来吗?以前你都会哄我的。

    我想要你回来抱抱我,一个人睡真的好冷。

    笨蛋小舞,我也在等你开口留我啊!

    还有,你抛下我去跟别人吃饭这件事也很不应该。

    对,这招“用攻击代替防守”就是跟她学的,有本事她就不要留话柄给他。

    云开,你在报复我吗?

    因为我让你等太久,你也想让我尝尝,触摸不到一个人的心,滋味有多难受?

    我不喜欢你若即若离、忽远忽近,这让我很害怕,我好想念以前那个对爱情全心全意、温柔多情的邵云开,你把他找回来好不好?

    他一直都在,不曾离开。

    只是那个时候,他不确定要给个什么样的邵云开,才能给你最大的幸福。

    一路回到最后一封时,已经是后晨。

    云开,我考虑完了,还是要。

    这封,是在昨天他们把话谈开,确定他不会回美国时传的。

    就是他没有无限值,她还是要。

    他微笑,低语几句,回传。

    谢谢你愿意把自己交给我。邵太太,我爱你。

    “哥,恭喜你。”

    “喜从何来?”凌晨一点,一半神智还在跟周公拔河——不,他现在比较想拔电话线。

    “你家的赔钱货终于可以脱手换人养了,恭喜你脱离苦海。”

    “……”剩余的瞌睡虫全数跑光光,想爆打扰人清梦的白目妹妹的冲动,也全被那句震撼性的宣告灭得丁点不留,余善谋坐起身,掐掐眉心确认自己的清醒度。“哪位壮士?”

    “邵云开。”

    另一端静了静——

    “嗯,那我真的解脱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意迟最新章节 | 意迟全文阅读 | 意迟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