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秘书与卖身契 > 第十九章

秘书与卖身契 第十九章

作者 : 金晶
    【第十章】

    ……

    郭静静醒过来的时候,他正温柔地陪着她泡在浴白里。

    “几点了呀?”

    “快十二点了。”

    “我们泡了多久了?我都有点晕。”她说。

    “泡了二十分钟了。”于是,他抱着她起来,拿着毛中擦干了她身上的水珠,帮她穿上睡裙,飞快地擦干了自己,两人一起躺在床上。

    她娇小地依偎在他的怀里,闭着眼晴彷佛要睡着了,他突然在她的耳遗低语,“亲爱的,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她半睡半醒,“再说。”

    她显得漫不经心,他倒不好太过度,可他心中却是很急的,迫不及待地想给她冠上彭太太的称号。

    他又凑了上去,“明天就结婚,好不好?”

    她正是想睡的时候,眼皮开始打架了,也没听清他说什么,随意应了一句,“哦。”

    彭宇眼睛一亮,再低头看她的时候,她已经发出规律的呼吸声,他微微蹙眉,到底她刚才是答应了呢还是没答应呢?

    先去户政事务所,再慢慢地准备婚礼……这是他的打算,问题是她到底答应了没有呢?

    一个晚上,彭宇都没有睡好觉,两眼红肿,抱着她睡觉,又怕吵到她,僵硬地跟一块石头似的,一动不动。

    最后天亮了,他也没睡意,直接起床了,小心地下了床,他去浴室洗漱,之后在厨房里煮面,面条还没下锅,他先把配菜准备好,做了一锅的牛肉,等一会儿做一顿牛肉面。

    没过多久,他听到卧室的动静,走了过去,扭开门把进去,看到她儍乎乎地坐在床上,头髪乱糟糟的,温声地问:“醒了?”

    “嗯。”她还有点没睡醒地应了一声。

    “早上吃牛肉面。”他说。

    “哦。”

    “快去刷牙洗脸。”他催她。

    她点了点头,掀开被子下床,结果腿一软,身子往前倾,好在他反应极快地揽住她的腰,“怎么了?”

    “都是你!”她被吓了一大跳,抓住他之后,就往他的胸口捶。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我抱你去洗漱。”

    “不用,走开点。”

    他看她倔强地从他的怀里离开,软着双腿去了浴室,无奈地想,看来今天是别想结婚了。

    他垂头丧气地走出了卧室,到了厨房,慢悠悠地煮了两碗牛肉面,堪堪做好,她便走了出来。郭静静先喝了一口水,闻着满屋子的牛肉香味,心情更加的舒服,虽然他过分了一点,起码很照顾她,而且他也很听话,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很多的草莓印,虽然也有印子,但是在隐匿的地方。

    如果他的体力差点就好了,除外,她觉得她的未婚夫真的不错。

    “吃面。”他将筷子递给她。

    她接过筷子,低头吃着牛肉面,“好好吃!”

    他笑了笑,安静地低头继续吃牛肉面。

    一碗牛肉面吃完了,郭静静才发现彭宇好像都没说什么话,奇怪了,以他爱跟她说话的性格,怎么这么安静?

    她抬头看他,他正漫不经心地吃着牛肉面,他吃东西要比她快很多,今天却出奇的慢了,很不对劲。

    “你怎么了?”

    “没什么。”他说。

    他不开心,为什么?

    她平时虽然总是嫌弃他,爱跟他拌嘴,可她是关心他的,小心翼翼地问:“公司是不是有什么事?”

    “公司?”他摇摇头,“没有。”

    公司没事,那就是私事了,“那你昨天没爽够?”她冒在是忍着不要脸的心情发出了疑问。

    他的回答是直接将嘴里最后一口牛肉汤给喷了出来,幸好她坐在他的左手遗,避免了正面伤害。

    “咳咳咳!你胡说什么。”他抽了张纸中狼狈地说。

    “没有,我没有不爽。”

    她眯起眼睛,“那你干嘛闷闷不乐的?”

    “没有。”

    “有啊。”她又不是瞎子。

    “真的没有。”他心中叹气,她肯定是完全忘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她当时大概快睡着了,没认真听。

    “哦。”

    “好了,我们去上班吧。”他主动收拾了碗筷,放进洗碗机,接着洗手。

    一双小手从他的身后环住他的腰身,她温声细语地说:“虽然我不是一个好未婚妻,但是你有什么心事要跟我说。”

    他一怔,随即心口彷佛有一朵鲜花正在盛开,稳下激动的心绪,将手擦干了,他转过身抱住她,“嗯,好。”

    算了算了,反正她早晚是他的人,她忘记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忘记了,毕竟当时他问的不是时候。

    她静静地等着下文,他却没有说话了,转而叫她去换衣服,一起上班去。

    “哦。”

    “我先下楼把车开出来,你换了衣服下来。”他说。

    “好。”

    于是他下楼开车,她郁闷地换衣服,刚换好衣服,手机响起,“喂?”

    “静静,我忘记把害房里的那一份合约带下来了,是和林氏的合约,你帮我拿一下。”

    “嗯,知道了。”

    她挂了电话,去了书房拿合约,他害房里有点乱,她平时很少进他的书房,书桌上放着好几份文件,她一一地打开看过,最后找到了和林氏的合约,将合约放进活页夹里。

    她转身正要走到,衣摆不小心碰到了笔,笔掉在了地上。

    她蹲下来,弯腰在书桌下找,笔就在书桌的桌脚旁,她伸长手指勾了过来,将笔捞了过来,正要起来,啪的一下也不知道又撞到了哪里。

    她揉着肩膀,肩膀微微地疼,好不容易站起来,才发现她把一本本子撞到了地上,她捡了起来,正好看到上面写着几行字,征服郭静静的胃之征途。

    什么鬼!

    她好奇地打开,惊讶地发现彭宇的字写得好看之外,他画画也不错,上面是图文并茂的描述。

    曲奇饼干,巧克力,鱼丸汤,糖醋虾……每一个小圆的栩栩如生,旁边有注记。

    曲奇饼干,她喜欢吃,但是她怕胖。

    鱼丸汤,她喜欢吃,但她喜欢放一点胡椒粉和醋。

    糖醋虾,她喜欢吃,但是她懒得剥。

    等等。

    他曾经为她做过的每一种菜肴,上面都细细地写着她的爱好,她的习惯,事无巨细。

    看着看着,她眼睛微微发热,心口热热的,她将这本子放回去,好像没有被动过,她揉了揉眼,走出了书房。

    拿着他要的文件,背着包包下了楼,他的车停在一旁,她上了车,他帮她系好安全带,看到她红红的眼,“眼睛怎么了?有点红。”

    “啊?可能没吃够吧。”

    “午休好好休息,我订便当,就不要出去吃了。”

    “好,你看一下文件,我有没有拿错。”

    “嗯。”彭宇看了一眼,点头,“对,没拿错。”

    他开车到了公司楼下,要停车,便让她先上去,她正情绪波动的厉害,也想一个人静静,一个人到了部门。

    她来的时间还早,刚走进办公室,就看到芬芬吃着爱心早餐,“阿峰买给你的呀?”

    “是啊。”芬芬红着脸,有点不好意思。

    郭静静笑了笑,她坐了下来,打开计算机,脑子里又闪过刚才看到的那些图文,她深吸一口气。没有一个人会无缘无故地对一个人,要嘛是有利可圆,要嘛就是真的真的很喜欢那个人。

    她低头,看着键盘,脸颊绯红,她身上没什么利益,可她知道彭宇是真的对她好,是那种很真心很真心的好。

    阿峰要追芬芬,所以又是送早餐,又是约着出去玩。

    她是彭宇的未婚妻,他都追到手了,可他对她一如既往,他对她这么好,她好像对他不是很好。

    她撑着下颚,想到早上他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她想了想,决定中午的时候再看看他心情好转了没有。

    一双幽喑的眼直直地注视着她,眼含深情和渴望,薄唇一张一合。

    她没有听见,要他大声一点。

    他说了一遍,她还是没听清楚。

    他无奈又坚韧地又说了一遍,这一回她仔细地看着他的口形,看到最后,她睁大了眼睛。

    他彷佛在说,明天就结婚,好不好?

    她倏地睁开眼,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看着天花板,才反应过来,她在彭宇的休息室里休息。

    中午,她到了楼上跟彭宇一起吃了午饭,和早上不同,他的情緖恢复正常了,看起来和平时也没什么不同。

    他还让她多?—会,她就在他的休息室睡着了,结果作了一个梦,她坐起来,摸了摸跳得飞快的心跳。

    她开始不确定,这个是不是梦,好像有点太真冒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她没想着要在今年跟他结婚,虽然他们早晚都要结婚。

    但对于结婚这件事,她很淡定地看待,时机成熟了,婚就可以结了。既然不是日有所思,那怎么会夜有所梦。

    何况现在还是大白天的!

    她正想着的时候,门从外门推了进来,彭宇看到她睡醒了,笑着说:“还有二十分钟午休就结束了。”

    “哦。”她匆匆地下了床,去浴室洗了一把脸,清醒了不少,走出他的休息室,他还在工作。每个员工都有午休的时间,但偶尔也会忙到没午休,但他,长年没有午休,有时候周末还要在家工作。

    她的脚已经走到门口了,手放在门把上,“彭宇,我走了。”

    “嗯,下班了等我,知道吗?”他放下文件,抬头看她。

    “知道了。”她转身要走,背后的视线一直黏在她的身上,令她本来有些平复的心脏又乱跳了。

    “怎么了?”看她一直没动,他站起来,离开办公桌,往她走来,“人不舒服吗?”

    “彭宇。”

    “嗯。”他快步走到了她的背后。

    她松开门把,转过身,看着他,“你早上为什么不开心?”

    “没有不开心。”他脸色微微僵硬,没想到她还惦记这件事,心中微甜,抱住她,“我很好。”

    “昨天晚上……”

    “嗯。”

    “睡觉的时候,你是不是有对我说什么?”她盯着他的脸,发现他的瞳孔紧张地扩张了一下。

    “没有。”他淡定地摇头。

    “真的吗?”

    “真的。”

    “你没有对我说,明天我们去结婚?”她问。

    他呆愣了,他以为她不记得了,他这副神情根本没有什么好辩谲的,她伸手捏着他腰应上的软肉,“彭宇!”

    “我、我是说了。”

    “我也答应了,对不对?”

    “也不算答应,你就哦了一声。”他难得地做了一个诚实的人。

    一下子谜底揭晓了,她终于知道他早上为什么会不开心了,“我睡得迷迷糊糊……”

    “对,所以我没当真,你别生气。”

    她什么都还没说。

    “午休要结束了,你该下去了。”他也有点尴尬,真怕她当场就对他说,她不想跟他结婚!

    一想到这个,他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不能想不能想,太可怕了,比世界末日都要悲惨。

    她看了他一眼,拉开他的手,转身打开门出去了,坐电梯到了权层,她走了出去。

    越想越觉得他刚才那副白着脸的样子有点可怜,再想到她无意识说的那一声哦,以及他现在怕死她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的样子。

    她心软得就跟煮得过熟的汤圆一样,黏糊糊的,软得一塌涂地。其实,她也不会说什么,他怕什么呢。

    越在乎什么,就越在怕什么。

    他就这么在乎她吗?她低头看了看手表,距离午休结束还有五分钟,她深吸一口气,走回人事部,拿出请假单,唰唰地写了两张,交给了人事经理。

    人事经理一愣,“怎么要请假,除了你还有……”一看到那个名字,人事经理笑得谄媚,“好的,没问题。”

    郭静静走到电梯门口,拿出手机打了过去,电话一接通,她劈头就说:“彭宇,咋天说好了今天要结婚,你两分钟之内没有出现在人事部门口的电梯旁,我们今天就不结婚了。”

    两分钟,彭宇从接到电话,再从总裁办公室的那二十七层楼坐到人事部的十二楼,时间上是足够的。

    如果他慢一步,那她就会告诉他,不结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觉得不像是过了两分钟,而是半个小时,她深吸一口气,眼看快两分钟了,叮咚,电梯打开了。

    彭宇一脸惊喜地站在里面,一手按着开门键盘,一手朝她伸过来,“静静。”

    她严肃的脸上瞬间绽放出了一抹笑容,握住他的手,跳进他的怀里。

    彭宇这一辈子都没有这么刺激过,天堂和地狱就在一念之差。

    “户口名薄带了吗?”她问。

    “一直带在身上。”

    她忽然觉得他可能随时都在等她答应结婚。

    “你呢?”

    “当然在家里。”她没好气地说,怎么可能把户口名薄一直带在身上。

    “那先去你家,然后我们去法院公证再去户政事务所。”他精神饱满,一夜未睡的疲惫丝毫不见。

    “嗯。”

    “婚礼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来安排,你喜欢简单的还是豪华的?”他有点激动,“都喜欢的话,我们可以都办一次!”

    他激动到聒噪了,她伸手抱住他的脖颈,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乖,只是结婚,拿出你的大将之风。”

    他没说话,咧着嘴,笑得像个傻子,双手用力地抱住她。

    她任由他抱着,唇角带着笑。

    现在,就是结婚的成熟时机。

    人事部经理桌上压着两张请假单,一张是郭静静的,一张是彭宇的。

    请假事由,结婚。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秘书与卖身契最新章节 | 秘书与卖身契全文阅读 | 秘书与卖身契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