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隐婚契约 > 第十七章

隐婚契约 第十七章

作者 : 阿茶
    【第十章】

    回去的路上,郭彦辉体贴地一下问沈博雅冷不冷,一下又问她累不累,没话找话说。

    沈博雅懒得理他,偏头默不作声地看着窗外,拒绝交流。

    郭彦辉自知没趣,不再说话,专心开车。

    不多时就到了沈博雅住的地方,郭彦辉刚停好车,沈博雅就迫不及待地开门下去,郭彦辉解开安全带开门追了出去。

    “小雅。”郭彦辉拉着沈博雅的手臂,语气真挚地说道:“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逼你,我尊重你的一切选择。但是我希望你能绐我们彼此一个机会。”

    沈博雅低着头,刚才在父母那里,如果他故意说点什么,让她妈将他们留下,自己也没办法,可是他并没有逼迫自己,尤其是他对待父母的态度,当看到父母脸上、眼里都是满意时,她有点动摇了。他们之间牵扯着两家父母,实在无法断干净。

    “给我半年时间,我们重新相处试试,如果半年后你依然接受不了我,我不会再勉强你。到时候由我来跟双方父母说明,一切都由我来背责。”郭彦辉恳求般地看着沈博雅,说道。

    他的认真,令人动容。

    沈博雅脑子很乱。

    “很晚了,你进去吧,我说的话你认真考虑一下,不要急着拒绝。”

    郭彦辉温菜地推了推沈博雅的后背,看着她迈着僵硬的步伐往家里走,他知道她已经开始犹豫了,他还是有机会的。

    半年时间,他就不信沈博雅怀不上,只要她答应了,一切就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沈博雅哪知道郭彦辉打的是这个算盘,如果知道,她铁定连犹豫都不会有。她主要考虑双方的家庭关系剪不断理还乱,自己一意孤行对长辈伤害实在太大了,两边父母都很疼她,她不忍心!

    不过郭彦辉倒也识趣,并没有步步紧逼。

    除了送花的行为依旧那么大手笔之外,他只是每晚下班后过来,默默地跟在沈博雅身后,直到目送她安全回家,然后也不纠缠,独自离开。

    起初别人会八卦他们,后来看多了几次,关注点就渐渐转移了。大家只是认为两人吵架,郭彦辉惹沈博雅生气,在哄她而已。沈博雅知道郭彦辉这样做,无非是怕再有别的男人追她,她的已婚身分众人皆知,谁还敢追她?

    可恶!

    “阴险的家伙!”沈博雅看透了郭彦辉的心思,看到他就忍不住咒骂他几句。

    她决定暂时不考虑郭彦辉那天晚上说的话,晾着他,看他到底能坚持多久。

    比起要手段,到底是郭彦辉技高一筹,不然他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郭氏从危机中解救出来。

    不知不觉,一个月时间到了。

    沈博雅没有看到期盼的颜色,又忍耐了两天,然后去买验孕棒测试,确定自己真的有宝宝了。

    看着手上的东西逐渐出现两条线,沈博雅呆愣了许久,心头浮现一抹无奈之后,心底里竟然冒出浅浅的欣喜。

    一个月以来的默默守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在她的心湖里投下了一颗又一颗石子,湖面上的涟漪不停地漾出一层又一层的圆晕,牵动着她的情绪。

    原来在她的潜意识里,还是不舍放弃这段感情的,她只是需要一个理由,一个让自己重新接受郭彦辉的理由。

    既然天意如此,那她就回头试试吧!

    想通以后,她拿起电话,给郭彦辉打过去。

    “喂,小雅,怎么了?”陡然接到沈博雅的电话,郭彦辉很激动,他立刻将车停靠在路边,专心听电话。

    “你在哪儿?”

    “回家的路上,怎么了?”

    “没什么急事的话,你过来一趟吧,我有事跟你说。”

    郭彦辉挂掉电话后立刻发动车子,掉头回去。

    几乎是用跑的,当他进了沈博雅的寓所时,尽避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他仍然紧张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沈博雅看着他这个样子,有点想笑,好不容易才忍住。她转过身,将一个东西拿到郭彦辉眼前,让他自己看。

    郭彦辉呆愣了片刻后,突然咻地一下,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沈博雅身后,一把将她抱起来,兴奋地在原地转圈。

    “快放我下来,这样很危险!”沈博雅始料未及,惊得使劲拍郭彦辉的双手。

    郭彦辉这才想起怀孕前三个月不稳定,动作激烈容易导致流产。自己一时高兴,竟然连这点常识都忘了。他停下动作,像对待千年老古董那样,小心翼翼地将沈博雅放到地面上,脸上满是憨笑,“对不起,我忘了。”

    说着话时,他又左右看了看,然后小心地推着沈博雅,将她护送到沙发那里坐下。

    看他这样,沈博雅不禁又好气又好笑,想不到在商界叱咤风云的郭总裁裁,此刻竟然像个犯错的小孩子一样,紧张到气都不敢喘。

    “现在应该怎么办?我应该做些什么?去买宝宝的衣服,还是先买奶粉?”郭彦辉不知所措地站在那儿自言自语起来。

    沈博雅实在看不下去了,说道:“好了,这些过半年再准备也赶得上,我们还是先谈一谈我们之间的事吧。”

    “我们之间的事?”郭彦辉高与地笑道:“这还用谈吗?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他走到沈博雅面前蹲下,握着她的双手,抬头深情款款地看着她,说道:“以后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要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什么都听你的,只要你高兴就好。”

    “真的?那好,你现在送我去医院,把孩子拿掉。”沈博雅故意说道。

    郭彦辉浑身一怔,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转而生出颓然之色。

    看他受打击的样子,沈博雅心情大好,抿着唇暗笑。

    郭彦辉双目凝视着她许久,终于发现她是在逗自己,不禁长吁一口气,假装呼吸困难地摸着心脏的位置,柔声说道:“小雅,你知道我盼了多久才盼到今天吗?以后不能拿这种事跟我开玩笑,别的什么都可以,知道吗?”

    “看心情吧!”沈博雅扬着下巴,傲娇道:“毕竟怀孕的人脾气大,也很不稳定,说不准哪天情绪就不好了,需要恶作剧一下,让自己开心开心。”

    “好好好,只要你高兴,随便怎么要我都可以。”郭彦辉好脾气地顺从道。

    他这个样子沈博雅很受用,以前都是跟着他的情绪走,现在她终于翻身了。

    “小雅,你跟我回去住吧。”郭彦辉突然说道:“前几天妈过去找我们,才知道你早搬走了,我跟她再三保证会追回你,她才暂时饶了我,你跟我回去一趟,顺便商量一下我们的婚礼,过几个月你肚子大了,穿婚纱就不好看了。”

    沈博雅猛地想起前段时闾婆婆突然打电话给她,嘘寒问暖的,还说如果郭彦辉欺负她的话一定要告诉她,她一定会站在她这边。原来她知道了,她不想给他们增加压力,所以给他们时间让他们自己解决,不过郭彦辉肯定是少不了挨她的训斥。

    郭彦辉在那种情况下都没拿上次回她家的事情要求她,沈博雅不禁心里一软,起身边说道:“走吧!”

    郭彦辉大喜过望,立刻起身夸张地抉着她的手臂,生怕她磕碰到哪里。

    他们想举办婚礼,双方长辈自然乐见其成。得知沈博雅怀孕,两个妈妈更是高兴得差点唱起歌来。考虑到沈博雅的身体情况,她们把婚礼所有的事情都包揽下了,郭母又高薪聘请了婚礼顾问,努力把他们的婚事办得风风光光。

    到了结婚那天,沈博雅只雷要穿着婚纱出席,其余所有的事情都是由郭母和郭彦辉一手操办,沈母稍微辅助了一下。更夸张的是,郭彦辉担心沈博雅,专门请了四个女性保镖随时跟在沈博雅身边,又专门去一趟法国,请国际设计师打造她的婚纱。

    婚礼上,看着所有人都在为他们高兴,众人的祝福下相互拥吻,人群中一个纤细身影黯然神伤地转过身去,默默离开了婚礼现场。

    三年后……

    郭彦辉敏捷地将客厅里的大包小包拎到车上,一边拿一边不停地傕促着卧室里的沈博雅,“小雅,快一点,要赶不上了。”

    “来了、来了”沈博雅童好了妆,美美地走出卧室

    郭彦辉终于把所有东西都拎完,回屋看到沈博雅穿得光鲜亮丽地站在客厅里,不禁微微一愣。

    自从生了孩子,她俨然一副保姆的形象,每天都居家打扮,郭彦辉差点快忘了她之前丰丽的风情样。

    “小雅。”郭彦辉上前一步,揽住她的腰肢。

    之前她总是穿着简单的衣衫,现在稍一打扮,玲珑有致的身材立刻展现了出来,腰身特别明显。男人都是视觉动物,虽然也心疼她为了照顾儿子顾不上自己,但还是喜欢看到心爱的女人在自己展现出妩媚的一面。

    “不是说快赶不上了吗,快走。”沈博雅说道。

    郭彦辉却不舍得放手,他额头抵着沈博雅的额头,动作亲昵,语气暧昧地道:“几年都忍下来了,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

    沈博雅皱皱眉,好笑地看着他,“我们不是搭私人飞机,是赶飞机,快点!”

    他们昨晚就把儿子送去婆家,就是怕今天赶飞机来不及,现在郭彦辉反倒不急了。沈博雅狠心推开郭彦辉,抢先出门去。心里好笑,自己稍微收拾一下,郭彦辉看得眼珠子都快要黏在她身上了。

    看来女人真的是什么时候都不能放弃打扮自己,带孩子这两年,她自己都忙忘了打扮,郭彦辉也忙,两人成天像陀螺一样停不下来。没有自我的生活令她都快抑郁了,郭彦辉担心,连忙请假带她去欧洲旅行。所以,她打算趁着这个机会,重拾自己,回到之前的状态。

    等他们旅行回来,再过半年儿子就上幼稚园了,她终于可以重回职场,再也不过主妇的生活。辞职在家带孩子原本是婆婆要求她的,这两年她满怀憧憬每天做个优雅的主妇,做做饭、煮煮茶、插插花,哪知道现实根本就不是这样,她实在学不来那优雅贵妇的一套,还是上班比较适合她。跟郭彦辉商量后,他也答应了,所以打算藉着带她去欧洲度假的时间,让婆婆适应带孙子的生活。

    飞机上,沈博雅幸福地将头靠在郭彦辉的肩膀上,感激地说道:“老公,谢谢你总是无条件地支持我。”

    郭彦辉微微一笑,偏头在她的发丝上落下一个吻,小声说道:“谁让是我老婆,我不支持你谁支持你?”

    再看看郭家,郭父和郭母开始了一天二十四小时照顾孙子的生活,即使有佣人帮忙,他们也不能完全放心,两个人四双眼睛一刻都不敢离开孙子。不是他们信不过佣人的能力,而是这个孙子实在是太调皮了。

    只要稍不留神,他就会爬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昨天晚上临睡觉,郭父一个转身的功夫,他竟然爬到了衣柜上,吓得他们俩口子心都要跳出来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爬上去的。

    “你再不老实,我把你送给你爸妈带去。”郭父气狠狠地说道。

    宝宝嘟起小嘴,傲娇地说道:“爸爸妈妈去玩不带我,哼,我才不要和他们在一起。”

    一旁的郭母看着孙子可爱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这么调皮,他们带着你还怎么度假?你满脑子鬼主意的,只怕能把你带出去,不能把你带回来。”

    如果他能老实点,郭彦辉和沈博雅有必要不要带他吗?

    “我就是讨厌爸爸跟妈妈,哼!”

    “好好好,讨厌讨厌,以后他们来带你也不给了,就跟爷爷奶奶一起过好不好?”郭父逗道。自从有了孙子,郭父的暴脾气也改了许多,在孙子面前和蔼得差点连他自己都不认识了。

    宝宝鬼机灵地一把钻进爷爷怀里,讨好地捧着爷爷的脸一亲,甜甜地说道:“爷爷我最喜欢你了,还有奶奶。”

    郭母忍住笑声,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好了,快点上床唾觉。”

    他们的孙子确实太调皮了,要想过几天属于自己的生活绝对不能带他,这一点作为父母的是心知肚明,他们早就打算好了,如果爷爷奶奶不带,还有外公外婆!

    到了欧洲第一件事,郭彦辉却不是忙着出去玩,洗完澡稍作休息后,他一把拉着沈博雅的手臂,然后迅速翻了个身。

    “你要做什么?”沈博雅看着他心急火燎的样子,好笑地问道。

    “你觉得呢?”

    ……

    顷刻间,春风铺天盖地而来,洒满一室。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隐婚契约最新章节 | 隐婚契约全文阅读 | 隐婚契约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