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离爱出走 > 第二十六章

离爱出走 第二十六章

作者 : A.Z.
    26

    袁文莙像做错事准备挨揍的小孩一样,一副完全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只知道惹人生气了的表情。

    “咦……可是今天是礼拜四啊,我记得不用打工……”

    “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随便,可以跟陌生人唱歌又搂搂抱抱的。”

    “蛤?他不是陌生人啊,我知道他叫张立风,他也知道我叫袁文莙,像阿甘一样,我们交换了名字就是……”

    “够了。”

    她又说错什么了吗?她现在好疑惑,她从没看过陶秉书这么生气的样子。

    “对了,教练他跟琦怎么了啊?”她试着转移话题。

    “不知道。”

    “我好渴喔,可以顺便去买饮料吗?”这个话题不行,就换另一个。

    “你渴死最好。”说是这么说,陶秉书最后还是在一家饮料店前停下,也不问她就下了车,再回来时买的是她会喝的饮料,她这时才惊觉,曾几何时,他们已经互相了解到这种程度了。

    “学长,虽然不知道你气什么,但,谢谢。”只因为他记住了她习惯喝的饮料,她就开心得不得了,她还真是无可救药的喜欢着这个人。好吧,稍早前她是差一点点就要对别人也心动了。

    “我干嘛要生气?”

    “学长,你要是个性老是这样阴晴不定,会没办法脱鲁的喔。”

    “嗯哼,所以你就可以脱鲁了?跟那个像男公关一样的家伙?”

    “男公关……噢!原来是这样啊,我就说好像有比毒品更贴切的形容词,就是男公关啦!”她点点头然后笑了起来。

    停好了车,陶秉书完全不想理她的就下了车,袁文莙匆忙的想跟上,可是脚残的她踩到了小石头又滑倒了,而且手上的饮料还直接爆开,洒了一身都是。

    陶秉书不用回头就知道背后的惨状,他叹口气的无奈的转头,默默的伸出了手把狼狈的她拉起来,看着她膝盖慢慢渗出的血,他摇了摇头。

    “你到底都吃什么长大的?”

    “咦?当然是饭啊。”

    他懒得跟她废话,深深觉得,跟她说话有种智力都会跟着萎缩的感觉,进了屋后,他拿出她专用的药膏盒,等她把自己弄干净后可以马上有药擦。

    他很讨厌今天的自己,心情莫名得烦躁,烦躁到光是看着她就有点火大,而且他完全找不到那把火是从哪里来的。

    他被夏邵轩找出去时完全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只知道他这好朋友很愤怒,然而当闯进了KTV的包厢,看着她唱着那首歌时,他就开始烦躁了。

    他还以为那首歌很特别,想来,也只是他想多了。那不过就是她为了草地音乐会而准备的一首歌曲而已。

    “学长,你到底在气什么啦。”已经把身体弄干净,一边擦药,一边看着满脸阴沉的陶秉书,还是觉得莫名其妙。

    “什么都没有。”看她已经乖乖擦药后,他转头就回到房间。

    正当她苦恼的时候,周馥琦刚好的打来电话。

    “在哪?”

    听到这霸气的口吻,她就知道她心情非常的不好。

    “我们老地方见吧。”

    “已经在这了,记得买些酒。”

    她们之间的老地方有两个,如果已经是砸盘咖啡休息的时间,那另一个地方绝对就是中央广场那,那里提供了许多免费的座位,是街头艺人们可以合法表演的地方。旁边围着的就是公园,是个相当有艺文气息的地方。

    买着一袋的酒,她搭着计程车很快就抵达,然后远远的已经可以听见抒情的歌声喧染着这个夜。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她尽量保持的小心翼翼,不想露出很想知道八卦的表情。

    “别装了,你这个爱听八卦的家伙。”周馥琦边说边打开一瓶酒灌了起来,“我哪知道那个人到底想怎样啊。好不容易我想说给他个机会好了,才让他跟我相处了那么多次,没想到他根本就是耍我,昨天他居然跟另一个学妹出去夜游!”

    “教练吗?怎么可能,他那么喜欢你,你看今天……”

    “对,今天更莫名奇妙,我不懂他凭什么生气、凭什么管我跟谁出去,我们什么也不是,他凭什么?”

    “琦,你这是吃醋吧。”此话一出,袁文莙立刻被狠狠瞪了一眼。

    周馥琦深吸了一口气,沉默了几分钟,才缓缓的说,“对,我就是吃醋了,这太可怕了,我居然真的喜欢他了。”

    面对她突然的坦白,袁文莙眼睛瞪得更大了,“我的老天爷你还是周馥琦吗?你还是我那个高冷的好姐妹吗?”

    “你再多说废话我就罚你喝十瓶。”

    “好嘛,那,你刚刚怎么善后的?”

    “善什么后,我叫范路直接送我回家。”

    “哇赛,不愧是我高冷的琦。”那夏邵轩不气得撞墙才怪。“就是要这样啦,要让教练知道你的行情有多好,看他还敢不敢再跟学妹出去。”

    “而且,听说那夜游是他们器材股的聚会,并不是单独的……”周馥琦这才小声的补上。

    袁文莙偷偷的笑了,她看着这一喜欢了谁也变得像个平凡女孩的周馥琦,有点感慨,“是不是人只要谈恋爱,大脑就会变笨?”

    “那你呢?我看到陶秉书把你拉走了。”周馥琦这才想道的说,审问的风向立刻换人。

    袁文莙这才把那不知道在生什么气的陶秉书,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

    周馥琦摇摇头的说,“看来你喊夏邵轩这声教练不是喊假的,你们两个可以再迟钝一点。”

    “咦?”

    “他那是吃醋啊吃醋!”

    “吃,醋?”

    “怎么你就看的出来我吃醋,看不出你的好学长?”

    “噗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啊,这种事不可能发生啦,那可是学长耶。”

    “直接把你从另一个男生那里拉走,这不是你幻想很久的偶像剧情节吗?怎么你这个时候就没想到了?”

    再怎么迟钝的袁文莙,被这样一点,重新想了一遍之后,脸慢慢的涨红起来,“怎么可能,学长他……真的……”

    “看来,你可以再多丢几颗直球给他了。”周馥琦笑了,看着她追着陶秉书半年多,终于往前跨了一步,很替她欣慰。

    这一晚,袁文莙失了眠,满脑子都想着她如果真的跟学长在一起了,两个人会一起做什么事,或是接吻的画面也幻想了,想得整晚睡不着就算了,早上一看见陶秉书紧张得无法直接看他的眼睛。

    她老是想,如果时间能一直停在这个时候就好了,她能继续幻想,继续的勾勒着那未来,而不要真的告白就好了。

    *

    “如果那时候,我没有误会他是吃醋,或许我就不会那么失望了吧。”她苦笑的说着。

    “真是奇怪,在我看来,那的确是……”京子话没说完,她知道这只会造成二度伤害。

    “学长,就是个那么难以让人理解的存在,我想以我那余额不足的智商,永远无法理解吧。”她用着平常他最常用的台词,自我嘲讽着,却逗笑了京子。

    “哪有人这样说自己的。”

    “一天到晚被那毒舌的学长攻击,久了我不自嘲一下都不习惯。”

    “看来,你还是很喜欢他。”

    “当然啊,就算这辈子肯定没希望在一起了,可至少现阶段的我,还是没办法不喜欢他,心情这种东西是无法控制的嘛。”

    京子听着她说完一段很苦涩的故事,想起了很多原本不愿回想的事,或许就是因为过去太美丽,对照过现实后,才会不堪的不愿回想吧。

    “曾经,我也有过呢,这样单纯的喜欢着一个人。”

    高中时期的京子,喜欢上了篮球队的他,她最喜欢每一次跑去看他比赛的时光,虽然她只能远远的看着他,但看他在球场上发光发热,彷佛能感受到相同的快乐般,她也很快乐。

    那个拿毛巾给他、还是大声喊加油的人永远不会是她,她是这样的渺小,他却在毕业典礼那天,唐突的跑来问她,愿不愿意收下他的第二颗钮扣。

    “欸?”

    “我知道你可能不喜欢我,但我不想要有遗憾,拜托了请你收下吧。”看着他恭恭敬敬的递出钮扣,她不小心的笑了。

    “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你?如果是相反呢?”

    她永远也忘不了,他当时顿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她的话,然后笑的跟傻瓜一样的表情。

    于是,他们一起走过了好几个秋冬,一起做了好多事,然后一起牵手走进了礼堂、走进只属于他们的家。

    然而那个说牵住了她的手,就永远也不放开的人,还是变了。

    变成了另一个她完全不认识的,她不认识那个,说着想和另一个女孩在一起的他,不认识那个冰冷的求她离婚的他。

    京子摸了摸女儿的头,看着她一双天真的眼神,她真的很庆幸女儿还不懂事,所以不需要陪着她面对这些痛苦,她只需要保持快乐就够了。

    袁文莙听完了京子说的事情,觉得很残忍,然后也突然想到了,那一天陶秉书说过的话。

    爱,是会变质的。

    他曾经这么说过。

    明明京子跟她老公,应该就要像王子与公主一样,走进幸福的结局里的,但到底是哪一个音节弹错,才让他们走到了陌路的哀歌。

    “这就是学长说过的变质吧。”

    “他这么说?真是个成熟的孩子。”

    “但是,不曾拥有过,真的比拥有过又失去,还要好吗?”

    京子面对这个问题沉默了很久,最后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如果再重来一次,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再做一样的选择,因为人生是无法预知的呀。”

    “对呢。”人生就是因为无法预知,才有趣,她怎么忘了,以前的她是有多期待每一天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呢?

    看来,她已经一点一点的,渐渐找回了那个差点就要迷失的自己。

    ——学长,第十三个理由,我宁愿相信那是你的吃醋,不管是不是喜欢,至少,我在你心里是有一点点不一样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离爱出走最新章节 | 离爱出走全文阅读 | 离爱出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