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离爱出走 > 第二十三章

离爱出走 第二十三章

作者 : A.Z.
    23

    睡了整整二十四个小时,早餐在旅馆内大吃大喝后,搭着车来到松岛海岸的袁文莙有点兴奋。

    虽然过程有点千辛万苦,但现在她总算要收集到第二个岛了,这感觉很像集期日本三景后就可以召唤神龙一样令人期待。

    “不知道搜集完三景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呢?日本观光局会不会颁发个什么奖励给我啊?”

    有别于过去几天又是被警察抓、又是被困在百货公司的哀怨,她忍不住展开了双臂,就这样站在车站外头拥抱着阳光。她有预感,今天应该什么衰事都不会发生。

    “好歹我也吃了两次难吃巧克力,接下来总会变成好吃的了吧。”她慢慢先晃去“五大堂”,古色古香的建筑,以及没有太多的人潮,让她的心格外的宁静。

    看到抽签的地方,她战战兢兢的也抽了一张,一看到大吉她直接乐得跳了起来,“好耶!我就说好运要来了!”

    离开五大堂,她接着又在小小的贩卖店买了一支抹茶冰淇淋来吃,边吃着冰淇淋,边看着窗外的海景,她放空的只享受这难得悠哉下来的时光。

    接着她再次回到了海岸边,找到了售票口,买了一张松岛湾一周的船票,还好在青年旅馆时,她这次把该做的功课都已经做好,所以才知道要买船票去跟海鸥玩。

    上了船后,她兴奋的坐在靠边的位置,结果才知道现在已经被禁止喂食海鸥了,因为海鸥的粪便会造成松树枯萎……

    “欸……好失望。”她瘪瘪嘴,整张小脸失望的像棒棒糖被人抢走的小孩,泄气的坐在靠窗的位置。

    船开出去没多久,还是可以看的见一些海鸥,但不会像她所查到的影片一样,会一整群跟着船只飞,模样非常可爱。

    船上的广播随着船经过一些奇特的岩石,开始介绍着背景,她没有仔细去听,因为不能喂海鸥让她显得意兴阑珊,托着下巴,她边看着海浪拍打在那洞洞的石头上发出了很像钟声的声音,边发着呆。

    她想起了《那时候,我只剩下勇敢》电影里主角看着伟大的自然风景凝视的模样,虽然她没有冒险犯难的去爬山,但是经历了这些天,她还能安全且自在的坐在这里看海景,这感觉很奇妙,她无法形容,但她想,主角应该也是这种心情。

    忽然脑袋里那些烦躁的烦恼都不见了,她进入一种无我的状态,然后看着翱翔在蓝天的海鸥,莫名的笑了。

    坐在她旁边抱着小孩的妇人突然主动向她攀谈,“你是日本人吗?”

    “啊、不是,我是台湾人。”

    “哎呀,日文说的可真好。”

    她腼腆的谦虚着,看到坐在她身上的小女孩一脸天无邪的对她笑着。

    “你失望的表情像在说:不能喂海鸥好讨厌呢。”妇人笑呵呵的说着。

    “咦?有那么明显吗?”

    “其实,我本来也是想喂海鸥的,可是知道那些粪便会伤害松树,就不再觉得可惜了,你看那些松树,多美啊,我希望以后我女儿长大了,还能看到这些景色。”

    她愣愣的听着,也豁然开朗,“原来日本人都这么喜欢搜集日本三景啊。”

    “呵呵,你说话还真有趣。”妇人没有继续解释,而是又静下来继续欣赏着风景,小女孩也很乖,不吵也不闹的吸着大拇指,彷佛她也看得懂这些景色一样。

    袁文莙看出了妇人只想简单的交流的心情,便不再打扰,下船后,妇人轻轻行个礼,彼此就走向不同的方向。

    她觉得很有趣,这种浅浅的交会过的感觉,比起前些天,那些听她说了一堆话的感觉不一样。

    有一种淡淡的遗憾,却又带点淡淡温暖的人情味,“旅行,真好。”她发自内心的说着。

    此刻的她没有手机可以记录一切,却发现了一间名产店有卖一些松岛的明信片。

    她买了几张,找了个位子就慢慢写起来,虽然她没有背电话号码的习惯,但是住址都还记得。记得老家的、周馥琪的租屋处、还有自己住的地方。

    她很开心的给父母都各写了一张,还顺便告诉他们自己很好、很安全,不要担心。接着又写给周馥琦一张,并且还画了很多表情符号求原谅,也写了一张给自己、严渊。

    直到剩下最后一张,是要写给陶秉书的,这让她犹豫了起来。

    犹豫了很久很久,她才慢慢下笔,“学长,离开了生活的安全圈,我很快乐,真的很快乐。然后,其实……我很想你。”

    贴好邮票、走到邮筒前,她还是没将那张写好要给陶秉书的明信片给寄出,只寄出其他人的。

    “希望,在旅程结束前,我能够有足够的勇气寄给你。”喃喃自语着,她把那张明信片收进了大背包里。

    这些天都背着大背包的她,已经习惯了这重量,就算肩膀酸的快得五十肩,她也习惯了酸痛。

    她不自觉的想着,也许,那份喜欢着陶秉书而带来的疼痛,也能跟这酸痛一样渐渐习惯也说不定。

    严岛海岸这边小小的,才下午两点多,她就发现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盯着那些成群成对的游客来来去去。

    她觉得此刻内心有一种寂寞的搔痒感,本来寂寞只是旅行中的一点调剂,但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写了明信片的缘故,她有一种看着别人嘻笑而不是滋味的忌妒。

    回想自己过去认识了很多很多朋友,那些朋友中,唯一会认真担心她、骂她的好像也只有周馥琦。这一想,她发现自己孤单的很,然后,也依赖周馥琦的很。

    “惨了,我愈来愈想琦了。”她瘪着嘴,这种寂寞的空虚感大到让她很有冲动想立刻就去买机票回家。

    “你现在的表情,很寂寞呢。”那名妇人经过了这公共座位区,再次注意到她的存在,旁边的小女孩也歪着头的在看她。

    “我……”袁文莙无言以对,因为她不知道该用什么借口,来告诉自己也告诉她,她不寂寞。

    “如果你接下来没有预定的行程的话,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东京?”妇人想了一下的才说,“你可以叫我京子。”

    “京子小姐……你人怎么这么好,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要去哪了?”

    “因为你的表情会说话呀。”京子笑了,袁文莙才发现那个看起来很忧郁的妇人,也能有这么亲切的笑容。

    或许她这样真的很笨,一点也不害怕重蹈覆辙的,右再一次凭着自己的直觉去相信陌生人。

    如果周馥琦知道的话,大概会骂她“你几岁了?告诉我啊你几岁了?二十了吧!二十岁了还像个智障一样随便相信别人,被卖了我也救不了你!”。她甩甩头,想起那周馥琦那凶狠到快要把她吃掉的脸,让她有点害怕。

    “东京啊……我想看东京铁塔!”她这才想起,她搭了那么久的车好不容易才来到仙台,就这样错过东京太可惜了。

    等转了车终于在新干线上就定位,袁文莙兴奋的拿出刚买的便当,一打开那一格格放了各式各样菜的豪华型便当,她的心情立刻好上不少。

    看着坐在靠窗位子的小女孩也开心的在吃便当,她忍不住说,“吃东西很棒吧,我最喜欢吃了。”

    “美央也是。”小女孩咧嘴一笑。

    夹在中间得京子似乎比在船上时更接纳了她这个一同旅行的人,不再冷冷得只待在自己的世界,“其实,稍早前我有看到你在寄信,为什么你留了一张不寄出呢?”

    “你都看到啦……因为,我还没有勇气。”袁文莙勉强的笑了笑。

    “寄一封信,需要多大的力量呢?”

    袁文莙一愣,她发现,京子这句话似乎不是在对她说,而是在对自己说。

    “你喜欢的那个他,是个什么样的男孩子?”京子转头的问。

    “咦、你怎么……”

    “别看我都有孩子了,也是谈过不少恋爱的。一个女孩子出来旅行并不稀奇,可是当那女孩会露出寂寞的表情,就代表了,她是为了忘记爱情而出走的。”

    袁文莙很惊讶,她万万没想到这名看起来这么普通的妇人,可以说出这么哲学又戳中她内心的话。

    “以前有个很有名、很厉害的女推理小说家阿嘉莎克莉丝蒂,她的老公为了情妇要跟她离婚时,她为了逃避这件事,失踪了整整十一天,警方没多久就找到她遗弃的车子,可是却找不到她的人,等到她在某间旅馆被找到时,却说完全不记得这十一天她发生了什么事,而她旅馆入住的名字则是使用了情妇的名字。这空白十一天之谜,直到她死了,她也不曾再提过。”

    “所以她卡到阴了?”她一下子不小心说出了中文,让京子一头雾水。

    “我是说,她会不会被鬼附身之类的?还是写推理小说的人连失踪都不能马虎?”

    京子被她直率的言语给逗笑,“不管真相如何,我想说的就是,当一个女孩的心受了伤,就会想要逃走,逃到一个没有人认得自己的地方,逃到一个伤口不会再痛的地方,直到聚集够勇气为止,她才会再回去。”

    她愣愣的听着,非常有共鸣,她猜,京子是不是也正在逃跑中,但她希望她不会又是个什么通缉犯之类,虽然她看起来也不像坏人。

    收起了空便当盒,京子拿出保温瓶,用纸杯倒了一杯热茶给她。

    边喝着热茶,她边慢慢说起,她跟陶秉书的故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离爱出走最新章节 | 离爱出走全文阅读 | 离爱出走全集阅读